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等了幾秒鐘后,陸楓還是沒有等來靈玉的信息,然而這時候這個大傢伙兩個燈籠大的眼珠子已經盯著了自己,並且還吐出了一根細長的舌頭。

「大哥,你是不是故意給他增加難度了,好不容易解決了二級妖獸草靈鱷,現在又遇到了青鱗蟒,雖然同為二級妖獸,但是這傢伙可比那蠢鱷強多了!」洪雷望著畫面中足足有十幾米長大傢伙道。

和它一比,陸楓簡直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雷老弟,這幻陣的難度可是根據他們自身的潛力變化的,潛力越大,遇到的妖獸也就越厲害,同樣的,如果通過試煉的話,那潛力大的自然所得的積分也要高了。」秦風解釋道。

「潛力!」

聽到這兩個字,洪雷將目光定格在了陸楓的身上,一開始就遇到二級妖獸,難不成他的潛力真的很大? 「青鱗蟒,二級妖獸,特點速度快,破壞力強,成年的青鱗蟒實力堪比三級妖獸!」就當陸楓整個人在草原上倒滑的時候,他的腦海中再次出現了妖獸信息。

「原來如此!」

看到這個信息后,陸楓結合之前明白了一件事情,原來這信息要在自己和妖獸有過身體接觸后,靈玉才會傳送過來。

「蹬蹬!」

看完了關於青鱗蟒的信息后,陸楓也知道了它的優點和弱點,而如果能攻擊到弱點的話,那自然是最簡單的事情。

但是正如之前的草靈鱷一樣,弱點並不是那麼容易攻擊到的,這青鱗蟒的弱點是它那雙燈籠大的眼珠子,可是它現在離地七八米,陸楓又不會飛,怎麼才能攻擊到呢?

「啪啪!」

而就在陸楓思考這個問題時,只見不遠處高高直立起來的青鱗蟒用長長的尾巴猛拍了兩下地面,然後它一個前撲張開血盆大口朝陸楓撲來。

「退!」

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陸楓知道在自己沒有好的對策前必須得保持體力才行,所以他沒有多想就選擇了逃。

可是青鱗蟒的特點就是速度快,他又能逃到哪去呢?原本對付草靈鱷的優勢沒了,此時的陸楓陷入了困境。

當然,想要解決這個困境很簡單,只需要他動用如意降魔棍就可以了,相信以它的威力,自己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對方。

然而陸楓並不打算這樣,如意降魔棍雖然是武器,但是畢竟是外物,如果某一天他沒有了這件武器的話,那他又將怎麼辦呢?

因此不到萬不得已之際,陸楓還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因為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而就當陸楓和青鱗蟒一逃一追在大草原上追逐時,在另外一邊,陸寒雪也陷入了困境之中。

在這之前,陸寒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用於凝印布陣的精神力還能攻擊妖獸的,所以當第一隻妖獸出現后,她整個人都嚇傻了。

不過好在及時反應了過來,然後她調動泥丸宮內的精神力在自己面前布置了一道屏障擋下了妖獸一擊。

屏障的原理和凝印差不多,都是利用精神力聚集天地間的靈力,不過這種屏障都是一次性的,就算一次攻擊沒有破掉,那它也會慢慢消散的,而這算是靈符師除了使用符紙外唯一能夠應對突發情況所能採取的自保措施。

但是為什麼程赫被陸楓打的時候沒有使用這一招呢,原因很簡單,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以自己的身份會被打,再加上陸楓的攻擊速度極快,他就算想自保也沒有那個時間啊。

