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巧兒不假思索的撲上前,抱著秦石淚水在眼眶中揮灑:「嗚嗚,我不管,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蘇銘、秦殤、同樣激動萬分,三步並兩步的衝上前,尹沫猶豫下,噙著淚花:「石頭……太好了。」

望著四人的樣,秦石露出難得的溫情,好像將周遭所有的殺戮放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呵呵,一個一個的要幹嘛?都弄出這麼驚訝的表情?難道你們真以為我死了?真是,這點信心都沒有,虧你們還把我當朋友啊?」

「我,我是怕,我怕再也看不見石頭哥了……」許巧兒抽搐的回應。

秦石恍惚下,抬起手臂抱住許巧兒,手指在她的秀髮間穿插:「傻瓜,怎麼會呢?難道你沒聽說過,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石頭哥總是欺負你,老天可不能讓我死,還要讓我活下來好好疼你呢。」

鳶尾琉璃之耽美情緣 許巧兒連連點頭,將頭埋在秦石懷裡。

「小傢伙,我確實小瞧了你,想不到你手上竟然有這種寶貝?」就在這時,一聲揶揄的諷刺打破溫馨,林雲揮動袖袍踏上前,一股一股如海嘯的靈力覆蓋全場:「但是,憑你現在啊,可發揮不出帝魂器的真正威力,不如就由我來暫時替你保管吧。」

聞聲,秦石凝重起來。

林雲破靈境中期,可不是剛才幾個長老能睥睨的存在。

現在的他,就算魔符尚在,幽冥劍握在手中,他仍然沒有半點把握:「哼,終於要到正主了嗎?」

「你確實有點本事,但是太猖獗可不好,有句古話送你,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為此,你必須死!」林雲莞爾一笑,笑容中透著貪婪與肅清,旋即山體開始顫抖,就好像是沉睡的巨龍探頭,發出低吼。

「紫星·璀璨星辰!」

漫天星辰雨暴雨散落。

「好可怕……」恍惚中,秦石眼神凝固。

這林雲的強悍,照比他預料中的更要誇張。

只見周遭,山河動蕩,星隕以摧枯拉朽之勢,掠過之處儘是狼藉溝壑,帶著奔雷之勢呼嘯的擊向秦石。

「呵呵,這麼renao,怎麼能缺了我呢?」

可這時,秦石滿目絕望,正不知所措之際,蒼穹上突然回蕩起長空兮兮的鴻音,瀰漫起滾滾赤炎,一股一股熱lang像是火焰中翻滾的演講,就連滴落的雨水也被蒸發啊。

一道蒼老的身影,形如鬼魅的穿過落葉,正面抵擋在秦石面前,一隻巨大的血手凝結,砰然間和漫天間產生浩蕩的碰撞。「林雲,這小傢伙,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要動他可要先問問我允許不。」

「是你?前輩!」

看清這人,秦石一怔。

這人全身血紅長袍,一身凜冽的姿態,絲毫不比林雲低弱。

「血尊者?是你?」

唰下!林雲更是臉色凝重。

「林雲,和你雲鼎宗,二十幾年的恩怨,差不多也是時候該好好算算了!」血尊者揮動下硃紅色的長袍,目視林雲的眼眸中,夾雜著滔滔怒火,就如傾瀉而出的河壩,涌動天際-

3999大章,望喜歡 血尊者?

血尊者的chuxian,令場下的人紛紛喧嘩。

特別是雲鼎宗,一群人趕忙匯聚,各個露出惶恐之意:「血尊者?最為兇殘的那個罪犯? 未來天王 他,他怎麼會在這裡?他不是在無間地獄裡面被困勁了二十幾年嗎?」

「你不知道?上次秦石夜闖雲鼎宗,將他給放了出來,並且害死了守護無間地獄的長老……」一群雲鼎宗的小輩,聽見血尊者的威名紛紛膽怯,小心的諾後幾步。

離火宗方向。

望著血尊者的赤紅血袍,凌霄凝起眼:「他竟然還活著?」

「掌門,這人是誰?」幾個年紀較小的弟子,一臉好奇的問句。

斟酌下,凌霄彷彿陷入回憶,時過半響才長嘆一聲:「二十年在,古城有一人,憑一身玄奧的凝血神功,獨步古城,高深莫測。此人,就是血尊者,放在當年,就連離火宗、雲鼎宗、碰面都要禮讓幾分。」

