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饅頭愣了一下,然後點頭,「那好吧。」

它對雲千幽的本事還是很有信心的。

一人一獸商量好了,雲千幽便再次進入空間裡頭煉製了幾個面具。

這幾個面具都是具有迷惑性的,可以讓饅頭改變它的模樣。

在別人看來,饅頭的模樣一點點發生細微的變化,但到了後面,饅頭就變成了一隻毛髮斑斕的豹子。

霸奇獸的毛髮都是白色的,不管是成熟期還是幼年期。

因此,它的毛髮發生變化之後,別人就不會第一時間想到霸奇獸身上去。

其他人雖然對饅頭的變化有點好奇,但並沒有想太多。畢竟是雲千幽的契約獸,肯定會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的。

豪門小夫人 而接下來的幾天,雲千幽的表現也特別的自然。

第二天,她便找了人過來將房子建好,之後又恢復了每天正常的作息。

在別人看來,她沒有受到之前的事情所影響。

那個余青松余大師也不知道去哪裡了,但不影響大家對他的譴責。

幾天過後,空間裡頭的余青松的傷勢已經全好了,看不出被火焰焚燒的痕迹。

不過,在雲千幽的手段下,他還是混混沌沌的,神志不清。

他的傷勢養好了,這天晚上,雲家宅院的屋頂就劃過了兩道身影。

雲千幽快速從家裡出來,腳步如飛,小心出了城門。

而饅頭也跟在她的身邊。

出了城門之後,饅頭的身形變大,從之前的豹子體型變成了一隻小象。

雲千幽迅速跨座在上頭,然後它便邁開腳步,迅速往前沖。

饅頭在全力前進的速度下,是非常快的,彷彿一道風一樣,直接就刮過去了。

雲千幽心裡驚嘆,她就算是變身成不死鳥,在速度上面也不一定比饅頭快多少。

不過也是,饅頭在這方面的速度本來就是非常驚人的,隨著實力的增長,更是嚇人。

原本雲千幽是打算自己變成不死鳥飛出去的,但想了想,還是別招惹其他麻煩了。

要是半路上有人看到了她的身影,然後認出了她的身份,那可就真的麻煩。

而且,在空中飛行時的身影比較突出,很容易引人注目。

雖然是大半夜的,但也是有趕路的人的,她可不能夠冒險。

正是因為這樣的顧慮,她最後還是決定讓饅頭幫忙。

還好,饅頭的速度也是不慢的。

一路疾行,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饅頭的身影在道路上狂奔,很快就到了博林城附近。

沒辦法,誰讓博林城距離他們這裡最近呢?

再說了,要甩鍋的話,當然是要甩到博林城去啊,誰讓這裡有仇人呢?

於是,到了博林城邊緣的時候,看著那遠處的城門,雲千幽便將余青松從空間里放了出來。

余青松還是一臉獃滯,若是看他的眼睛的話,就會知道他現在很不對勁。

不過,他的模樣被兜帽蓋住,別人若不靠近的話,是不會知道他現在的表情的。

不過,也沒有誰敢貿然靠近一個陌生人,就為了看他的表情。

余青松從空間里出來之後,表情獃滯,在雲千幽的指示下,慢悠悠地往前走。

而在他的肩膀上,還停留著一隻蝙蝠模樣的小靈獸。

這樣的搭配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馴獸師。

見到馴獸師的時候,沒有幾個人敢不當一回事的。

余青松一路慢悠悠地往城門走,到了城門的時候,守門的人本想說點什麼的,但卻被他肩膀上的蝙蝠給嚇了一跳,立刻不敢多話了。

雖然大晚上的進城很是奇怪,但是,總有很多特別的存在,他們也不敢招惹。

於是,余青松便進城去了。

而雲千幽也小心地跟在後面一起進去了。 余青松在前面走著,雲千幽則在後面小心跟著。

博林城的守門的人跟北沙城的實力差不多,如果真的要阻攔的話,是完全阻攔不住雲千幽的。

而且,他們主要也是為了防備靈獸攻城,至於人類的動作,他們一般不會注意太多。

余青松在前面走著,守門的人都被他嚇了一跳,畢竟大半夜的出現一個渾身黑的男子,誰能不被嚇到?