「咻咻咻!」

看著迅速朝自己奔來的妖獸,陸寒雪匆忙的發動自己的精神力進行攻擊,但是全部被對方躲了過去。

見到這一個情況,陸寒雪有些慌了,只見她看著朝自己撲來的妖獸,眼中露出了一絲絕望。

「雪妹,別怕!」

可是就當陸寒雪以為自己就這麼出局時,突然耳邊響起了陸楓的聲音。

「楓哥哥!」

聽到聲音,陸寒雪將閉起來的雙眼猛的睜開,可是這時候她只見到凶神惡煞撲向自己的妖獸。

「我還要和楓哥哥一起參加參加風雷試煉呢,怎麼可能輸在這個地方!」陸寒雪心中大叫了一聲,旋即下一秒她的眼神變了。

「滾!」

一道尖銳卻十分細膩的咆哮聲響起,下一秒一股磅礴的精神力從陸寒雪的泥丸宮內爆發而出。

「砰!」

強大的精神力一爆發,頃刻間就將馬上要撲中陸寒雪的妖獸擊飛了。

「這……!」

陸寒雪見到這一幕,她先是一愣,旋即臉上露出了喜悅之色,就在剛剛一瞬間,她好像捕捉到了什麼。

「轟!」

被擊飛的妖獸飛出了數十米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四周一下子揚起了大量的塵土。

微風吹過,這些塵土也緩緩的消散了,而這時候這隻躺在地上的妖獸重新站了起來。

「哼!」

陸寒雪見到如此重摔也沒有把對方摔死時,她忍不住輕哼了一聲,而緊接著她一步步的主動朝這隻凶神惡煞的妖獸走去。

「嗡嗡!」

隨著陸寒雪一步步的向前,突然在她的面前響起了一道輕嗡聲,緊接著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凝聚在了空氣當中。

精神力是虛無縹緲的東西,所以並沒有形態,不過如果是其他靈符師見到的話,那肯定會被這一股精神力給驚到的,因為這股精神力一點也不比中級靈符師弱了。

沒錯,就在剛剛千鈞一髮之際,陸寒雪的精神力提升了一個等級,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應該是擁有了中級靈符師的實力。

俗話說,人只有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爆發,陸寒雪就是在危險中突破了自己的境界。

「去!」

陸寒雪望著凶神惡煞的妖獸,只見她雙手一推,那凝聚在面前的這股強大精神力就飛了出去。

「吼吼!」

似乎是感覺到了危險,這隻妖獸嚎叫了兩聲后,然後轉身打算逃走。

不過它之前重重一摔已經受傷了,因此這時候怎麼可能逃得掉呢。

「轟!」

當強大的精神力撞在了妖獸的身上時,只見下一秒這隻妖獸的身體化為了虛無。

「贏了!」

見到自己真的成功擊殺掉一隻原本足以殺死自己的妖獸時,陸寒雪的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靈符師也能擊殺妖獸。

其實靈符師的精神力的確是可以作為攻擊手段的,不過大部分的靈符師都不會這麼做,因為精神力很容易受損,一旦受損再想恢復就十分困難了。

所以基本上所有的靈符師都是用靈陣對敵的,並不直接使用自己的精神力來進行攻擊。

當然,用精神力攻擊有壞處自然也有好處了,常用精神力作為攻擊武器的話,那就相當於是在淬鍊自己的精神力,對實力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

秦風之所以給靈符師設立這樣一個試煉,為的就是要淬鍊他們的精神力,因為接下來真正的風雷試煉面對的可是真的妖獸,如果靈符師在危險時刻不能靠自身能力自保的話,那參加風雷試煉死亡率很高的。

當然,一般情況下,身為靈符師他們最不缺的就是靈符,不過那說的都是高級靈符師,就算是中級靈符師,那制符失敗的概率也是極高的,所以他們用於自保的符紙肯定不會許多的,萬一在危險來臨時符紙用盡了呢,這時候精神力是他們唯一自保的東西。

「年輕人,恭喜你成功擊殺一隻妖獸,而這就說明你已經學會運用精神力了,不過提醒一下,利用精神力擊殺妖獸是有風險的,一旦受傷的話,那恢復起來極其困難,你還需擊殺九隻妖獸,祝你好運!」

和陸楓這邊一樣,在成功擊殺第一隻妖獸后,秦風的聲音緩緩的響了起來,不過在陸寒雪這一邊,他的話顯然要簡潔不少。

「吼!」

在秦風的話音剛落時,又一道恐怖的獸吼聲從大草原深處傳了過來,緊接著陸寒雪就感覺到地面都在顫動。

「什麼!」

當一道高大的身影遠遠的出現在草原上時,陸寒雪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呼!」

重重的深吸了一口氣,下一秒陸寒雪的眼神堅定了起來,她必須要闖過這個初試,然後陪陸楓一同參加真正的風雷試煉。

「來吧,管你是什麼妖獸,既然敢出現,那就準備送死吧!」陸寒雪眼神冰冷的看著前方,旋即泥丸宮內的精神力開始瘋狂的聚集在了她的面前。

……

當陸寒雪勇敢的迎向了第二隻妖獸時,陸楓這邊的情況很不樂觀,這十幾分鐘時間他一直都在逃,而青鱗蟒一直都沒有放棄的攻擊著。

「砰!」

又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只見原本陸楓站的地方又出現了一道深深的痕迹,而在這痕迹附近,橫七豎八全部都是青鱗蟒的尾巴砸出來的痕迹。

「看來只能硬拼了!」

找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辦法攻擊到對方的雙眼,陸楓也只能放棄了,旋即他停下腳步雙眼死死的盯著再次朝自己撲來的青鱗蟒。

