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紅妝的美眸中,也射出了一縷異芒。

如果換了她和牛頭,哪怕有同樣的暗器在手,也絕無可能如此風輕雲淡的瞬殺三人,這讓她對穆青城那所謂的紫霞神功更加好奇。

穆青城收了針,回頭道:「車上有武器,趕緊把武器取走。」

牛頭和葉紅妝分別從後面上了車。

除了三名墨西哥雇傭軍自身佩戴的AK47和各自幾百發子彈,後座上還有一把巴特雷重狙,很明顯,這個人是一名狙擊手,也難怪如大爺般坐著不動。

在部隊中,狙擊手的地位和身價都很高,哪怕是指揮官,也輕易不會呵斥狙擊手,因為狙擊手在瞄準時,需要保持沉著冷靜,如果被打罵了,瞄不準怎麼弄?

通常狙擊手長期獨處,警惕性遠超於普通的士兵,但是算他倒霉,碰見了穆青城這樣無限接近於化勁顛峰的高手。

每人收了把AK47,巴特雷由牛頭拿著,葉紅妝又問道:「接下來呢?」

事實上,她和牛頭已經不自覺的把穆青城當作了主心骨,畢竟就她們自身而言,碰上這樣的情況完全是一籌莫展,搶了車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坐駕駛位的穆青城平靜的說道:「你們下車,回原來的山坡,這裡有我,我去引發動亂。「

牛頭沉聲道:」穆總,你別亂來,實在不行我們開車回去,通知工人撤退回迪法,大不了這一局認輸便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活著,總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葉紅妝也道:」是的,為國捐軀,也要捐的有價值,明知不可為而為毫無意義。「

穆青城回頭道:」我比你們更加珍惜生命,放心,我不會去送死,我有這個!「說著,就亮出了C4炸藥! (謝謝好友caizr和好友池魚肥的月票~~)

牛頭和葉紅妝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讀出了滿滿的動容,穆青城的意思不難猜,是打算駛駕吉普沖入敵群,引爆炸藥,雖然以穆青城的身手,可以先一步跳車而逃,卻也是非常危險的。

尤其是跳車的一剎那,如果對方有高手及時開槍,會很難倖免。

葉紅妝擔心的勸道:「你可別冒險,牛頭說的對,哪怕這次不行,我們下次還有捲土重來的機會,命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穆青城暗暗苦笑,或許對於501,存在捲土重來的可能,因為他們的背後有國家,國家會從各個方面給予支持,就算這次失手,錸礦的最終歸屬仍有一搏的可能。

可是自己不行,失去就是失去,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其實也不是穆青城放不下這座礦山,而是他的命運已經與凱瑟琳綁在了一起,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凱瑟琳在摩根家的處境並不好,一旦失去了錸礦的開採權,會很容易被小摩根抓住機會成為打擊她的借口,雖不至於立即垮台,但處境會更加的艱險。

很多事情往往是一步退,步步退,起了頭就沒法停下,形式會逼迫你繼續退,最終退無可退,摔入萬丈深淵!

說到底,凱瑟琳還不是摩根家的家主,只相當於摩根家部分產業的CEO,如果凱瑟琳倒了,FBI會第一個找上門,自己在美國也將再無立足之處,還會連累很多人!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們趕緊下車,回去潛伏,前面有人在喊,肯定在叫我過去!」穆青城深吸了口氣,轉回頭笑道。

葉紅妝與牛頭並不清楚穆青城的處境,只是一瞬間,目中充滿著敬服之色!

到這個時候,他們徹底相信,穆青城搶權不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畢竟錢再好,哪有命重要呢,而穆青城能不顧生死的去炸敵人的車隊,這分明是心懷祖國啊,明知九死一生還能置生死於度外,由不得人不敬服!

「我會把今天發生的一切向軍委彙報,無論成不成,國家都會記住你的!」牛頭用力拍了拍穆青城的肩膀。

葉紅妝也是美眸中閃爍著連她自己都難以明了的複雜光芒,深深看著穆青城道:「保重!」說完,便和牛頭分從兩邊下車,快速隱入了黑暗當中。

車裡只剩下了穆青城自己,心頭反而一片寧靜。

『成與不成,就看這一遭了!「

穆青城吁了口氣,神識全開,輕輕一踩油門,駕車向前駛去。

車輛逐漸加速,目標是皮卡,畢竟高射機槍的威脅太大,如能把皮卡摧毀的話,會少了很多威脅。

耀眼的車燈閃爍,穆青城戴著從死屍上扒下的帽子,盡量遮掩住臉龐,不過縱是如此,還是有人發現了異常。

「你到這裡來做什麼,那邊,去和那邊會合!」

皮卡的攻擊力非常強,是用來踹門的進攻性武器,不和普吉車和越野車開在一起,而穆青城開的是吉普,有聲音大吼著指揮穆青城往那邊開。

穆青城猛一咬牙,陡然加速!

