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夠膽呀,拚死也要收服這天馬。這小子夠狠。」一位大能感慨。

孟昊天迅速移動,避開光芒,躍到空中,和將軍對峙著。現在的他披頭散髮,渾身是血,樣子十分恐怖,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將軍對著孟昊天,冷冷的道:「投降吧,不要再掙扎了,第十重天劫,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我會收你做奴隸。」

孟昊天咬咬牙,道:「唯有戰死,決不投降。第十重天劫也沒什麼大不了!」孟昊天說完,就撲上去,揮拳轟擊,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

「他出了大問題,竟然樂極生悲,沒有真氣了。估計這一次真的要殞落了。」隱在虛空的一位大能喃喃的道。

聖者郭遠朋眉頭深鎖,他想不到孟昊天竟然會鬧出沒有真氣的事情來,目前的情況非常危急,但又無人能幫到他,這該如何是好?

一向鎮定的馮叔此時也內心打鼓,暗暗責怪孟昊天粗心大意,一個修士怎麼可能讓自己的氣海乾涸?而且是完全有時間準備的。看來是那仙金惹的禍,人的貪婪不斬,終將禍害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目前這種狀況,唯有祈禱他好運繼續,挺過這一劫。

戰場上,孟昊天表現得非常英勇,不顧一切的全力擊殺眼前的對手。煉成不滅金身後,孟昊天的肉身力量大得驚人,經過多次拼殺,最後他完全放棄了防禦,拚死要把對手擊殺。將軍大駭,他從來沒見過有人會這麼英勇,連命都不要也拼著要把他擊殺,他稍稍猶豫,就被孟昊天靠近身邊,與他近距離肉搏,局面一下子變得十分被動。孟昊天成功了,一拳把將軍打碎,碎片飛散在天空中。

然而,意外的情況出現了,將軍的軀體碎片,在雷光中重組了,戰鬥力比原來還要強大,實在恐怖。

孟昊天要殺瘋了,他就不信殺不死對手,還沒等對方重組完成,第一時間就撲了上去,揮拳就打。他依然不管不顧自己是否會受傷,全力擊殺對手。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孟昊天一次又一次的把對手擊殺,對手就一次又一次在雷光中重組。這是怎樣的一種打鬥?這種打法,讓場外的所有人也震驚無比。

在旁人看來,孟昊天真的瘋了,他完全不防禦的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沒有人敢說是正常的。很多人甚至認為,孟昊天是徹底瘋了。

這一戰異常慘烈,孟昊天已經被打得殘廢,身上千窗百孔,血花飛濺。骨頭也不知道斷了幾根,他整個人都快要散架了。終於,將軍和雷光消失了,孟昊天一瘸一拐的爬上點將台,把整座城池踏在他的腳下,他大聲長嘯,把心中的那股悶氣吼了出來。

孟昊天在打坐,他拚死引出識海的少量真氣,他要第一時間補充真氣,不管後面還有沒有天劫,他都必須補充真氣,然後治療身上的傷。這短暫的間隙或許就是生死的轉折點。《玄天經》、《般若無相經》以及體內的各種大道在低聲吟唱,大道仙音一下子就填滿了整個空間。

剎時間,天地靈氣匯聚向孟昊天的眉心,源源不斷的真氣補充到他的氣海。

武塔外的所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畢竟孟昊天暫時渡過了這一關。 腹黑總裁:我要離婚 想不到這天劫竟然如此恐怖,換成任何人,此時可能都成了雷電的灰燼。

「這天劫實在是太強大了!這已經是第十一重天劫,應該不會再有了吧?」廣場上,孟小嬡在喃喃的道。

「轟!」

一聲震天巨響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以為天雷又來了,就連孟昊天也睜開眼睛望向天空。只見雲層深處,仙霧繚繞,電弧跳動,雷光閃耀,一座白玉雕成的池子顯現在了空中,池中蕩漾著紫色的透明液體,瀰漫著生命之氣,馥郁芬芳。

孟昊天大喜,他知道天劫終於結束了。無相大帝的手記上說,正常渡過超級天劫,就有可能會見到雷劫仙源液,那是雷電的精華,是毀滅中的生機,是肉身蛻變的聖品,是極大造化。

孟昊天大聲喊道:「天劫,我愛你!」然後衝天而起,穿過雷電,來到池子旁。看到滿滿的一池雷劫仙源液,孟昊天激動無比,能得到這池雷劫仙源液,受再重的傷也值了,只要不死,這池雷動仙源液,就能給他新生。

