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有傳聞說,每一位真正的鍊金術士,都是至尊級別的人物,甚至比至尊還要恐怖,他們是當之無愧的仙界大佬。

即使是洪荒仙界時期,鍊金術士的待遇,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因為他們舉手投足便可以舞弄星月,擺弄天地大陣,陰陽生死之陣,可以說是少數的可以將天地都玩於股掌之間的人物。

只不過他們的年代過去太久了,很多人已經不記得這個強大的種族了,直到現在這個小小的傳聞,又令陳三六激動不已,彷彿即將看到鍊金術士馳騁天地的情形。

陳三六感嘆道:「我離鍊金術士的境界實在是太差得太遠,據我推算,起碼也得步入准至尊境界的話,才能被稱為鍊金術士吧……」

「如今我才剛剛初入准聖境而已,哎……」陳三六有些失落道。

白狼馬笑道:「你這才哪到哪呢,你現在還年輕的很呢,大世馬上就要來了,等找到了大哥,到時肯定又會給你一場大造化,讓你爽得嗷嗷叫……」

「呵呵,希望如此吧……」

陳三六嘆了口氣,暫時將鍊金術士復活的事情給拋到了一旁,問道:「小白,你打探到點大哥的消息沒有?我們也差不多,得去找大哥嫂子他們了吧……」

「恩,是時候了……」白狼馬感嘆道,「具體的方位現在沒打探出來,不過據我所知,嫂子她們好像幾年前去了幻城……」

… 「幻城?」

屠蘇皺了皺眉問道:「可是神域最大的古城,幻城?」

「恩……」

白狼馬點頭道:「嫂子她們在幻城呆了有些年頭了,起碼有幾十年了,據說在那裡混得風生水起,名聲很響……」

「那大哥的消息呢?」陳三六追問道。

白狼馬搖頭道:「暫時沒聽說嫂子們的旁邊有男的身影,可能是大哥不和她們呆在一起……」

「不過我想,大哥應該平安無事的歸來了,我有一種冥冥中的感應,大哥應該就在嫂子們不遠處……」白狼馬道。

他和屠蘇的感應差不多,屠蘇也說:「如此看來,我們得趕往幻城去查探一番了……」

「等等,你說是幻城?」陳三六突然想起了什麼。

白狼馬楞了楞道:「怎麼了?就是那個幻城呀,神域最大的古城……」

「那裡好像前不久,不是有個什麼武神之墓的消息嗎?」陳三六想道。

白狼馬拍了拍腦袋說:「對呀,的確是還有那個什麼武神之墓的消息,與這事有什麼關係嗎?」

「那個武神之墓的來歷可了不得,我想如果大哥在幻城的話,他和嫂子們極有可能會去武神之墓……」陳三六面色凝重道。

「武神之墓還有什麼可說道的?」白狼馬和屠蘇都看向了陳三六。

只見他面色有些凝重,想必這不是什麼好事。

陳三六沉聲道:「這個武神之墓存在的時間極為久遠,甚至在洪荒仙界之前就有了,在我先祖的記載之中也曾提到過幾次這個武神之墓了……」

「什麼?」

白狼馬楞了楞道:「三六,你仔細說說,這武神之墓,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我聽說那幻城中確實是有不少高手,都想去一探究竟,還說在那武神之墓中可以得到任何你想得到的東西……」

「傳說是很美好的,可是現實卻是很殘酷的……」

陳三六道:「武神之墓還有另外的一個稱呼,現在估計早就沒有人知道了,它又叫惡魔墓……」

「惡魔墓?」白狼馬和屠蘇對視一眼,驚道,「難道裡面埋葬的是一位惡魔?」

陳三六點頭道:「在先祖的記載中的確是這樣寫著的,說是那裡面埋葬的是來自天外之域的惡魔,就連仙神也不是他的對手……」

「雖說有些人可以在其中,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要付出的恐怕會更多……」

「這是一場與惡魔的交易,有些人會失去自己的修為,有些人會被永遠的關在武神之墓中,還有些人,會成為惡魔的傀儡,永世不得超生,被惡魔奴役數萬年……」

「有這麼嚇人……」白狼馬脖子縮了縮,驚呼道,「有沒有你說的這麼邪乎呀?連仙神都會被奴役,那個惡魔得是什麼來歷……」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這世上的人,不全被他奴役死了,無人可擋他呀……」白狼馬有些不信。