「停下,快停下!」

「再不停我們就開槍了!」

好幾條AK47端了起來。

距離皮卡群還有幾十米,穆青城能看到很多錯愕和不敢置信的眼神,也有個明顯是指揮官的人大叫:「開槍,快開槍!」

『是時候了!』

穆青城再一腳油門猛踩,在前方槍口火舌噴吐的同時,突然身形倒縱,嘩啦嘩啦兩聲!

第一聲,是前擋風玻璃被子彈擊碎,后一聲,是穆青城迎頭撞破后擋風玻璃,從車后竄了出去,在觸地的一剎那,猛的踢地,幾乎是貼著地面,如炮彈般往後平射,然後狠狠一捏攢在手心的遙控器!

「轟!」

「轟!」

「轟!」

幾乎同時三聲巨響,預留在車裡的三塊C4不分先後的爆炸,一團直徑足有幾十米的火球爆出,哪怕穆青城隔著幾十米的距離,都被衝擊波狠狠擊打在後心,鮮血狂噴,身體不受控制的翻滾著加速飛出。

身為化勁顛峰的高手尚是如此,普通人更難以倖免,凡是被火球吞沒,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數十米之內被衝擊波擊中,也七竅流血,內臟被震毀。

明亮的光焰映照著天空,爆炸引發了皮卡的殉爆,一輛接一輛,甚至還有幾輛被直接拋飛到半空中。

僅這一炸,皮卡幾近於全滅,敵軍差不多被滅了一半!

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他成功了!」

葉紅妝激動的看著向後飛竄的黑點,抓住牛頭的胳膊大叫道。

是的,整個過程出乎想象的完美,皮卡被滅,剩下的吉普和越野車就構不成威脅。

牛頭也是猛點著頭道:「穆青城果然實力強勁,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他不是開門逃走,而是直接撞破後面玻璃,我們都低估了他,現在我有十足的信心把敵人狙擊在這裡,該我們了!」

「嗯!」

葉紅妝端起AK,瞄向前方慌亂的人群。

「噠噠噠~~」

「噠噠噠~~」

兩道火舌噴吐而出,猝不及防之下,當場有近十人中彈倒地!

「趴下,趴下,敵人在那裡,還擊,還擊!」

「躲到車的後面去!」

下面傳來了氣急敗壞的大叫。

數十道火舌回掃過去,密集的彈雨打在沙地上,激出了一排排的沙塵和一溜溜火花,葉紅妝和牛頭連頭都沒法抬。

可是不片刻,從側面,又是噠噠噠的一梭子掃向敵群,頓時掃倒了好幾個。

「那邊,那邊也有,打那邊!」

十來道火舌向著側面打過去,給葉紅妝和牛頭減輕了壓力。

牛頭一邊裝配著重狙,一邊輕鬆的笑道:「這正是最完美的交叉火力,我都懷疑這傢伙也受過軍事訓練呢。「

」這……不大可能吧?畢竟他的履歷造不了假,來美國之前,是個地地道道的死宅加學生。「

葉紅妝的美眸里現出了遲疑之色,望著穆青城所在的方向。

那個方向被打的火光直閃,但是又過了片刻,上百米外槍聲再起,幾名武裝份子中彈倒下。

「Fuck!「

」tmd,他在後面!「

」噢,上帝,到底有多少人,這該死的黑夜,我們被包圍了!「

「打,打!」

雜亂的叫聲混雜著槍聲傳來,葉紅妝頓時撲哧一笑:」這傢伙還知道打一槍換個地方呢。「

牛頭奇異的看著葉紅妝,這一刻的葉紅妝,媚態盡現,仿如冷傲的寒梅驟然開放,是從未有過的,也因此被吸引住了目光,當然了,牛頭對葉紅妝沒有額外的心思,他是個非常正派的人,結過婚了,娶了青梅竹馬的師妹。

葉紅妝俏面一紅,連忙道:「我們也換個地方,趁敵人沒摸清虛實,能打幾個是幾個,去那邊。」

牛頭提起狙擊槍,跟著葉紅妝跑去,心裡卻是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很明顯,葉紅妝臉紅不是為了自己,作為男人,多多少少是有些婉惜的。

目前的戰場態勢,由於大爆炸的火焰尚未熄滅,擠在一起的車輛成了最好的靶子,跑了幾十米,牛頭趴下來,重狙對準一輛吉普的油箱,連開了兩槍!

