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靈笑著,道:「怎麼了?有什麼疑問嗎?」

孟昊天道:「我看到有很多人都超越了沖霄境大圓滿境界,難道他們也能來沖榜嗎?如果能,這榜單公平嗎?」

北靈眨了眨眼,做了個古怪的表情,道:「這榜單最公平不過了,任何修鍊境界任何年齡的修士都可以來沖榜的呀,有什麼不妥嗎?」

孟昊天看了看北靈,差點看呆了,實在是北靈剛才那動作和赤靈太像了。

「銅榜不是限制在沖霄境大圓滿境界以下嗎?超越這個境界的人也來挑戰,這自然不公平了。」

「這有什麼不公平的?任何挑戰平台,不管是現場挑戰還是虛擬挑戰,平台都會自動把挑戰者鎖定在沖霄境大圓滿境界以內,你根本不用擔心會有人超越境界進行挑戰。」

「這豈不是和斷弓山秘境類似?」孟昊天好像恍然大悟一樣。

「當然,這個銅榜的最大目的就是為了斷弓山秘境選擇英才的。另外,帝國在選擇核心種子的時候,也會以這個榜單為依據之一,判定參加者的資格。」

經北靈如此說,孟昊天自然明白了,他也突然感覺到有點壓力了。

如果說,大多數人是來沖榜的,這顯然是不真實的。這裡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賭場。所有人都可以賭決戰台上誰勝誰負,還可以賭沖榜者最大能衝到多少位,光賭這一項,對天月閣來說就是巨額收益。

雖然現場挑戰不收錢,但進入現場是要收門票的,根據不同的位置,價錢還不一樣。像他們現在所在的雅座包廂,每天要付五千金幣,這比虛擬挑戰貴多了。

任何修士都可以自由登上決戰台向擂主進行挑戰,如果同時有多人登台,可由擂主自己選定一個挑戰者進行決鬥。

當然,願意接受現場挑戰的上榜武者都會提前登記,挑戰者也可以指定某位已經登記的上榜武者進行挑戰。

任何武者,死亡、主動認輸或離開決戰台者會被判輸。

勝一場者可得一千金幣,連勝第二場可得一萬金幣,連勝第三場者可得五萬金幣,以後每多連勝一場就多加五萬金幣,以二十場為限,但如果中間輸了,一切會歸零。

獲勝者會獲得他累積的獎金。不過,獲勝者必須要接受三場其他人的挑戰,如果連續獲勝才能領走獎金。

如果能連勝二十場,除了得到連勝獎勵外,天月閣會額外提供一百萬金幣的獎金。而獲勝的修士,根據其榜單排名,還能得到帝國的豐厚獎勵。帝國的獎勵會在發放銅榜勳章時一併發放,那個才是榜單的最終名次。

或許獎金極高的緣故,據說有很多上榜高手都潛伏在挑戰現場,目的就是獲取巨額獎金。更有傳聞說,天月閣本身就培養著一批上榜高手,專門阻擊選手連勝的。

這樣的傳聞或許是有根據的,因為這麼多年來,根本就無人可以二十連勝。倘若真有人能二十連勝,天月閣要支付將近二百萬金幣,這筆財富已經相當於某些中等郡國一年的收入。儘管天月閣財大氣粗,倘若沒有一定的把握阻止這種連勝發生,斷然不會開出這麼高獎金。

由於高額獎金的存在,現場挑戰是極火爆的,每天都是人滿為患。更加可怕的是,天月閣把激烈的對戰之賭推向整個荒莽界,數以百億計的人會參與進來,並以此為樂。天月閣通過這項活動所獲得的財富,超過任何的聖域王國。

天月閣的收入,其實就是天月神教的收入。天月閣的商業在整個荒莽界佔據了大半江山,天月神教更是荒莽界最神秘最強悍的超級勢力,沒有任何勢力敢挑戰他們。

中央決戰台上,此時有兩人正在激戰,他們是楊帥和陳忠,都是上榜武者。楊帥排名八萬七千六百一十九名,陳忠排名九萬六千三百二十二名。

楊帥是剛剛打敗了排名八萬七千六百一十九名的林子輝,獲得了林子輝的排名,而林子輝則下降一位,為八萬七千六百二十名。

這一戰,如果陳忠獲勝,則又會奪得楊帥剛剛獲得的排名,則楊帥和林子輝以及排在他們後面的上榜者都會自動下降一位。

為防止有人作弊,故意放水給實力不強的選手讓其上榜,風雲榜規定,倘若剛獲勝上榜的人,不管是現場還是虛擬挑戰,只要有排名比其低的選手連續擊敗其十次以上,此選手將會被強制下榜,並且三年內禁止再沖榜。

