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你是端木秀樹?端木鴻他弟弟?是李江,是李江吩咐我殺你的,你哥哥也是李江殺的,你去找他啊,你們看著我幹什麼?」黃天極也是驚恐的看著李江身後那一道道身影。

他們二人發現,這裡不少人本都應該是死人了,他們的屍體就在自己跟前,為何又出現在李江身後?

張牧然和黃天極下意識的就認為,那是他們死去化為了鬼魂。

「張牧然、黃天極,我只想知道,誰讓你們來陷害我的,是不是北冥正?」李江一聲大喝,他們二人頓時清醒了幾分。

「啊?什麼北冥正,我不知道,李江,是你殺的他們,你才是兇手,你們找他去啊……」

黃天極的心性顯然受到的影響更重,此刻看起來竟有幾分癲狂之意。

「醒醒吧,你們真以為你們這些日子殺了幾千人?」李江冷笑一聲,大手一揮,周圍濃霧散去,張牧然和黃天極就那麼眼睜睜看著自己眼前一具具屍體灰飛煙滅消失無蹤。

他們看到自己依舊還在靈路的入口之地,唯一的不同就是天空少了陽光,多了一層血色的雲層。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的屍體呢,你把他們弄到哪裡去了?」張牧然慌亂的說道。

「屍體?你們醒醒吧,除了剛開始進入靈路之中的林天之外,沒人死在你們手上,這一切對你們來說就是一場幻境而已,你們一直處在我布置的靈陣之中!」李江語氣冰冷的說道。

「什……什麼?」張牧然最先反應過來,李江的話頓時讓他的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還不懂?你們一直以為你們在殺人,在以我的名義不斷殺人,甚至殺了王紋龍王紋虎兄弟,可惜,你們不知道那一切都是幻境,你們的一切一直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們殺的每一個人都只是我用幻陣凝聚出來的,懂了嗎?」李江再度解釋道。

「不可能……這不可能……」黃天極無助的朝四周看去,他的思想忽然變得有些錯亂起來,李江說的話怎麼可能是真的,自己和張牧然怎麼可能一直都在靈陣之中。

「不不……你騙我,你騙我,你給我去死吧!」黃天極的腦子顯然已受到了不小刺激,一把絕世利劍從其手中拔出然後朝李江一劍斬了過去。

「果然是天啟,那個劫走葛芸的兇手果然就是你。」看到天啟的剎那,李江終於也解開了心中的疑惑。

但他相信黃天極絕不是背後那隻黑手,憑他,還沒這個能力,他一定在為一個人效力,李江只想知道這個人究竟是不是北冥正。

「你找死!」不用李江出手,王紋龍已悍然而動,靈嬰境中期的實力爆發而出,即便是拿著准寶器的黃天極也完全不是其對手。

准寶器天啟竟被王紋龍徒手接在了手中,恐怖的氣勢一陣,黃天極身軀直接倒射而去,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王紋虎的死本就讓他傷心欲絕,最後兇手也自爆而去,此刻聽到黃天極和張牧然在殺自己,他心中早就惱火萬千。

「王紋龍,這件准寶器給我如何?」李江笑著說道。

王紋龍二話不著,直接像扔垃圾一樣將天啟丟給了李江。

「李江,你……你,你想怎麼樣?」張牧然驚駭欲絕的看著李江,他發誓,如果這次能夠逃生,他以後絕不會再有絲毫和李江為敵的打算。

奮鬥了半個多月,殺了幾千人,自己還在和黃天極沾沾自喜這強悍的功績,李江直接過來告訴他們,其實他們一直在和幻陣戰鬥。

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可笑的事情嗎,這一刻,張牧然連自殺的心思都有了。

不單單是受挫,丟人啊,當著王紋龍的面說自己已經親手殺了他,這不可笑嗎?

