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雪早已不知在何時,回至洛神虛影內。

「是嗎?」

洛寒略有失望,卻忽然面色大變。

「我與萱萱融合的那縷意識呢?為何不見回歸?」 虛無之境,是無垠無際的幽黑,幽黑的無比深邃,深邃的令人心悸。

幽黑之間,時有明亮劃過,留下一道猙獰的裂痕,裂痕內,似有無盡風刃生出,引得空間動蕩不已。

在這虛無邊緣,曾經那尚未枯竭的靈氣海的岸邊,一道淡紫色的芊然身影依舊靜立於此,彷彿恆久。

一雙如月的黛眉緊蹙著,猶鎖清秋,目光凝視著幽黑深處,明眸中,是遮掩不住的深深擔憂。

此時,炎萱的內心,早已糾結的如同亂麻。

感知當中,融合的那一縷意識,已是許久不見移動,任憑自己如何呼喚,也未有任何反應。

而更讓她憂心的是,隱隱感覺眼前這虛無之境似乎起了一些變化,可究竟是何變化,又難以言明。

「洛寒,你到底怎麼了?為何不回應我!」

傾世的俏臉上,因焦急而似淌過些許淚痕。

始終掙扎的神色之間,逐漸流露出一絲決然,最終佔據了整張容顏。

此時,她已一刻也不想再等下去。

「不行!我要去尋他!」

念罷,嬌軀一展,縱身躍出,徑直飛往那一縷融合意識的方向。

虛無之間,一道淡紫色流光劃過,且漸漸轉為赤紅,猶如一束絢麗的火焰,在幽黑的畫布上,燃燒出橫貫天際的燦爛的虹。

……

某一方小空間內,洛寒正面色凝重的急切感知著。

這一下著實驚到了他,這一縷意識是穿越虛無之境的倚仗,難道還能莫名其妙丟了不成?

可眼下卻不似方才,千萬縷意識分散在千萬個空間,只需意識融入當下這方空間,隨便就能感知到其它空間內的意識。

而現在,要在無數個空間里找尋一縷意識,實如大海撈針一般。

洛寒已是這般搜尋許久,意識早便與空間融為一體,且向其它空間分散開去。

也幸虧之前意識修為得到了極大提升,否則搜尋起來更是難上加難。

不過,即使感知的範圍和清晰程度較以前強大許多,但如此浩大的『工程』也絕非一時半刻能夠完成,甚至,還需要一點點運氣。

這期間,若雪始終在關注著他。

起初還以為在找尋出路,可見其神情竟是愈發慌亂,頓覺異樣,遂出言問道,「你在那慌裡慌張的找什麼呢?」

「我與萱萱融合的那縷意識未見回歸!」

洛寒匆匆應了一句,仍自搜尋不已。

「哦!我知道了……」

若雪故意將尾音拉長。

果然引起了洛寒的注意,連忙回神,問道,「你知道什麼了?」

若雪這才悠然應道,「定是因那縷意識並非你一人獨有,故未能如其它意識一般,成眾相、煉眾生,也自然無法一同回歸本體了!」

洛寒恍然大悟,憂心稍減,暗自思慮道,「如此說來,那縷意識仍在某一方小空間內!」

隨後問向若雪,「那眼下當如何是好? 媽咪:爹地說你是混蛋 我已是尋了許久,依然毫無所獲!只有尋到那縷意識,我才可靠其感知萱萱的方位,準確穿行空間,去到虛無之境。否則,便要一直被困在這裡了!」

語氣仍略顯焦急,縱然再不似之前,需擔心那縷意識憑空丟失,可若只是這般尋找,亦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尋到。

且不論相救父王一事,時間上容不得拖延。

單是炎萱,也絕不會安心等待如此之久,定會進虛無之境來尋自己,倘若不幸被卷進空間亂流,此等後果可當真是無法挽回了。

若雪卻不以為意,柳眉一蹙,不屑道,「有這麼難找嗎?」

洛寒見其神情,湧起一臉黑線。

不悅的回應道,「姐姐,要不你來試試?這可是無數個小空間啊!我怎麼知道它在哪個裡面!即便把意識分散開去,運氣好的話,少說也要三五天,若運氣不好,怕是一年半載都難以尋到!」

心動后他是甜的 又似意識到態度過激,頓了一頓,才繼續道,「而且,我現在也再無之前『眾相煉眾生』時的明悟之感,意識所能感知的範圍相較這虛無之境實屬極為有限!」

「這有何難?再來遍『一念化眾識』不就行了?」

若雪依舊是那副不屑的神情。

洛寒似看到一絲曙光,連忙問道,「要如何化?」

「笨啊!將那三步倒行逆施就可以了!」

又是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態。

「這……你不是說有意識灰飛煙滅的兇險嗎?」

黑線尚未退盡,又再次爬滿面龐。

不解道,「這三步還能倒行逆施?」

若雪忽然有一種感覺,洛寒的修鍊天賦貌似對於意識方面的領悟不太靈光。

不過,自進入虛無源起后,這一路的解惑,她雖略有不耐,可也算得上習以為常了。

便又一次解釋起來,「現在你的每一縷意識都已具生命之象,聚,可成一物,散,又都是獨立的個體,自不用有此擔心,你只需領會掌握這明悟之法便可!」

言盡於此,參悟之事,本就只可意會,而無法言傳。

若洛寒當真無法明悟,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原來如此,那我試試!」

說罷,洛寒雙眸微閉,似有所悟。

若雪見狀,不禁長舒一口氣,看來這明悟一事,有譜!