倘若同一選手出現兩次以上強制下榜,該選手將終生不得衝擊荒莽風雲榜,其所在家族或道統,要處罰十萬金幣。而涉嫌放水的選手,也作強制下榜處理,想要上榜唯有重新沖榜。如果重犯,則終生不允許再沖榜。

這些措施,極大的避免了假打的可能性。在修真世界里,時刻都有高手在關注著榜單的變化,假打已經幾乎不可能存在了。

決戰台上,楊帥和陳忠的排名雖然相差了將近一萬名,但彼此間的實力還是非常接近的,誰勝誰負,很難判斷,這極大的增強了可看性。從天月閣開出的賠率看,楊帥勝一賠一點七,陳忠勝一賠一點八,兩人間確實是半斤八兩。

「昊哥哥,你說他們兩人誰會勝出呢?」北靈終於關注決戰台上的決鬥了,她笑著在問孟昊天。

孟昊天微笑著,道:「這兩人實力很接近,從他們的交手來看,陳忠的臨戰經驗稍好,但楊帥的武技境界稍高。如果陳忠不能憑經驗速勝,三十回合后,楊帥會最終獲勝。」

北靈知道孟昊天很逆天,但想不到他觀察得這麼入微。目前看,陳忠是佔據上風的,給人很強的迷惑性。她自己本來就是神道境的修鍊境界,目前已經是天神九階巔峰境界,靈魂力更是修鍊到了八十七級,她雖然壓制了自己的修鍊境界到化龍境第三變大圓滿境界,但這些依然無法逃過她的眼睛。

北靈笑得很燦爛,道:「昊哥哥,你說的都對,如果楊帥獲勝,你下一場就上台挑戰他,好不好?我認為你挑戰這個名次是比較適合的。」

孟昊天蹙了蹙眉,道:「這個名次能保證拿到銅榜勳章了?」

北靈道:「這個名次雖然還不太保險,但你後面的壓力相對會小一些。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但你的實戰經驗還是太少,經過幾場戰鬥后,再衝擊高排名會好一些。我們還要在這裡守一個月,後面遇到的強手是不會少的。」

孟昊天還在猶豫,小聖天世界里的老猴已經傳音,讓他聽北靈的。孟昊天道:「好吧,都聽你的,不管他們誰勝,我都上台挑戰。」

北靈高興得就像個小兔子,一下子跳了起來,孟昊天唯有苦笑。

果然,楊帥在第三百七十招擊敗了陳忠。接下來,將會有一柱香的休息時間,如果有多人想向他挑戰,他有權利選擇一個挑戰者。

巨大的玉屏上,不斷閃動著想向楊帥挑戰的人員名單,北浩的名字赫然在列。這一次想向楊帥發起挑戰的人一共了十二位,除了北浩,其它人都是上榜者,而且排名都在七萬名內。

最終,楊帥毫無意外的選擇了北浩。

楊帥的選擇,被認為是沒有一點懸念的,從對賭賠率看,楊帥勝是一萬賠一,而北浩勝是一賠九千。這樣的賠率出現,幾乎沒人願意下注了。因為是對賭的,輸了就全賠,贏了收穫也不多。

天月閣是最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卻沒有一點辦法,他們也無法控制。他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旗鼓相當的對手站在決戰台上。這樣的對手能吸引大量的投注,他們抽成會很高。