屠蘇也道:「咱們別自己嚇自己了,都是一些莫須有的傳聞罷了,武神之墓中應該也有不少人活著出來的吧,要真是那麼恐怖的話,估計也不會有人去那裡了……」

「恩,我也希望只是一些傳聞……」

陳三六的語氣還是有些凝重,他感嘆道:「咱們還是早些收拾東西,出發去幻城吧,如果嫂子她們還沒去武神之墓那最好了,若是去了咱們也得想辦法將她們找回來……」

「恩……」

屠蘇道:「你們看看還有什麼收拾的,咱們明早就出發吧,這裡離幻城很遠,咱們得去莫城找傳送陣……」

「好吧,只能這樣了……」

……

那邊屠蘇三人,還在動身趕往幻城,而這邊葉楚等人已經在星海大陸軒轅帝國的軒轅城,呆了好幾個月了。

這一天,軒轅帝國皇室的地網界面上,出現了一則爆炸新聞。

軒轅皇帝最寶貝的小女兒,軒轅飛燕竟然要訂親了,而這個訂親的對象,竟然就是之前兩個月風靡整個星海大陸武學界的武學奇才。

而且皇室還用特殊的技術手段,合成了葉楚摟著軒轅飛燕的照片,放到了皇室地網界面的整個版面的位置。

一時間,葉楚這個名字,一下子又成為了軒轅帝國最熱議的人物。

這一天,葉楚還正在小酒館中吃著早餐,突然抬頭就看見一道道的信仰之力朝他源源不斷的滾滾而來,樣子十分嚇人,起碼得有幾十萬道。

「乖乖,看來這軒轅飛燕果然這麼做了……」

葉楚很是無奈,沒想到軒轅飛燕還是決定這樣子做了,她將這個消息放到了地網之上,結果引來了無數人的觀望。

這其中肯定會有一些以此崇拜自己的,成為了自己的信徒,為自己提供了大量的信仰之力。

看著這漫天而來的信仰之力,葉楚卻是有些幸福的苦惱,一方面他需要大量的信仰之力,可以極為飛速的提升自己的修為。

可是另一方面,他現在高階聖境的修為都還沒穩固,又來了這麼多信仰之力,如果不能及時煉化的話,又會產生一些後遺症。

自己的第二本源及時的飛了出來,坐在了葉楚的頭頂,開始吸收這些信仰之力。

葉楚也加緊速度煉化這些信仰之力,與此同時,他還將米晴雪等人叫了出來,讓她們暫時離開自己的乾坤世界。

眾美都轉而進入了其它的乾坤世界,或者就在遠處的一幢豪華別墅中住下,等待葉楚的再次歸來。

「你又吸收到了大量的信仰之力?」

葉靜雲等人見葉楚又要去閉關,而且情形很緊急的樣子,都有些吃驚。

她們上地網一查,這才知道葉楚為何要去閉關了,才小一個小時的時間,皇室的那則軒轅飛燕與葉楚訂婚的消息,光是閱讀量就超過了三千多萬了。

這其中若是有半成的人,成為了葉楚的信徒,那也得有五百多萬。

一人一道信仰之力,這真是大的造化呀,大到令人吃驚。

看著還在不斷加入討論的人群,米晴雪皺眉道:「要不要我們去皇宮走一趟,這樣子下去,你會不會扛不住?」

… 葉靜雲也有些擔心:「這個軒轅飛燕和皇室也太無恥了,竟然放出這樣的假消息,這不是害人嘛……」

「暫時先不用吧,真到了我扛不住的時候,我會親自去皇宮走一遭,這些天你們就在這裡安心呆著吧,我出關之後再回來找你們……」

葉楚搖了搖頭,怎麼說這也是一個機遇,不能就這樣放過。

如果現在就去皇室走一趟,將軒轅五十六世和軒轅飛燕制服,然後讓他們改消息,也不一定就能讓那些人不信仰自己,有可能會成為反作用力。

「那你自己考慮吧,如果有問題,立即用手聊器聯繫我們……」

米晴雪等人也為葉楚擔心,雖說這信仰之力是好東西,但有時候來得太多,來得太容易,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如果你不能及時煉化掉,你的第二本源又不夠強大,是無法容納這麼多的。

人體就像一個大水缸,能裝多少水都是固定的,變化不會太大,除非你在境界上有大突破,才能容納更多的水,不然的話水太多就會溢出來。

如果水實在是太多,就有可能令你這個缸都爆掉,反而釀成難以承受的苦果。

好在這片大陸上面發明了地網,以及手聊器,手聊環,這種神奇的聯繫工具,遠比手機要先進太多了,葉楚和米晴雪她們只要都還在軒轅帝國,完全是可以聯繫上的。

不用再去傳音,或者是使用其它的方法,方便又快捷。

……

「該死,這個混小子,竟然當上了附馬爺!」

這一天清晨,華莉被一通鈴聲給吵醒了,是一個師弟發來的消息,聽到裡面的內容之後,她立即上了地網去看了看。

結果鋪天蓋地的,地網上都是這個葉楚的消息,這個混小子消失了這麼久,竟然是去和軒轅飛燕訂婚了。

「你去死吧你!」

華莉氣不打一處來,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她將玻璃屏的地網器給摔得粉碎,拳頭上都被砸出了一絲血跡,心頭莫名的湧上了一股怨氣。

