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嘴角一勾道,「不過這島嶼上有的東西可不止是石靈。」

話落之時,便聽「轟轟轟」的聲音從島嶼四周冒起,緊接著,天空上出現了一大片雷雲。

劈啪,。

無數道雷光破空而來,朝著邪道諸強砸去。

強橫的雷勁兇猛之極,別說靈竅境者了,就是一般的神通境玄師都臉色驟地一變。

但見酆邪王一揚手,三大邪侯同時出手,三件天器衝天而起,撞擊在雷光之上,隨著轟隆隆的雷爆聲散發出萬千光華。

待到雷雲散去之時,三邪傲然而立,合力之下輕鬆擊退陣法。

「島嶼的陣法和島嶼主人的力量息息相關,就憑你這樣的修為休想傷到本座分毫。」

酆邪王說道。

李默卻是一笑:「酆邪王急什麼呢,好戲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話落時,他眼神驟地一凝,六道天火沸騰而起,御獸魂戒和巨人指環同時發動,一瞬化為巨型龍獸之軀,緊接著,脈輪釘解放,類靈氣瘋狂釋放。

「恩。」

酆邪王眉頭一皺,眼中亦閃過濃濃的驚訝。

對於羅剎老祖被擒之事,他只當是李默人多勢眾而為,但全然沒有想到這個曾經擊敗過鬼鯊侯的青年,如今修為居然高漲到如此程度。

而且,他釋放出的氣息純粹猶在頂級真氣之上,讓人難免產生一種不安之感。

「吼,。」

李默仰天狂嘯,天空雷雲再聚,一道道比之剛才粗壯十倍的驚雷再度襲來。

遼公僕三侯神色大肅,全身氣息狂放,擲器入天,同時釋放神通攻擊驚雷。

但是三人合力之下雖然擋下了大部分的雷擊,卻仍有三成的雷電破空襲來。

眾人目睹此景直是大吃一驚,陣法在李默的催動之下竟然強橫到了這等程度,此時羅剎老祖祭起天器,這才將最後三成雷電震碎。

轟轟轟,。

道道雷柱瘋狂襲來,三侯連同羅剎老祖合力抗衡,聲聲狂震穿雲驚石。

待到最後一波雷光落下時,四個老魔頭都不由得暗喘了口氣,就這麼一波陣法卻也耗費了不少的力氣。

「好,不愧是無根島。」

這時,卻見酆邪王放聲大笑起來,「此島在你這小輩手裡都有如此威力,那若落入本王手中,豈非有毀天滅地之能,到時候足能和鬼盞門一爭高下。」

眾邪聽得皆是精神一振,只要有酆邪王在,那麼任李默能夠操縱多強的陣法,也無法阻止他的腳步。

「只怕你沒這好命。」

李默冷冷說道。

「我沒這好命,怎麼,莫非你以為就憑這陣法的威力就能夠阻擋下我。」

酆邪王哈哈大笑。

「憑一次兩次陣法攻擊要傷到你確實不易,不過,若是十次百次呢,那可就不一定了。」李默說道。

酆邪王又笑了:「你以為本座會老老實實站在這裡任由你攻擊,還是說,你覺得憑你身邊這幾個人就足以攔下本座。」

眾邪道便都哈哈大笑起來,李默要操縱陣法,尤其是這麼強大的陣法,那麼在操縱時間內是無法移動的,這樣一來就只有靠身邊幾人,這幾個加在一起那可都不是酆邪王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這麼多邪道在。

只要大家一擁而上,立刻能夠將幾人擊敗。

李默深邃的一笑:「以我們這幾個人要攔下你們確實很難,不過,你們覺得我這島上就沒有其他人在嗎。」

「少在這裡危言聳聽,你這島上的人也就這麼點,全都派下去作戰了。」

羅剎老祖高聲喊道。

李默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道:「你倒是沒在島上白呆,對這裡的兵力狀況倒是了解,只可惜,卻也是一知半解啊。」