當孟昊天慢慢走上台的時候,賠率突然反轉,有人押了三千萬金幣買北浩勝。這突然而來的變化,讓整個現場甚至整個荒莽界都像炸了天一樣,幾乎所有人都迅速出手,買楊帥勝。

鑒於賠率的巨大變化,天月閣決定延長一柱香的時間再開戰,便於給更多的人進行投注。

漸漸的,賠率再次向楊帥傾斜,楊帥的賠率為十賠一,而孟昊天的賠率為一賠九。正當賠率趨於穩定的時候,又有人押了七千萬金幣買北浩勝,賠率再次劇變。

這一下,整個荒莽界的各大勢力都坐不住了,無不關注這場決戰。這樣的巨額押注,就算了上等郡國都不能,一億金幣已經是上等郡國三年以上的收入了。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了,賠率最終定格在楊帥的賠率為七賠一,而孟昊天的賠率為一賠八。也就是說,如果北浩獲勝,押他一億的人連帶本金可以得到八億金幣,這簡直是不敢相信的豪賭。

雖然,這場決戰的投注額不是歷史最高的,但單注一億金幣卻創造了歷史。

孟昊天初次沖榜的決戰開始了,萬眾矚目。 孟昊天初次衝擊荒莽風雲榜的戰鬥開始了,儘管對賭的賠率很懸殊,相差極大,絕大多數人都不看好他,但他自己是信心百倍的。

孟昊天現在修鍊境界僅僅是沖霄境高級境界,在修鍊境界上和楊帥相差了兩個境界,大家不看好他是正常的。也因為如此,當有人敢押一億金幣買他勝時,整個荒莽界彷彿就炸了天一樣,這場決戰的關注度空前。

決戰台上的孟昊天顯得很從容,據他的觀察,修鍊境界被壓制在沖霄境大圓滿境界的楊帥,其實力和龍川郡國的裴傑相距甚遠。

在龍川郡國,孟昊天面對的是靈虛境高級境界的裴傑,依然遊刃有餘,輕鬆取勝。要知道,裴傑本就是荒莽風雲榜的上榜武者,其沖霄境大圓滿境界的戰鬥力和現在的楊帥不會有太大的差距。

可是,孟昊天經過一連串的奇遇,修鍊境界已經從融合境大圓滿境界提升到了沖霄境高級境界,還得到了劍聖的劍意傳承,武技境界達到了天人合一初級階段,靈魂力更是修鍊到了四十九級。

現在的孟昊天,其實力增加了太多太多,和在龍川郡國時的他相比,簡直有天淵之別。

孟昊天和楊帥在實力對比上,就好像老虎對小兔一般。可憐參與對賭的人都不知道這些,還瘋狂的押楊帥獲勝。

決戰台上,楊帥非常謹慎,他並沒有看輕孟昊天。能在沖霄境高級境界就敢來沖榜,定然有非凡之處。

楊帥來自東夷聖域的真石郡國,這是附屬於上源郡國的一個下等郡國,是真石郡國的天驕。他或許在臨戰經驗上稍有欠缺,但在見識上卻不弱,這得益於他經常有機會觀摩上源郡國的天驕切磋。

楊帥不急於進攻,而是在不停的遊走。他赫然發現,看似不經易的孟昊天,實際上是完全沒有破綻的。

面對一個完全沒有破綻的對手,這仗要怎麼打呀?

楊帥簡直懵了,如果不是孟昊天的修鍊境界擺在那,他肯定會認為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頂高手。

「出手呀,一招滅了他,一個沖霄境高級境界的小蝦而已。」

現場的觀眾看到楊帥不斷遊走,遲遲不出手,竟然鼓噪起來了。

「別浪費時間了,決戰台上殺死他也不用償命的。楊帥加油!」

在觀眾的鼓噪下,楊帥感到壓力山大,他出手了。不管孟昊天有沒有破綻,他都必須要試探一下。

「啊,滿天花雨,楊帥一出手就是大招呀!」

「好,一招殺敵!」

這一招滿天花雨,楊帥在上一場和陳忠的決鬥中使用過,陳忠就是敗在這一招下的,現場的觀眾認了出了,在叫吼著。

對於一般的沖霄境修士而言,楊帥這招滿天花雨確實是精妙無比,威力巨大。可惜他的對手是孟昊天。

在孟昊天的眼裡,楊帥的一切動作都是放慢了一千倍以上的慢動作。那滿天的劍花,那凜冽的劍氣,彷彿就如冷風中的雪花一般,對他沒有任何的殺傷力。

孟昊天決定好好耍一會,要不然既對不起觀眾,也對不起那巨額的賭注。在劍鋒逼近身體的瞬間,孟昊天就會移動位置,每每如此,驚險萬分,讓觀眾看得是精彩無比,相當過癮。

雅座里的北靈,神情有點古怪,不過,臉上是滿滿的驕傲和幸福。她很清楚孟昊天就是在耍楊帥,這不由得讓她想起當年兩人一起練劍時的情景。那時候的孟昊天,有時候也會耍她,讓她要生氣好一會。