「這麼厲害?」

「那我們怎麼都沒聽過?」

聞聲,凌霄搖搖頭,道:「不知道,在二十年前某一日,血尊者突然消失在古城,就好像是人間蒸發一樣,就再也沒有人見過他,有人說是練就邪功走火入魔,也有人說是去了更大的城市。」

得知血尊者的來歷,弟子們長大不可思議的嘴。

白玉湯嗅了嗅摻雜在雨里的血氣,眯著眼:「好詭異的**,想不到在古城,竟有這種高手?」

站在血尊者後面,躲過林雲一擊,秦石抹掉額頭的冷汗,長吁一聲:「呼,好人好報,此話說的當真不假。」他沒有料到,在這種時候,竟然是血尊者救了他,回想起當初在無間地獄的樣子,小聲竊喜:「看在這次的面子上,本少就不和你計較上次把我撇在無間地獄的事。」

見秦石得救,許巧兒幾人鬆了口氣。

特別是許巧兒,她在無間地獄是見過血尊者的實力,特別是那滔滔不絕的巨大血手,就好像昨天發生一樣歷歷在目,讓她莫名放心。

望見血尊者,林雲眼神凝重,呲呲牙:「血尊者,真想不到,消失了一個月,你竟然還敢回來?那正好,我現在就將你行之以法,帶回無間地獄里去!」

「哈哈,真是有趣?」

血尊者冰冷狂笑:「林雲,二十年前你貪圖我的凝血神功,不惜用些下三濫的勾當害我,困勁本尊整整二十年的光景。如今,本座恢復,沒找你算賬,你倒是倒打一耙。」

唰!

一句話,全場肅清。

下三濫的勾當?這是說雲鼎宗掌門呢?

凌霄更是捏緊拳頭,朝林雲吼聲:「凌霄,二十年前,竟是你對血尊者出手?」

被人質問,林雲臉色難堪到極致,旋即他突然間攤開手:「沒錯,二十年前,就是我派人對付血尊者,並且在古城散播謠言,傳說他是修鍊邪功,走火入魔。但,你們能把我怎樣?」

「怎樣?」

這時,揶揄的笑聲,在秦石的口中吐出:「我們當然不能怎樣,像林雲掌門這種臉皮厚的像城牆,蚊子釘上去拔不出來尾巴,以坑蒙拐騙為榮,以吃喝嫖賭為傲的高人,我們只能甘拜下風。」

「臭小子,你……」

林雲被數落,掛不住的罵句。

卻不料,血尊者滿是悅意,沖著秦石豎起大拇指,旋即手袖舞動中帶起血氣:「小傢伙,怎麼樣?還能不能打?若是打不了,就站邊上看著,看我怎麼收拾這個城牆連的雜種。」

被質問下,秦石仰起頭,滿臉興奮之意:「當然,本少沒有別的樂趣,唯獨鍾愛打狗這種事,特別是這種城牆臉的狗,頭一次見到,不知道打起來爽不爽!」

「哈哈,那就去試試!」

血尊者痛快的呼聲,清爽的笑聲回蕩林間:「上次,你助本座脫離無間地獄,由於體內靈力紊亂,沒有助你安全離開,這次本座好好彌補你,免得落人口舌,說本座是忘恩負義的小人。」