話落,他驟一揚手。

便見聖城方向突地傳來密集的聲響,眨眼工夫便見上百把天器呼嘯而來,懸浮在半空中。

眾人一看這情形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羅剎老祖捧腹大笑道:「神勇王,你居然把天器當成兵力,真是可笑之極。」

「可笑的是你才對。」

李默冷冷一笑,聲音一抬道:「都給本殿現身。」

話落時,眾天器頓時散發出萬千光彩,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器魂紛紛現形而出。

「器魂。」

眾邪道頓時大吃一驚,一個個直是豁然變色。

眼前這些是只在記載中存在的器魂,而且其中還有著不少神通境中期級的存在,這讓他們都直是瞪大了眼睛,一時間難以接受這事實。

之前,眾人並沒有發現器魂和鼎魂身為器魂的事情,只因為這裡覆蓋著石靈之氣,掩蓋住了二人異於常人之地,但其實二人只要離開無根島,那便可以清晰的被認出來了。

「把他們給我圍起來。」

李默大手一揮。

諸器魂手持天器一擁而上,將上百邪道團團圍住,器魂引發出的天器之力散發著前所未有的光澤,諸魂力縱橫一線,構造成一個龐大的氣息屏障。

「酆邪王就交給你們了。」

李默沉聲說道。

「放心吧,默師哥,保證把那老魔頭困在裡面。」

柳凝璇揮著小拳頭。

三女都是神色中透著戰意,一個個剛剛提升到神通境中期,正想大戰一場,即使對方是食鬼道之首,卻也未有半點畏懼。

… ?李默二指一併,九天之上立刻浮上一層黑色的雲團,剎時間一頭頭黑龍呼嘯而下,聲勢兇猛之極,論威力更絕不遜色於之前一個陣法。

無根島上有十大殺陣,每一個陣法都是上古遺物,攻擊方法霸道而詭異,在李默操縱之下,第二個法陣已經發動攻擊。

酆邪王臉一沉,大手一揮道:「都給我沖。」

話落,諸邪道皆狂吼一聲,上百人同一時間發動神通。

五花八門的神通朝著外圍的器魂兇猛攻去,器魂也根據自身狀況做出了不同的反應,有的器魂直接一揚手,天器以比神通更快的速度直接殺過去,令邪道不得不中止神通。

有的器魂則乾脆縮回天器中,那神通再厲害,打在天器上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而神通一落,器魂再冒出來發動攻擊,天器的刻印法陣發動,威力比起神通也絕對不弱。

