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碗面,可以說的上是最普通的面了,連個蔥花油沫都沒有,就是單純的一碗面。

本以為,晚上吃了那麼多東西的我已經沒有辦法把這一碗麵條給解決掉,但是最後只剩下湯在碗里的時候,我才知道,沒有什麼不可能。

「吃完了,擦擦嘴。」陸逸塵說道,我的眼前多了一塊紙巾。

「謝謝。」我將紙巾接過,擦了嘴以後,就下床,說道:「我把碗給拿下去。」

說完以後,我帶著碗,連著餐盤,就走了下去。

客廳里和廚房裡的燈還是亮著的,靜悄悄的。

將盤子跟碗洗好以後,我當回了原位子,然後洗了洗手,將客廳跟廚房裡面的燈關好了以後,才上樓。

打開門的時候,陸逸塵沒在床上,而浴室里的水聲昭示著他在洗澡,小心的把門關上,把筆記本合起,我鬼使神差的把房間里的燈都給關了。

一瞬間,陷入了黑暗。

不過,在洗澡的陸逸塵並沒有發現。

我的心砰砰的跳個不停。

我假裝鎮定的閉上了眼睛。

陸逸塵洗澡一般也就是十幾分鐘左右,所以沒等多久,我就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

「夏夢?」陸逸塵疑惑的說道。

「嗯……」我輕輕的回應。

腳步聲響起,他往床邊走過來了,緊接著,我身邊的地方一陷,我就知道他躺在了我的身邊。

聞著他身上的清香味,我忍不住的轉過身子,面朝著他。陸逸塵有洗完澡吹頭髮的習慣,所以他的身上除了洗澡后的溫熱,很少有水。

我抬起自己的左手,猶豫了一會,摸上了他的身體,黑暗中,我不知道自己摸到了哪裡,只是我剛上手,陸逸塵就用手一把抓住了我。

他問道:「你這是在惹火嗎?」

「怎麼?還不准我調笑了?」我說道,然後直接一個用力,翻身壓上了他的身子。

「嗯——」他忍不住輕哼出聲,我能感覺到他抵在我腿部的炙熱迅速得起了變化。

他呼出的熱氣,正好對準了我的臉部。咬咬牙,我低頭直接吻在了他的唇上,開始跟他撕磨,同時我的手也開始不老實,主動的在他的身上遊走,畫著圈圈。

這次親樂,我猶如獻祭一般,主動出擊,交出我的身體。陸逸塵也是極度的配合我,任由我在他的身上點火而不動。

我的手持續向下,一直來到了他的小腹,哪裡有著強健的腹肌,我忍不住的多摸了幾下。

陸逸塵被我摸過了以後,也是雙手摸上了我的後背,隔著衣料不斷地摸索。

乾柴烈火,一點即燃。

後來不知怎麼回事,在上面主動的我就變成了被壓在身下的,不過情迷中的兩個人誰會去顧忌這個?

由於晚上的放縱,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真的可以說得上是腰酸背痛了。我一動,立刻小聲的喊了出來,這種骨頭架子都要散了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醒了?」我的上方傳來了陸逸塵的聲音,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著他身上只掛了一條浴巾就走了出來,正淺笑著面對我。

「嗯,身上好酸。」我忍不住的抱怨。

「那要不要我幫你洗澡?」陸逸塵問道,然後往我這邊走過來。

我嚇得立刻起身,連忙說著不用了,抓起來自己的衣服,然後一個轉身閃進了浴室,然後把手給關上了。

這個時候,再讓陸逸塵進來的話,我的小命還要不要?今天還上不上班了?

打開水龍頭,清洗著昨天晚上歡愉之後留下的痕迹,我忍不住的開始抱怨。陸逸塵真的是不知道……憐香惜玉?