如今的情形宛若當年一樣,只是他耍得更自在了,對手也已經不是她。想著想著,心裡不由得又有些傷感,眼眸里竟然閃出了淚花。

是呀,一萬多年了,自己受的苦有誰知道?就連自己最最親密的昊天哥哥都無法理解當年自己刺出的那一劍,恨了她一萬多年。可是,自己還有重要的使命沒有完成,為防生出其它變故,現在是絕對不能告訴昊天哥哥真相的。

北靈輕輕的用手抹去臉上的淚水,再次聚精會神的看著場上的孟昊天。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了,場上的楊帥已經全身濕透,這是冷汗!他越打越心驚,他的所有絕招都用了,更是全力進攻,可連對手的衣角都無法沾到,這是怎樣恐怖的一個對手呀?這是沖霄境高級境界的武者嗎?

不,絕對不是,楊帥絕對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他寧願相信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聖道境的大能。

能在自己的全力進攻下從容的玩耍,楊帥自出道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就是上源郡國的半聖者在指導後輩時,也沒有孟昊天這般瀟洒。

楊帥抬頭看了孟昊天一眼,準備放棄認輸了。但偏偏孟昊天卻給他投來了鼓勵的眼神。媽媽呀,難道他玩得還不夠嗎?楊帥都想罵人了。

此時,場上突然風雲一變,孟昊天以指為劍,竟然施展了一招震驚全場的劍法,他在進攻了。

「啊,滿天花雨?他是怎麼做到的?」

「北浩竟然也會滿天花雨?」

「這不可能呀,北浩雖然沒有用劍,但他使出的滿天花雨我怎麼覺得比楊帥施展的更有威力呢?」

現場炸成了一鍋粥,鼓噪的感嘆的不解的,各種聲音混在一起。楊帥的成名絕招竟然被孟昊天施展出來,還有很多人在震驚中,久久沒有說話的。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孟昊天是準備耍耍就好,誰知道自己對楊帥的劍法竟然過目不忘,還清楚的知道哪裡不足,待楊帥反覆施展時,他也在心中比劃著,整套《滿天花雨劍法》已經完全掌握了。

孟昊天內心也很激動,他知道這是他接受劍聖的劍意傳承后才有的能力。考慮到自己和葉靈慧的關係,他決定助楊帥一把,幫他完善《滿天花雨劍法》。

楊帥開始是無比震驚,隨即內心狂喜,他領會到了孟昊天的善意。《滿天花雨劍法》他修鍊了二十多年,可以說太熟悉了,孟昊天施展的劍法中有任何的不同,他都能第一時間發現。

孟昊天施展的滿天花雨和自己施展的相比,雖然只有輕微差別,卻彌補了劍招中的破綻,整套劍法的威力竟然成倍的增長。

毫無疑問,孟昊天一定是劍道中的頂尖高手。

有頂尖高手願意和自己喂招指點,對任何武者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任何代價都很難換得到。一朝受益終生受用!

楊帥心如明鏡,自己的實力在孟昊天的指點下已然成倍的增長了。同樣一套《滿天花雨劍法》,如果此時對陣的還是陳忠,他很有信心十招內就能打敗對手。

偌大的挑戰場已經鴉雀無聲,沒有人再鼓噪了,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決戰。在他們看來,雙方施展的都是《滿天花雨劍法》,只是其激烈的程度,遠遠超過了之前。

