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伯伯是學院的老師」雪蘿玥接過玉牌好奇的問,學院么,去看看也好,反正現在也還沒有她父母的消息。

「你去了就知道了」夜老不說,故作神秘道,想看看雪蘿玥會不會問下去,好吧,他失望了,雪蘿玥根本沒有再問的意思。

「咳咳咳,丫頭,有緣再見,我走了」夜老起身道。

「夜伯伯等一下,這個是送給您的」雪蘿玥拿出兩個盒子伸手遞給夜老,「夜老再見」。

「嗯,再見」夜老學著雪蘿玥道,接過盒子走了出去。

雪蘿玥喝了杯茶,將鳳凰蛋和紫金卡放進空間,讓玲玲保管就和肖傑兩人走出三樓房間。

「小姐請留步,我家主人有請」一位侍者攔住雪蘿玥恭謹的說道。

「你家主人是?」雪蘿玥很疑惑,她好像不認識什麼人吧。

「我家主人說是為了報答救命之恩來請小姐的」

「走吧」雪蘿玥知道是誰了,說完帶著肖傑兩人一起。

「對不起小姐,主人他只請你一個」侍者有些為難說道。

「你們先在這裡等我,沒事的」雪蘿玥說道。

「是,老大」肖傑肖明雖然有些擔憂,但還是留在房間內,心想,既然是老大救了人家,應該是沒事的。

侍者帶著雪蘿玥來到三樓的對面房間,「小姐,就是這裡,您請進」說完打開房門,就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雪蘿玥抬步進去,房間里散發著陣陣茶香,很安靜,走了幾步,入眼的是站在窗口暗紫色長衫男子背對著雪蘿玥。

男子緩緩轉過身來,沒帶面具的臉一下子映入雪蘿玥的視線,看得雪蘿玥有一瞬間痴迷,不過很快就回神,心裡暗道,難道重生一會,變花痴了,不由得有些鄙視自己。

「我們又見面了,雪蘿玥」男子低沉而迷人的音線,通過空氣傳入雪蘿玥的耳中。 「說吧,有什麼事找我」雪蘿玥不驚訝他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一猜就知道是誰告的秘,隨後雪蘿玥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幽冥劍,果然看到劍身動了一下。

「沒事就不能找你么」雲絕殤幽怨的說道,要是黑夜和黑濯在這裡,恐怕要被嚇昏,這怨男還是他家冷酷,不近女色的主上嗎,不是被人奪舍了吧。

「我們不熟」雪蘿玥一頭黑線道,別拿這麼熟捻的語氣跟她說話,他們只見過三次面好不好。

「嗯,一會生,兩會熟」雲絕殤繼續說道。

「不說是吧,不說我走了」雪蘿玥作勢向門外走去,這簡直不能愉快的聊天了,雪蘿玥嘴角抽搐。

「等等,我有話對你說」雲絕殤真的害怕雪蘿玥一下子就走了。

「說吧」雪蘿玥回過頭來,看著眼前絕美的男人,嗯,越看越好看,眼神淡淡的欣賞著。

「好看嗎」雲絕殤露出迷人的笑容,向雪蘿玥走來,富有磁性的聲音誘惑著雪蘿玥的大腦。

「好,好難看」雪蘿玥繼續道,嗯,她好像在哪說過的樣子。

雲絕殤滿是笑意的臉上有些僵,這女人,第二次說他難看了,哼,以後不能讓她看到比自己好看的男人,不對這世界上沒有比我好看的男人,雲絕殤自戀的想著。

雲絕殤忽然湊近雪蘿玥的身旁,微低著腰,絕美精緻的面容離雪蘿玥只有一掌的距離,充滿男性氣息的味道,狠狠的撲向雪蘿玥的感官,讓雪蘿玥的大腦有一絲空白。

「真的?」雲絕殤定定地看向雪蘿玥的眼中,雪蘿玥頓時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男性都喜歡的那種龍衍香,而是一種雪蘿玥說不出來的清香。