仙源液是珍稀的療傷聖品,具有超強的生命氣息。由於生命氣息旺盛,把生靈封存在這種神奇的液體中,可以保存億萬年而存活下來。 仙源液一般生長在仙源晶石礦中,是礦脈的靈根,極為稀少。利用仙源晶石提煉也能獲得仙源液,但產量太低,一百萬斤仙源晶石才能夠提煉到一斤左右的仙源液。由此可見,仙源液有多珍稀就不需多言了。

孟昊天在小聖天世界,在開闢氣海的時候,小白曾給他服用了一百瓶仙源液。雖說是一百瓶,但那一瓶差不多就兩毫升的樣子,一百瓶也就是四兩,說句不好聽的,還不太夠一口呢。在小聖天世界的密室丹藥房,還存儲著兩萬多瓶的仙源液,總量大概也就一百斤不到的樣子,而且還是普通的仙源液。與眼前這一池子的經雷劫淬鍊的雷劫仙源液相比,好比凡品與珍品。

這池子不算太大,約三丈長,一丈寬,五尺深,池子由一整塊巨大的玉石雕刻成,歲月留下了時間印記,池壁上古痕斑駁,古韻悠悠。

滿滿的一池紫色液體,仙氣氤氳,晶瑩剔透,瑞霞流淌,馥郁芬芳,沁人肺腑,清香一片。

在毀滅中新生,這是經過無數雷電淬鍊的仙源液,是在雷劫的毀滅中新生的神液,比普通的仙源液更純,生命氣息更盛,蘊含著驚人的生機,極為珍稀。

孟昊天坐在池沿上,感覺冰涼冰涼的,有點似小聖天世界的寒冰玉床。紫色的雷劫仙源液在電弧的撥弄下,微微蕩漾著,香氣濃郁,芬芳撲鼻。孟昊天張嘴喝了一口,剎時間,一股紫色仙霧將他包裹,彷彿天蠶的紫色繭,生機盎然。

「啊!太舒服了!」孟昊天竟然叫了起來。剛才一戰,孟昊天已經被打得殘廢,身上千窗百孔,骨頭斷碎,渾身劇痛。紫色的雷劫仙源液剛剛入口,他已經覺得身上不痛了,紫色仙霧包裹的身體,發出了淡淡的紫光。體內那一口雷劫仙源液,迅速蔓延到每一寸肌膚,修補著身體的傷痕,恢復著每一寸肌肉的生機。

孟昊天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體內的大道仙音唱響,日月青天深邃高遠,菩提樹、三葉青蓮在歡快的跳著舞蹈,道道聖光灑落,伴著雷劫仙源液,滋潤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四肢百駭舒坦,渾身上下通泰,整個人神清氣爽,十分享受!

實在是太神奇了,才喝了兩小口,一股旺盛的生機已經在體內蕩漾開來,彷彿破土而出的種子,蓬勃向上,欣欣向榮,生命的力量得到最好的體現。孟昊天感覺到,身體的血肉、骨骼,和著大道仙音,發出共鳴,輕輕律動。他的身體開始在重組、在蛻變。

武塔外,很多考生都不知道孟昊天喝的是什麼,但看到他那享受的樣子,以及快速修復的傷痕,知道那池裡的東西一定是無比珍貴。他們是真正的羨慕忌妒恨,同樣是考生,孟昊天怎麼就能得到那樣的機緣和造化?都說人比人氣死人,這話真知灼見,太有道理了。

隱在虛空中的大能,這時候除了羨慕忌妒恨之外,還個個捶胸長嘆,垂涎三尺。仙源液,這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特別是極品的雷劫仙源液,喝一口就可以使他們脫胎換骨,延壽千年。那麼一大池子,他們盼爺爺盼奶奶的,希望孟昊天能把那池子帶出來,給他們分享一口也一生無憾了。

監控室里,金種子們都在議論紛紛,主要在如何評價孟昊天的真正實力上,小夥伴們產生了不同的意見。不過他們非常肯定,孟昊天的真正實力,一定在化龍境三變以上。

葉靈慧嘟著小嘴,問安順老人,道:「祖爺爺,您說說,孟昊天的真正實力怎麼樣?」

安順老人笑著,道:「丫頭,討論這個沒什麼實質意義,至少在孟小友渡劫的這段時間裡,他的實力就提升了十倍以上,等一會他完成蛻變,他的實力又會有極大的提升,你們討論的速度還趕不上他的變化快。」

