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好好學習吧。」大舅無意義的勉勵王浩然。

離開了客廳,王浩然徑直的去到了二樓的卧室。

也只有在這不大不小的十五平米房間裡面,王浩然才能安心下來,他將房門反鎖,實質上沒有反鎖的必要,陳梅答應過他,學習的時候,絕不會打擾,連送點心都不會,其實……王浩然還是有些期待點心的。

坐在書桌面前,打開去年舅舅給自己送的i7八核處理器一體機,王浩然從加密的資料文件夾裡面,點開了名為數學題的DOTA2的軟體。

這電腦有很多優點,其中這麼幾樣,王浩然很喜歡,比如閃退,比如秒關機,比如無論怎麼微操,顯卡都不會發熱這種特性。

王浩然準備開幾盤的DOTA的時候,畫面中突然跳出了一個窗口,不同於「開局一條狗,裝備全靠打,一刀就爆橙裝」這種遊戲硬廣,窗口的背景非常乾淨。

王浩然看了看,有些奇怪,窗口裡顯示了這樣的內容:

斯坦因學院錄取通知書,尊敬的王浩然你好,於公元2017年10月1日,您被我校錄取,若同意在我校就讀,請在坐下角的橫線上簽字,並點擊提交。

PS:一旦就讀我校,您將再也不會回到您的世界,請慎重考慮。

這是什麼玩意?黑客入侵嗎?況且我才剛上高一啊?保送了?有這麼美滋滋嗎?

王浩然用嘴唇輕咬了咬手指,思忖起來。

把前面的都理解成惡趣味,那麼為什麼自己的名字會出現這點尤其讓他在意。他平常也沒有實名制過啊,難道說是認識的人的惡作劇?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

他思考的同時,仔細的觀察了這封文件的格式。

王浩然跟大多數的人都不一樣,平常遊戲中出現的需要點「我同意」的合同,他都會瀏覽一遍,絕不用腳簽合同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今天這個「合同」他也研究了幾秒,結論是,扯犢子吧?這具有法律效益嗎?還不能回到我的世界?

王浩然抱著鄙夷的心態,在橫線上打小了自己的名字,然後移動滑鼠,點下確定的一瞬,他內心忽然一怔,停住了。

要是真的離開現實世界了怎麼辦?

這個念頭僅僅在腦海一閃而過,然後又在心中嗤笑起自己來,這個東西,大不了是電腦病毒或者小視頻,病毒的話,頂多卡機格式化,如果是小視頻,也不虧,所以他微微一笑,輕鬆點下確定。

就在手指敲擊滑鼠的左鍵的一瞬,屏幕忽然的黑掉了,接著跳出了一個天藍色的進度條,由百分之零快速的推進,在王浩然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百分之二十七了。

王浩然愣了愣,電腦中毒了?

王浩然的第一反應是按下電源,但毫無作用,接著他嘗試了Ctrl+Alt+end,這樣做其實對硬碟的傷害很大,但王浩然不知道為什麼,內心開始慌亂起來,莫名的緊張感從身體裡面瀰漫。

「不行!這樣電腦會燒壞的!」

王浩然用這種理由說服自己接下來的行為,他連忙起身,迅速從插座把插頭拔掉,進度條已然是百分之九十七了,不過這樣的話,無論怎麼樣也不會再繼續下去了吧?

電腦屏幕上的進度僅停頓了一秒,接著完成了讀取,王浩然瞳孔倍增,有些心驚,出了鬼了!電源已經斷掉了而屏幕還亮著?世界上最頂尖的黑客也做不到這一點吧?

