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十六章戰之漫天星辰

【PS:四更到,承諾完成,小夜求收藏求推薦票……雖然頭暈眼花,但看著首頁公眾作者榜單名次的上升,小夜認為值!不多說了,諸位書友,榜單第一時,收藏一千時,小夜還會爆。。】

……

……

蕭北退到了的地方,離得黃袍人與如蛟般妖獸的位置並不是很遠。

帶著絕對的堅定,蕭北將渾身上下的功力運轉再運轉,讓身體澎湃著戰意,用最巔峰的狀態,準備迎接這大陸上屬於自己真正的同級別第一次的戰鬥。

「嗷!」*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

不一會,蕭北聽到了一聲妖獸慘叫的聲音。

緊接著,便是連綿不斷的妖獸痛苦呻吟著的聲音,最後,妖獸的聲音終究歸無。

這也預示著,是那個黃袍人勝利了。

這必是跟那個黑色如墨的石頭有關!

蕭北敢這麼說,是因為,就在剛才,也就是妖獸痛呼的時候,他腦海之中的中央鎮星,於這一刻陡然之間旋轉增幅更甚!而星宮,也是有了晃動之意!

不能等,我需要趕快的去!

蕭北身影挪移,直接奔向剛才黃袍人與如蛟般妖獸戰鬥的地方。

現場的情景,讓蕭北的心一冷,眉頭緊鎖之餘,馬上爆發出了自己所有的武氣,形成一股強悍的壓迫,襲向黃袍人……黃袍人,此刻,雙眼猩紅,正長大著嘴,一口一口的生咬著死亡了的如蛟般妖獸,另外,他一隻手握著妖獸的內丹,另一隻手握著那個如墨般的小石塊。

當蕭北出現的時候,猩紅著眼睛的黃袍人抬起頭注視著蕭北,他的嘴巴上滿是鮮血,鮮血順著他的嘴角,一點點的流到了他的黃袍上。

黃袍之上,是一副鳳凰般的烈鳥載歌載舞的景象。

點點鮮血,染紅了綉著的不知名烈鳥的羽毛,看起來甚是狠厲。

蕭北的武氣攻勢已到。

不過,已經明白了將武氣擬型並利用天地元氣作為配合,找到屬於自己的一條朦朦朧朧,類似於固定不變的規則一般的東西作為引子的蕭北,在澎湃出這些武氣的同時,便把武氣擬型了。

星辰,漫天星辰!

雖然蕭北不知道自己擬型之後的武氣澎湃出來的攻擊怎麼樣,但是,一向因為《星典》的原因,對星體觀察的多,對星體體悟的多的蕭北,始終是在琢磨著,武氣擬型成為星辰之後的樣子。

漫天武氣,散落,成為漫天星辰!

罩著對手的,不但是武氣,更是讓對手迷離的星辰!讓對手接受點點面面的星辰的攻擊!

蕭北,將這一招數,取名為——「漫天星辰」!

武氣開始閃閃發亮,像是星辰一般的,散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閃一閃。

而蕭北,趁著這個時候,直接縱躍,靠近著黃袍人。

蕭北堅信,近身戰,這個世界上的同級高手之中,自己贏得勝算的比例絕對很大,畢竟,在地球上,自己練武練得最多的就是招式,以全身功力帶動武功招式,不求招式狠毒犀利,但求招式蘊含著無窮的變化,以不變應萬變。

而通過蕭雲上一次攻擊自己的方式,還有剛才這個黃袍人與妖獸戰鬥的招式來看,最多的,這個大陸上的武者一般情況下就是利用武氣協調著一切練功,成為更強者之後,更是利用著武氣擬型,並且,比誰對天地元氣了解的更加多,懂得多者,自然可以創出屬於自己的武氣特色擬物,並根據所擬之物,懂得更多的應用規則!

武氣,功法引導著的天地元氣!

是為這個世界的武者應用最多最廣的!

所以,雖然黃袍人看著很恐怕,身上的氣息也是有著妖獸的暴虐,不過,蕭北並不怕。只要自己近了身,一戰,必是會勝!

就算是這個「漫天星辰」的招式只是受創,是首次應用,蕭北也不懼。

「找死!」

嘶啞的聲音從黃袍人的嘴裡傳出,緊接著,這個猩紅著眼睛的黃袍人握著如墨的石頭的大手一揮,頓時,那石頭像是一枚閃電一般的閃著烏光,直奔蕭北而去。

兩個人離得如今很近,蕭北心中一驚,整個身子如同是驚弓之鳥,弓起了背縮身,橫移。整**作一氣呵成。

但是,讓蕭北渾身出冷汗的,是這個如墨般的石頭,如同長了眼睛一般。

蕭北退,它就退!