安依依道:「祖爺爺說的對,這是一個逆天的傢伙,等他從武塔出來以後再說吧,渡劫已經結束,估計他治療好傷勢就會出來。如果算武塔全通的話,那我們所在的監控室就是唯一的出口。」

林月薇問安順,道:「祖爺爺,這算全通嗎?」

安順微微點頭道:「在武塔,不管在哪一層哪一關,如果觸發了武塔的最強模式,通完這一層的最後一關就代表武塔全通。孟昊天小友在第三層第一關觸發了最強模式,這是第三層的最後一關,他已經完成了渡劫,他算是武塔全通了。」

佟思語道:「這樣說來,孟昊天至少有化龍境第七變以上的實力,我爺爺敗得不冤,依依說得沒錯,這是一個逆天的傢伙。」

葉靈慧咯咯的笑了,道:「佟師姐,你爺爺平時總是欺負人,現在被人欺負也正常,我估計他就是欠打的。」

佟思語鳳眉一豎,隨手就對著葉靈慧一掌拍過去,道:「我看你這鬼丫頭才是欠打的,讓師姐我好好打打。」葉靈慧好像早就知道佟思語會有這樣的反應,機靈的躲開了,依然大笑不停。監控室里的金種子天才們都被她們逗樂了。

孟昊天的傷已經完全好了,他又多喝了幾口雷劫仙源液。他體內的大道仙音和雷劫仙源液產生共鳴,這是非常奇妙的一種感覺,使人心靈空明、寧靜,祥和無比。雷劫仙源液不愧為珍稀神液,醇若甘露,滑如玉液,晶瑩剔透,過齒留香。吞服神液,大道和鳴,給人一種悟道的境界。

孟昊天要好好利用雷劫仙源液,實現徹底蛻變,這對他來說太重要了。

天劫是由天地大道秩序規則構成的,管控天下生靈的手段。任何超越天地大道秩序規則的生靈,都可能受到天劫的懲罰,這是維護天地平衡的根本。

對於不同的修鍊者,天地大道秩序規則會判斷其超越的界限,降下不同等級的天劫,對其懲罰。對於逆天者,天怒神罰,千古不變。孟昊天今天遇到的天劫,不管是紫氣東來九重天劫、混沌至尊天劫,還是大帝點兵,無一不是最強級別的天劫。孟昊天本身太過妖孽,完全超出這個世界的大道秩序規則,他要面臨這些天劫的洗禮就顯得很正常了。

其實,天地大道秩序規則降下天劫,並不一定要毀滅那些逆天的天才修鍊者,在毀滅中蘊含生機。在天劫中,若修鍊者能夠把握住毀滅中的那一絲生機,渡過天劫,那天地大道就會確認他是適合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因為他經受住了考驗。

在毀滅中新生,這是渡劫的關鍵,把握那一絲絲生機或許就能過關。這樣的生機彌足珍貴,舉世難求。

雷劫仙源液,誕生在最強的天劫,本身就是一種奇迹,在無盡的殺伐中蘊含著的絲絲生機,孕育著生命精華。這樣的珍寶,若被人得到,自然可以洗禮生命和靈魂,實現整體的徹底蛻變。

孟昊天就在蛻變中,他進入了悟道之境,悟道仙茶的各種大道,在雷劫仙源液的洗禮下,仙音共鳴,大道符文,金光閃爍,絢麗燦爛。體內的三葉青蓮和元神神胎小金人,都飛進池中,盡情沐浴,瘋狂吸取生命的精華。

慢慢的,三葉青蓮盛開一朵金色蓮花,金光閃閃,光芒萬丈。金色蓮花脫離三葉青蓮,飛懸在虛空,萬千花瓣飛舞,從空中灑落,天地金黃一片,燦爛無比。小金人端坐金色的花蕊中,全身沐浴著聖光,一片祥和。

孟昊天站起身,抬手向天,空中飛舞的花瓣竟然幻化成了無數的金劍,無堅不摧,撕裂虛空,震垮山川,毀滅雲朵。花蕊中的小金人,隨手一揮就是無限大道,自然大道的力量滾滾而來,威力強勢嚇人,其戰力之強,遠超想象。