搖了搖頭,把這些雜念甩出來腦海,我抓緊時間開始洗澡,一會還要去公司,可不要耽誤了正事。

將自己收拾妥當后,打開門,發現陸逸塵早已經收拾好了,坐在床頭看著一本書。

見我出來了,立刻起身,說道:「走吧。」

我拿上東西,連忙追上了陸逸塵的腳步。

吃完早飯,我們到公司的時候,距離上班的時間竟然還有一段時間。

坐在辦公室內,我打開了資料,專心致志的開始看。

拖了很久的東西了,再拖下去的話,可真的有點不像話了。

上一次,季天羽幫我篩選的東西,確實很有用。因為他不但幫我解答了很多疑惑,最重要的是他還幫我篩選了許多我不用看的東西。

畢竟,陸逸塵在這一方面,並不是專業的,整理的內容雖然全面,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不必要去看的。經過季天羽的整理,一下子就好多了。

而且我看起來也是比較得心應手了。

加上我零零碎碎時間,在用心花了一頭午,這部分資料竟然讓我看了個差不多,到了飯點的時候,我的手上竟然只剩下五分之一的內容了。

想了想,還是一鼓作氣的把這些都弄完,這樣下午就有時間寫職業規劃和心得了,事情也可以不用拖到第二天了。

「咚咚咚!」

三聲響聲在我的桌子上敲響,我抬頭,疑惑的看著陸逸塵,問道:「怎麼了?陸總,你有事?」

陸逸塵黑著臉,緊抿著雙唇,然後說了句:「我的夏經理,現在已經下班了,而且已經到了飯點了。」

「我知道啊,可是我還不餓,而且我的東西一會就看完了,所以不打算吃飯了。」我說道,看了一下手中的工作,然後點開了文件夾,裡面就還有四五個文檔,我轉過頭來給陸逸塵指了指,還說道:「喏,你看!」

誰知道,陸逸塵並不說話,只是嘴唇抿的更緊,而且他的臉色似乎更加黑了。

我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陸逸塵!餓了!

想明白以後,我立刻尷尬的笑了笑,把手從滑鼠上拿來,站了起來,剛要說什麼,誰知道,陸逸塵一個轉身,往自己的辦公桌方向走去,然後做了下來,冷冷的說道:「那今天中午就別吃了,下午下班之前,記得把工作做完,我會記得驗收的。」

「……」

「陸逸塵,我……」我剛想開口說點什麼,結果就又被陸逸塵給冷冷的打斷了。

「快工作。」

好吧,我有點無奈的做了下來,開始看自己的資料,可是就是難以全神貫注。

陸逸塵,你個小氣鬼!

我忍不住的在心裡吐槽,我只是一個不小心給忽略了他的感受,所以就被報復了。

就在我誹謗的時候,陸逸塵那邊突然響起了一陣鈴聲,我抬起了看了看陸逸塵,看到他拿起了手機。

「怎麼了?」陸逸塵有點不耐煩的問道。

「……」

對方好像說了很多一樣,這期間陸逸塵一直在聽著。一直到了最後,陸逸塵留下了一句冷冷的「不去!」就把電話掛了。

嚇得我趕緊低下了頭。

不過沒過多久,陸逸塵的手機鈴聲再次響了起來,陸逸塵不耐煩的拿起了手機,問答:「怎麼了?」

「……」

「知道了,晚上對吧?在哪裡?」

「……」

「嗯,掛了。」

真是喜怒無常。

陸逸塵這一前一後兩種態度,立刻引起了我的好奇,但是也只是在心裡想了一下。

這辦公室里,誰也不說話,氣氛真的一下子尷尬到了極點。尤其是陸逸塵掛上電話以後,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可能今天,這個辦公室有毒……

我的手機鈴聲響了!