「哼!」

陸楓輕哼了一聲,旋即他身影一晃,整個人立即避開了對方那血盆大口。

不過這一次陸楓並沒有繼續逃走,反而是利用敏捷的身法繞到了青鱗蟒的一側。

「雷鳴掌!」

抓住機會,陸楓毫不猶豫的一掌朝對方粗大的身軀拍了過去。

「轟!」

頃刻間,一道猶如雷暴聲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迅速倒飛了出去。

「唰!」

陸楓在半空中連翻了數個跟頭落地后,他整個人還在草原上滑行了數十米,只見他滑過的地方兩道長長的痕迹清晰可見。

「好厲害的畜牲!」

陸楓甩了甩有些麻木的右手,然後看著遠處的妖獸緊皺了眉頭。

這青鱗蟒的皮太厚了,就連雷鳴掌對它的傷害也是微乎其微的,而且對方的警惕性也非常高,剛剛陸楓一掌即將拍中時,它那粗大的身軀竟然主動撞了過來。

要不是陸楓有不滅金身護體,恐怕那一撞非將他的手臂撞折不可。 對於自己剛剛那一擊的威力,陸楓心中很清楚,之前那隻二級妖獸草靈鱷就是被自己這樣打死的。

但是這一次,同樣的威力卻根本傷害不到這條青鱗蟒,由此可見這傢伙的實力比起那隻草靈鱷強太多了。

「看來這傢伙已經成年了!」陸楓深吸了一口氣道。

成年的青鱗蟒擁有堪比三級妖獸的實力,那可是相當於靈動初期的存在,而且因為是妖獸,就算真的靈動初期強者對上那也不見得能打過。

「呼!」

輕吐了一口氣后,陸楓用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臂,看來要對付這傢伙還得動用外力才行。

陸楓的右手臂上有他刻下的一級力量符印,一旦動用的話可以將自身的力量瞬間翻倍,因為這力量符印也是會消耗的,所以之前他一直都沒有動用。

雖然這符印就算不動用兩三天也會自動消散的,但是如果動用的話,恐怕不出幾分鐘就消失了,畢竟只是一級符印,力量十分有限。

「喝!」

心中沉喝一聲后,陸楓的右掌再次出現了耀眼的雷弧,緊接著他又一次主動沖了過去。

「這小子是不是傻了,之前不是已經正面自己的力量無法與它抗衡么,怎麼還要硬碰硬呢?」洪雷看著畫面中飛快衝向妖獸的陸楓,他眼中十分的不解。

在洪雷看來,陸楓現在已經被bi的走投無路了,所以他這麼做也只是想拼一下罷了,不過有之前的例子在,恐怕再怎麼拚命也是無濟於事的。

當然,就算陸楓現在輸了,那他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畢竟他自身修為才煉體七重天,卻能和三級妖獸鬥了大半天,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自傲了。

而和急躁的洪雷相比,秦風反而淡定了許多,雖然他對陸楓現在的處境也有些擔心,但是他對陸楓有信心。

「轟!」

就在這時,陸楓再次和青鱗蟒撞在了一起,和之前一樣,後者在被擊中的時候主動甩出了尾巴。

「唰!」

隨著長長的滑行聲響起,只見陸楓再一次的在大草原上滑行了起來,而這一次他滑的更遠。

不過這上一次相比,這一次陸楓的臉上卻露著一絲笑容。

「什麼!」

洪雷見到陸楓在笑時,他有些想不明白了,但是當他看到青鱗蟒身上那塊被烤焦的手掌印時,他心中頓時一驚。

「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洪雷有些不敢相通道,之前陸楓的力量明明不如青鱗蟒,怎麼這一次卻…...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符印,在陸楓的右手臂上有一道一級的力量符印,動用它的話,力量足足可以翻一番。」秦風猜測道。

對於陸楓有符印,這個秦風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畢竟陸家可是有一名天才靈符師呢,而且據說這個靈符師和他的關係還非常好,她幫陸楓刻一個力量符印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雖然秦風的確猜中了,但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力量符印是陸楓直接刻下的。

「成功了!」

陸楓望著那一塊被烤焦的皮膚,他心中一喜,看來在力量符印的增幅下,直接終於有了傷害這妖獸的能力了。

「再來!」

一次成功后,陸楓並沒有停留片刻,只見他再次大喝了一聲,然後一道道虛影在草原上迅速移動著。

「轟轟轟轟!」

由於一級力量符印並不能持久,所以陸楓必須要速戰速決,就算最終無法殺死對方,那也要將對方打成重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