這是他元神的法相,想不到戰鬥力如此驚人。孟昊天雖然激動,但很快就平靜下來。

小金人端坐在花蕊中,懸在他頭頂三尺的地方,背後一幅陰陽圖,揮灑聖光,四周金光閃耀,無比神聖。聖光普照而下,大道仙音響徹雲霄。

孟昊天利用雷劫仙源液,實現了最徹底的蛻變,完成了第九次脫胎換骨,真正修鍊成了不滅金身,金剛不壞之體。體內金色的海洋,已經充滿真氣,滾滾巨浪,威勢驚人。氣海增大,廣闊無垠。海面天空上,大道銘紋密布,符文飛舞,金光閃爍,宛若燦爛星辰。諸神影像清晰可見,大道仙音,不停唱響。

悟道仙茶的大道被他完全感悟,大道在菩提樹的聖光下,開啟了體內的五大神藏,源源不斷的聖氣,全身流淌。大道之力加持到靈脈上,全身的靈脈蛻變得和聖脈一樣強大,孟昊天已經可以凝聚聖氣,自由的進行攻擊了,攻擊力提升了百倍以上,要知道,這可是半聖者以上的修士才能夠做到。 孟昊天體內的那十根鐫刻著符文的肋骨最特別,在雷劫仙源液的滋潤下,這些符文已經和無數的大道聯繫在一起,藉助大道之力,符文就會發光,有助於他領悟符文之意。這些符文是孟昊天最珍貴的寶藏。如何挖掘這些寶藏?把這些無上神術變成自己的術、自己的道,這是孟昊天想要解決的最重要的問題。

經過徹底蛻變后,現在的孟昊天肌膚如玉,骨骼晶瑩,大道仙音,體內唱響。他宛若謫仙,超塵脫俗,雙眸睜開,神光如劍,犀利迫人。雙眼輕眨,他又立馬返璞歸真,祥和一片。

第九次脫胎換骨,修鍊成不滅金身,金剛不壞,孟昊天完成了大多數修鍊者一生的追求。他肉身之強悍,甚至已經超越聖者。

孟昊天的蛻變,武塔外面的人是看得見的,但蛻變到什麼程度,戰鬥力有多驚人,外人卻無法看出。特別是他修鍊《般若無相經》,如今第三層也修鍊到了大成境界,在外人看來,他就是一個樸實無華的,騰雲境中級境界的少年。

蛻變徹底完成了,一大池子的仙源液並不見減少,或許池子底下就有源根存在,可以及時補充,孟昊天恨不能把整個池子都收走。他是這樣想也是這樣做的,他取出了滴水琉璃瓶,就要把整個玉池收走。

「嗦」的一聲,或許是感覺到危險,玉池竟然凌空而起,想要遁走。

孟昊天大喊一聲:「那裡走,給我收!」滴水琉璃瓶飛在空中,張口猛吸,那強勁的威力,天地萬物都難以抵擋。這是無相大帝的帝器,帝威顯現出來,整個空間彷彿要凝固了一樣。

但是,孟昊天失算了,滴水琉璃瓶搶到了半池子的雷劫仙源液,卻被池子帶著另一半跑掉了。這是為什麼呢?或許天意就該如此吧,從池子的歷史痕迹上看,曾經還有人想劈碎這池子帶走,可惜也只是留下淡淡的砍痕。

正當孟昊天無比懊惱的時候,一道天雷向他劈來。孟昊天大吃一驚,嘴裡吼著:「不是吧?又要渡劫?」他急忙從虛空中跳到地面上,他身後一串串的驚雷在炸響,好像在抗議他想要帶走池子的蠻橫舉動。

孟昊天現在還真有點害怕再渡劫,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抬頭望去,他剛離開的那片虛空,已經成了雷電的海洋。沒多久,虛空中所有的場景都消失了。恐怖的天劫,徹底結束了。

孟昊天略微感到遺憾,不過想想就笑了,也該知足了,能搶到半池子的雷劫仙源液,已經是最大的造化。這樣的壯舉,九天之上的天仙都未曾有過。

武塔外,隱在虛空的那位想孟昊天收回整個池子的大能,看到這樣的情況,也只能感嘆天地大道秩序規則的可怕,就算是大帝的帝器,也不能完全逆天而行。

廣場上已經象炸了鍋一樣,議論紛紛。所有人都知道,孟昊天完成了武塔的闖關,這是逐鹿學院有史以來的第二次,第一次獲得成功的是一百八十萬年前的無相大帝。不過無相大帝闖關的時候已經是乾元境的顛峰境界,比孟昊天高三個大境界,相較而言,還是孟昊天更加妖孽。