是許諾打來的,尷尬的把接通了電話,我小聲的問道:「怎麼了?」

接通了電話以後,許諾沒有立刻說話,但是聽聲音她應該在員工餐廳,估計正在吃飯呢。

我又疑惑的問了一句。

「你不來吃飯嗎?我看你好幾天都沒來了?」許諾的聲音傳來。

「不了,我在加班,最近事情有點多,不下去吃了。」我小心翼翼的說道,還偷懶了陸逸塵兩眼,誰知道對方就是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電話那頭的許諾也是頓了頓,接著又說:「聽說你當上經理了?你這速度還真是快啊?」

這句話里的諷刺味我要是聽不出來,我的腦子就是有毛病了,我忍不住的皺了皺眉毛,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哈哈,也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就覺得『大樹底下好乘涼』,既然你都飛升了,以後可別忘記我啊!」許諾說道。

我沒有說話。

緊接著,我聽到了忙音。

許諾掛斷了電話。

放下了手機,我有些出神。

不可否認,我跟許諾,真是是越走越遠了,從陳柏川跟許諾醉酒歡愉之後。

不,或許更早,應該是許諾喜歡上陳柏川的時候吧…… 對於許諾,我沒有想到我們之間的裂痕會越來越大,而我也知道這裡面的原因。

人的劣根性。

許諾因為陳柏川而記恨我,儘管我對陳柏川沒有那個意思,只當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這就是理由,

許諾還因為我這麼快的坐上了經理的職位而嫉妒我,這裡面有了陸逸塵的推波助瀾,但是也確實是事實。

如果按照許諾現在這樣沒有關係,只靠自己努力,不知道需要多久才會坐上經理的這個位子。可是,現在因為我成了陸逸塵的「女人」。

所以,人們的眼中認為我是理所當然的看著陸逸塵的關係坐上了這個位子。因此,引發了許諾的嫉妒。雖然很可悲,但是這是事實。

扯出一個笑容,我有些不快的看向窗外。這些事情,我何嘗不明白呢?但是,我現在需要平台,需要一份工作,可以讓我看起來不是那麼的卑微。

讓我可以能力去保護老夏,給他更好的生活。

甚至於,讓我有能力堂堂正正的站在陸逸塵的面前,而不是一站在他的面前,我就忍不住的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怎麼了?」陸逸塵的聲音從對面傳來,涼涼的。

我回過頭去看他,看他沒有表情的臉上竟然閃過了一絲擔憂,我的心不由的開始平靜,笑了笑,我說道:「沒什麼,剛才接了個電話后,心情不好。但是我自己可以很好的解決。」

「嗯,那就好。」陸逸塵說完以後,也開始低下頭,做自己的事情。

我嘆了一口氣,也是認命的開始做手頭的工作,我可沒忘了陸逸塵剛才放下的狠話,說要讓我今天下午下班前把工作都給完成!

想想,也是挺絕望的!

兩個人都開始忙著自己手中的活,時間也是過得很快。

沒有想到的是,最後的文檔看起來比較大,實際內容其實很好,只是近來萬科的一些重要參照數據。把最後一份資料看完以後,我伸了個懶腰。

不過,就在這時,門外卻傳來了敲門聲。

我有點疑惑的看了看時間,現在還是午休的時間吧?誰會沒事來?

「進來。」陸逸塵淡淡的說道。

等到人一開門的時候,我的口張的估計可以放下一個雞蛋了!

徐峰提著兩個袋子進來了!而且上面還有明晃晃的美團外賣的字樣!

陸逸塵,訂了外賣?

徐峰拎著兩個袋子走到了辦公桌前面,對著陸逸塵說道:「陸總,您的飯來了。」

越是靠近,袋子中的香味竟然越濃厚,飄進了我的鼻子中,對於中午逞強沒有吃飯的我,真的是一種折磨。

陸逸塵透過桌子上的電腦,似是無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對著徐峰說道:「嗯,都放在我的桌子上就好了。」

徐峰有點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尷尬的笑了笑。

「好。」徐峰把東西放在了陸逸塵的桌子上后,就走了出去,空留我尷尬的看著陸逸塵。

我摸了摸鼻子,小聲的說道:「陸逸塵,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陸逸塵冷哼了一聲,涼涼的說道:「剛才不跟我出去吃飯也就罷了,你剛才說什麼?說我小氣?」

「……」

真是惹不起。

陸逸塵站了起來,然後用手提著兩個袋子往沙發上走,說道:「難道還要我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