……

那極速穿行在無數空間中的千萬縷意識,當即現出千萬個如同本體一般的相貌,再次投身向千萬個不同的空間。

隨後又化成千萬縷意識,在空間內遊盪不息。

「成了!」

洛寒心中一喜。

但凡世人,大多有執念,有妄念,有虛念,亦有真念。

古語有云,『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念滄海,一念桑田!』

這『念』之一字,懂則懂,若不懂,也就是不懂了。

此刻,洛寒便是懂了。

故,一切看似都是如此簡單。

意識首次融入虛無之境的玄妙感覺再次明悟心間。

腦海中,無數個小空間錯綜排列,較之前次更為清晰,亦更為壯觀。

隨即凝神靜氣,仔細感知。

這次,他再未焦急,再未慌亂,而那錯綜排列的小空間,竟變得整齊劃一起來。

時間點滴流逝,似許久,又似須臾之間。

「尋到了!」

洛寒如釋重負的長舒一口氣。

卻未有欣喜,而是無奈道,「難怪之前遍尋不到,原來是這樣!」

方才,於明悟之間,他忽然冒出一個念頭。

那一縷融合的意識,既是無法成眾相,必然仍以意識的形態存在著,且其所處的空間,也定是在之前眾識分散的範圍之內。

而意識本無形無相,若只憑感知去搜尋,定是極為艱難。

故依照若雪的指引,以一念化眾識,再次將每一縷散至不同的空間。

如此一來,這眾多空間中最特別的一方,則定然是那一縷意識的所在。

事實,果不其然。

感知當中,千萬縷意識遍布在千萬個空間內,可也只將將覆蓋了虛無之境的一隅而已。

不過,在這千萬個空間之中,確有一方與眾不同。

此空間內,似空無一物,若非仔細感知,當真會錯過其內那懸於虛空的一縷意識。

它好似與周圍的幽黑徹底融為一體,未見任何波動,只是寂靜的懸浮在那裡。

而這一縷意識,正是洛寒與炎萱相互融合的那一縷。

……

「既然你自己無法回歸,那我帶你回來便是!」洛寒心中暗道。

當即心念一動,分散的千萬縷意識立時融入所在的空間,且朝那一縷意識匯聚而去。

霎時間,便在其所處的那一方空間顯現而出,並將其重重包裹,隨後極速回歸意識海。

至此,意識才算真正完整。

而又經歷了一次『一念化眾識』,不覺間,意識修為再次得到提升,距離靈識之境,亦是更進一步了。

就在意識回歸的剎那,炎萱的氣息也同時現出,洛寒卻不禁面色大變。

感知當中,那一道芊然身影,正在虛無之境深處茫然尋找著。

而所處的位置,也正是之前那融合意識所在的空間附近。

「不好!萱萱定是為尋我才進來的!」

可眼下,時間已根本容不得他埋怨自己,當即腳踏游龍,身形消失在原地。

……

「洛寒,你在哪兒?聽得到嗎?」 農妻是個狠角色 炎萱焦急的呼喚著。

方才,她正循著那融合意識的方位一路尋來,可將到附近,意識卻忽然消失,下一霎,又突兀出現在極遠之地。

而更讓她驚奇的是,這一路竟未遭遇任何空間亂流,虛無之境,似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寧靜。

「你是在叫我嗎?」

一聲低語自身後傳來。

炎萱猛然回身,忽見漣漪盪起,一則白影自漣漪處現出身形。

那一襲無比熟悉的白色長衫,微長黑髮下的劍眉星眸,望著自己的慵懶目光,和蕩漾著淡然笑容的英俊唇角。

「洛寒!」

當即嬌呼著,縱身投進那已然敞開的臂彎,依偎在堅實且溫暖的胸膛。

「你跑哪兒去了?我還以為……」

洛寒撫著掌心的秀髮,輕聲道,「此事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先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吧!」

「是非之地?」炎萱不解。

畢竟,這一路上她可是一道空間亂流都未遇見。

洛寒點了點頭,「嗯!眼下是亂流風暴的……」

尚未言盡,忽見周圍的幽黑突然耀眼亮起,白芒炫目,頓時不能視物。

「糟了!來不及了!」

心念將起,一道空間亂流突兀現於身側。

那巨大的裂痕,猶如一隻陡然大張的巨口,瞬間將二人吞噬。 「這下完了!」洛寒一陣無語。

剛從亂流內脫困,不過盞茶之間,便又被卷了進來,且還是二人同時被卷進亂流。

這一次,連出去的可能都是微乎其微,說不得就要永遠被困在裡面。

實則,這也正是他最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