此時的武塔,場景大變,武塔的上下,噴射出耀眼的金光,金光照在地面上,鋪砌一條金光大道,金色大門緩緩開啟。

「恭喜你,你是有史以來第二個取得武塔全通的勇士!請沿著金光大道去開創你的輝煌吧!逐鹿學院為你而驕傲!」塔魂的聲音再次響起。

孟昊天沿著金光大道,一步一步的向大門走去,心情無比輕鬆,他覺得上天對他眷顧有加,人生竟然如此美好!

孟昊天走出了金色的大門,出現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群絕色的美女,他瞬間產生錯覺,以為這是上天對他最後的獎勵,很想上前捏一捏那幾張絕美的臉蛋,感覺是否做夢。當他發現後面還有男人時,才把他飛揚的思想拉回到現實。

「轟!」

一聲巨響,一隻大手從天上壓下,擊穿監控室的大頂,要抓走孟昊天。大手給所有人都帶來了巨大的壓力,這是一個超級大能,至少是高階半聖者。

安順老人大喝一聲,道:「在逐鹿學院,還輪不到爾等放肆!」只見他大手一揮,「喀嚓」一聲,那隻大手就斷裂,血花飛濺,灑滿了整個天空。安順半聖三千六百多年的修行果然非比尋常,雖然還是半聖者境界,實力卻不知道超越了多少聖者。

「各位道友,既然來了就請移步金殿做客,以盡我地主之宜。孟昊天是我逐鹿學院弟子,誰敢傷害他就等同與逐鹿學院開戰,請各位自重!」一個聲音穿透雲層,震憾著每一個人。

這是逐鹿學院總院院首姜太弦聖者,一個活了八千多年的老古董,其修為深不可測,一直在閉關,想不到他默默的來到了黑崖山。

「姜老頭說的好,老朽補充一句,孟昊天小友是我道宗的核心種子弟子,有人敢為難他就等同與道宗敵對,我道宗必嚴厲追究。」

這是道宗宗主姬昌健聖者的聲音,同樣是活了八千多年的老古董,想不到他竟然也出現在這裡。

「老朽也要聲明一下,孟昊天小友是我消遙學院的種子,是老朽的親傳弟子,要是有人想找他的麻煩,那就先問問老朽答不答應再說。」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出現在虛空中,聖光流淌,瑞氣祥和。

「老神仙,您怎麼也來了?」姜太弦聖者和姬昌健聖者幾乎同時出現在那老者的面前,態度恭敬無比。

孟昊天看到老人出現,心情也異常激動。這是消遙學院總院長周龍聖者,想不到他還活著,這是一位活了一萬一千七百多歲的老人,是孟昊天上一世和赤靈公主的親傳恩師。

正常情況下,聖者也很難活過一萬歲。正因為如此,荒莽界的修鍊者對周龍聖者是萬分敬重。當然,除了活了一萬多年的高壽以外,他是聖靈女皇親傳恩師的身份,多多少少也會影響到一些人的心態。不管怎麼說,在這個世界里,沒人願意去招惹這樣的一位老人。

虛空中沒有人再敢出手,有這三個人在,在整個荒莽界,還沒有人敢不把他們的話放心上。這三個人可調用的力量太大,大到可以輕易就滅掉一個上等郡國或任何上古門閥。誰敢這時候出手,那就是嫌命長。

三大巨頭的話,卻讓廣場十多萬考生再也無法平靜。除了在龍川郡國演武場的考生外,其他的考生並不知道孟昊天和孟小嬡被另外兩大道統免試提前錄取的事。現場一片嘈雜,爭論不休。

「他什麼時候成了道宗和消遙學院的種子?真不敢相信。」

「同時成為三大道統的種子,千古以來從沒有過吧?」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他是怎麼做到的?太羨慕了!」

「孟昊天究竟是誰的弟子?三大道統都稱他為自己的種子弟子,可信嗎?」

「聽說道宗和消遙學院是免試提前錄取的,還了他的姐姐,都是種子。」

「他們本來是不來逐鹿學院的,聽說在龍川郡國的時候,和龍川郡國發生了嚴重衝突,他們擔心龍川郡國的考生在考試的時候會獵殺那些部落考生,這才來逐鹿學院,保護那些部落考生順利通過考試。想不到在武塔得了那麼多的奇遇,真是天意呀!」