隨著進度完成讀取,屏幕一閃,接著一陣暖流從王浩然體內襲來,他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腳下突然出現的泛著藍色光芒的圖騰,若宇宙黑洞一般吸納萬物。

王浩然在房間里憑空消失了。 王浩然只感覺到一陣強光進到了自己眼睛裡面,他用手儘力的擋住,在意識稍微清晰的時候,恍恍惚惚的睜開了眼睛,眼前的景象讓他驚得後撤一步,發出了有些怪異的尖叫,他不相信這是自己的聲音,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眼前之物。

王浩然身前五步的距離是一張塗漆長桌,到這為止都算正常,但抬頭看便有些鬼畜了。

一個綠色大眼的青蛙頭長著嘴巴吧唧吧唧的說著些完全聽不懂的話,分叉的舌頭分外柔軟,還塗著一層偏黃的黏液。

青蛙頭人形身體,裸露在黑色長袍的青蛙手撫在桌面上,「它」不停對著驚恐萬分的王浩然嘟囔著晦澀的語言。

忽然的,它愣了愣,自顧自的微笑起來,這個動作又把王浩然嚇得不輕。

蛙人,你想做什麼?

只見青蛙三瓣的手掌輕輕一揮,王浩然的身體頓時一陣酥麻,像觸電一般酸爽,這種電流的強度不大,像廉價塑料打火機裡面的火花塞微弱的電擊。

王浩然身體一哆嗦。

「集中招生已經結束了,所以有點忘記了,抱歉。」青蛙笑著說道。

王浩然世界觀被刷新一般,錯愕的捂住嘴巴,雙腳又自然後撤一步,顫顫巍巍的說道,「青蛙竟然會說話?這太暴力了!」

「相比青蛙說話,你出現在這裡才更值得驚訝吧?」青蛙語氣依舊和藹,「況且我不是青蛙,我是貝拉拉老師,是斯坦因學院的招生辦主任。」

「這……這不現實,斯坦因學院什麼的,而且……剛才,你對我做了些什麼?」王浩然唯唯諾諾的說道,說罷把自己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

還好,心臟還在,胃還在,腎還在,它……還在。

「忘了跟你解釋了,我剛才給你施加了魔法,你現在能夠聽懂我的話了。」貝拉拉這個中年婦女青蛙說道。

「哦,這樣啊,原來您是魔法少蛙哦,這樣就可以理解了……鬼才理解啊!這種不科學的東西能夠說服我嗎?」王浩然說道。

貝拉拉無奈的聳了聳肩,「那你覺得你來到這個世界科學嗎?」

哦,這是夢啊,不過實感太為強烈了,貝拉拉不解的看著王浩然把自己的手臂擰得發紫。

「等等……一點一點解釋,我還是不太理解,先跟我說說這個魔法是怎麼回事吧?」王浩然問道。

「這是一個魔法的世界,而你所處在這個魔法世界最負盛名的魔法學院的招生辦公室裡面。」貝拉拉給王浩然娓娓道來,然後還接著補充,「剛才我給你施加了語言魔法,它是永久性質的,你原本世界國度的語言系統會轉化成對方的,相反的,對方的話,也在你的腦海中翻譯了一遍。」

貝拉拉的話大概是這個意思,這是沒有延遲的同聲翻譯。

「這個設定也太方便了吧?意思是我掌握了所有語言?」

按照她的說法,自己的中文,在貝拉拉面前是青蛙語,在日本人面前就成了日語,這還真是對大學語言系的最大蔑視哦。

「也不盡然,只能是施術者,也就是我收錄在魔法的語言,現在的話,你跟這個世界的人類和這個學院的學生交流不會有障礙。」

王浩然明白了她的說法,原來這個魔法並不是萬能的,就相當於對從來沒有相處過的外星人,王浩然跟他還是對牛彈琴,等等……貝拉拉老師有沒有收錄牛語?好想試試對牛談情啊……

王浩然姑且接受了魔法這個設定,他環視了一圈辦公室,除了沒有一處電器以外,與王浩然的世界沒有任何出入,所以就算你跟我說這是異世界,我也沒有親眼見到哥布林啊?