這時候華威虎也發了消息過來,華莉做了個深呼吸,才接通了,面前出現了華威虎坐在太師椅上的畫面。

「師父……」華莉道。

華威虎看到了華莉卧室中的情況,咧嘴笑道:「小莉呀,是不是又發飆了呀……」

「沒有,師父,我發什麼飆呀,剛不小心練功的時候踢到了……」華莉逞強說。

華威虎哪能不明白華莉的心事,這段時間這丫頭可沒少對葉楚的事上心,如果得到消息葉楚要做皇帝的乘龍快婿,自然是心裡不舒服。

「呵呵,你也不用太生氣,這男人嘛有幾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壞事……」華威虎吐了口煙笑了笑。

華莉卻急道:「師父您這都是什麼思想呀,難道男人還要三妻四妾的嗎?」

「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

剛說完,她馬上又改口了,冷哼道:「我才懶得管你們呢,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呃,為師這可是無妄之災呀,不過葉楚那小子確實幹的不是人事兒……」華威虎哼哼罵道,「這一點鳥消息沒有,突然就成了附馬爺了,確實是太噁心了……」

「如果下回見到他,為師一定替你出這口惡氣,找個核音衝擊炮轟死他!」華威虎道。

華莉心中一怔,連忙說:「師父,他又和咱們沒什麼關係,人家好歹也是附馬爺了,咱們何必去惹人家呢,還是算了吧……」

她可知道核音衝擊炮的威力,就算是十個華威虎站在一起,這一炮過來,也要斃命的,那東西的威力可不是鬧著玩的。

講來說去,無非也就是她自己自作多情罷了,人家葉楚又沒有答應,也沒有允諾什麼,不能因為人家要當附馬爺了,沒如了她的意就要轟死人家。

「那既然小莉你這麼說了,這事就算了……」華威虎笑道,「不過飛燕公主要訂婚,此事還得你去一趟哦,代表我們華農武學部,去拜訪一下皇帝陛下和明妃,以及飛燕公主吧……」

「師父,我不去!」

一聽說讓自己去,華莉立即拒絕,覺得自己去了太尷尬。

「這有什麼嘛,無非就是去先行恭喜一下了,小莉你不會是真愛上葉楚?不敢去吧?」華威虎睜大了眼睛,笑問道。

華莉哼道:「師父,我怎麼會愛上他,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的審美有那麼差嗎?」

「呵呵,那就好,此事就交給你辦了……」

華威虎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如果見到葉楚的話,讓他聯繫一下為師,華農武學部還是歡迎他的到來的,這可是一位武學奇才,你可不能把他放過了哦,一定要帶來武學部……」

「師父,我……」

華莉話還沒說完,華威虎的影像便消失了,根本就不給她反駁的機會。

「這老頭,又給我下套!」

華莉氣的直甩拳頭,哪能不明白,剛剛華威虎是故意的,用激將法讓自己去皇宮道喜。

軒轅帝國最大的勢力,便是皇室,這軒轅五十六世總共也才兩個女兒,小女兒如今要訂婚,自然是一件皇室的頭等大事了。

如此盛事,做為軒轅帝國武學界中的前幾大勢力之一的,華農武學部,自然是要派人先行去道賀的。

……

「呵呵,還說你沒看上那小子,那塊玻璃屏可是為師當年送給你的,你還不是給踢碎了……」

而在華農武學部,華威虎正看著面前的光幕,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光幕上顯示的,正是軒轅飛燕和葉楚並肩站在一起,並且葉楚的手搭在軒轅飛燕的細腰上的照片,兩人的臉上露著幸福的微笑,男帥女靚,當真是一對壁人。

「臭小子,還以為你有什麼不測了,看來是老夫我小看你了,藏的挺深的嘛……」

華威虎吐了口煙,自言自語的罵了一句:「這臭小子當真不是東西!不過眼光倒是不錯,將這小飛燕給娶了!」

「軒轅老兒下手還真是夠快的嘛,這麼快就找到葉楚了,還讓葉楚答應了這門婚事,看來皇室這回是下了血本了,連自己女兒都搭進去,只是怎麼感覺這葉楚笑的不夠自然呢……」

… 華威虎喃喃笑道:「只怕是他們這一招,還是不能引葉楚出來,到時反而砸到自己腳了……」

原來他早就看出了照片的貓膩,葉楚笑的時候,與現在這照片上的有些不同,有些不夠自然,這應該是人為合成的一張照片。

而那軒轅皇帝老兒,乃是一個武痴,為了逼葉楚現身,肯定會無所不用其極,就算是自己女兒,也會搭進去的。

……

軒轅城皇宮,連綿五百里,金壁輝煌的皇宮大殿,十分的壯觀氣派。

這裡便是軒轅帝國最權力之地,雖說這片大陸是以科技為主,但是卻依舊是君主制度,君皇主宰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