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劍這第一招的升龍槍法,哪怕是升龍槍法裡面,最弱的一招,也最樸實無華的一招,可這一招是整個升龍槍法里的基礎,而且也是王劍學得最久的一招升龍槍法,所以在這一招上面,王劍可謂是花了極大的精力的,現在也是他能夠使用出現的最為可怕的槍招,所以在這一刻,王劍施展出來,令得台上台下,都是感覺到了一陣的驚艷之意。

一位學生的武器過來抵抗,可在王劍這一槍之下,居然出現了偏移,差一點點這一槍就能夠將他滅殺了。

「厲害。」兩位學生對王劍這看似輕飄飄用出的一槍,卻幾乎傷到一人,嚇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第二招。」

王劍像是演練槍法一樣,猛然的又使用了另一招。

噗!

這第一槍,秉承了第一槍的優點,然後又有一定的擴展,在現在看來,是一槍極為的承上啟下的招式。

另一位學生的招式連忙是過來抵擋,可在這一招之下,同樣是被狠狠的擊到了一邊。

「第三招!」

王劍淡淡的在心頭道出這一槍。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是的,現在的王劍,就是在完整的使用一次升龍槍法。

他的升龍槍法,對淬體期的存在,本就是極為厲害的槍法,若給這個槍法分一個等級的話,估計在現在整個地球上,使用招法的淬體期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能夠與王劍的升龍槍法相比的。

所以在這時,他面對的兩大高手學生,哪怕在王劍並沒有使用全力的情況下,依舊是無法堅持的一招一招的被王劍逼退。

然後在升龍槍法第三招的重複兩次使用下,這兩位高手學生的武器,終於是被王劍磕飛了。

「啊。這王劍,居然在使用了相同的兩招情況下,還能夠將這兩位學生的武器都磕飛,這到底是什麼槍法?」

一位在場邊的老師,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這兩位學生中,有一位就是他帶的天才,這位老師對自己的學生,那是極為的自信的,哪怕在這一次對上王劍的情況下,他都感覺到若是王劍沒有什麼特別的招式,那麼他就敢保證,自己的學生,在這一次肯定能夠贏下王劍。

可沒有想到的是,王劍太超過他的想像了,兩位天才,已經是落馬,當下他已經是放棄了贏的希望,只想自己的學生多撐一段時間。

可這下的一幕,就算是這位老師,都感覺到沒有看懂。

王劍的招式,對這位老師而言,是厲害,可沒有厲害到他都無法躲避的程度,他是一位後天強者,可並不是一位普通的後天強者,當然了,在這軍事學院裡面擔任老師的,就沒有任何一個是普通的後天強者。

可這位後天強者,居然都沒有看出,先前的一擊中,王劍究竟用的是什麼招式。

在這一刻,對王劍而言,他使用出現的招式,居然連一位老師都感覺到無法置信,也沒有搞懂王劍的套路,這簡直是令人感覺到驚奇的事情。

不過王劍畢竟是王劍,對他而言,並非是覺得自己的招數厲害,才這樣使用自己的升龍槍法的,在這一刻,他只是用出了最有可能贏的招法罷了。

那位老師搞不懂王劍為什麼用了兩次升龍槍法的第三招,就能夠將他學生和另一位天才的武器都擊飛,這就涉及到王劍的判斷力了。

在王劍的判斷之中,這兩位學生對他而言,就是兩個不算威脅極大的存在,那麼他們心頭對王劍肯定是早就有了非同一般的警惕和畏懼。

王劍判斷他們兩個,對自己的招式第一招是極為的警惕的,可他們絕對不會想到,王劍居然會使用回馬槍這一招,所以在這一刻,中了王劍的回馬槍,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不過說出來複雜,實際還是一瞬間的事情,王劍一瞬間判斷正確,然後他面前的兩大高手判斷失敗,結果中了王劍這一招的回馬槍,雙雙把武器砸飛,這就是最後的效果。

當然了,一切的一切,說出來還是王劍的實力超過了這兩個人,不然怎麼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王劍,你……」

那兩位學生,在中到王劍的招式之後,對王劍幾乎是咬牙切齒。

畢竟王劍的實力,在他們看來,幾乎是與他們差不太多的,可他的招式,還有戰鬥的天賦,那就完完全全的超過了這兩個人,所以在這一刻,這兩位學生,都對王劍的實力,那是感覺到了無奈。