「他是實力超群才能得到奇遇,我們也闖了武塔,關鍵還是實力不夠呀!」

「……」

廣場的高台上,聖者郭遠朋掃了一眼那十多萬考生,高聲道:「你們都好好休息吧,凡是通過第二關考核的考生,明天早上開始考核第三關。等所有考試結束后,我們會對那些沒能在今年考入我們逐鹿學院的考生贈送紀念品,然後送他們返回家鄉。」 廣場上的考生,沒能通過前二關的,多少有點失落。不過逐鹿學院給的紀念品也不同凡響,這也是每年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考生報考的緣故,其中有相當部分的考生就是沖著紀念品來的,既有紀念品領取,又多一次考試的機會,這本來就很好了,萬一運氣來了,一下子通過了考核,那就是撿的。

聖者郭遠朋講完話,安排好相關人員輪值,就帶著孟小嬡和金雅倩,與那幫老頭子一起去了金殿。

安順半聖關閉武塔后,也帶著孟昊天和那十幾個金種子,一起來到了金殿。金殿是一片建築,因屋頂的琉璃金瓦而得名。它位於逐鹿學院中部的一座大山上。

果然是修鍊的好地方呀!孟昊天不由得感嘆。這裡彷彿仙境一般,和真凰的涅槃仙境都有得一比。這裡是黑崖山逐鹿學院的行政管理中心,也是金種弟子修鍊生活的地方。

在一座規模宏大的金色大殿上,坐了將近三百位長者,孟昊天看了都暗暗吃驚,這些長者大多是六階半聖者以上的境界,聖者就佔了差不多一半。他實在想不到,竟然驚動了這麼多的老古董前來。

在正殿的主位上,坐在上面的是周龍聖者,其左右分別坐著逐鹿學院總院院首姜太弦聖者和道宗宗主姬昌健聖者。 急品小師妹 其他近三百位老者分列坐在兩旁。

孟昊天他們進來后,被安排在了左邊金種子的席位上,孟小嬡和金雅倩已經坐在那裡。當她們看到孟昊天走了進來,別提多高興了。孟昊天沒說什麼,直接就走到她們的身邊坐下,其他的金種子,也都分別落座。

因為有周龍聖者這樣的超級古董在,沒有人敢高聲說話,整個大殿顯得非常安靜。逐鹿學院總院院首姜太弦聖者看到大家都到了,就站起來,非常嚴肅的掃了一眼現場,道:「各位,在座的都是有名有姓的頭面人物,都是各大道統、各大家族的核心或長老,在荒莽界也是響噹噹的。我姜太弦感謝大家今天能來到我黑崖山逐鹿學院做客,我們自然會熱情招待,讓大家滿意。」

「姜太弦院首,恐怕要讓大家滿意並不容易吧?不知院首要如何讓我等滿意。」這是一位來自西夷聖域上古世家夏侯世家的聖者,名叫夏侯淳,也活了八千多歲,和姜太弦、姬昌健等人是一個時代的人物。

姜太弦道:「諸位,你們為何而來我等很清楚。武塔神藏出世,或許驚動了大家。不過,這武塔是我逐鹿學院的武塔,武塔神藏,自然也是我逐鹿學院的,今天神藏出世,孟昊天小友得到了,這是他的機緣和造化,我們只有祝福他。若有誰要強取豪奪,那就是跟我逐鹿學院作對,我們必然奉陪到底。」

姜太弦的話擲地有聲,各長者的心裡都是微微一震。不過夏侯淳也是老奸巨滑的人,他笑了笑,道:「姜院首說的好像沒錯,但自古以來,凡是有神藏出世,都是有德者居之,而且見者有份,我等都是見證者,還希望姜院首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沒錯。見者有份!」

現場有不少人出聲咐和夏侯淳,他們絕不甘心一無所得。

姜太弦也笑了笑,道:「我倒是想聽一聽夏侯道友的意見,你認為要怎樣才能讓大家滿意。若你有讓大家都滿意的方案,我逐鹿學院一定支持,我相通道宗和消遙學院也不會反對。」

夏侯淳道:「老朽自然會按照行規給出解決辦法,但目前有一件事情,我弄清楚了才能給出方案,那孟昊天究竟是誰的弟子?我希望姜院首能給我說個清楚。」其實夏侯淳先把事情往孟昊天身上靠,然後再慢慢找辦法,這一招真夠毒的,其他老者雖然沒有開口,但對姜太弦之前把神藏圈進自己的範圍是不滿意的。

