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更是讓她心安。

靠在他懷裡,陸眠整個人也有了幾分柔軟,也打開了話匣子,「你不用擔心我,我們重新在一起這件事,爸媽他們遲早要知道的。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早點痛快的給一刀。今晚你別去了,爸爸正在氣頭上,你去了也只是火上澆油而已。先讓我自己處理,我要是……處理不了,再告訴你。」

自他懷裡仰起腦袋,陸眠眸底點綴著明晃晃的笑意,「好不好?」

一句溫軟的好不好,讓凌遇深毫無原則的投降。

「好。」乾燥溫暖的掌心,輕撫著她的髮絲,凌遇深眸底染上了一層輕淺的晦暗。

陸家莊園,燈火通明。

陸眠剛踏進室內,傭人就伸手接過她脫下的外套,「小姐,先生和太太在等您。」

「好,我知道了。」

深吸一口氣,揚起燦爛的笑,聲音輕快,「爸,媽,我回來啦。」

端坐在沙發上的陸胤,穿著家居服,手裡端著茶杯,茶水還在冒著氤氳的熱氣,他神色微冷,眸子更冷。

薄唇微動,「過來坐下。」

坐在他身旁的林沁兒,剛洗完澡,綁好腰帶后,沖陸眠招招手,「圓圓,到媽媽這來。」

「好呀。」

陸眠邁步,剛要到林沁兒身邊去,陸胤冷聲呵斥,「坐對面。」

渾身一顫。

儘管回來的時候,預想過他會很生氣,只是沒想到這麼生氣。

氣到連讓她坐身邊都不肯。

她腦袋耷拉下去,整個人周身蒙上了一層委屈的氣息,「噢。」

後退兩步,到對面的沙發坐下。

美男社交圈 眼觀鼻鼻觀心,正襟危坐,「爸,我坐好了。」

一隻柔軟的手,覆上了陸胤的手背。 王勃搖了搖頭,不再去想老女人的事情,也就是剛才那位大姐。

33歲的年齡,叫大姐是可以的。不過這人是大齡剩女,沒有結婚的,可不是所謂的少婦之類,而是應該稱為老女人。

「下一位病人,請進來!」

……

「下一位!」

一直熬到晚上九點多,王勃總算是把所有的病人全部看完了。

中間花費了一個小時吃了兩次飯,一次是午餐,一次是晚餐。是一位土豪病人在旁邊的餐廳訂的飯,中午吃的是三菜一湯,一葷兩素搭配著一份米飯。晚餐是一份炒菜拌面,總的來說王勃絕對沒有餓到。

但是這一天的時間大部分都在坐診,忙個不停十分辛苦。

王勃真的有點想念,被自己安排做事的申笑天了。要是有個助手自己何必這麼累?

不過還好這忙碌只是暫時的,大概一兩天左右,這申笑天就會處理完事情,接手實習助理醫生的職業,到時候就可以稍微輕鬆一點了。

將最後一名病人送出醫館,王勃打掃了一下衛生,就關上了醫館的門,回出租屋去了。

洗了個澡躺在床上,借著還沒有入睡,王勃在向系統娘南兒炫耀。

「南兒,你猜猜我今天賺到了多少錢?」

南兒很是無語,怎麼宿主脫離不了這種低級趣味呢?

我該怎麼拯救你,我的宿主哥?

「不猜,你不覺得這很無聊嗎?」

「不無聊啊?賺了那麼多錢呢,本來我都按照成本價看病,結果這些人都給了我小費,出過今天的藥材藥品費用,不算人力的話。我今天一天時間就賺了一萬多,這真的是太誇張了!」

南兒懶得搭理掉進錢眼的宿主,思考著系統方面的相關問題。

「南兒,你說要是我每天都賺這麼多,會不會很快就成為富豪了?」

系統娘南兒從思緒中回過神來,想到王勃竟然說自己想要成為富豪,一臉的不屑嘲諷道。

「宿主,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身為最偉大的本系統的宿主,竟然只有成為富豪的願望,看來之前是我高看你了。」

王勃一臉獃滯,這是怎麼了?竟然莫名其妙的嘲諷自己。我剛才又沒說錯話啊?

難道是南兒吃醋了?

