但是,軒轅缺卻信了,他點了點頭,問道:「如何才能放過狼王?」

洪想了想,說道:「我拿住它也沒有任何作用,隨時都可以放它啊。但是,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呢?讓我想一想啊,你能告訴我,這頭小狼為什麼什麼時候有這種變化?」

軒轅缺聽得一頭霧水,問道:「它有什麼變化?」

洪說道:「他本來只是一個七階魔獸,卻突然變成了八階魔獸,更主要的是,它為什麼突然擁有了修鍊能力,看起來,晉級到九階,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速度還會很快,甚至有可能進入了十階。你知道十階魔獸是什麼概念嗎?」

軒轅缺真的不知道,於是,很乾脆地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洪似乎有點失望,他說道:「九階魔獸的話,相當於人類的東字高手,十階魔獸的話,怎麼說呢?能完全輾壓任何人類頂級高手,哦,忘了告訴你,我就是十階魔獸。」

軒轅缺再次震驚了,沒想到,九階到十階,看似只有一級,差別卻如此巨大,是實實際際的霸主,眼前這個叫洪的十階魔獸,不僅僅會口吐人言,還巨大無比,身高近百里,比一座山更高更大,雖然沒有動手,但卻可以預見他的能力,輕易地拍碎一座山應該不是難事兒。

洪繼續說道:「魔獸的魔階等級制度森嚴,比人類更難以越級晉陞,但是,你卻幫這隻小狼做到了,告訴我,你用的是什麼方法,行嗎?」

面對洪,軒轅缺發現他的眼神清澈無比,如同嬰兒一般純凈無邪,他啟動諸葛亮的洞若觀火的眼睛,認真觀察了一會兒,發現洪並不作偽,而真的是很純凈的魔獸。於是,他選擇了相信洪,於是,說道:「我有一個秘密,可以收服人或者魔獸,可以幫他們晉級,但是,這個秘密不能說出來。」

洪點了點頭,說道:「看得出來,你沒有說謊,他們就是你用秘密的方法提升起來的吧?」

洪指了指佟童佟昊和萬大海。

佟童說道:「是的,我們本來都是九筒廢物。」

洪陷入了沉思,過了半天,才淡淡地說道:「這是一個神罰的星球,所有人和魔獸都有明確的限制,九筒就應該是廢物,但是,你卻改變了這一切……」

「你是神嗎?」

洪滿含希望地問,眼神中熱情無比。 ?「你是神嗎?」

軒轅缺聽洪如此驚天一問,不由得大汗淋漓,全身濕透,冷風吹過,只覺得遍體生涼,就連頭頂明晃晃的日頭,也不能給他提供半點熱量。他雖然膽大包天,但是,卻不敢以神自居,到了這個世界后,各種詭異的事情接踵而來,血族親王、龍神、金仙、神格、十級魔獸,六脈神洞、三元天井、神戰遺址……每一樣都不能以科學道理去理解和解釋,看似荒誕不經,卻又真實存在。

就穿越這種事都要以發生,還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呢?所以,軒轅缺的心中,其實是有神的,當然,對於神威莫測的神,他也充滿敬意。

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因答洪。

洪卻不需要他因答,繼續崇敬地說道:「創世神說過,這個神棄大陸,終將會有神出現,當規則被打破之日,就是神出現之時。這個大陸上,最大的規則就是萬特的級別,而你,已將這個級別打破了。」

軒轅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而是問道:「那麼,你欲如何?」

洪那百里高的身子突然矮了下來,居然跪下,山峰一樣大的頭顱在大地上重重地叩了三叩,說道:「神啊,請收下你的僕從吧,不要再次我遺棄在這裡了。」

這個變化來得太突然,軒轅缺一時半會兒沒接受下來。

佟童同樣處於震驚之中,過了好半天才問道:「為什麼要收下你呢?」

洪朝佟童拱手作禮,恭敬地說道:「回主母,我的生命無窮無盡,能力卻早已到了瓶頸,只原能跟在神的身邊,有朝一日,或有寸進,便死而無憾。」

軒轅缺努力讓自己恢復清醒,思索了一會兒后,嚴肅地說道:「我現在不能確定能否幫你晉級,但我確定,我的能力還沒有你強,我更能確定,此後的修鍊途中,將會有無數艱辛、將隨時處於生死一線的境地。」