「你說這裡是斯坦因學院,然後我是錄取學生?」王浩然質問道。

貝拉拉點頭,「沒錯,簽了合同,你就是斯坦因學院的學生了,而且不能回到你原來的世界了。」

「喂!這很奇怪吧?你跟我說那是合同?」王浩然稍稍有些憤慨,那合同根本就不具有法律效益,連甲方乙方都沒有,他絕不承認。

「我們已經很儘力去適應你們世界的規則了,就不要埋怨了。」貝拉拉苦笑著說。

「你們這根本就是詐騙啊?我不會承認的。」王浩然搖了搖頭,腦子裡面還是一片的混沌。

「詐騙什麼的,如果你沒有那種想法的話,那封郵件你根本就不會收到。」貝拉拉柔軟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很奇怪吧,我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有斯坦因學院,怎麼會有想去這裡的慾望?」

「嗯……不管怎樣,你還是來了,也回不去了,我想的話,你應該問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因為你回不去了。」她刻意的重複一遍,語氣表情一直和藹的貝拉拉有那麼一瞬間突然有種厚黑學的意味。

王浩然咬了咬嘴唇,如她所說,不再糾結那個話題。

「我是在原來的世界消失了嗎?」

「這個你應該是消失了。」

貝拉拉的話有點深意,王浩然想努力揣測。

「那我我父母呢?我突然不見的話,他們會很著急吧?你們這點都沒考慮嗎?」

王浩然的話裡面有些怪罪,於是貝拉拉對自己的言行有些謹慎起來。

「這個你消失了,他們也不會著急的。」

「什麼意思?你把我的存在感抹消了嗎?」

「不不……用你們的話來說,這種不人道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做的,只是用了……更溫暖的方法。」

貝拉拉不知道那種行為算不算溫暖。

嫡女囂張:鬼王獨寵俏醫妃 「你們做了什麼?」 軍婚之步步爲營 王浩然問。

貝拉拉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這個你,來到了……我們世界,但在你原來的世界……我們捏造了一個你,性格跟你一樣,他成績優秀,會考上最好的財經大學,然後會進到舅舅的銀行,最後在陳梅的催促下,結婚生子繁育後代……這樣不錯吧?」

貝拉拉的語氣到後面有些虛了,問句也帶著輕微的試探心理。

王浩然低著頭,表情有些認真,讓貝拉拉心理不禁有些忐忑,但王浩然沉思了一會兒,很輕鬆的說道,「這樣就可以。」

「誒?這樣就可以?」貝拉拉忽然的愣住了,有些詫異,但這不解很快的被她抑制下去了,緊接補充道,「不,沒事。」

王浩然不知道她想說什麼,也沒有興趣。

「那為什麼會選擇讓我入學?」王浩然問道。

貝拉拉似乎還受到王浩然剛才深沉表情的影響,沒緩過來,好一會兒,才慢吞吞的說道,「哦哦……我告訴你。」

王浩然有一絲的狐疑起來,貝拉拉老師剛才的遊刃有餘似乎受到了什麼影響,改變了。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這是我們學園長的意見,因為補錄生都是學園長敲定的。」貝拉拉解釋道。

這會不會有種欽定的感覺?

王浩然心裡不禁有些狐疑起來,自己難道是天選之子?體內埋著九條尾巴的黃色狐狸?

「補錄生是指的?」王浩然抑制住自己深藏的好奇心。

「學院在八月以前基本招生完畢,在八月二十的時候,會選擇再補錄一個學生,恰好王浩然你是最後的學生,明天九月一號,就正式開學了。」

「你說什麼?明天九月一號?」

王浩然深切的記得自己是在十月一號在電腦面前被吸到這裡來的,這個世界的時間不同?

「別問這麼多了,你值得意外的事情很多,明天……哦不,從今天開始你會一一了解到的。」貝拉拉雙手撐著著光滑的臉頰,朝著王浩然微笑。

「好吧……我也想見識一下異世界。」王浩然已經迫不及待推開這扇門,呼吸一口非地球的空氣了。

「今天已經是傍晚了,我讓女僕先送你回寢室吧。」

「女僕」這個辭彙深深的刺激到了王浩然的神經。

是那種身穿白色絲襪和白色褶皺花邊裙的女性嗎?這太讓人感興趣了,王浩然現實中見過的女僕都是coser,說實話,還是有種完成度不夠的感覺。

貝拉拉看著王浩然似乎有些興奮的樣子,呱呱的……哦不,哈哈的笑了起來,「喜歡女僕嗎?」

「不,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王浩然老實的回答。

「是一個漂亮的姑娘,你出門就能見到她了。」貝拉拉臉上的那種笑容不像是在說謊話。

王浩然心裡一怔,心跳就不自覺的加速跳了起來,哇……那是真的緊張,女僕欸?那可是女僕啊!