這是個萬能定律,王勃的朋友君君所總結出的規則。

女人為什麼會生氣?那是因為有人讓她不開心了。

女人為什麼不開心,那是因為她大姨媽來了。當然這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是這個女人在吃醋。

沒有錯,女人就是喜歡吃醋,無論大的小的,老的動不了的。只要是女人,她們都會吃醋。

吃男人的醋,女人的醋,自己的醋,可以說女人就是個醋罈子。

不論對與錯,在吃醋的女人面前,你都必須低頭。不然就是花式作死,必定注孤生。

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沒有問題,但是其實很多不了解的是女人,她更是醋罈子。

吃醋的話她會撒嬌,吃醋她也會哭鬧,吃醋她還會生氣,簡直就是花式吃醋表演秀。

如果一個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那就不要想對與錯,也不要考慮任何做法。你只有對這個女人讓她,忍她,寵她,然後泡她,這樣你就有機會把她抱上床,脫了褲子打屁股。

沒錯,就是打屁股。想歪了的都是老司機,不跟什麼好人。

如果實在榆木腦袋,什麼都做不好。那就別泡妞了,哪涼快去哪呆著去。

「南兒女神,我錯了。你不要吃醋了好嗎?」

南兒差點沒忍住,伸出手一巴掌呼在王勃臉上。想到自己現在只是殘魂,沒有實體也就無奈的收回了手臂。

「本女神會吃醋?這可真是個不好笑的笑話。」南兒冷嘲熱諷道。

「南兒,那你別生氣了好嗎?會長皺紋的,這樣會不漂亮的。」

南兒額頭冒出一條條黑線,這宿主純粹是搞笑的吧?

「宿主,請不要隔應本女神,本女神是魂體的存在,所以不會出現長皺紋,衰老雀斑痘痘之類的任何問題。麻煩宿主你收起自己幼稚的手段,你這方式去哄幼兒園的孩子,都不好使了。」

王勃一臉尷尬,一個大寫的懵逼掛在臉上,自己就這麼盧幣嗎?還是說現在的幼兒園,小朋友都很厲害了?

王勃承認自己的方法有些過時了,畢竟這是幾年前在一部肥皂劇上看到的方法。系統娘南兒是偉大的存在,所以煲電視粥那是沒有一點問題。

可是如果說幼兒園小朋友,自己的方法也哄不到,王勃是一點也不相信。

他不相信一根棒棒糖解決不了一個小蘿莉,如果不行那說明是棒棒糖不夠。一根不夠就兩根,兩根不行就五根,要不就十根。還不行就一袋,要不兩袋?用棒棒糖一定可以誘拐小蘿莉的!

看到王勃一臉堅定的認為,南兒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宿主,你不僅智商著急,更是情商著急,最嚴重的是迷之自信。

誰給你的自信,讓你相信棒棒糖,就可以哄到小蘿莉?

難道這宿主還不知道現在的小蘿莉,都已經迷戀上了名牌寶寶,訂製公主裙,各種萌系玩具?

不過南兒懶得告訴王勃這個真相,就讓他活在過去的美好記憶中去吧。免得學會了誘拐小蘿莉的招數,去禍害小蘿莉們。

她們還是孩子吶!對她們下手,還是不是人?

只有腳盆國死肥宅死變態,才會對幼兒園的蘿莉小朋友們,露出醜陋的面孔。

這是系統娘南兒在網上發現的消息,一群Cosplay血小板的幼兒園小朋友。萌翻了整個二次元世界,卻被這樣的變態發表犯罪性評論。

南兒可不想自己的宿主也成為那樣的人,想想死肥宅死變態就覺得一陣惡寒。

這種畫面實在是太可怕了,本女神才不要見到。

可愛的血小板,就應該讓本女神這樣的人,去守護她們不受侵犯。

「宿主,說真的你的想法,有時候挺幼稚的。」

王勃尷尬的一笑,沒有解釋。

不是不想解釋,主要怕是越解釋越黑,反而不如不解釋的效果。

流言蜚語什麼的,王勃他是絕對不會,怕啦!怕啦!

堅持本心就好,當然是選擇正確的,對得起良心的方向! 對上林沁兒的目光,陸胤如覆冰霜的俊臉,才稍稍有些緩和的跡象。

林沁兒沖他輕輕搖頭,示意他一會兒別太凶,別嚇到女兒。

陸胤幾不可見地點了一下頭,弧度很輕微,若不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林沁兒舒了一口氣。

坐在對面的陸眠,遲遲沒有聽到父親開口,心中愈發忐忑,原本就緊張的心情,現在更是不安。

心中已經開始在打腹稿,想著一會兒該怎麼解釋才能平息父親母親的怒火。

該說是她對凌遇深余情未了,還是說凌遇深的窮追猛打打動了她?