「我不想怎麼樣,你只要告訴我究竟是不是北冥正讓你們這麼做的!」李江冷聲問道。

張牧然的臉上出現了掙扎而又猶豫的神色,自己效忠北冥正,就這麼告訴李江,這無疑是對北冥正的一種背叛。

可李江都已經猜到了,就算不告訴他,他早晚也會知道真相。

現在看看他身邊的高手,一個不好自己便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片刻之後,張牧然嘆了口氣低著頭道:「是……這一切都是北冥正吩咐的,他想利用你除掉三大宗的後輩力量!」

李江的拳頭下意識緊握了一下,片刻過後,他掌心之內出現了一道金色的符紙,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將這符紙捏碎。

這是聯通墨雪燕手中那枚傳送陣的符紙,李江現在必須要通知墨雪燕離開魔天宗。

現在他有絕對的理由相信,這個什麼屍冢山八成就是北冥正搞出來的,這也就意味著他對自己不再信任。

這樣導致的直接問題就是墨雪燕他們有危險,魔天宗已然是一個是非之地。

還好他有準備,至少墨雪燕手中的傳送符能夠讓他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魔天宗。

「北冥正,你真以為他有那麼好心,看看現在的靈路,已經是一片死地,接下來我們所有人面臨的是一場生死之戰,北冥正當然也沒打算要救你們,你們自己好自為之吧。」李江說完,轉身飛速離開了此地。 了結了這樁心事,李江終於是鬆了口氣,他也不知道能不能面對那麼多的屍冢大軍。

所以他必須要確認北冥正是不是背後主使一切的人,如果是,他自然得讓墨雪燕轉移離開,這樣他暫時也就沒什麼牽挂了。

「等等……你就這麼放過他們了?」王紋龍忽然說道。

「那……不然呢?」李江疑惑的看著王紋龍。

「你想的倒是夠簡單的,如果這一切都是北冥正搞的鬼,你想想,他們本來就是北冥正的人,如果他們不死心在我們和屍冢大軍戰鬥的時候從背後捅你一刀,你怎麼辦?」王紋龍神色凝重的說道。

「這……」李江面色一凝,剛剛光想著墨雪燕的事,倒是沒考慮到這麼周全。

「佛曰:萬物皆有靈,不論善惡皆是如何,不若以我們的寬恕之道饒他們一命如何?」小和尚忽然說道。

「你說的簡單,剛剛沒看到他們在幻陣中的那一幕,如果是真實發生的,現在他們手上已經有幾千條人命了。」王紋龍顯然不贊同小和尚的想法。

「但不管如何,他們的生命不該由別人來審判,這是我師父交過我的,罪孽再深重也會有上天來懲罰他們,而不是我們!」小和尚雙手合十說道。

「你們說的都有道理,這樣吧,王紋龍,麻煩你去廢了他們的修為,這樣他們既保住了性命又沒法在我們背後捅刀子了,小和尚,這可算是我對你莫大的尊敬嘍!」李江笑著說道。

「多謝,多謝施主!」小和尚頓時雙手合十點頭道。

這種事王紋龍做最合適不過了,靈嬰境中期的修為,張牧然和黃天極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別別,李江,別廢我們修為,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可以讓你在靈路之中得到一門絕世神通甚至還有其它的寶物!」看著王紋龍不善的目光朝自己走來,張牧然頓時慌了。

當初能夠得到黑魔的賞識讓自己修為突飛猛進,這是他做夢都想不到,既然得到了這一身修為,他當然不能輕易再失去。

廢了修為,這比殺了他只怕還讓人痛苦,每一處對付李江的法子最後都以李江的完勝而告終,張牧然似乎也真的要在他面前低頭了。

「你撒謊,靈路乃是我們三大宗最早發現開發的,這裡有什麼東西我們基本都知道,為了保住修為你是在隨便編個謊話吧!」王紋龍冷笑道。

「不不,就算這裡是你們三大宗門發現的,但裡面也有一些你們不知道的秘密,我從北冥正那裡得知的,這靈路其實是一個叫做炎葬的人最先發現的,據說炎葬一生只修鍊火系神通,他使用火焰的本事更是驚為天人,據說他的很多秘密都藏在了靈路的中心地帶,北冥正在靈路之中做手腳一方面也是為了看能不能發現炎葬的一些秘密。」張牧然連忙說道。

李江無法判斷張牧然所說的真實性,所以把目光投向了王紋龍和葉坤兄妹。

他們畢竟是三大宗門的弟子,也許對此事會有所耳聞,不過他們兩人的目光卻是讓李江失望了。

「你們也不知道嗎?」李江問道。

「不不,這個秘密只有幾個長老級的大人物知道,因為他們對這個炎葬的秘密也很好奇,所以並未將此事公開,我知道李江你是一名煉器師,也許將來還有煉製寶器的能力,但你的黑金焰是無法融化錘鍊寶器的金屬的,也許你能在那裡碰碰運氣,說不準炎葬留下了什麼珍奇火焰呢。」張牧然繼續說道。

這句話,頓時讓身後無數人的目光瞬間投向了李江,剛剛張牧然說什麼,李江竟然是一名煉器師?