「貝拉拉老師,再見了。」

「再見。」

王浩然給了貝拉拉一個微笑,相比之前的咄咄逼人,現在禮貌了不少。

推開門的一瞬間,王浩然見到了女僕小姐,她纖細均勻腿上的白絲非常合適,裙擺上的褶皺也恰到好處,王浩然又回首望了一眼貝拉拉老師,她朝自己貼心的笑,王浩然心裡也踏實了。

或許對於貝拉拉小姐來說,她真是一個漂亮的姑娘。

那光滑的綠色皮膚,柔軟的舌尖,圓滾滾的臉頰上微微的泛紅,羞澀的模樣讓人覺得,她或許是個內向的孩子,王浩然鼓勵似的摸了摸她光滑的頭頂,分泌出的黏液沾了一手,呵。

「女僕小姐你好。」

「你……好。」 天邊的晚霞是血紅色的,如飄揚的絲帶,這麼純凈的天空,王浩然很少見到,單憑這一點,說這裡是異世界也不過分。

斯坦因學院是真的貴族學院,學校整體是中世紀的歐式建築,王浩然走在發黃的乾淨石頭路上,覺得整個人的心境都飄忽了,自己真的是離開了俗世,身旁女僕小姐靦腆的笑就可以說明這一點。

女人,吃完請負責 「忘了介紹了,我叫琪雅。」女僕小姐說道。

「我叫王浩然。」

自我介紹很平淡,王浩然也沒有什麼別的需要補充的,我的興趣愛好是什麼,很高興認識你,這種話只有在地球才適用。

「覺得學校怎麼樣?」女僕關切的問。

王浩然思索了一下,學校當然算得上是豪華,面積大得怕人,看不到盡頭,各種高聳的精緻建築也讓王浩然有種重生感,體驗不錯,但就是有些奇怪。

「學校人也太少了吧?」王浩然現在在路上沒有見到一個人。

「嗯,是這樣的,我給你介紹一下斯坦因學院吧。」琪雅一邊跟著王浩然漫步,一邊考慮著組織語言,一會兒后說道,「斯坦因學校是三年全日制的,有三個年級,每個年級有26個班,對應著A~F班,浩然你是S班的。」

罵誰SB呢?

「等等,不對啊……為什麼會是用英文字母作為班級號?」王浩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狐疑起來。

琪雅則停住腳步,朝著王浩然眯著眼一個溫暖的笑,用蛙掌三隻手指中的一隻,姑且稱之為中指,輕輕的放在光滑的嘴唇上,語氣柔和道,「這個保密喲,待會你就知道了!」

糟糕……被撩了,王浩然不知道是不是單身久了的原因,他覺得眼前的琪雅小姐分外的可愛。

王浩然獃滯了幾秒,緩緩道,「這樣啊……」

琪雅繼續帶著王浩然往前慢慢走。

說到哪了?王浩然努力回想起來,為了平復內心的躁動。

「對了,既然一個年級那麼多班的話,學生應該挺多的啊?」王浩然問道。

「班級雖多,但每個班只有十到十二個人。」琪雅說。

「哦……精品班啊,那人是少了些,諾大的學院竟然只有八九百個學生。」王浩然感嘆起來,這種規模的學校,在中國至少容納三四萬大學生吧。

「加上現在不早了,閑逛的學生不會太多。」琪雅說著說著,便迎面走來了兩個男人,於是小聲的對王浩然說道,「這就是斯坦因學院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