洪卻笑道:「這些均微不足道。」

軒轅缺見他要跟隨自己的決心很大,不由得又驚又喜,喜的是,洪的能力定然超級強悍,當世只怕沒有人是他對手,有他在身邊,天下雖大,卻可以任意闖蕩,驚的是,這傢伙的體形太過於龐大,隨時有一座大山跟在身後,恐怕會嚇壞不少小朋友吧。

洪雖然純樸,卻生性聰明,他看出了軒轅缺的擔心,說道:「我的身體是個小問題。」然後,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身體就開始慢慢地縮小,沒過多久,就變成了一個兩米左右的壯漢,全身肌肉虯結,每塊肌肉都蘊含著無窮的力量,一頭綠髮披在肩上,赤足裸身,威風凜凜。

軒轅缺趕緊找出一套衣裳扔給他。洪也不拒絕,接過去就穿戴起來,顯得非常健美勻稱,是不可多得的成熟男人一個,放到帝都中去,不知要迷死多少小姐夫人。

軒轅缺不由得羨慕他的一身肌肉,打趣地說道:「你到人間城市中,僅僅這賣相,不能混得風生水起,衣食無憂。」

洪對此倒沒什麼不滿,只是平靜地說道:「我只跟著你,等待屬於我的機緣,至於其他的,不想也罷。」

軒轅缺收服了洪之後,這才讓電狼狼王過來,問道:「現在,這裡還有多少電狼?」

狼王是八階魔獸,能聽人言,卻不能說,但並不妨礙它通過意識交流,它說道:「大約有一百五十萬左右。」

軒轅缺說道:「召集三十萬過來。」

狼王根本不問為什麼,而是快速衝到附近的一座山峰上,仰天長嘯,嘯聲低沉,卻穿透力極強,彷彿要衝破雲霄一樣,久久不絕,竟傳出上百公里遠,八階魔獸,果然厲害。

電狼是一個等級非常森嚴的魔獸,狼王擁有無上權威,它這一吼,附近的電狼聽見了,不論在做什麼,都停了下來,靜立在原地,等狼王嘯聲剛停,無數電狼均抬頭朝天,使勁地吼了起來。

一時之間,電狼山脈中,到處都是狼吼,其他魔獸聽了,盡皆伏地不起,根本不敢發出聲音。

電狼的個體戰鬥力或許不強,但是,它們的數量足以秒殺大多數的魔獸,何況,電狼還是一個紀律嚴明的種族,分工和配合的意識都遠遠高於其他種族,群戰的話,在秘境森林中,已算得上是最頂級的存在。

隨著這一波狼吼,更多的電狼聽到了,都在重複著相同的動作,以這種方式,很快就通知到了每一頭電狼。

沒過多久,差不多有五十萬電狼已圍到山腳,電狼狼王見了,大吼一聲,電狼們均老老實實地趴在地上。

狼王朝軒轅缺點了點頭,意識傳來:「夠了嗎?」

軒轅缺點了點頭,說道:「足夠了,但是,一次抽走這麼多電狼,會不會影響你們的電鬥力?」

狼王傲氣十足地說道:「誰敢打我們電狼山脈的主意,那是活得不耐煩了,我們不去惹事,它們就應該慶幸了。」

軒轅缺滿意地笑了笑,對佟童說道:「把這些狼收起來吧。」

佟童高興地說道:「好啊,這一次,數量不是問題了。」然後,她舉起了手腕,啟動靈園,意念一動,狼群就像水一下,流了進來。

沒過多久,五十萬電狼都順利地進入了靈園。

而第一次見到這種神通的洪,則驚喜交集地問道:「主母,你是怎麼辦到的?」

佟童聽他一直喊主母,芳心暗喜,對洪的態度特別好,她笑道:「給它們找個地方修鍊而已,如果它們能活下來,都能晉級。」

洪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不僅僅神能夠做到,主母也有同樣的神通,他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小心翼翼地問道:「我可以進去修鍊嗎?」

佟童與靈園已溝通過數次了,知道目前只能收集八級以下的魔獸入園,九階和十階,卻還不能。她遺憾地搖了搖頭,說道:「我目前的能力還不行,幫不了九階以上的魔獸,所以,抱歉了。」