「嗯,什麼」雪蘿玥下意識的回答,她不知道她現在迷茫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愛。

「呵呵……」低沉的笑聲像石子一樣砸進雪蘿玥的心湖,陌生的感覺讓雪蘿玥感到一絲煩躁。正要推開眼前之人,忽然覺得手指上一涼。

雪蘿玥低頭看去,右手無名指上被雲絕殤套上一枚紫色的戒指,看起來尊貴有華美。

「你幹嘛?」雪蘿玥惱怒的瞪著雲絕殤,伸手就要把戒指摘下,可惜無論雪蘿玥怎麼做都摘不掉,戒指據像長在她手上一般。

「拿掉」雪蘿玥慍怒的瞪著雲絕殤,將戴戒指的手伸過去,示意雲絕殤弄掉戒指。

雲絕殤勾唇一笑,伸手,拉過雪蘿玥的手,將她抱在懷中,「這輩子,摘不掉了」頓了頓,又威脅道「除非將手砍掉」,一副你敢我就翻臉的表情。

雪蘿玥「……」,「放開我!」雪蘿玥使勁推開抱著自己的雲絕殤,可惜男女之間體力相差太大,雪蘿玥這點力道一點用都沒有。

「你這是什麼意思」雪蘿玥知道硬的不行,打算和雲絕殤好好談談,這男的發什麼瘋,他們不熟好不好。

「我好像喜歡你了」雲絕殤微微放開雪蘿玥和她對視,眼中的真實不像撒謊,當然還有一絲緊張。

「這是你們男生經常對女孩子說的吧」雪蘿玥撇嘴,她覺得雲絕殤只是對自己好奇,所以才產生興趣。

「哪個男的對你說過」雲絕殤突然變得暴怒,該死的,他要把那個人找出來,殺了,敢跟我搶女人,還在我前面跟她說過這樣的話。

「……」雪蘿玥嘴角抽搐,這不是回答好嗎,她可以理解這是吃醋?算了,怎麼可能呢,這古代的男人心比女人還海底針。

「雲絕殤,你了解我嗎,我叫什麼,我喜歡吃什麼,穿什麼這些你都知道嗎」雪蘿玥認真說到,不想莫名奇妙被人告白。

「你叫雪蘿玥,你喜歡……」,雲絕殤一下子愣到了,他只知道她叫雪蘿玥,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心裡不禁又些煩躁。 「你什麼都不知就不要說喜歡我」雪蘿玥聲音微微有些尖銳,連她自己都沒發現。

「我……。」,雲絕殤像個害羞的小男孩,頓時有些無措,不知道要說什麼做什麼。

「那你告訴我,我就知道了」雲絕殤傻傻地看著雪蘿玥,他連喜歡這個詞語都是不小心從別人口中聽到的,按照意思所以就拿出來用了。

雪蘿玥直接被雲絕殤傻萌的樣子給氣樂了,「我長的好看嗎,優點在哪,缺點在哪?喜歡一個人不是說說而已,懂嗎」。

「好像明白了」雲絕殤點點頭,乖乖的說道。

「嗯,那我走了」雪蘿玥聽到雲絕殤的回答,雪蘿玥也知道事結束了,就要離開這裡,只是心裡有些悶悶的。

「好」雲絕殤這次沒有攔著雪蘿玥。

雪蘿玥慢慢的走到門口,忽然聽到雲絕殤的聲音連她自己都不發現臉上竟然有些欣喜。

「我會知道的,會知道你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到時我再告訴你」雲絕殤充滿磁性而又堅定的聲音響徹雪蘿玥整片心湖。

「好,我等你」雪蘿玥的語調中帶著一絲飛揚,說完離開了這個房間,身後的雲絕殤深深的望著雪蘿玥,眼底帶有一絲寵溺,可惜雪蘿玥並沒有看到。

雪蘿玥回到房間叫上肖傑肖明兩人就離開了風華拍賣所,此刻已經是晚上,感覺到身後的腳步聲,雪蘿玥眼中閃過一道暗光。

不動聲色,往郊外人少的地方走去,以肖傑肖明兩人的修為自然也知道他們被跟蹤了,不過,看到自己老大的樣子似乎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也沒有吱聲。