而從其中,蕭北並沒有感覺到這個黃袍人發動他的武氣操控。

「自主追蹤?」

想到這個詞,蕭北一陣頭皮發麻,身子再度快速移動。

「吼!」

黃袍人此刻也是發出了如同野獸般的吼叫,蓋因現在的他,在蕭北的武氣擬型的漫天星辰之下,被壓迫的不得不爆發出他最強悍的武氣,要掙脫開璀璨的星辰之光。

原先握著如墨般石頭的大手一把抓起眼前的妖獸屍體,往周身一揚。

「蓬!」

巨大的擬型成星辰的武氣,蘊含著星辰之力,妖獸肉身,碎!

黃袍人猩紅的臉色猩紅之色更甚。

他整個身體的武氣,從原本的厚度,逐漸的變得薄了一些。

「開!」

隨著這聲話,黃袍人的身上,出現了無數道擬型的劍尖!

黃袍人修鍊的,是擬劍之武氣!

武氣,化作了數柄銀光閃閃的劍。

自古以來,修鍊劍道者無數,蓋因劍道,乃是大煞之道,煞人,煞物,乃大凶大威力之道。

蕭北已經連移了至少千步,他的身體,也是綳的緊緊的,但是,那如墨般的小石頭,依舊一刻不停的打著轉繼續追打著他,並且,速度越來越快,蕭北,已經要不支!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此種情況下,我必死無疑!」

蕭北內心一動,看著黃袍人周身上下的劍尖在與自己的武氣化作的漫天星辰對抗,一時之間,有了選擇。

快速的動了身子,蕭北以微妙的手法控制著星辰數量的減少,然後,在這個縫隙之中,鑽了進去。

不過,這個情況下,蕭北卻不是想著要和黃袍人近身戰,而是,要利用那如墨般的小石頭!

黃袍人在肆意的笑,猩紅的眼神,看著蕭北,整個身子,慢慢的移動著。

劍之道,自然威力奇大,不過,讓此刻的蕭北放心了的,就是他首創的這招「漫天星辰」,沒有讓他失望。

那漫天璀璨的星辰,一點也無懼黃袍人身上的劍!

不但如此,蕭北還有一種感覺,自己,在施展了這一招之後,自己化作了星宮的意識之海處,似乎,有一些奇異的變化正在生成。

蕭北,已經進了星辰的包裹之中,直面看著揮拳過來的黃袍人!

.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十七章誅殺

動!

一個字,快!

蕭北以自己身體的極限發動了速度攻擊,身子在星辰之中驟然發光,然後,趁著發光太過刺眼的一刻,蕭北一隻手抓住了冒著劍的霸道威力武氣覆蓋著的黃袍人的胳膊,狠狠的一扭,隨後,整個身子劇烈的翻轉!

這是趙勉自習之武道,與地球上的鱷魚一般練就的死亡翻滾。.

蕭北堅信,這個情況下,黃袍人整個身子絕對也會動!

「嗤嗤!」

蕭北的手上,有著一層武氣擬型的星辰星體,抓住了黃袍人的胳膊后,便傳來了兩者互相腐蝕的聲音。

黃袍人,被迫之下,扭動了身體。隨著蕭北的死亡翻滾而翻滾。

而蕭北,嘴角笑了。

是真的笑了。

這個時候蕭北在笑,是因為蕭北已經知道,自己剛才在腦海之中推衍了之後的結果,完全正確……那如墨般的小石頭,緊隨著自己而出,於砰然間,在自己帶著黃袍人翻滾的時候,投射了過來。

一下子,打到了黃袍人的身上!

「嘶。」

蕭北聽到了黃袍人的聲音,只這一刻,蕭北便知道,他的機會真的來了,這如墨般的小石頭,估計一下子不可能將黃袍人打死,畢竟黃袍人是操縱它的主人,當黃袍人感到被打之後,肯定要停止。

死亡翻滾,再度繼續!

金寓良婚 隨之,蕭北的速度倍增,而蕭北的兩條腿,則是在這一刻背了過來,足尖之處,狠狠的戳在了黃袍人的身上。

緊接著,蕭北的兩隻手一松,身子隨著足部的轉動而動,整個人翻了一百八十度,向下重重的一踏!

「蓬!」

黃袍人的身子,被蕭北一下子踩了下去!