洪的心態非常好,今天能遇到軒轅缺,就已是一次極大的機緣,所以,他並不著急,淡淡地笑了笑,說道:「這些小傢伙倒是福緣深厚。」 ?佟童笑道:「是不是福緣不好說啊,進去之後,命運肯定會發生變化,戰鬥也會多起來。不過,能適應下來的,倒還真有一次福緣。」

洪倒也不眼紅,他想了想,說道:「如果主人只想弄一隻主魔獸大軍的話,等這些小傢伙成長到八階九階倒也足夠了,必竟,電狼的團隊協作能力太強了,經們堅韌不、百折不撓、不達到目的誓不罷休,足夠為主人建功立業,但是,這僅僅能在低別別的世界才有用,你還需要更多的種類,並讓這些魔獸進行雜交,得出新品種,才有可能得到驚喜。」

軒轅缺一聽,打趣道:「你長得威武雄壯,倒可以當一當種馬。」

洪一頭霧水,心想,什麼種馬?但他看見軒轅缺戲謔的眼神,馬上就明白了,搖了搖頭,說道:「我又不是龍族。」

軒轅缺肩上,突然跳下一條一米長的龍來,這小傢伙還不會說話,等級也很低,但面對洪這種十階魔獸,居然沒有半點懼色,跳到他面前,大吼大叫,彷彿是在示威。

洪認真地看了小龍一眼,驚訝地說道:「九爪聖龍?這不該是這個世界上的生物啊,如何出現的?」

他這句話的信息量有點大,軒轅缺敏銳地抓住了,問道:「難道,這個星球,已有問題了?」

洪擔憂地說道:「百萬年了,或者更久,我長期在沉睡之中,已記不確切了,也許是上億年了吧,這個大陸,竟然沒有出現過任何一次神跡,但是,現在,居然出現了外星生物,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個星球,有大麻煩了,通常,這個麻煩是指,被入侵,或者被毀滅。」

外星生物?軒轅缺心中咯噔地跳了一下,好像,他就是一個外星生物吧,穿越者算是外星人嗎?他小心翼翼地問道:「看你對這個星不很了解的樣子,那麼,你知道金仙、血族、神格嗎?」

洪茫然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軒轅缺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些,都是外星生物,怪不得幾乎每次遇到這些傢伙時,他們都要說「如此低等的星球,如此低等的生命」……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這些有通天徹地之能的傢伙們來到這個星球上的呢?又是什麼樣的牛人把這些傢伙弄殘了呢?而外星生物,究竟有多強呢?

隨便這樣一想,他就覺得自己太渺小了,在美人草原中,一個神的投影,就讓自己毫無反抗之力,那種差距,刻骨銘心,卻無法彌補。

一陣強烈的危機感謝從心底升起,一陣無力感也同時升起,該如何才能讓自己變強呢?軒轅缺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突然間就失去了方向和目標。

幸虧他的心智堅定,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暗暗咬了咬舌尖,靈台清凈,和氣殘笈也運行起來,這才恢復了常態,暗叫一聲,好險,差一點就走火入魔了。

敵人強大,或者說,未知太強大,改變不了別人,那麼,就只能改變自己。軒轅缺看了看佟童一眼,馬上啟動諸葛亮的思維模式,把事情從頭到尾梳理了一下,很快就找出了頭緒,變強,不是一蹴而就的事,而是了按部就班,一步一個腳印地來,那麼,當前最重要的就是把佟童的靈園填滿,並且,讓魔獸們雜交,產生新品種,這也許是快速變強的一個辦法。

於是,他點了點頭,向佟童說道:「洪說的沒錯,讓靈園裡的魔獸們面臨更大的危機吧,任何生物,在面臨絕境之時,總會爆發出難以想象的能力,同時,也會將繁殖下一代的工作提前進行。」

萬大海一直站在這兒,聽得如痴如醉,這時,終於有機會接話,他疑惑地問道:「你怎麼知道?」

軒轅缺舉例說道:「比如,持續乾旱時,植物就會提前開花,提前接果,本來可以長到兩米的植物,也許只到八十公分就開始成熟了,就要開花結果了。這就是生物在本能地傳宗接代。」

佟童問道:「該怎麼做?」

軒轅缺說道:「這個問題,問洪更好一些。」

洪微微笑道:「的確,哪有魔獸,我自然知道。請主人稍等。」說罷,他突然變成了一座大山,高聳入雲,將陽光完全擋住,腰間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出是雲還是霧。變大了的洪身上突然散發出一陣奇異的香味,就連軒轅缺和佟童都被吸引,紛紛運起自己的功法,快速地吸收著這種蘊含能量的香氣。