貌似……這兩個理由,都不太好?

眼一閉,心一橫,實在不行……就說她懷孕了!

想好了萬全之策,陸眠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了些,抬起眼帘,目光靜然的等待陸胤開口。

「你就沒有什麼話要對我和你媽媽說的么?」

陸胤開口,聲音冷沉,透著一股難以忽視的慍怒。

他已經極力在剋制情緒,這一點,陸眠聽出來了。

她向林沁兒投向感激的眼神,如果不是媽媽,爸爸才不會這麼好脾氣的問她。

「爸,你別生氣。其實我有想過要跟你和媽媽解釋的,只是……」

「只是什麼?」陸胤勃然大怒,「這麼大的事,竟敢瞞著我們,你眼裡究竟還有沒有我和你媽?」

「對不起,爸。」陸眠綿柔的嗓音,更是委屈了,「你別生氣,我不是故意的。」

林沁兒嘆息一聲,她不是不生氣,只不過相較於陸胤的勃然大怒,她倒顯得冷靜不少。

畢竟是自己捧在手心裡的女兒,再怎麼生氣,也不忍心沖她發火。

「圓圓,綁架這麼大的事,你怎麼能瞞著我們呢?」

陸眠傻眼了,什麼?!

綁架?

她不確定的目光,瞟向陸胤,發現他一臉怒容,冷若冰霜,陸眠腦子裡寫滿了大大的問號。

哈?

原來是為了綁架的事?

不是因為她跟凌遇深重新在一起的事么?

得到這個認知,心底突然鬆了一口氣,綳得筆直的背,也微微垮下些許,她起身蹭到林沁兒和陸胤中間,一隻胳膊挽住陸胤,一隻挽住林沁兒。

她嘆息一聲,「唉,這次綁架都怪我任性,沒帶保鏢。爸,媽,你們放心,經過這次教訓,我以後出門一定會帶上保鏢,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再也不讓你們擔心了。」

「話是說得好聽,你照做了么?」

「爸……我以後會照做的,我保證!」

林沁兒無奈搖頭,輕撫她的腦袋,「圓圓,你知不知道得到消息后,我和你爸都快嚇出心臟病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能瞞著我們?」

「我也沒受傷,而且綁匪已經被關押,他們會受到法律的嚴懲。所以就沒想著告訴你們,讓你們擔心。」

「下次可不許再這樣了,聽到沒有?」

陸眠小雞啄米般點頭。

回到卧室,陸眠把自己拋在柔軟的床上。

一手按著心臟的位置,這裡砰砰直跳,受到的驚嚇可不小。

差點以為她跟凌遇深重新交往的事情曝光了。 「我怎麼就幼稚了?南兒,你必須給我說清楚!」王勃一臉懵逼,對著系統娘質疑道。

「呵呵!你這宿主真的是不務正業,抓不住重點。」南兒繼續嘲諷道。

「我怎麼了?南兒別以為你是女神,我就不敢懟你。」

王勃一臉慍色,十分不滿意系統娘對自己的嘲諷。

「宿主,你很好。反正本女神是不會魂體,就坐看宿主你掛了。」

王勃聽到這話,本來還想懟上幾句,突然發現這關乎自己的小命,這絕逼不可以。於是很沒有骨氣的認慫,舔著臉討好。

「南兒女神,我哪裡出現錯誤了?麻煩你告訴我,不要那麼冷血的看著我掛了,好不好?」

這做作的姿態,王勃自己都感覺很羞澀,不過系統娘南兒還就吃這一套。誰讓人家是系統大佬,只能去討好了。

南兒也不是非要懟個你死我活,畢竟這種事情屬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費力還不討好。也就不再繼續追究,而是勸誡道。

「宿主,我不知道你曾經經歷過什麼?但是你需要好好改變自己,你可是擁有著最偉大的系統存在的男人,不能把目光局限在世俗的低級趣味上面。」

王勃一臉尷尬,沒有反駁什麼。這個時候最好還是不要懟系統娘,萬一撂挑子不說了。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王勃可是要立志要看遍世界,行走世界各地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