姜太弦道:「孟昊天是逐鹿學院、道宗和消遙學院三大道統的弟子,這已經很明確,我們三大道統都已經作了聲明。」

「那我就不明白了,孟昊天今年才出道的一個少年,怎麼突然間就成了你們三大道統的弟子了?同時成為三大道統的弟子,這千古以來都未曾有過吧?」這是北夷聖域北原家族的聖者北原宏一,活了九千多歲。

「這確實很值得懷疑,幾乎同一時間成為你們三大道統的弟子,有點不合常理呀了。」這是東夷聖域上古世家柳家的聖者柳權,也活了將近八千歲。

姜太弦非常清楚,三大道統要保護孟昊天讓其它的勢力很不爽,他們認為逐鹿學院、道宗和消遙學院不過是看到孟昊天得到了寶貝,就稱孟昊天為自己道統的弟子,這一定是想要把神藏據為己有的策略。

面對這些大能聖者的責問,還真的要好好處理才行,萬一處理得不好,把三大道統變成了所有勢力的對立面,那就失策了。

姜太弦笑了笑,道:「各位道友對孟昊天是否真正是我們三大道統的弟子有疑問,這很正常,況且這確實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例。不過,在事實面前誰都作不了假。老朽已經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了解得很清楚,在半個多月前,在龍川郡國,道宗和消遙學院已經免試錄取孟小嬡和孟昊天姐弟為種子,並頒發了相應的腰牌。而就在六天前,我逐鹿學院黑崖山長老會,也正式錄取了孟小嬡和孟昊天姐弟為金種子。他們兩人同時為我三大道統的弟子,這一點絕對不會錯。」

夏侯淳站了起來,向四周抱了抱拳,道:「諸位,剛才姜院首說的話我相信大家都聽清楚了,孟昊天在這段時間裡被這三大道統招為弟子,這一點我們不想去懷疑。關鍵的是,這個時間怎麼會那麼巧?難道是逐鹿學院、道宗和消遙學院知道了什麼?然後採取的統一行動?孟昊天身上藏著太多的秘密,這才是最值得懷疑的。」

夏侯淳的話極具挑撥性,他的意思很明白,逐鹿學院、道宗和消遙學院的行動是有預謀的聯合行動,因為他們可能發現了孟昊天身上的巨大秘密。如此一來,所有的人都可以理解為:這三大道統為了獨吞孟昊天身上藏著的神藏,已經先下手為強了,這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果然,不少人跳出來了,他們紛紛指責逐鹿學院、道宗和消遙學院在這個事情上做得不地道,有失公允。他們的意思很明確,就算孟昊天現在是這三大道統的弟子,孟昊天身上的寶藏也要見者有份,平均分享。

孟昊天是越聽越冒火,他做夢都想不到,這些所謂「德高望重」的長者,竟然覬覦他身上的寶貝到了不要臉的程度,怎麼會有如此醜陋的人性?成為三大道統的弟子,是他自己爭取的,在那些人的口中,卻成了三大道統的陰謀。最悲哀的是,三大道統還真的很難找到有說服力的證據。

孟昊天忍不住了,就站了起來,道:「你們都不必爭了,你們的目的不外乎想要我身上的東西。這實在好笑,想要我身上的東西就來找我說呀,扯上三大道統做什麼?成為三大道統的弟子是我主動申請的,能成為這三大道統的弟子是我的榮幸,我很高興。」

孟昊天停了停,掃了一眼全場,然後冷冷的道:「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我不是三大道統的弟子,你們就敢放手來搶不成?我認為你們會得不償失,不信就試試。能心平氣和在這裡做客的,我會以悟道茶和仙源液招待。認為自己夠強大,打定主意要從我這裡搶寶貝的,我可以接受你們的挑戰,有多少人我都一人接下,不會麻煩三大道統。」

夏侯淳冷笑著,道:「這可是你說的,只要能夠擊敗你,你就要把身上的寶藏獻出,我夏侯世家第一個接受挑戰。」

孟昊天冷冷的掃了一眼全場,道:「機會只有一次,今天這次對決,我會懇請三大道統不要插手,只要你們能從我身上能搶走任何東西都是你們的,但我們敵對的立場就再也不可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