也就是說他不但會布置靈陣,而且還會煉器?

這也太逆天了吧,哪有一個人把所有技能全學會的,會布置靈陣那已經足夠讓人敬佩的了,難道你打娘胎裡面就開始學習?

只有小和尚古井無波,之前李江已告訴過他,也正是因為這個能力讓李江破開了他的婆羅缽。

想想當時小和尚的表情,和剛剛這些人聽到這個消息基本也是相差無幾。

「等等,我曾經好像確實聽到過一些關於炎葬的事情。」葉紫琴忽然開口道。

「啊?小妹,你……不會弄錯吧,連我都不知道啊……」葉坤懷疑的看著葉紫琴說道。

「其實也是半年前我偶然聽到宗主他們的談話提起的,炎葬這個詞正是從宗主口中說出來的,我不會記錯。」葉紫琴說道。

李江大腦在思索此事的利弊,轉念之間,李江忽然一笑。

不管是炎葬還是什麼珍奇火焰都是虛無縹緲的事,不過去那裡碰碰運氣倒也和現在的目的不衝突。

如果命好真讓他遇到那個炎葬,也許會讓他們更有餘力對付屍冢大軍。

「張牧然,多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但你和黃天極的修為……還是要廢的。」李江說完直接扭頭離開。

張牧然和黃天極瞬間愣在了原地,從他們的了解中,李江好像並不是這種說話不算數的人啊。

「你……你什麼意思,我明明都已經告訴你……」

「我從頭到尾可沒答應過你什麼,而且對你……我是真不放心,你在背後捅我的可不是一刀兩刀,我自己好像也的確是該長長記性了。」李江淡淡的說道。

王紋龍不再猶豫,廢除這二人的修為對他來說易如反掌,張牧然對李江一直以來的陰謀和攻擊也終究是以失敗而告終。

靈路中心之地,似乎正如張牧然和葉紫琴所言,這裡的確有他的特殊之地。

儘管如今的靈路到處布滿了屍冢大軍,但在這中心方圓百里的地方卻看不到任何身影。

單從這一點上已說明這裡的確與眾不同,來到此處的李江不禁也有了幾分期待。

看著眼前的一馬平川,和其他地方並沒什麼不同,山林怪石,湖光嶙峋,金朋甚至還感應到這裡有不少靈力球的存在。

即便是王紋龍也沒察覺到這裡有何異常存在,不過當李江踏入這裡的第一步就已察覺到此地的異常。

眼前看似平靜的廣袤平原卻有著一種奇異的波動傳來,雖然這種波動很輕微,但依舊是被他察覺到了。

這種波動正是靈陣那種獨有的氣息,對靈陣沒有研究的人自然是感覺不到。

「有意思,看來三大宗門果然是要刻意隱藏什麼東西,這偌大的地方竟被靈陣所包圍。」李江自語喃喃道。

「各位,誰願意跟我在這地方逛一圈。」李江忽然看向其他人說道。

王紋龍一行人都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李江,這裡難道有什麼與眾不同嗎?

除了荒瘠一些意外,這裡好像和其他地方完全一樣吧。

不過考慮到先前張牧然還有葉紫琴說過的消息,一些人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或許這裡真有什麼隱藏的秘密呢,碰碰運氣或許能落到自己頭上呢。

王紋龍也看出了一些人的心思,他忽然說道:「我們就只陪你到這裡吧,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只管提出來,如果沒有需要的話,我們守在這裡即可,畢竟靈路到處都是屍冢大軍。」

