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主,讓我找個機會出去吧,到時候再通知你來救我。不能因為我而讓您身陷絕境,神教的一切基業都維繫在您的身上。小仙死不足惜,神主可千萬不要冒險。」嫦娥是聽完之後第一個站出來的,這就是她的大局觀。

嫦娥的話,贏得了大家對她的好感,這種識大體的女人現在很少見了。

「我覺得嫦娥仙子說得有道理,神主您現在確實維繫著我教的一切,怎麼細心都不為過。」張老對這個讓玉帝拉下面子也要央求林朋去救的女孩子也是心生好感。

「是啊,神主,還有其他辦法嗎?如果,萬一有什麼不測,我說得是萬一,我會愧疚一輩子的。」玉帝一看大家都反對林朋親自出面,也意識到以前自己央求林朋出面的要求是多麼的危險。

一來,神教全部事業都維繫在林朋身上。

二來,林朋現在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小混混都可能幹倒他。

林朋想了想,大家說得也對,再加上世界文學的創作也必須在華夏世界里,缺了他,大家就沒辦法寫書了。在他修為低的時候,這是光腦神系的弊端。

再加上眾人也一致認為他不適合站在台前,看來他得趁機完成管理方式的轉換了。

林朋於是決定進行權利下放,完成管理角色的升級轉換。

林朋嚴肅的開口說道:「也罷,既然大家都如此關心我,我也不能太自私了。從今天起,我就安心的坐鎮幕後負責決策,不再親力親為。不過這樣一來,權利下放到三位宗主身上,你們的擔子可就重了,你們可要做好心裡準備啊。這樣大家可放心?」

「神主英明!」

「那好,這次我就不出面了,現在發布任務。楊戩!」

「末將在!」楊戩應聲而出。

「命令你負責營救嫦娥,暫時給你開通長距離GPRS傳送功能和打開華夏世界之窗許可權,傳送及拉人所需要的信仰之力由神教支付,務必要將嫦娥帶回來,可有信心?」林朋給楊戩下了任務。

「末將領命!」楊戩領命應聲道。

「嫦娥、詩詩!」

「奴家在!」詩詩應聲道。

「小仙在!」嫦娥也趕緊應聲。

「命你們二人配合尋找機會離開官邸生活區的隔絕範圍,尋機通知楊宗主進行營救。」

「明白!」二人回答道。

「張老、玉帝,你們二人修為比較高,要負責進行接應和望風,務必確保擺脫巴德的追蹤和尋查,明白嗎?」

「領命!」張老和玉帝同時回答道。

這一刻,林朋身上散發出一陣陣威嚴,這股威嚴令眾人開始由過去的感恩變得敬畏起來。

林朋完成了從事事親為的執行者真正變成了決策者,在管理上邁出了一大步。 ?「巴統領,嫦娥小姐有事求見。」守衛來身巴德彙報。

「哦?知道了,帶她過來見我吧。」巴德趕緊非常的意外,但還是讓人將嫦娥帶過來,他倒是希望嫦娥能鬆口。

天唐錦繡 守衛將嫦娥帶了過來,他如願的聽到了嫦娥的要求。

原來,嫦娥跟他說當時走的匆忙,好多女孩子的洗漱用品都沒有帶,所以希望能出去採購一趟。

巴德看著日漸憔悴的她,覺得自己確實不能這樣子一直軟禁著,得讓她出去放放風,也許這樣會有助於心情的回復,然後開始接受他,於是欣然答應。

嫦娥在詩詩以及兩名守衛的陪同之下,獲得了外出的機會。

詩詩立刻通知了楊戩,楊戩收到信息之後,立刻來請示林朋。

林朋一次性撥付給他一百元會的信仰之力,楊戩身懷「巨款」,整裝待發。

不一會兒,詩詩他們就發來了地圖定位。

他們進了一家化妝品店,打算購買化妝品。

楊戩立即傳送到化妝品店外的一處隱秘角落,然後開始準備啟動再次傳送。

詩詩與嫦娥立即配合著走出來,然後快速的走向楊戩所在的位置。

「不好,他們要跑。」兩名守衛一直不遠不近的跟在嫦娥他們身後,一直他們拐進角落裡,加快腳步之後,他們立即醒悟了過來。

嫦娥二人立即奔向楊戩,這個時候楊戩已經提前兩秒鐘發動了GPRS傳送,整個傳送過程大約需要三秒鐘。腳下是一個傳送的光圈,特別顯眼。

「宗主……」詩詩看到是楊戩,喜出望外。

「快點……」楊戩焦急的催道。

「站住,跟我們回去,不然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兩名守衛在後邊喊,兩個健步就要夠到嫦娥他們。