很快,雪蘿玥等人就走到郊外,這裡是一片草地,不遠處有幾棵柳樹,還有一片小湖,沒有一個人影,除了剛剛到來的雪蘿玥以及身後的人。

「既然跟來了,就出來吧」雪蘿玥淡淡的道。

唰唰十幾道身影頓時出現在雪蘿玥後方,為首的是一名女子,嫉妒扭曲臉在這黑夜裡顯得有些恐怖,眼神嗜血的盯著雪蘿玥,這人就是蕭沁蕊。

真是陰魂不散,雪蘿玥臉上閃過一絲不耐,心裡卻也早已猜到來人是誰,肖傑肖明兩人也是鄙夷的看著蕭沁蕊。

蕭沁蕊看到肖傑兩人鄙夷的眼神,氣的鼻子都歪了,果然,只要是那個人身邊的都討厭。

「哼!今天我就要你知道得罪我蕭沁蕊的下場」蕭沁蕊憤恨的掃了一眼雪蘿玥。

「要戰便戰,哪那麼多廢話」雪蘿玥嘲諷的睨了一眼蕭沁蕊,可笑,真會為自己的私慾找借口。

蕭沁蕊被雪蘿玥的話一堵,心裡對雪蘿玥的恨意是越來越深,咬緊口中的牙齒,看著對面的雪蘿玥,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

「我可不認為你是來找我聊天的」雪蘿玥無語的看著蕭沁蕊,她可不認為蕭沁蕊大老遠跟蹤來這裡只是聊聊天。

「哼,識相的給我磕頭認錯,在給我當使喚丫鬟我就饒你一命」蕭沁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施捨的目光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痴人說夢」,她那隻眼睛看到自己會答應了,更何況,她雪蘿玥這輩子還真沒想過要當丫鬟,她要做就做人上人,將看不起她的人狠狠地踩在腳下。

「不識好歹」,蕭沁蕊憤怒的跺腳,「給我上,我要她死!不!要她身不如死」蕭沁蕊陰狠的說道。

「是」一群人紛紛拿出手中的武器攻向雪蘿玥,心裡卻有些埋怨自家小姐,對付這麼個小姑娘用得著他們這麼多人出手?不過很快,他就不會這麼想了。 雪蘿玥沒有出手,一邊的肖傑肖明兩人迎上去,和蕭沁蕊派來的人打了起來,蕭沁蕊抽出腰上的軟劍,狠狠地攻向雪蘿玥的臉龐,雖然這張臉不是很美,但是看到它就覺得討厭。

雪蘿玥施展著輕功,每當蕭沁蕊快攻擊到她時她總會避開,幾次下來,蕭沁蕊也發現雪蘿玥根本沒有打算和她打,不禁又些惱怒。

「你耍我」,蕭沁蕊手持軟劍,慍怒的指著雪蘿玥。

「你才發現?」雪蘿玥勾起笑容,一副你怎麼這麼笨的表情,看得蕭沁蕊的怒火噌噌的往上冒。

「賤人,有本事你好好跟本小姐打一場」蕭沁蕊挑釁的說道,從剛剛的打鬥來看,雪蘿玥沒有西修為,全靠那詭異的步伐躲開她的攻擊,因此,正面大斗她還是有勝算的。

雪蘿玥眯起眼睛,烏黑明亮的雙眸閃過一絲暗光,她最討厭別人罵她,更何況是這麼難聽話,「如你所願」冰冷徹骨的聲音從雪蘿玥牙縫中擠出。

聽到這話的蕭沁蕊感到一絲危險寒意,轉念一想,以為雪蘿玥只是裝腔作勢而已,便定了定神,握緊手中的劍,向雪蘿玥刺去。

「去死吧」蕭沁蕊得意的喊道,凌厲的攻擊扑向站著不動的雪蘿玥,眼裡彷彿雪蘿玥已經是死人一般。

雪蘿玥勾起一抹冷笑,就在蕭沁蕊的劍即將刺入她胸口的時候,身子往邊上一斜,伸手握住蕭沁蕊握著劍的手腕,向下用力,「卡擦」蕭沁蕊手中的劍掉在雪蘿玥的腳邊。

「啊!!!!!我的手」蕭沁蕊殺豬般的叫聲頓時摻入雪蘿玥的耳中,不耐的揉揉耳朵,將蕭沁蕊推向一邊,「真吵!」雪蘿玥嫌棄道。

「賤人,你知道我是誰嗎?今天我要殺了你,一定要你死」蕭沁蕊捂著受傷的手腕恨恨的盯著雪蘿玥。

雪蘿玥眯起雙眼,威脅?她也很討厭威脅,瞥了一眼腳邊的劍,雪蘿玥撿起蕭沁蕊掉落的軟劍,不懷好意的走向蕭沁蕊。

「你,你想幹嘛?不要過來」蕭沁蕊看著雪蘿玥臉上帶著驚恐,雪蘿玥走一步蕭沁蕊她就退一步,剛好地上有顆石頭絆她的腳,一下子跌在地上。

「你猜我要幹嘛」雪蘿玥邪惡的笑了,拿起劍唰唰幾下把蕭沁蕊的衣服外衫劃成布條,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要是再不識趣,她不介意要了她這條命。

