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載下來,曾經的九大武神。

除了劍道武神和五行道武神外,諸如鬼道武神和醫藥道武神等七位最強者都有建立自己的勢力和家族。

但,萬載歲月的洗禮。

因為錯誤的管理,因為人才的凋零,並不是所有強者的子孫和勢力都會長盛不衰。

這其中的三名武神勢力家族已經沒落,或者成為州級勢力,或者連城級都不如。

曾經掌控太武國的商家,自商皇后也開始走向沒落,這便證明,沒有永恆的力量可以始終保持長盛。

不過好在,萬載后的今天。

至少還有四個武神曾經建立的勢力仍然處於大陸的頂端。

只是,這麼多年來,起起伏伏,經歷輝煌,經歷低谷,再到輝煌,其中的辛酸和努力又有幾人能夠知曉?

「原來你就是古木。」

蘇景修觀察一番,點頭道:「不愧是柳興羽的弟子,年紀輕輕就達到了武聖境界。」

在獨立空間,他聽蘇明睿說過這小子。

而且難能可貴的是,自己家這個心高氣傲的子孫,竟然一個勁的誇他。

甚至差點有著結為異姓兄弟的打算,如此看來,這小子很有魅力,也非常出色。

蘇景修恐怕不會想到。

蘇二少之所以誇古木,還不是被後者給玩出了心理陰影,而且經過主持大婚,兩人又成為了朋友。

古木微微鬆了一口氣。

他就怕自己沒把蘇二少玩慘,玩出恐懼來,從而將自己整他的事情告訴蘇家強者。

如今看來,是真把自己玩慘,玩怕了。

於是急忙作揖道:「見過蘇前輩。」

說罷,又向著孤擎這個熟人打了聲招呼。

孤擎則是向他微微一笑。

古木沒有整這傢伙,但後者認為,他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所以對強行破陣,然後拿走三情劍的事並未放在心上,畢竟,自己毀了人家的山門,不對在先。

可以說,孤擎這個人,其實還是很正派的。

古木又向著其它勢力的武聖一一作揖,禮數算是做到了。

不做不行啊。

這些都是強者,自己現在沒實力,只能把身份擺低點。

不過當他將身子轉向南宮菱,卻發現後者此刻神色獃滯的盯著自己。

稍許,她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殺機,然後笑著說道:「你叫古木?」

「是的,前輩。」古木回答道,但心中卻警惕起來,他的意念超凡,剛纔此人眼中閃過殺機,如何逃得過他的探視。

「這個老太婆,對我起了殺心!」

古木很納悶,自己和這個老婆子第一次見面,為何會對自己有殺機?

就在他不解之際,南宮菱繼續問道:「你是曹州的古家嫡系?」

「不錯。」

古木沒有否認,畢竟他的身世,尚武大陸武者都知道,沒必要隱瞞。

南宮菱繼續問道:「你可認識古千秋?」

古木聞言,神色一怔。

南宮菱看到他如此表情,已經知道了答案。

旋即搖搖頭道:「從禁陣出來以後,老身就發現你和古千秋有著幾分相似之處,如今看來,你便是他的兒子無疑了。」

「前輩認識我父親?」古木急忙問道。

「何止是認識……」

南宮菱微微皺眉,仿若是在思考。

古木豎耳凝聽,同時心中有些激動,他還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聽到父親的名字,或許這個老太婆知道一些消息。

但是!

就在此時。

原本處于思考中的南宮菱,突然眼神冷厲,雙袖一揮。

就看到天地靈力頓時被調動,形成一道道奇怪圖案,然後無數雷電從中浮現,轟然襲向古木!

這個過程極快。

饒是旁邊的蘇景修也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

而當雷電浮現,他才臉色頓然大變,脫口道:「禁雷陣!」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強者均是臉色驚變。

南宮家族是曾經九大武神之一後裔,而這個武神精通的則是禁陣道,也被稱為禁陣武神!

可以說,人家才是玩禁陣道的高手。

別說古木,就算是司馬耀在南宮家面前也是渣渣。

禁雷陣屬於融通級的傷害性禁陣,又是武聖後期出手布置,其威力至少達到八級武功以上的強度!

南宮菱突然出手,蘇景修都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由此可見速度有多快。

處於對父親消息的期待中,喪失不少警惕性的古木當然不能第一時間發現。

不過就在無數雷電轟身時,他終是回過神,旋即臉色大變。

武聖後期的強者突然出手,自己猝不及防,根本沒時間去後退,如果被命中,肯定要危險了!

「嗖!」

閃婚甜妻超暖萌 而就此時,古木突然感覺眼前出現一道嬌小的身影。

龍靈!

自己的女人擋在身前,戰天戟早已召喚出來,那戟尖之處散發著璀璨光芒,轟然襲來的霸道雷電,竟是被吸收進去。

「茲茲!」

當最後一絲雷電被吸收后,戰天戟散發出更為耀眼的光芒。

就好像補充了足夠的電量!