「哼,不知死活!」楊戩非常生氣。

眼前之人只是普通的城衛兵,只有神人中期的修為,對付他們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要打死,一起活抓了,實在不行就一起傳送過來。」整個過程,楊戩、詩詩他們都開著拍照功能,現在林朋面前就有三個人身上光腦傳回來的界面,所以趕緊指示楊戩。

嫦娥二人終於跨上了傳送光圈範圍,可是兩名城衛兵也跟著踩了上來。

楊戩將二人往自己身後一拉,抽出他的三尖兩刃刀,橫於身前。楊戩恢復神格之後,林朋用紅色信仰之力將他的武器具象化出來,將它賞給了楊戩,硬度相當於下品神器。

信仰之力可以具象化光能。

白色信仰之力具象化出來的硬度相當於凡器;

灰色信仰之辦具象化出來的硬度相當於普通神器;

紅色信仰之力具象化出來的硬度相當於下品神器;

青色信仰之力具象化出來的硬度相當於中品神器;

紫色信仰之力具象化出來的硬度相當於上品神器;

林朋雖然沒有收集夠足夠的紅色信仰之源來提升境界,但還是有不少的一般信徒,這些信徒每日貢獻的信仰之力卻是可以用來具象化或是施展技能。

兩名城衛兵見狀,亦抽刀向楊戩砍來。

「唰」的一聲,傳送陣光芒一閃,周圍之人只覺得眼睛一花,五人俱都消失不見。

青雲山,雲頂至尊。

林朋已經將所有的力量都抽調在這裡,布下了重重阻礙。

兩名城衛兵在傳送的過程中就心生大駭,趕緊回刀護身,迷然四顧。發現周圍場景已經變換,而且周圍站了好幾個高手,二人立刻明白他們已經被坑了。

「放下武器順,你們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的。」

楊戩早就看他們兩個人不爽了,在街上要不是為了救人,他早就想跟他們先打過一場。

五百年沒有動手,他的手已經癢了。

兩名城衛兵相互對視了一眼,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同時揮刀上前。

「不自量力!」楊戩很惱火,當著神主的面,居然如此不給面子,所以他決定要好好的教訓他們一頓。

楊戩舞動他的三尖兩刃刀,只見兩道鋒芒飄過,直接將二人手中的普通神刀給斬斷,生生的逼停兩人。

二人大駭,他們料想有差距,但是沒想到差距這麼大,一個照面就被人家給拿下了。

「臣服,或者死?」林朋不想在兩個小嘍羅身上浪費時間,打算直接收服他們。

「你們到底是何人?怎敢在城裡興風作浪?」

到底是城衛兵,這個時候還不忘自己的職責。

「光風作浪?怎麼不說你們為虎作倀呢?」詩詩早就看這兩個人不爽了,每次她要進入嫦娥的房間,都要被二人搜身揩油后才能進去,所以出言反駁。

「哼,原來你們是早就串通好的,故意接近的。既然落在你們手上,我們無話無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好骨氣!我倒是想看看一會兒你們會不會還是如此硬氣。」林朋鼓掌,為他們二人喝彩,示意楊戩、張老上前。