因為一槍打不爆油箱,第一槍是把油箱打爛了漏油,跟空氣接觸,第二槍再打上去,自然就爆了。

「轟!」

明亮的火球閃出,由於打算長途奔襲,油箱加滿了油,甚至後備箱里還有成桶的汽油,這一爆開,汽車被掀飛,躲在後面的幾個人當場被炸死,個別沒死的,也是身上燃燒著熊熊烈焰。哀嚎掙扎。

「噢,上帝!」

「tmd!「

」散開,散開!「

」不行,不能散開,黑夜裡我們什麼都看不見,散開就完蛋了!「

」上車,開車跑!「

這種情況確實挺讓人絕望,哪怕是以驍勇善戰聞名的烏東武裝,都是一籌莫展,一方面是夜裡,你看不到敵人,摸不清敵人的底細,敵人卻能看到你。

另一方面,火箭筒和迫擊炮等重武器都放在了皮卡上,隨著皮卡被滅,全部損毀,手頭只剩下輕武器,沒法組織火力有效壓制,這就摧悲了。

第三個原因與雇傭軍的性質有關,本就不是什麼訓練有素的精良部隊,打順風仗欺負人還好,碰上被偷襲的逆風仗,沒潰散是因為身處於沙漠,摻雜在雇傭軍中的烏東武裝也改變不了命運。

不過能打出這樣的效果,關鍵因素還是穆青城、牛頭與葉紅妝本身就是高手,無論反應、速度、敏捷,還是準頭,都不是普通的士兵所能比擬。

有些人趕忙上車,打算冒著彈雨突圍,卻沒注意到頭頂出現了一個黑點,帶著呼呼風聲,直接砸了過來。

「轟!」

又一大團火球升起!

「我的天,還能這樣玩?難怪這傢伙非要帶著C4呢!」

葉紅妝目瞪口呆道。

沒錯,穆青城把C4當手榴彈扔了過去,普通戰士,手榴彈都能扔個三四十米,雖然C4比手榴彈重,方塊外形也更難以握持,但是身為宗師級高手,扔個七八十米不費事,再憑著他過人的目力,可以及時引爆。

不是手榴彈,勝似手榴彈!

這一顆C4扔下去,七八輛車瞬間被炸毀,葉紅妝不由道:「我有一種預感,也許憑著我們三人,就足以全殲這裡的敵人。「

牛頭的心裡,也泛出了一種很奇異的感覺。 (謝謝好友余錦坤與好友胖八爺的月票~~)

這一枚C4起到了立桿見影的效果,再沒有人敢於乘車逃跑,實際上穆青城的C4也用完了,前一輛車裝了三塊,才炸出那樣的效果,連同這次扔出去的一塊,他只帶了四塊,五公斤一塊,四塊重達20公斤。

交火仍在持續,但是不如前一陣子那麼密集,對於穆青城這方來說,需要節約子彈,以點射為主,不再一梭子一梭子的打。

而對於雇傭軍一方,雖然也看出來了敵方可能只有幾人,可越是這樣,越是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人數多寡與戰鬥力高低沒有必然聯繫,人少還能還能壓著自己打,說明對方都是高手,黑暗正是高手馳騁的戰場,這讓人更加小心,縮在車後面,連喘氣都要憋著。

」啊,我受不了了,我tmd的憋死了,我要衝出去!「

隨著時間推移,一名烏東武裝份子精神崩潰了,大叫著撒腿就跑。

」烏里揚夫斯基,快回來!「

有人大叫喚著。

可這個叫烏里揚夫斯基的人充耳不聞,一邊跑著,一邊胡亂開槍,子彈在夜空中劃出一道道火線,每個人都在緊張的看著,卻是不片刻,一聲槍響,一枚子彈射穿了他的腦門!

撲通一聲,烏里揚夫斯基跌倒在了沙地里。

「享利先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要麼被打死,要麼會成為俘虜,你有別的辦法么?」

黑暗中,一我包裹著頭巾的哥薩克漢子向一名中年法國人問道。

哥薩克漢子叫卡欽斯基,是烏東武裝的首領,受克格勃指派,協助法國方面行動,而這名法國人叫亨利,是法國駐尼日使館武官。

亨利望著夜空,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到現在都沒搞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只能慢慢等,等到天亮看清楚情況再說。「

哥薩克人眼裡都流露出了一絲不滿,畢竟亨利作為使館武官,擁有外交豁免權,哪怕被俘了,只要亮出身份,也沒多大的事,而自己是克格勃的雇傭軍,投降多半是死。

卡欽斯基的眼神一陣閃爍,突然向幾個墨西哥人揮了揮手:「你們,分開來跑,從不同的方向,用最快的速度跑!」

「我們?」

墨西哥人明顯不願意。

「快去!」

卡欽斯基又手一揮,哥薩克人紛紛亮起了槍。

別看墨西哥人搞黑幫順溜的很,但是碰上毛子也得認聳,居然沒人敢拿槍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