蕭沁蕊又羞又憤的盯著雪蘿玥,嘴巴緊咬下唇,卻也不再講話,她知道現在雪蘿玥她打不過。

另一邊,肖傑兩人也把蕭沁蕊帶來的人打倒了,就這點修為,收拾他們是綽綽有餘,蕭沁蕊瞧見,臉都氣紫了。

「別來惹我」雪蘿玥警告的掃了一眼蕭沁蕊,將手中的軟劍像扔垃圾一樣丟在蕭沁蕊腳邊,轉身離開。

這時候蕭沁蕊眼中滿身猙獰的恨意,手中暗暗凝聚起靈力球,惡狠狠的砸向雪蘿玥。

以雪蘿玥的反應,立刻就避開靈力球,擦過雪蘿玥的肩膀砸向湖面,炸起來一道巨大的浪花。

「想死!我成全你」雪蘿玥冰冷的說道,隨手也凝聚一道靈力球,凝聚的速度眨眼間就完成,力量更強大,猛烈的砸向蕭沁蕊。 蕭沁蕊可沒有雪蘿玥這麼快的反應速度,被巨大的靈力球砸向遠處,頭髮凌亂不堪,臉上更是沾滿了泥土和她自己吐出的鮮血,看起來像個瘋子,外衫成布條裝掛在她身上。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沒那麼簡單,雪蘿玥趨身往前,幾個呼吸就來到蕭沁蕊的眼前,一隻素手捏住蕭沁蕊的脖子,手中的力道漸漸加重,蕭沁蕊的臉變得漲紅。

「放開我,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蕭沁蕊的手不停的扣捏在自己脖子上的鉗制,心裡有些恐懼,害怕自己真的會死,另一方面就是嫉妒,是的,就是嫉妒,她已經是靈者六階,只差一階就能進入靈師。

而自己現在打不過雪蘿玥,那麼只能說明她修為比自己高,這讓她怎麼甘心,容貌不如她,憑什麼可以擁有這麼好的天賦,更重要的是,她察覺不到雪蘿玥的修為,她寧願相信雪蘿玥身上有可以掩藏修為氣息的寶貝。

可惜她猜錯了也猜對了,雪蘿玥現在才是靈者一階,煉化融合靈火以後她的修為提升了三小階,比現在蕭沁蕊的修為還低二層,但是靈力的力量卻比蕭沁蕊高很多,至於猜對就是雪蘿玥確實可以掩藏修為氣息。

雪蘿玥冷笑「放過你?我給過你機會的」雪蘿玥本不想殺她,但是現在她明白,有些人是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的,放過只會讓其變本加厲,雪蘿玥最討厭麻煩了,還不如現在就解決掉。

手中的力道變得更大,蕭沁蕊的臉從漲紅到現在的變紫,隱隱還有些發白,蕭沁蕊從來沒有一刻覺得自己離死亡這麼近,彷彿下一秒自己就會離開這個世界。

「無恥小輩,給我住手」一道慌亂慍怒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道巨大的光球砸向雪蘿玥,連空氣都變得炙熱起來。

感受到身後的危險,雪蘿玥放開蕭沁蕊,運起力量堪堪避開,可惜左肩膀還是被力量的餘波劃了一個口子,鮮血流了出來。

那力量在不遠處炸開一個巨大的深坑,轟隆的巨響讓地面晃動了一下,雪蘿玥暗道,好強!