不過,他肩膀上的蝙蝠讓他們都沉默了。

他們都看得出來,這是一隻靈獸。

能夠有契約靈獸的,怎麼也不是普通人,就算不是馴獸師,也絕對不好惹。

於是,余青松就這麼進去了。

而雲千幽則小心溜了進去,饅頭的速度更快,刷的一下就過去了,夜色昏暗,他們還以為那是一陣風呢。

進去之後,雲千幽在後面繼續跟著走。

雲千幽雖然沒有來過博林城,但她這幾天已經打聽清楚了方家的位置,於是,余青松的動作雖然僵硬,但也照著她的指揮往方家走。

很快,雲千幽就發現,前面的環境變了。

方家所在的地方明顯和其他地方不同,畢竟他們也是一個大家族。

大半夜的,路上也沒有什麼人。

若是被別人看到余青松的走動方式的話,一定會被嚇壞的,因為他就這麼僵直著往前走,同手同腳的,就好像殭屍一樣,實在是太滲人了。

不過還好,這一路上並沒有什麼人出現。

在快要到方家圍牆周圍的時候,雲千幽終於上前,拿出了一把劍,準備將余青松給殺了。

到時候,余青松在這裡死了,所有的責任都會轉到方家這邊來。

原本雲千幽是打算讓余青松死在外頭的,但想了想,要是余青松的親人朋友沒見到他的屍體的話,到時候還是要回去找她,這樣的話,那就不好了。

就好像之前宋氏那樣,就算沒有證據證明方知威是她殺的,但還是纏著她不放,就是因為那個時候,她和方知威有過接觸。

總裁夜歡無限愛 而現在,她已經將所有和余青松接觸過的痕迹都刪除了,最重要的是,余青松會死在方家附近,這樣的話,其他人還能怎麼說是她做的?

想到這裡,雲千幽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殺意。

她也不想對余青松下手,但可惜,余青松自尋死路。

雲千幽快速上前,劍已經拔出來了。

當她手上的劍快要到余青松的身上的時候,突然,她的心頭一凜。

但是,她並沒有停下來,而是便直接往余青松沖了過去。

同時,她手一揮,這把劍便狠狠地落在了余青松的身上。

余青松的動作頓時僵住了。

很快,他便倒了下去。

在他倒下去之後,雲千幽也將注意力放到了來人身上。

來人並沒有動作,但是那恐怖低沉的氣息讓她心頭大驚,以為自己被方家的人發現了。

她一個翻滾,直接到了旁邊,避開了倒下來的余青松,也避開來人的氣息壓制範圍。

下一刻,她也終於看到了來人。

那人身材高挑,但是……是個女的?

這女子的身高讓雲千幽瞪大了眼睛,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高挑的女子,起碼有一米八五以上吧。

除了獸人形態,還真沒有幾個女的有這麼高的。

但是,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卻讓她知道,這確實是個女子,而且實力還不弱!

這是方家的人?

但很快,她就否決了這個想法。

要是這女子是方家的人的話,那現在應該已經喊起來了。

可是,她卻沒有開口,一直保持沉默。

這也太奇怪了。

雲千幽滿心的疑惑,要不是方家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儘管沒有動手,但也是蓄勢待發。

而她不知道,那人也是滿心的疑惑。

百里溯塵這次出來,就是為了了解這裡的情況。

他也知道,若是白天出來的話,很多事情都無法了解。

於是,他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出來。

這幾天晚上,他慣例跑了出來。不過,為了不讓別人發現他的身份,他還用面具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女子。

不過,他並沒有使用變聲器,所以他一般也不會開口。

若是開口了,直接就被拆穿了。

只是他沒想到,這次剛回來,就看到了這一幕。

在他的眼中,一個男子正在殺害另一個男子。

——是的,雲千幽為了不暴露身份,所以偽裝成了一個男子,不過身高也沒有太多變化。

他原本是想離開的,但沒想到,那男子竟然一個翻滾,就將前面的男子給殺了,然後,竟然又朝他打了過來!

他將他打了回去,然後雙方便僵住了。

百里溯塵滿心疑惑,難道這是方家的人?

可是,這也不對啊,要是方家的人,現在已經已經喊起出來了。

於是,現場非常的安靜。

月光下,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就這麼沉默地對視著。

但很快,雲千幽再次動了。

她朝百里溯塵沖了過去,雙手變換了幾個動作,元氣已經凝聚。

百里溯塵挑眉,這男的實力還不錯啊,應該也有君獸實力了。

當然,還是比不上他。

不過,博林城的實力一般都是王獸,所以這樣的實力已經算不錯了。

只是不知道,這人到底是哪裡來的。

面對雲千幽的攻擊,百里溯塵只是眉頭一挑,然後輕描淡寫地伸出手。

下一刻,倆人的手便接觸到了一起。

在雙手觸碰到一起的時候,倆人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一股不一樣的感覺傳至倆人的體內,讓他們跟著顫慄起來。

倆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太過吃驚,倆人的元氣都散去了。

這也好,起碼沒有太大的動靜,從而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只是,雲千幽滿心的震驚,這感覺……有點熟悉。

只有跟百里溯塵在一起的時候,才會有這種感覺。

可是,這不可能啊!

不說其他的,百里溯塵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