加大重力的下墜速度之後,蕭北雙掌變拳,重拳擊下。

幾拳之後,蕭北可以感覺得到,自己成功了,這在這個大陸上的第一場戰鬥,自己,勝利了。

而這,也說明了,自己,賭對了!

這個黃袍人,果然還沒有到操縱這個如墨般的小石頭得心應手的境界,不然的話他在與妖獸戰鬥的開始便早就拿出來了,不會等到實在打不過才拿出來。

而正是這種肯定的猜測,讓蕭北利用上了,最終,戰勝了黃袍人!

說到底,是黃袍人自己技藝不精,毀了他自己!

畢竟,如果黃袍人能夠更好的控制它,獲勝,未嘗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而蕭北,果斷與聰慧,可窺一斑!

黃袍人的生命氣息,已經極其微弱。而他身上的一層所屬於劍道般的武氣,也已經消散於無形。

眉頭皺了一下,蕭北嘆息了一聲,*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一隻腳,加大了力度。

黃袍人,隕!

而蕭北,也是感覺到那塊如墨般的小石頭,隨著黃袍人生命的消逝,也掉了下來。

拿著如墨般的小石頭,看著與妖獸在一處死亡了的黃袍人屍體,蕭北眉頭緊緊的皺著,頗有些否定之意。

隨後,蕭北手掌一伸,武氣發出之後,化作一雙隱形的手,將黃袍人手上還緊緊的攥著的妖獸內丹提到了半空中,伸手拿下。

拿出懷中準備著的木盒當中的一個,蕭北將這妖獸的內丹放了進去。

而後,蕭北震手往地下狠狠的一戳,武氣外泄至地面上,轟隆幾聲巨響,湖旁邊的土石爍塊齊動,將黃袍人與妖獸碎裂了的**埋沒。

「我之心,還沒有到殺伐太過於果斷的境界,遇戰雖然信心十足,下手果斷,但殺人之時,還是有猶豫之動,不好,很不好!這個在地球上因為法律的約定束手束腳,下意識不得輕易殺人的心態,要不得!弱肉強食的天下,這種心境,輕則吃虧,重則喪命!」

「從今天開始的一個月之中,我要在這遍布著妖獸的山脈之間,再度加強我之果敢鍛煉,改卻地球上的習慣,同時,我要研習這個如墨般的小石頭,為何會讓我的星宮,如此大動作。」

思及至此,蕭北整個身體騰空而起。

……

……

半日後,山脈更深處,茂密的森林中,蕭北於一處大瀑布之下的大石塊上,手捧著如墨般的小石塊,皺眉深思。

這個所謂的小石塊,絕對不是石頭,要是石頭的話,蕭北一隻手一捏,便足以捏爆它,這個如墨般的小石塊的強度,哪怕就是蕭北現在以還在震蕩著的星宮引發出來的最強悍的力量攻擊它,也是沒有絲毫的效果,甚至,蕭北將武氣擬型成的「漫天星辰」,在將攻擊力凝聚成點做出最強攻擊的時候,這個小石塊,依舊不出現任何的損傷。

這個小石塊的硬度,可見,絕對超強。

而且,通過昨日黃袍人生命斷絕之後小石塊才掉落的跡象,蕭北便已知曉,這個墨般的小石頭,需要有本質上的聯繫才可以歸自己所用。

這種所謂的聯繫,應該就是本源的交融。

而最直接的,莫過於本質的交流。

也就是說,將自己的鮮血滴到這個如墨般的小石頭上面,然後,靠著鮮血與這個小石頭的感應,進而操縱著這個小石塊。

蕭北,在沉思了半日之後,最終下了決心。

自己,要這麼做!

刺破了食指,蕭北將鮮血,滴到了小石塊之上。

也無怪乎按照蕭北的性子居然思考了半日之後才下定了決心,實在是這裡面需要冒的兇險太大……要知道,那個黃袍人在那天表現出來的發狂狀態,實在是讓蕭北不能不往壞處想,那就是,黃袍人發狂的狀態,與這個如墨般的小石塊有關,正因為黃袍人與這個小石塊建立起了關係,所以,才會發狂,才會生飲獸血,身體有傷。

但,蕭北之所以要拼一拼搏一搏,實在是蕭北覺得他腦海之中的星宮,與這個如墨般的小石頭之間的關係,有點太過於匪夷所思。

那就是自從這個如墨般的小石頭被蕭北拿到手中之後,蕭北腦海之中的星宮,便一直在不斷的加劇翻滾著,一刻也不曾停歇,蕭北做過實驗,讓小石頭離得自己足有一百多米的距離,自己的星宮才不翻滾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