洪笑了笑,說道:「這種香味對修鍊沒有任何幫助,是我的一種迷幻手段而已。」

哦了!軒轅缺老臉一紅,馬上中止了修鍊。

沒過多久,天上就出現了無數的飛行類魔獸,在白雲之上歡快地飛翔,不時停落在洪的身體之上。

又過了一會兒,無數魔獸從四面八方湧來,不顧一切地湧向洪所變的山上。

**音道:「主母,現在可以收這些傢伙了,它們現在不會攻擊。」

佟童傲然屹立,笑道:「攻擊也不怕它們啊。」話雖如此,卻還是與軒轅缺他們,一起走進了大山之中。

不得不說,洪的這一手非常厲害,他的身體和真正的大山沒有任何區別,有山有水,有石有土,有花有草,完全是百草沃土,百獸樂園。

佟童將靈園啟動后,就開始朝山中走去。

此時,山中到處都是被洪幻化出來的香味吸引而來的魔獸,大家都沉浸在香味之中,就算天幫在身邊,它們也不會攻擊。

佟童一路走來,舉著靈園,輕輕鬆鬆地將無數的魔獸收走,沒過多久,就收了數千種近十萬頭魔獸。

不論種類還是數量,都多力在帝都想盡鬥法才弄到的那一批魔獸,關鍵是,這些魔獸來得極快,正是各種族內比較厲害的那一部分,現在,卻被一網打盡了。

洪的聲音傳來:「主母,差不多了,這些魔獸,有產半數以上,平時都不會出動,人類很少能見到它們,有了這些傢伙,主母完全可以進行雜交試驗了。」 ?熾熱的陽光照耀著大地,莽莽蒼蒼的電狼山脈在晴空之下,顯得尤為壯觀,綿綿不知幾千里,植物散發著清新的氧氣,泥土吐著芬芳。

軒轅缺騎在電狼狼王寬大的背上,九彩靈鳳飛在後邊,不時不滿地清啼一聲,表示狼王走得太慢,佟童騎在它背上,不停地安慰著它。

洪再次化身人形,又帥又酷又成熟,跟在狼王後邊,看似漫不經心地邁動著步子,卻能與飛奔的狼王保持著相同的前進速度。

軒轅缺本想把掛在肩上的九爪聖龍和狼王,都扔進靈園裡,進行一次生死錘鍊,順便晉一級,但是,佟童卻告訴他,靈園無法收進這兩位,似乎級別都不低的樣子。

狼王非常想跟軒轅缺一起離開電狼山脈,數次開口相求,軒轅缺左思右想后,還是決定暫時不帶它出去。

所以,一路疾行中,狼王並不開心。

奔跑一陣之後,軒轅缺召開飄渺峰,把佟童和佟昊都送回了佟家堡,為了節約時間,他並沒有進佟家堡,而是很快地投遞到了三元開井。

軒轅缺還清楚地記得,在三元天井中,龍神被收服之時,曾經說過,在這個大陸中,這裡才是最好的修鍊場所,而這麼繁雜而龐大的設置,竟然是依託於龍神的身體而建,地下暗河只不過是它的血管,厚厚的岩層是它的肌肉。

現在的三元天井究竟在什麼地方?

軒轅缺自己都說不清楚,但是,卻與這個地方有著某種神秘的聯繫,在系統的幫助之下,他很快就找到了三元天井。

這地方,對廢物聯盟的其他小夥伴來說,根本沒有修鍊的可以,因為這裡沒有魔法元素,只有一種神秘的能量,這種能量,只有軒轅缺的元氣要以吸收,並且是大補。

洪卻不管能不能修鍊的問題,反正,他就是跟定了軒轅缺,跟著進入了三元天井。

一起進來的還有九爪聖龍。

洪對這個地方雖然有點吃驚,以他的閱歷和見識,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這裡的不凡,他說道:「主人,這是外星生物,非常強大。」他平靜而單純的眼神中,居然透露著一絲絲懼意,以及,戰意。