「沒錯,我們留在外面或許還能替你擋擋屍冢大軍,這地方,我們就不陪你了。」葉坤也忽然開口。

「好,我同意他們二位的觀點。」小和尚雙手合十道。

他們的反應出乎了不少人的預料,但也有人似乎猜到了他們的用意。

畢竟這地方的秘密連三大宗的宗主們都發現不了,憑他們又怎麼可能發掘。

這個李江年紀雖小,但一身都透露著不平凡的氣息,或許他會有什麼發現也不一定,自己這麼做也算是賣給了他一個人情。

「那如此,屍冢大軍暫時便麻煩各位了,不管有沒有發現,三天時間我都必然會回來的。」李江朝葉坤、王紋龍一抱拳道。

「火猿,你跟我走一趟,金朋端木鴻小和尚大師,你們留在外面協助王紋龍抵擋屍冢大軍。」李江繼續說道。

「好。」端木鴻頓時答應道。

李江微微一笑,旋即和火猿踏進了那荒瘠的平原之中,就在王紋龍身後,一道年輕的身影卻是面露凶光的看著端木鴻和金朋。

此人便是端木鴻的弟弟端木秀樹。

自己的哥哥端木鴻死在李江手上,作為他的弟弟,端木秀樹絕不會坐視不理。

現在的人們好像都已經忘了李江的腦袋還值五千萬靈石,好像都忘了李江身上還有幾萬靈力球。

靈石不是端木秀樹關心的,但他要想辦法給端木鴻報仇,而且如果能得到李江身上的靈力球,最後走出靈路他或許能一躍成為靈路之戰的冠軍。

所以看著留下來的端木鴻和金朋,他頓時有了一個念頭出現在腦袋。

他知道在葉坤王紋龍這些人面前要做什麼手腳一定很難,但他如今也是化丹境的修我,只要耐心等待,一定會有機會的。

沒人知道端木秀樹的想法,至少看起來沒幾個人會對他產生戒備。

現在所有人都只關心李江和火猿兩道身影,當他們踏入那一馬平川之地的時候,王紋龍和葉坤還有其他所有人都是瞳孔猛然一縮。

這一高一低兩道身影竟憑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實現之中,就好像一粒石子扔進了平靜的湖面消失無蹤,只留下一圈圈波紋越來越淡直至消失…… 當李江刻意進入此地的時候便發現,此地的確是被一座靈陣所包圍。

但外人想要進入這座靈陣之內也是不容易的,除非對靈陣有很深的研究,否則你來到這裡,看到的依舊只是普通的景色而已。

李江踏入此地,他便已刻意觸動了靈陣之內的關鍵中樞之地。

所以也就有了王紋龍他們看到的這一幕,李江和火猿的身形莫如靈陣之中消失在了他們視線之內。

靈陣師和煉器師都是相當稀有的,一般身居這種職業的人是不可能參加靈路之戰的。

這兩種都是高枕無憂的職業,即便他們不去修鍊,身邊也會有無數高手追捧和保護。

參加靈路之戰的全都是修鍊之人,對靈陣自然不可能有什麼研究。

當李江和火猿躍過那層靈陣之後,二人感覺自己來到了一片火海之中,炙熱的高溫似乎將周圍的空氣都已完全融化蒸發殆盡。

順著溫度的源頭看過去,李江和火猿二人都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到了。

一朵巨大的紅色蓮花懸浮天空之上,蓮花被紅色的火焰所包裹在不斷的燃燒著,蓮花周圍的空間都被那種高溫變得模糊扭曲不清。

但最令人震撼的還是在蓮花的中央,有著一道**上身的中年男子靜靜的站立者。

他雙目微閉,一種莫大的神聖氣息從他身上散發而出,這種氣息似乎已將火焰的溫度所掩蓋。

在李江雙目注視他的瞬間,這男子猛的睜開雙眼,那雙眼睛之內竟有實質性的火焰燃燒而起。

李江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在這一刻被定格住了,窒息的感覺讓他喘不過氣讓他發不出聲。

「嗯?怎麼這次換人了,難道他們那幾個老東西捨得把消息傳出去了?」蓮花之上的人影忽然開口。

他雙目之中火焰噴發,李江甚至感覺到自己的眼睛在這目光下發燙燃燒,李江趕緊撤去自己的目光這才稍稍好受點。

「咦……你這是,誅神耳墜,你怎麼會有這東西?」此人驚奇的看著李江左邊的耳環問道。

「這個……晚輩現任誅神閣閣主,耳墜為閣主信物。」李江說道。

「哈哈哈,看來神域和聖域還真是有手段啊,連誅神閣都都被抹去了,小輩,既然你是誅神閣現任閣主,不如,我送你一場造化如何?」這人影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