在場三十名武聖,看到這一幕,頓時愕然不已,就連南宮菱也是沉著臉。

錯愕的諸位武聖中,突然有人似乎想到了什麼,驚道:「龍戰天的戰天戟!」

「刷!」

三十多名武聖,紛紛瞪圓了眼睛。

在場六大國級勢力,四個是曾經商皇麾下的九大武神後裔,誰沒聽說過其先祖的死對頭龍戰天的武器!

如今未曾想,萬載后,竟會出現在一個女娃手中。

這些武聖大能得知這是戰天戟,眼中頓時浮現出炙熱和貪婪之色。

畢竟這是凌駕於絕品之上的下品法器,甚至有人一瞬間,升起了奪寶念頭。

「鏘!」

就在此時,劍出鞘的聲音劃破虛空,傳入眾武聖耳中!

他們看到,那叫古木的年輕人已經橫劍立在龍靈身前,那雙烏黑的眸子里透發著濃郁殺機。

古木武聖修為徹底打開,六種真元浮現在虛空。冷冷盯著三十名武聖,道:「諸位,這寶物乃我妻子之物,若有奪寶的想法,先問問我手中的武神佩劍同不同意!」

「武神佩劍!」

千迴百轉之戀 聽到此子所言,看到手中璀璨的佩劍,頓時有人呼道:「果然是武神佩劍,沒想到竟然被你拔了出來!」

他們這些人,曾經出現過世俗,也有人悄無聲息地潛入過劍宗試圖將武神佩劍拔出來。

可惜均是以失敗告終!

卻沒有想到,這個歸元劍派的掌教,竟然能夠拔出來,而且看他將靈力融入其中,顯然已經掌握了此劍。

一個手持下品戰天戟,一個手持不知品階的武神佩劍。

這一對男女不簡單啊!

而這並不是重點,因為有人注意到古木周遭浮現的六種屬性,於是難以置通道:「金木水火、劍元、雷元……」將所有真元分辨出來,那名武聖頓時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竟然當場爆粗,道:「我靠,此子竟然擁有六種真元!」

在場哪一個不是武聖境界的強者,那一個不是眼力勁賊高,閱歷豐富?

當他們看到古木六種真元強勢懸浮周身。

除早已得知的蘇二少和蘇景修以及孤擎外,紛紛倒吸了一口冷,紛紛被震撼的崩潰。

就連早已獲悉,卻第一次見到的蘇景修,仍然有點凌亂不已。

真元武者他是知道的,而且這些武聖中,有不少人都擁有真元,但他卻沒想到,一個人可以擁有六種真元。

他怎麼做到的?就算妖孽,也不能妖到這種程度啊! 捏了又捏。

陸萌嘟著嘴巴,氣哼哼的,「喂,你不要以為我可愛,就能對我搓圓捏扁!」

「你可愛么?」

「不可愛么?」被捏著臉,臉蛋被擠壓得嘟嘟的陸萌,一臉疑惑的問。

宋雲遲低聲輕笑,狠狠捏了一把,直到她痛得蹙眉,才鬆手,「你哪裡可愛?整天就知道惹我生氣,不聽話,不乖巧,一點也不可愛。」

「你……」被他一番指責,陸萌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手指顫顫巍巍的指著他,「你胡說八道!」

「我說的都是實話。」宋雲遲故意刺激她,「還是以前可愛,軟萌乖巧,逗一下就臉紅。」

陸萌氣得狠狠踩他一腳,措不及防的宋雲遲,吃痛,倒抽一口冷氣,後退了兩步。

「讓你胡說八道!」

陸萌飛起一腳,直擊他襠下。

要不是宋雲遲身手矯健,及時躲開,否則性福不保!

「陸萌萌,你敢!」

斗圖大陸 下半輩子的性福還想不想要了?

陸萌傲嬌的抬了抬下巴,嘚瑟一笑,「我有什麼不敢的,再惹我,還揍你!」

撂下狠話,陸萌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了。

不一會兒,便有傭人急匆匆的跑來,「姑爺,您快準備一下,小姐說要回官邸呢。」

「嗯?」

宋雲遲詫異,都快吃晚餐了,還回宋家官邸?

「小姐說,要回去找婆婆評評理。」

宋雲遲:「……」

糟糕!

他怎麼忘了,他還有個偏心的母親!

陸萌萌這一告狀,挨揍的人,鐵定是他!

不行,得攔下她!

風風火火衝下樓,陸萌已經抱著小景行,乖乖巧巧的坐在車上,準備出發了。

看到他,陸萌抓起景行的一隻小手,沖他搖晃兩下,「快點,我們要出發了。」

「萌萌,你聽我說,時間不早了,你也餓了吧?」宋雲遲伸手,欲抱起小景行,被陸萌伸手一擋,攔住了他,斜眼睨他,「你想幹什麼?」

「沒什麼,沒幹什麼。」悻悻的摸了摸鼻尖,宋雲遲溫聲軟語的誘哄著,「你看,晚餐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就別回去了吧?改天有空再回去,嗯?」

「不!」

傲嬌拒絕。

順便把他推出去,自己把車門關上。

宋雲遲一手扶額,真是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