聞聲,秦石尷尬的笑笑,旋即將幽冥劍舉起,道:「能和前輩並肩戰鬥,是晚輩莫大的榮幸。」

見到幽冥劍,血尊者頗為驚愣,在秦石滿身剛毅的羽翼上遊走下,點點頭:「呵呵,有趣,一會可別托我後腿。」說完話,他操控血氣,一股一股染滿蒼穹,覆蓋林間。

血雨傾盆。

「哼,兩個不知所謂的傢伙,既然你們執意找死,本座就成全你們!」林雲被威壓掌控,此起牙關發出怒吼,旋即只見紫芒如萬劍歸宗,沿著大地上緩慢的升騰,一點一點鑲嵌在血色的蒼穹上。

在蒼穹上,紫芒璀璨閃爍,像是夜空眨眼的繁星。

「璀璨繁星?二十幾年,雲鼎宗還是這點沒用的破爛武學!」血尊者輕笑一聲,單手舉起翻滾間,空氣中滲出大量的鮮血,鮮血好像筆墨畫般舞動著殘影,如傾瀉江水逼近漫天奪目星辰。

轟!

一聲巨響,山體動蕩。

兩股靈力衝散后,不斷朝周邊波及,林間大地被血跡侵染,一點一點變得荒誕乾涸,花草樹木盡數枯朽。

「好可怕的力量……」

「這,這還是人嗎?」

被波及到,兩方弟子,紛紛被波及退後,凌霄舞動袖袍,在離火宗弟子前撐起巨大的靈力屏障,這才勉強將餘威抵消。

白玉湯同樣眯著眼,白色的袖袍擋住口鼻。

距離最近的秦石,整個人直接被熱lang擊飛,在空中使勁擺動幾下羽翼,這才勉強穩住身子,暗道:「好可怕,真想不到,剛剛三名長老聯手,威力已經不亞於破靈境中期,可是和這兩人相比起來,卻是大巫見小巫了。」

「剛剛那雲鼎乾坤陣,雖說威力不亞於破靈境中期,可畢竟三人是破靈境初期,在靈力的純度和渾厚上遠遠不及。」書中玉解釋句。

秦石點點頭:「是啊,這破靈境初期和中期之間,看起相差毫釐,實質卻是千里之遠。」

這威力,絕對是至今,他見過最駭人聽聞的對決。

「嗯,境界越高,相互差距也就越大,別看破靈境初期和中期一層之差,突破桎梏時所需要的靈力,卻是足矣達到整個封靈境初中后三期的靈力結合。」書中玉不可置否的應聲。

秦石眯起眼,認真記下。

雖說他被邀共同戰鬥,但眼前這種礦石之舉,根本不是他能夠攙和進去的啊,即便是有魔符在身,同樣不行。

就連在旁邊,被餘威波及,他都感覺到體內的血脈陣陣翻騰。

轟隆!

短暫片刻,在蒼穹天際,兩人交手百招有餘,天地間不斷有紫色雷光和鮮紅血跡暈開,一道一道海lang似的波紋擴散,那感覺就像是初夏百花相爭綻放,不斷散放著可怕的靈力。

雷蛇遊走在雲霧間,帶著陣陣悲鳴的閃電。

在閃電中徘徊,瀰漫的血跡更加張狂,融匯在空氣的間隙里,就好像無孔不入的精靈,一點一點凝結成巨大的血手。血手五指攤開,一擊將雷蛇攥住,生生粉碎。

碰!

乾坤搖晃下,兩人同時爆退。

見兩人同時並出,凌霄眼神眯緊:「看來,這二十年,血尊者也不是白過啊,二十年他才剛入破靈境,憑藉凝血神功就能縱橫古城,如今更是如破中期,怕是林雲也未必是對手啊。」

「破靈境中期?」

穩住身子,林雲卻滿目猙獰,驚恐的發出顫聲:「怎麼會?你在無間地獄里,應該受到靈力禁錮,為何能夠突破初期桎梏?」

血尊者倒是怡然自得,蔑視聲:「驚訝嗎?那倒是要多感謝你,在無間地獄那狗地方的二十年,本座全心鑽研凝血神功,最終觀透神功最後一層,並且得以突破中期。」

「哼,少得意,突破了又能怎樣?看我滅了你。」

「滅我?好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凝血神功嗎?我現在就讓你嘗嘗它的厲害。」血尊者肆無忌憚的笑聲,根本沒把林雲放在眼裡,手印翻轉操控漫天血跡,步步逼近林雲。

血跡在空中化為悲鳴的青鳥,撕開空間猛的逼近林雲。

轟隆!