有的器魂更仗著新煉出的強橫肉身硬抗神通之力,一時間場中光澤耀天,驚虹四濺。

磅磅磅,。

三大邪侯連同羅剎老祖沖在隊伍的最前方,而八個中期器魂則將他們硬攔了下來。

兩大器魂對付一個,一時間打得也是難分難解。

不可否認的是,四個老魔頭的修為都相當高深,對於這些初生的器魂而言還是有著相當的壓力。

但是器魂非同人類,不能夠用普通常理來判斷,尤其是他們能夠發動天器最強的力量,硬打硬拼也能夠支撐一段時間。

至於,羅剎老祖旗下的五毒部諸強亦有著一堆器魂將他們攔下。

「想攔下本座,沒那麼容易,神通·鬼噬。」

酆邪王狂嘯一聲。

但見一個巨大的鬼頭呼嘯而來,似要將天地萬物啃食一空。

「神將。」

「急凍。」

……

四女催動新悟而成的四等神通,合力攔截。

與此同時,鼎魂祭起噬血魂鼎,錘魂祭起滅神錘,兩大殘缺神器呼嘯砸去。

這時,小黑三獸也沒有怠慢,一個個張口噴吐出龍息。

即使六人三獸合力之下,鬼頭仍在不斷推進,但是它也在巨大的攻擊力下不斷的產生裂痕。

誰也沒有後退的意思,這種場合下一旦誰退了那就是失敗的開始。

而這對於四女等人而言其危險性絕不可謂不大,一旦被鬼頭砸中的話,那必定就是重傷。

畢竟她們和酆邪王之間的差距還是相當大的,後者那可是堂堂天王的級別。

眼看鬼頭越來越近,諸人都是緊繃著神經。

「龍魂,。」

李默厲喝一聲,實體龍魂從身體里分化出來,呼嘯而去,撞擊在鬼頭之上。

這一擊終於打破了鬼頭的防禦,那鬼頭在距離眾人十多丈開外的地方轟然爆炸,掀起萬千重巨浪。

「什麼。」

酆邪王怒目瞪直,萬萬沒想到李默竟然內藏器魂,而且將器魂修鍊到了實體的境界。

與此同時,隨著轟轟聲,無數黑龍涌下,一堆修為低的邪道都遭了殃。

要知道,剛才第一陣是有四魔聯手擋下,但是現在突圍期間,誰都不能兼顧他人。

食鬼道連同羅剎宮一行足有一百二三十人,但是其中神通境者只有一半。

而這些靈竅境玄師哪裡有能耐承受無根島法陣的攻擊,一個個慘叫連連間,當場斃命。

「可惡。」

酆邪王怒聲咆哮,一道猩紅的天器落入手中,其形如鬼屍鑄造而成,張開的大口中吐出刀刃,正是極品天器食鬼刀。

「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擋下我多少招。」

酆邪王狂怒出手,食鬼刀帶著滔天怒意呼嘯而來。

四女和二魂全力阻擋,與此同時,李默一邊催動第三道法陣的降落,一邊一揚手一道神光飆射而出,正是貫神槍。

實體龍魂龍尾一掃,重擊在貫神槍,將其朝著食鬼刀撞去。

磅,。

諸人合力之下,又是一招硬抗下酆邪王的攻擊。

轟轟轟,。

第三道殺陣引動的颶風從天而降,又帶起一陣慘叫聲。

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一個個殺陣接踵不斷的襲來,邪道這邊靈竅境玄師已紛紛慘死,剩下的神通境者也是苦不堪言。

饒是酆邪王都在眾人強攻下被阻擋了下來,更何況是其他人。

無論是三大邪侯、羅剎老祖還是席下五毒部,都被器魂可怕的攻擊力壓制著。

他們一邊要面對這些強敵,一邊還要擋下天降的法陣,此刻臉上早無傲意,剩下的只是忐忑不安和極力妄圖突圍的心思。

這是抵達這裡之前萬萬想不到的,誰也沒想到無根島在李默的控制下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可怕的威力。

但是,此刻李默的心情也是甚為凝重。

十大殺陣已去其六,居然未曾傷到酆邪王分毫,而且對於其他老魔頭的傷害也並不算大。

始終他的修為不足,難以讓無根島的力量發揮到極限,即使這個時候已經發動了無限令碎片的力量。

但是,無限令碎片在白天能夠發揮的效力是極其有限的,只有在夜晚時才能夠最大規模的藉助星光之力。

而眼下這熾熱高漲的大正午,無限令碎片難以幫上太大的忙。

就在這時,他腦海里突地閃過一絲觸動,然後眼睛一亮:「好,太好了。」

話落,他雙手一抬,但見九道光柱衝天而起,在半空中聚合成一個巨大的光印,正是九龍浮屠陣。

自當初在北疆高原一戰使用九龍浮屠陣之後,陣法的能量消耗大半,他掌管了無根島之後,耗費了諸多力氣才將九龍浮屠陣安插在了島上。

要知道,整個島嶼遍布法陣,而且都是上古時代的陣法,這些陣法嚴絲合縫的組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個龐大的陣法系統,即使李默身為島嶼之主,要想安插進九龍浮屠陣這樣龐大的陣法也是非常難的。

好在他有石靈之助,令島嶼的一些部分產生了變化,這才安插進去。

而九龍浮屠陣入島之後,一直都在吸取島嶼能量,如今在這個關鍵時刻終於成功復甦。

這島嶼上的陣法其實有兩個大陣在威力上都絕不遜色於九龍浮屠陣,但是他們都是大範圍的攻擊,而九龍浮屠陣除了大範圍之外,卻可以聽從李默指揮攻擊某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