雪蘿玥眯起雙眸,警惕的望著攻擊發來的方向,肩膀上的傷,雪蘿玥視而不見,對於挨過子彈的雪蘿玥來說這點小傷就不算什麼。

「咳咳咳……大長老,快,快救我,幫我殺了這個賤人」蕭沁蕊聽到來人的聲音,立馬喊道,真是死不悔改。

原來是蕭家的大長老,他怎麼會來這裡,看蕭沁蕊的樣子,來這裡的事應該只有她自己知道才對。

雪蘿玥思緒轉念之間,暗處走來兩個人,一個身穿白袍的老者,留著不長的鬍子,眼中是奸膩之色,一看就不是好人,還有一個年輕男子,此人正是蕭慶呂。

看到不遠處狼狽不堪的蕭沁蕊,蕭慶呂急忙跑過去,將身上的衣服解下,披在蕭沁蕊的身上,轉而陰狠的掃了一眼雪蘿玥道「你該死!」。

雪蘿玥收回目光,直接無視,跳樑小丑,他不是對手,雪蘿玥警惕的注意著眼前的老者,這個才是最危險的。 蕭家大長老讚賞的目光掃了一眼雪蘿玥,這女子相貌平平,氣質倒也不錯,天賦嘛,看樣子比蕭沁蕊好很多,主要還擁有這臨危不懼的精神,如果能收為己用,今天的事也就算解決了,大長老越想越覺得可行。

「女娃,你是哪個家族的,這樣的天賦如果加入我蕭家一定不會埋沒了你」。

大長老的這番話,一個是套出雪蘿玥的家族信息,如果是一般的家族,如若招攬不成就滅門,如果是散修那這樣更好,以後進了蕭家,那就是他們說了算。

雪蘿玥當然知道眼前之人卑鄙的心思,不削說道「蕭家么,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

遇到蕭家這三個極品,不用想雪蘿玥也知道這蕭家的人沒一個好東西。

一邊的蕭慶呂兄妹兩個聽到大長老的話嚇到差點就說不同意了,還好雪蘿玥拒絕了,不然,要是雪蘿玥真的投靠了蕭家他們之間的仇就沒法報了,不禁鬆了口氣。

「狂妄,不知所謂」大長老氣得鬍子都翹起來了,憤怒的瞪著雪蘿玥。

「大長老,殺了她,她身上有寶貝」蕭沁蕊大吼大叫,企圖引起大長老的殺意。

果然,大長老微微凝視,就發現雪蘿玥身上的修為他沒法看出,想來這就是蕭沁蕊所說的寶貝了。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就雪蘿玥已經惹怒他,就不可能放過她,在這之後雪蘿玥身上的寶貝什麼的自然就是他的。

「把寶貝交出來,老夫饒你不死」大長老貪婪的看著雪蘿玥。

「有本事你就來拿」雪蘿玥挑釁的看著蕭家大長老。

「小輩,今天就讓老夫我來教教你什麼是尊老」口中說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出手卻一點都不慢,手中凝起靈力刃,剜向雪蘿玥的脖子。

靈氣化刃,靈師以上可以凝聚出來且等級越高,力量也越大,大長老這靈氣化刃想必也練得有些年頭了,如今大長老的修為在靈師七階,要是突破了,接下來就是一名靈王。

「臭老頭,今天本姑娘也來教教你什麼是愛幼」雪蘿玥反駁道,暗指他倚老賣老,對小輩出手,大長老一聽氣得肺都快炸了。

對於大長老的攻擊,雪蘿玥避的異常艱難,不愧是高這麼多階的原因,而大長老對於雪蘿玥能夠躲開他的攻擊驚訝的同時就是對雪蘿玥的殺意更盛,此女不能留!

一個不慎,雪蘿玥左邊的肩膀處挨了一招,加上之前的傷,雪蘿玥感到左肩酸麻無力,「卑鄙」肖傑肖明兩人喊道,就要過來幫雪蘿玥,他們看出來了雪蘿玥不是那個大長老的對手。

「站住,你們的對手是我」蕭慶呂攔住兩人的去路,蕭慶呂不愧是作為蕭家下代繼承人來培養的人,天賦和修為高出蕭沁蕊很多,肖傑兩人也奈何不了他。

「噗……」雪蘿玥再次被大長老的靈力攻擊到,吐出一口血,整個胸口悶悶的,一邊和蕭慶呂打鬥的肖傑一個分神,受了一劍,好在沒傷到要害。

「哼,小小女子,不知天高地厚」大長老嗤笑的看著雪蘿玥,高高在上的樣子,彷彿雪蘿玥是螻蟻一般。

「無恥老頭你難道就知道這天高地厚了」雪蘿玥反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