林雲撐開靈力屏障,勉強將攻擊擋下,整個人再度爆退數十米遠:「血尊者,這是你逼我得!」 傾城妖姬戀上我 話音落下,只見他單手舉起,在空間戒指中變化出兩道雷光,雷光翻滾之餘帶起滔天閃電。

紫色閃電,覆蓋蒼穹。

「這是雲鼎護宗雷陣?」看見漫天雷鳴,凌霄略微有些低沉。

血尊者的眼神,在這時候也變得凝重:「想不到,你竟然將護宗大陣隨身攜帶,看來是虧心事做多了,生怕哪天遭到仇家bao啊?」

雷電在蒼穹翻滾,轉眼間整個山林化為紫色,一道一道奔騰的雷蛇帶起驚鴻之勢,遮擋住千裡外的雲霄。

眼看雷鳴成型,半圓形的將山林扣在當中,閃電里不斷發出滋滋的刺耳聲。林雲將全身靈力祭出,化為刺目雷球佔據陣眼,狂笑出聲:「少廢話!準備受死吧!」

「奔雷護宗陣!」

騰然間,陣法形成,轉動在山林里,一道一道選好的紋路中,不斷滋生出奔騰的雷電。雷電宛如晴天霹靂,穿過九霄呼嘯間撲向血尊者。

「石頭,快退後!」光是餘威,就讓書中玉感到不安。

秦石同樣心裡惶恐,咬緊下唇不敢猶豫,甩動羽翼朝後方連連退後,距離數百米的位置才停下身。

濤濤雷決,場下嘩然。

可是,血尊者卻不躲不閃,全身血色長袍被勁風吹動的不斷抖動,只見他凝重著臉色將雙手聚過頭頂,一口精血噴洒:「哼,二十年前,你不是我對手,二十年後你仍然不行!」

「凝血神功·血染乾坤!」——

七月十五,小淺要出門,更新已經固定,中午12點一章。 「奔雷護宗陣!」

「凝血神功·血染乾坤。」

瞬間,兩道曠世武學,在山峰頂端翻滾,一道一道凜冽的雷莽,在陣法當中由陣眼處貫穿。貫穿后,形成龐大的雷電網,不斷的朝著血尊者收縮靠攏,滋滋閃爍。

鮮紅的血水,在雷光中騰飛,自血尊者體內咆哮,產生浩蕩而可怕的餘威。餘威下,化為巨大的血掌,血手為血尊者所用,一擊插入雷網當中,相互抗衡,分庭抗禮。

滾滾狼煙,肆無忌憚的瀰漫。

山林里,草木皆非,大地碎裂出道道如蛛網般的溝壑。

異象風雲,武學交鋒中所產生的靈力,好像要將蒼穹生生撕開一般,大地上更是滿目瘡痍,乾枯荒誕。

「好可怕的力量……」

「這就是強這間的對決嗎?」

「不行,在這樣下,恐怕山體會崩塌吧?」

兩方圍觀者,心裡毛骨悚然的打著寒顫,凌霄和墨辰、遜老等諸多長老,快速穩住腳下動蕩的山體,這才令離火宗的弟子免受波及。

秦石不敢猶豫,閃身在許巧兒幾人旁邊,同樣護住他們。

碰!

一方雷光,一方血紅,天地好像被這兩道絕世武學生生分為兩極。轉眼間,一聲劇烈的爆響,滾滾狼煙被席捲紛飛,場面驚世駭俗的已經無法用慘烈來形容。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