或許是受制於修鍊境界、武技境界和靈魂力,幾乎沒有人看出孟昊天是在指點楊帥。當然,北靈和極少隱在暗中的聖道境大能是例外。

雖然知道孟昊天得了孔東明劍聖的傳承,北靈還是吃了一驚,她吃驚的是孟昊天對劍道的領悟力。

她也全程看了楊帥的《滿天花雨劍法》,但理解上還是不如孟昊天的。以她神道境天神九階大圓滿的超高境界和八十九級的靈魂力,領悟力竟然還不及自己的昊天哥哥,這讓好強的她都有點不高興了。

不過,儘管有點失落,北靈的心裡卻還是很替自己的昊天哥哥開心的。

決戰台上,大家看到的是激烈無比的比拼,那滿天的劍花,那凜冽的劍氣,瀰漫了整個決戰場,讓所有人都感到心悸不已。

先前和楊帥決鬥的陳忠,更認為楊帥在對陣自己時沒有盡全力,現在想想都覺得害怕。倘若他全力一擊,自己還能在這挑戰場里當觀眾嗎?想著想著,竟然流了一身的冷汗。

如此過了足足一個時辰后,隨著一陣強烈的氣浪湧來,滿天劍花和凜冽劍氣消失了,大家發現,楊帥落在了決戰台外。

北浩竟然勝了!

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們根本就沒有看清楊帥是怎麼輸的?

難道是故意讓排名的假打?

倘若真是讓的,那北浩接下來就悲劇了,一定會有高手出場的,看來好戲要開始了。現場很多觀眾以為自己發現了真相,都準備著下一場豪賭北浩輸。

整個荒莽界,和現場觀眾有同樣想法的人還是占多數的,他們也覺得這場是故意讓排名的。

但凡買楊帥勝的人,心裡都不高興,甚至有不少人恨起了楊帥。

這一場對賭,有不少人輸了大錢。自然,買孟昊天勝的人可就賺大了,特別是那位押了一億金幣的,轉眼間就有八億金幣入賬,如此巨額財富,就連五大聖域王國都心動了。

初戰告捷!孟昊天取得了沖榜的第一場勝利。

可隨著這場勝利到來的,卻是眾多期待與他挑戰的人不斷湧現,甚至已經傳送到上源郡國,隨時準備出場。

這些人雖然不知道孟昊天的真實情況,但他們清楚楊帥和陳忠,按彼此間的交手時間看,就算楊帥不是故意讓排名,孟昊天的實力也高不到哪裡去。

巨大的玉屏上顯示,北浩已經取代了楊帥的排名,八萬七千六百一十九名。楊帥、林子輝等後面的排名順降一位。喜歡本書的讀者朋友們,感謝你們一直以來對本書的支持和熱愛。在這,我要遺憾的告訴大家,從明天開始,本書要暫時停止更新了,我要對本書的結構進行重大調整。

這樣做是為了給大家呈現更精彩的故事,希望理解。祝大家健康快樂!

萬事如意!

《劍氣嘯九天》致讀者朋友們 人皆言,最美不過夕陽紅。尤其是在山顛登高望遠,看詭霧流雲,在濃郁的金中泛紅的波光霞海中翻滾,層層疊疊,餘輝似盡未盡……可此刻,在這積雪瀰漫的峰頂,卻無一人欣賞如此美景。

不是山頂無人,相反,人很多。

地上的血更多。

戰爭的「血液」從來都流不盡,但是無數前赴後繼的蒼瀾人,卻在此地流盡了他們的血液。

因為這裡是天泉峰。天泉峰不僅是蒼瀾大陸第一險峰,更是大陸和草原之間唯一的屏障。這裡的戰爭已不知持續了多少年,但只要草原蠻人在這裡出現,蒼瀾勇士就一定會在這裡把他們擊退!雖然這些草原侵略者的戰鬥力遠遠勝過他們,但他們卻很清楚,他們不敢,不願,更不能後退!

因為這裡是蒼瀾人和草原蠻子之間唯一的屏障。

此刻這裡雙方交戰正酣,亂雪漫山,艷血滿地。

更高處,有兩人在關注著戰場。

「林谷主,我們的戰線正在後退,他們快頂不住了……」

說話的是一個老者。旁邊一名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卻未接話,只是一臉漠然地看著這場堪稱屠殺的戰鬥,良久,他那一直微微抿著的嘴唇終於動了動,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