二人領會,立即上前將二人繳械,同時將其按住。

林朋還是不大放心,直接丟出一個光之鎖鏈將二人束縛住。

兩道射線射向二人頭部,直入他們的靈魂深處。

二人極力反抗,林朋不得不加大了信仰之力的輸出以鎮壓他們的對抗。

「啊……」來自靈魂深處的疼痛,令二人痛不欲生,雙手抓頭,恨不能將頭給扯下來。

大約過了一刻鐘,二人才漸漸的安靜下來,軟在地上。

林朋大手一揮,將二人收進華夏世界,同時以至高神的許可權強行將他們身上的神力給封住,同時更是加上了千倍的重力,令他們在華夏世界中比凡人還弱。

「送他們去養豬了。」林朋拍了拍手,對眾人說道。

「小仙嫦娥,謝過神主!」嫦娥趕緊謝過林朋。

「哈哈,太客氣了。」林朋哈哈一笑,不過轉而對嫦娥說道,「巴德如果聽到你走丟的消息,估計會全世界的瘋找你們。為了安全起見,你跟詩詩都到神國去避下風頭吧。」

二人神情茫然,不知道神國為何物。

林朋也不給他們解釋,大手一揮,二人就出現在了華夏世界當中,以後有的是時間去了解神國。 ?巴德一整天都黑著臉。

「聽說了嗎?巴統領剛到手的美人不見了,甚至連丫鬟和兩名同事也沒了,就像在神界蒸發一樣,找遍了整個城市都沒找到。」

城衛署里,一人偷偷的對另一人說。

「這是連鍋端啊,這下子他肯定特別沒面子。我們可要小心點兒,別撞到他的氣頭上去了。」

「可不是,我們沒事還是離他遠一點,要不然惹到了不死也得脫層皮。」

「沒錯,我們走吧。」

二人趕緊離開了巴德的視線範圍。

中心街區。

「隊長,巴統領的事情聽說了嗎?」萊文的八卦之心又犯了。

「少說,多做,不該你問的事情不要亂問。」馮平瞪了萊文一眼,心裡也是非常的不平靜。

雖然巴德沒有找到人,但他的心中卻已經有了想法。

可是一想到對方居然可以在城衛兵傾巢而出之下都未能找出絲毫蛛絲馬跡,他更害怕。

同時,他又有點兒慶幸,慶幸他跟他們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他覺得有必要再去拜訪一下對方,看看能不能取得更深層次的進展。

馮平吩咐完今天一天的巡邏任務以後,就直接殺向曾經的威爾玉行。

「張老,在忙著交接吶?」馮平到了店裡,正好看到張老在指揮著兩個夥計將處理不要的垃圾。

「馮隊長,稀客啊!」張老一看是馮平,趕緊招呼道,然後拉著他往裡面走。

「你們老闆在嗎?」馮平進屋一看林朋不在,直接開口問道。

「我們老闆啊?聽說他在家裡搞什麼設計來著?」

「店長,是裝修設計。」旁邊的夥計趕緊提醒道。

「對對對,就是裝修設計。你說這有什麼好設計的,還搞得神神秘秘的哦。」張老一拍腦袋,好像是自己想出來的一樣。

「原來林老闆還有這麼一手功夫?改天我要是要裝修了也找他幫忙設計設計。」

沒有見到林朋,馮平有點兒失望。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店裡?」馮平不死心,繼續問道。

「馮隊長,你要是真有事情,可以上宵信聯繫他啊。」張老一副看鄉巴佬的眼光看著馮隊長。

「哦?你是說用之前送給我們的手環里的神術?」

「是的,您不會沒有用過吧?」張老不可思議的看著馮平,看得他滿臉通紅。

自從那晚拿到手環之後,馮平就只關注地圖定位功能,其他軟體他根本沒有想到去嘗試,所以鬧了這麼一個笑話。

馮平依言點開宵信,好友空空如也。

點開了煉化說明,他掌握了如何使用宵信。

「張老,林老闆的宵信號是多少啊?」搞明白怎麼用宵信的馮平尷尬的發現他居然沒有林朋的宵信號。

按照煉化手冊寫的,要給一個人傳音,就得知道對方的宵信號。

這個他很好理解,在神界要給一個人傳音,必須得記住對方的靈魂氣息才行。也跟傳送得知道傳送目標的坐標是一個道理。

在他想來,這隻不過是林朋的師尊玩心大起,起了個不一樣的叫法罷了。他認為林朋師尊真正厲害的是煉製出了手環這個神器,可以讓普通神人也能使用神術的神器。

張老趕緊分享了林朋的賬號二維碼給他,馮平在張老的指導之下掃了一掃,申請添加林朋為好友。

正在家裡「設計」裝修方案的林朋,聽到系統的提示音,一看是馮平,趕緊通過了好友申請。

馮平看林朋已經通過了,心知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於是跟張老告辭。

重生爭霸星空 林朋見馮平沒有動靜,就不再理他,繼續開始設計裝修方案。

「小雲,你說我選那套好呢?這麼多方案,看得我眼睛都花了。」林朋看著眼前閃過的一個又一個方案示意圖,抱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