本來按照一般的學生看來,兩大天才,應該都是在天賦的最頂峰那一批,哪怕放到了整個地球的同齡人裡面,都並非是一擊就能夠滅殺的存在,可面對王劍起來,明明剛剛晉陞的王劍,按道理是要在這兩個學生的面前,成為一擊就被滅殺的存在,可偏偏的事情反了過來,王劍竟是在幾擊之後,就將這兩位學生,直接的砸飛了武器。

這讓兩位自命不凡的學生,如何能夠受得了?

「好了,這一場鬧劇,就結束吧……」王劍搖了搖頭,不過在使用出下一招之前,還是小聲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了,兩位學長,我並非是想讓你們丟臉的,下次有空,親自上門道歉。」

「咦?」

兩位學生在這一刻,都是一怔,可接下來,他們卻感覺到了眼前的一道槍影射來。

噗噗!

兩道槍芒,瞬間就將他們的咽喉刺中。

這一秒,王劍也不知道是故意趁著他們怔神之際,還是不小心的,將他們瞬間滅殺。

「王劍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以他的性格,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兩位學生剛剛到了場外,就對視一眼,對台上留下來的王劍,幾乎是怒目而視了。

要知道王劍的實力,本來就強過他們,居然還動用這樣的陰招,對這兩人而言,幾乎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人物,氣得他們牙痒痒。

不過他們很快接到了台上王劍的傳音。

「兩位學長,我說的是真的,不好意思了。」王劍瞥了瞥他們,然後又轉回頭去。

王劍究竟是不是對讓兩人真心的道歉,這件事情只有王劍自己清楚。

可別人都知道,這一次的小測,在無數的學生的堵截下,上一次成為黑馬的跳級生王劍,這一次並沒有讓別人失望,居然是再一次獲得了第一名。

第一次是黑馬,第二次繼續獲得這名次,那就不能說是黑馬了,而是實至名歸。

「唉,這王劍,還是沒有辦法對付啊,這樣一個天才,誰能打得過?」

「最後的這幾個學生,都使用出了最大的實力,可依舊無法對付王劍,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一位位的學生,對王劍的實力,還有之前表現出來的那群學生的實力,都沒有任何的懷疑,畢竟他們戰鬥的感覺,任何一位學生都能夠明白,是動用了真實的實力。可在這樣的實力底下,王劍依舊是於他們的包圍戰中,得到了第一名。

這對任何一位原大二的學生而言,都是一次打擊。

因為他們就想著,這一次還能夠將王劍再一次的擊敗,讓他們原大二的學生重獲到第一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不然他們大二的學生,在學院裡面,都被別人嘲笑了。

「我上次見到一個我們社團裡面的大三學長,都指著我笑話,說什麼我們這一屆的大二學生,是飯桶什麼的,唉,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王劍的厲害啊。」

幾位學生對王劍這又一次拿到第一名的跳級第一名,幾乎是無奈了。

「就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王劍恐怖,可惜了,王劍是不準備再跳級了應該,不然就讓那群大三的學生看看,這傢伙是多少恐怖吧。」

就在一群學生,對王劍的實力既是鬱悶,又是無奈,認為王劍不應該留在他們大二,而是繼續衝擊大三才應該之際。

高台上的王劍,竟是附合了他們的意思一般,突然的說出了話語來!

「各位學長們,不好意思,在你們的大二裡面造成了一些風波,不過這些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的,我王劍已經作好了打算,再過三個月,下一個學期開始之際,就衝擊大三,你們都時候就不用看到我了。」

王劍的話語,就像是一個宣示,令得一群的學生,都感覺到震驚。

而老師們更是被震撼得外焦里嫩,幾乎是認為王劍說錯話了。

「這,王劍居然說他還要再跳級?這這這。」

一位位的老師,都幾乎是驚呆了,還有幾位,則是因為隱隱的知道,那位先天強者的所在之地,都將自己的視線轉到這位先天強者的身上。

只見那位先天強者無奈中,帶有一絲隱隱的得意。

雖然他教出來的一群的學生,並沒有將王劍狙擊到,可這也代表了,王劍的實力和天賦,真的是連他都沒有想像到,所以在這一刻,對王劍的自豪感,他也是極為的信任的。

「原來這位先天高手都認同了王劍的作為的?這下子有意思了。」

一群老師,見到這位先天高手並沒有表示出什麼不對的地方,就認為王劍這一套,肯定是得到了這位先天高手的認同的,既然連這位老人家都認同了,那麼他們就知道了,王劍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那麼王劍到了大三,會不會造成與在他們大二一樣的動靜?會不會在大三裡面,同樣是變得與大二一樣,打通關?