僅僅一米多長的九爪聖龍不滿地咆哮著,甚至朝著洪,揮舞著爪子。

軒轅缺笑道:「說起來,這還真算是外星生物,一共有三個呢,不過,這三個都被我收服了,現在我們進入的地方,是龍神的身體,也就是,我們這一次修鍊的地方。」

洪聽了后,臉色回復平靜,心中卻對主人的能力感到驚訝,他想不明白,以主人現在的弱小能力,是如何收服這種強大的外星生物的。

九爪聖龍已忘記了要找洪的麻煩,而是咆哮了一聲,就鑽進了一條河流,也就是龍神身體中的一條血管。

這種神物,雖然已死了多年,卻不易腐爛,不論過了多久,依然保持著生前的氣息,唯一的區別是,現在僅僅是一具軀體,沒有意識、思想、生命、神格。

軒轅缺到了這兒后,也不再廢話,隨便打了一個地方,就地打坐,快速啟動和氣殘笈,五色氣漩和元氣都開始運轉起來。

由於這一次打定主意見認真修鍊,並沒有時間的限制,軒轅缺也不急於出去,所以,他運行和氣殘笈時,心態平穩,不急不躁,將心神完全投入修鍊之中,很快就產生了那麼與周圍環境相融的玄妙狀態,神識很快就能看清三元天井中的一切,也就是整個龍神的身體。

慢慢地,一個漩渦出現在他的頭頂,龍神體內龐大的能量通過漩渦進入了軒轅缺的體內。

這種能量與他體內的元氣彷彿中脈同宗一樣,極為相似,元氣依然對其進行著吸收和消化,但能剔出的部分卻很少,基本上算不了照單全收,讓元氣快速地變大,由質地稀薄的流質狀態,慢慢地變得濃稠起來,如果說一開始是清水的話,現在已有點像米湯了,濃度增加了不少。

隨著元氣的濃度增加,軒轅缺能清晰地感覺到威力在變強。

他不悲不喜地看著這一切變化,然後,指揮著元氣,進行著一次又一次的壓縮,元氣在反覆壓縮之後,越來越濃,慢慢地,竟有流不動的感覺。

其實,現在元氣在體內,運行的速度已快到了極點,隨著意識一動,立馬就會出現在需要出現的地方。

隨著大量的能量進入體內,軒轅缺有一種吃飽了撐著了的感覺,再次將元氣壓縮之後,注入五色氣漩,五色氣漩驀然發出一聲歡呼,變大了無數倍,將體內的元氣吸得乾乾淨淨,然後,再放出來的元氣,卻又濃稠了數分。

如此反覆,過了很久,五色氣漩再也容納不下越來越多的濃稠元氣后,系統出現了,它第一次和軒轅缺打了個招呼:「我現在要運用這些元氣了,不要傷心哦。」

軒轅缺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手,不過,知道系統也是為了體內世界的運行和維護,也沒什麼意見,任由它將元氣幾乎抽空。

大不了繼續再來。

而他印堂穴上的點點,也早已悄悄爬下來,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軒轅缺知道這小傢伙的能力,根本不用擔心它的安全,所以,也不分心去管他,而是再次非常有耐心地運轉著元氣,瘋狂地吸收著龍神體內的能量,然後,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壓縮。

由於已經壓縮過一次了,軒轅缺對這個工作非常熟練,再次進行時,已快了若干倍,效果也更好,很快就能將元氣壓縮到極致,將五色氣漩增大到極致,然後,眼睜睜地看著元氣被系統抽空。

但是,這一次,軒轅缺有了長期修鍊的打算,對元氣被抽空,根本不著急,反覆了幾次之後,發現頭頂的漩渦越來越大,吸力也越來越強,而元氣和五色氣漩根本用不著他指揮。他思索了一會兒,乾脆由它們自行運作。

軒轅缺卻進入系統,重新翻看了一次進入第二層后,獲得的各種技能,嘗試修鍊。

無論如何,也要趁機研究出一兩種厲害的招式出來。 ?由於五色氣漩和元氣都不需要操心,它們就能自行運轉,還會自行壓縮,不停地變強,所以,軒轅缺也樂得輕鬆,乾脆認真翻看了一下系統給的功法。

進入和氣殘笈第二層后,軒轅缺一直沒有認真地看過功法,也沒有時間靜下來修鍊,他一直步入了一個誤區,認為能力是系統獎勵的並不需要自己努力,然而,他翻看了之後,才明白,自己錯了,錯得很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