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朋友。」

林笑如實答道。

「切!」

五個人齊齊的朝著林笑翻了一個白眼。

盛寵豪門甜妻 和天君做朋友?

恐怕除了天君之外,天君是不會和其他人任何人做朋友的。

人會和螞蟻交朋友嗎?

顯然不會。

「好吧,他罩著我,這諸天上下,就沒人敢動我。還記得那位真虛天君嗎?因為他想動我,所以被封印了一千個衍紀。」

林笑厚顏無恥的說道。

真虛天君和赤練·長生的恩怨,除了天君之外,就沒人知道了。

畢竟關於赤練·長生的事情,也沒有誰敢嚼舌根。

讓他吃一個悶虧就行,也沒必要宣揚出去。

不過……

真虛天君被赤練長生封印這件事,卻是鬧的滿城風雨。

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要知道,赤練·長生可是在天墟當中將起封印的,目睹那一幕的人,實在太多。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當時,封印真虛天君的,可不僅僅只有赤練·長生一人。

多寶天君,與那位上界的天君,也出手了。

至於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天君之間的爭鬥,那些普通的神靈,是無法窺視到的。

現在聽到林笑這樣說,這五個青年也忍不住產生一種心馳神往的感覺。

他們父母,雖然也是天君,但是卻絕對不會為了他們,去封印另外一個位天君。

這因果實在是太大了。

「你,你說的可是真的?」

這五個五行族的青年強者,忍不住有些口乾舌燥。

轉眼間,他們似乎崇拜上了林笑。

三大天君,為了一個銀槍王,去封印了另外一個天君,這簡直就是太震撼了。

幾乎轉眼之間,這五人,就被林笑幾句話,打動,幾乎哭著喊著要成為他的小弟了。

不過林笑也只是和這五人,取得了一些友誼而已。

五行族乃是天心之上的超級大族,人數不多,但各個都是強者。

能夠與他們結下友誼,那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

廢墟維度想要重新確立規則,崛起於十萬八千維度,天君不能插手,所以天心之下的力量,林笑必須要儘可能的拉攏過來。

精靈族自然會站在廢墟維度這一邊,若是五行族也站在他們這一邊,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廢墟維度重立,天君自然不會為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去插手。

所以,還要依靠永恆之主,以及永生的支持才行。

這五個人,在各自的族中地位不低,他們開口,族中的永恆之主,自然不會不聽。

當下,林笑又拿出一些原始世界才有的寶貝,送給了他們,幫助他們提升實力。

按照林笑的話來說,就是與他們一見如故。

這也讓這五個人,真正的將林笑視為知己。

他們的身份差不多,性格又很相似,可謂是臭味相投。

……

將這幾個五行族的青年征服之後,林笑獨自上路。

用林笑的話來說,就是他來這裡是為了歷練的,讓自己變得更強,真正的和天君稱兄道弟……

於是,為了這個偉大的理想,林笑在他們崇拜的目光之下,離開了那五人。

「幾人的本性不壞,就是比較愛玩。」

林笑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離開了那五人之後,林笑繼續朝著貪狼星所在的位置而去。

貪狼星也在這片大陸上。

不過,它所在的位置,似乎比較偏僻,乃是一處險惡之地。

隔著老遠,林笑就問道一股衝天的腥臭之氣。

這股腥臭之氣,乃是生靈的血肉腐爛之後,所發出的味道。

貪狼星所代表的法則,也在這一片區域中蕩漾。

戰爭法則。

貪狼星化身的,是一面戰旗。

與星空戰旗,異常相似。

但是詭異程度,卻不如星空戰旗。

貪狼星所化身的戰旗之上,釋放出來的是堂堂正正的戰爭的氣息。

但是貪狼星所立足之地,就會引發戰爭。

一些弱小的生靈,一旦靠近貪狼星,就會被戰爭法則左右,陷入癲狂。

不過,這片大陸中,除了一些沒有靈智的生靈之外,最多的,就是魘族了。

魘族在這片大陸之上繁衍生息,而且發展的極其繁榮。

一旦被這些魘族脫離了這裡,進入時空當中,怕又會是一場災難。

不過貪狼星所立足之地,似乎是一座浩大的城池。

現在,這座城池,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

到處都是腐爛的屍體,或者森森的白骨。

顯然,這裡在不久之前,發生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戰爭。

現在,戰爭已經結束,所有人都死了。

貪狼星所化作的戰旗,就立在城池的中央。

林笑卻並未受到貪狼星的影響。

現在林笑已經拿到了三大凶星,這些個凶星對林笑的影響,也越來越小。

吼!

但是就在林笑靠近貪狼星的時候,虛空當中,陡然間爆發出一個恐怖的吼聲。

輾轉又念 「永生級魘族。」

林笑的神色立刻就凝重起來。

該來的,還是來了。

在破軍星所在之地,他避免了與永生級魘族一戰,但是在這裡,永生級魘族,最終還是出現了。

一隻大手,從地面之下探了出來。

這隻大手,是血紅色的,其上的皮肉都已經腐爛。

這是一個半死的永生。

林笑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林笑的身上,武祖之境開啟。

趁著這周圍沒有任何活著的生靈存在,林笑瞬間爆發出了他最強的力量。

逆規則之焰熊熊的燃燒,武祖之境之下,天地一體的境界也展現出來。

天地一體,雖然是武祖的境界,但並不是每一個武祖,都能擁有這樣的境界。

拙就沒有領悟出天地一體的境界來。

天地一體的境界之下,不僅僅會對對手進行削弱和力量剝奪,林笑自身的實力,也會大幅度提高。

當然,這僅僅是天地一體的一些皮毛運用。

甚至林笑可以使用這個境界,隱藏在天地之間……天君之下,無人可以探查到林笑的存在。

此刻,林笑就彷如消失了一樣。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逆規則之焰,已經在那隻大手之上燃燒起來。

「原來只是一隻苟延殘喘的手臂……」

林笑發現了這條手臂,僅僅是附著著一個魘一點思維碎片的手臂之後,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呼呼呼!

逆規則之焰熊熊燃燒,頃刻間,就將這隻苟延殘喘的大手焚燒一空。

林笑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他看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什麼疏漏之後,他才將貪狼星收走。

「還差地魔星和太歲星了。」

林笑想了想,他的身形微微的一動,立刻離開這裡。

轟隆隆——

在林笑離開之後,這方大地之上,陡然間傳出一個巨大的顫抖。

一個獨眼巨人從大地之下爬了出來。

他的一條手臂已經這段,但是他的臉上,卻是流露出一抹森然的笑意。

「逆規則之焰出現了。」

他的口中發出一個低沉的聲音,「這件事,也該通知族內,逆規則之焰,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上,掌控逆規則之焰者,也該死。」

嘭!

隨後,這個身材高大的獨眼巨人,陡然間爆開。

一點幽幽的靈光消失,融入到虛空當中。

……

林笑並不知道這一切,他得到了貪狼星之後,又朝著下一個方向而去。

那裡所在,正是地魔星。

「該死,地魔星已經被別人率先拿到了。」

突然間,林笑停了下來。

現在,他的身上有四大凶星,對於其他兩個凶星的感應,也已經清晰明了。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地魔星已經被人煉化了。

就如同,當初林笑煉化天狼星和七殺星那樣。

地魔星代表著腐朽,其化身為一套戰甲。

這套戰甲的防禦力極其強大,普通的攻擊很難攻破。

「先去找太歲星。」

林笑暫時放棄地魔星,而是朝著太歲星所在之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