雖然一群的老師,都不怎麼相信王劍還能夠在大三裡面,真的又一次得到第一名,畢竟在那大三裡面,有一位這個學院在王劍到來之前,被認定為的真正第一名的天才。

所以他們不相信王劍能夠在大三裡面再一次獲得第一名,可他們卻也相信,王劍越級上去了,肯定能夠獲得一定的風浪。

「這王劍真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一位位的老師,對王劍這一波宣言,都是感覺到了震驚,不過震驚過後,又認為這一切還是很正常的,王劍既然在這大二裡面通關了,那麼就證明王劍實際上的實力,在大三裡面,也不算是弱者了,雖然現在看來,肯定是無法與達到後天期的那群天才相比,但與一般的不達到後天的大三學生,那是肯定有一定的優勢的。

「就是不知道,這王劍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裡面,能否將自己的實力,達到更高一層的地步,不過應該是不可能了,畢竟他現在剛剛達到淬體後期,想要突破到後天期,那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畢竟這可是一個大關口。」

「沒錯,這傢伙在我們大二裡面如此的肆無忌憚了。接下來他到大三,肯定會有一部分學生教他作人的。」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這傢伙未來輸掉的嘴臉,都迫不及待了。」

幾位老師對王劍現在的表現,那是認同的,不過王劍的脾氣和性格,他們卻不太喜歡,畢竟有幾個學生真的是被王劍氣到了,而這些學生,一部分就是他們的學生。

王劍得到了這一次的大二小測第一名,又一次傳遍了整個學院。

所有人都對王劍這一次的表現,再也沒有了絲毫的懷疑,第一次可以說是意外,那麼第二次呢?誰都說不出來這一次王劍的獲勝還是意外了。

畢竟王劍的實力擺在那裡,而且這一次王劍又突破了一次,這下子連許多懷疑王劍內力不足的人,都不再敢說王劍是作假了。

而人們關注的,當然不會是王劍這一次又獲勝的小問題了。

畢竟對已經贏過一次的王劍而言,他這一次的獲勝,本就經歷過一次,而別人關注的另一個視角,便是王劍贏了勝利后,又一次宣傳出來的話語……

那就是王劍居然又再宣布了,三個月後,高調再跳級到大三!

這件事,對整個學院的學生而言,又是一次不蒂於上一次王劍跳級到大二的事件衝擊波。

畢竟王劍連續說出兩次的跳級,這太駭人了,而且王劍上一次跳級到大二,什麼人都不對王劍的舉動有任何的認同,可王劍用事實,將他們狠狠的打臉。然後現在的王劍,又說出了自己要在三個月後跳級到大三。

但這一次,雖然有很多人閉口了,卻依舊有大部分的人,跳出來說王劍兒戲了。

「這王劍,實在是不知好歹,大二裡面就算了,可他居然想跳級到大三,難道他真的認為,自己的天賦可以無視掉幾年的差距嗎?大二到大三,幾乎是每一個軍事學院學生起飛的時候,單單看大三裡面的後天期武者就知道了,整個大三的實力,根本不是大二能夠相比的,他居然說還要跳級到大三,根本就是找虐了。」

「沒錯,王劍的天賦我承認,可他這人的腦子我不承認,一次次的跳級,哪怕他是真正的天才,我都不覺得他腦子是正常的。畢竟一個天才,知道適可而止才是真正的天才,他這位天才,卻並沒有適可而止的意思,這對任何一個人而言,都不會是好的品質。」

一位位的老師,學生,甚至學院裡面的高層,都對王劍這一次的宣言,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畢竟跳到大二,還說得過去,可王劍說又要跳到大三,那就太超過一般人的想像了。

王劍的實力是強大,可大三是整個大學期間,最大的分水嶺。大二學生與大三實力差距,那真的是大到不可思議的。

這麼說吧,大二的學生,只能算是小強者,可大三裡面的許多天才,哪怕在真正的戰場裡面,都已經能夠算得上是一方的強者了。

所以誰都不覺得,王劍這位天才跳到大二裡面能夠風起雲湧的鬧出那麼多事,還能夠得到大二的第一名,到了大三以後還能夠如此風光。

「哼,這王劍,實在是嘩眾取寵了。這一次他的想法,肯定是無法得到實現的。搞不好一群老師都要他放棄。」

幾乎所有的學生,都不認為王劍這一次的操作有什麼執行的可能。

不過出乎意料的,在這一次的小測過去后,王劍依舊上他的學,學院方面依舊是沒有什麼表態。

好像對王劍這位學生說的事情,完全的沒有了回應似的。

可就在王劍這位學生進行了類似宣言之後,整個學院的大三里,就不同於別的年段那樣的沒有回應了。

這一天,王劍到了他參加的名義上的社團,也就是戰鬥社。

現在的戰鬥社,已經不是當初王劍來此,是要沾這戰鬥社的光了,而是戰鬥社沾了王劍的光,不僅是軍事學院這邊,就算是在外面的學校或者外界的機構,問起王劍在這軍事學院裡面參加的是什麼社團,戰鬥社的名氣就會被宣傳一次,最近都有很多外界的行政單位,或者是公司什麼的,就專門的過來,想要看看王劍的社團環境。

對王劍,許多的政治心位,或者是公司都知道,未來這位王劍肯定是起飛的存在,他們也得到了上面的消息,說是不能夠直接的去打擾王劍,畢竟王劍需要時間快速的進步,所以他們就直接找上了王劍的社團,或者是班級等,進行投資或者是觀注什麼的,總之就想在王劍的面前多露露臉,畢竟這樣的一個天才,不抓住怎麼行呢?

當然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戰鬥社是得到了巨大的好處,原來他們只是大約全校前大強的社團,可現在一轉眼間,都變成了全校第一強社團,弄得別的社團是眼空和無奈,畢竟他們並沒有那個眼光,若早點將王劍帶到他們的社團裡面,現在享受這樣的待遇的,就會是他們了。

不過今天這社團裡面的氣氛,就不是那麼的好了。

「王劍,你說你要跳級到我們大三么?」

一位社團的學生,見到王劍后,臉色就並非是那麼的好看。

「沒錯,學長。」

王劍回應了這位學長,然後又看了看周圍的一群的老社團員,隱孕心頭明白了。

這些社團員,都是大三的學生。

畢竟他們雖然是與王劍同一個社團的,但實際上他們還是大三學生,後者是在前者之上的,而且現在王劍要衝擊他們大三的話,那麼大三不管是贏還是輸,都會成為又一次類似大二同樣的笑柄了。

王劍這位始作俑者,肯定是會受到大三學生的不接受。

「王劍,你如果要晉級大二,我們是沒有什麼意見,可你現在要突然來到我們大三,你覺得,會不會有些過急了?」

一位學長不那麼的直接,而是用講道理的方式,對王劍進行勸導。

當然了,他這勸導,對王劍而言,就肯定是沒有什麼用的了。

畢竟王劍若那麼好勸動,那麼多的老師,早就將王劍勸回來了。

「這位學長,我的心意已決了,肯定不會改變的,如果您是來勸我的,那麼我就勸您別想那麼多了。我跳級,是有目的的。」

王劍搖了搖頭,似乎對這群學信的勸導,並沒有任何的意動的樣子。

「呵,王劍,我聽說你的實力在大二裡面,已經是最強者了,這樣的情力,就讓你認為能夠跳到我們大三來了嗎?這樣吧,你先來跟學長我試試手,我的實力在三裡面,算不上強,也就一個中等實力的學信,你如果連我都無法擊敗,不如就放棄這一次的行動如何。」

一位平時就負責後勤工作的學長,突然對王劍如此言道。

這位學生並沒有說錯,他在大三裡面,真的是一位並不算是極為厲害的學生,在這一刻,他根本就是對王劍說出了實情,他在這戰鬥社裡面,也就是一位文員般的工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