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爹地也打算把陸氏交給你……」

「媽咪!」陸奕飛截住貝蒂的話,「我還是你兒子嗎?」

他才回家半天好不好?爹地媽咪就打算把所有重擔都交給他?

有這麼對兒子的嗎?

「當然是啦!」

「那你還讓我活嗎?兩個國際公司,我能管的過來嗎?」

一個國際公司就夠費神費力了,兩個那得多麻煩?

「我相信你,你可是我的寶貝兒子啊!」

「那莫黎呢?他也是你兒子,你就不打算給他留一個嗎?」

「你弟弟妹妹不是也在訓練營嗎?等結業后,你把你手上的挪出一個給他不就是了。」

陸奕飛再一次無語,莫黎莫琪也是五歲去的訓練營,這才剛去兩年……也就是意味著,他要幫莫黎管五六年!

「寶貝啊,我知道你最好了,你也不想你媽咪和爹地天天奔波公司吧?你看看我和你爹地,都老了,也沒時間一起出去玩玩,若不是為了你們去訓練營的學費,我和你爹地至於天天這麼累嗎,都累成狗了啊……」

貝蒂別過頭假裝擦眼淚,打得一副好感情牌。

陸奕飛聽的頭皮發麻,「好好,我接下就是了,你和爹地放心出去約會吧!我一定幫你們好好管理公司。」

「寶貝兒子我太愛你了。」

貝蒂一激動,就像陸奕飛小時候一樣,抱住他,在他臉上啵了口。

陸奕飛臉『唰』的紅到了耳根子,扭過了頭。

卻好巧不巧的看見了不知何時站在門口的——陸錦煜!

他心裡下意識一咯噔,就見爹地黑著一張臉走進來,把手上的文件,『啪』的一下扔在了自己身上,而爹地伸手就把坐在床邊的媽咪拽了起來。

「誒誒,幹嘛啊?你輕點,捏疼我了!」

不到幾秒鐘,貝蒂就被陸錦煜連拖帶拽的弄出了陸奕飛的卧室。

陸奕飛無奈笑了笑,撿起灑了一床的文件,整理好,仔細的瀏覽。

不出意料,竟是陸氏的股份圖,以及授權書。

這兩人,是商量好了坑他這個兒子是不是?

既然如此,那他也就不客氣了,他剛好也需要一個重出江湖的機會!

哼哼……

也不知過了多久,陸奕飛看著文件都看入神了,房門突然被敲響,傳來管家戴娜的聲音。

「大少爺,上官小姐給您來電話了。」

陸奕飛愣了愣,看了眼時間,都晚上十點了,他立即起身朝樓下客廳座機走去。

接起電話,問道:「伊莎,什麼事?」

那邊的上官伊莎臉通紅,防備的看著樓上,生怕爹地媽咪突然出來,她楸著聲音說:「我睡不著。」

被陸奕飛抱著睡了七年,她都習慣了……

突然分開,她怎麼睡都睡不著,所以就爬起來打電話了。

陸奕飛坐在沙發上,眉毛得意的揚起,心裡明知道伊莎為什麼睡不著,還故意問:「怎麼睡不著了?」

「我我……」上官伊莎瞄了眼樓上,很小聲的說:「要不……我過來找你吧?」

「找我幹嘛?」

上官伊莎臉很紅,手指頭無意識的摳著桌角,聲音像小貓一樣,幾不可聞,「想你了……」

雖然聲音很小很小,但陸奕飛還是聽見了,心裡猛地被那軟糯的聲音狠狠撞了下,一陣悸動直達心底,莫名的,陸奕飛聲音也放的格外溫柔,「你先上樓回卧室,別關窗。」

「幹嘛?」

「聽我的就是,乖。」

上官伊莎鬼使神差的掛了電話,回了卧室,沒有關上窗戶,但趴在床上,目光卻一直看著窗戶,似乎下一秒,那裡就會冒出來陸奕飛似得。

而陸奕飛,也在掛斷電話后,直接拿鑰匙去車庫取了車。

黛娜不解,問道:「這麼晚了,大少爺還要出去嗎?」

陸奕飛眼珠轉了轉,就撐在車窗上對黛娜笑著說:「漂亮姐姐能幫我保密嗎?我出去找個朋友玩,今晚和我朋友睡,就不回來了,我怕我媽咪爹地知道了擔心我,所以你就當沒看見我,我明天一早就回來,保證不會讓我爹地媽咪發現。」

黛娜被陸奕飛喊得心裡都樂開了花,也知道陸奕飛是貴族訓練營出來的,外出肯定不會出事,所以她很放心他,就笑著說道:「好的大少爺,我一定替大少爺保密。」

「謝謝漂亮姐姐。」

陸奕飛說完,開著車,呼嘯著離開了玫瑰苑。

車停在軍區大院前面的大路邊停下,不敢開太近,以免被監控器拍到。

然後,他在筆記本上操作了一會,就大搖大擺的朝軍區大院走去了。

只不過,到了大門前,卻不敢走正門,而是翻牆進去的。

到了別墅區,躲開巡視的警衛兵,繼續翻牆。

再到了上官伊莎居住的卧室樓下,他開始爬樹,一個縱步從樹上跳上三樓陽台,又從窗戶翻進了上官伊莎的卧室。

上官伊莎看著突然從窗外鑽進來的陸奕飛,都驚呆了。

「飛飛,你怎麼來的?」

「還有我去不了的地方?」陸奕飛得意的揚起眉,脫掉鞋子和外套,上了床才發現自己沒換睡衣,就問道:「有睡衣嗎?我去洗洗,剛剛翻牆出了點汗。」

他這一點有些隨陸錦煜,都有輕微潔癖,睡覺身上絕對不能有異味和汗液。

上官伊莎走到柜子前,翻了半天,也沒找到一件適合陸奕飛穿的,就拿著一件寬大的裙子說:「好像就這一件適合你。」

陸奕飛嘴角抽了抽,他決定了,明天再爬牆,一定拿上他的睡衣!

「給我吧,先將就一晚上。」

隨後,陸奕飛拿著伊莎的裙子進了浴室,沖了下,換上裙子走了出來。 ?第五十章轉世之事

幸運的是,此後再未曾遇到任何麻煩,幾人平安無事地回到了宗門。

方塵先是去見了見羅雲,半年未見,羅雲仍然是先前那樣,每日里除了修鍊就是埋頭整理典籍。見到方塵回來,他嘿嘿笑道:「快去看看你的師兄師姐們吧,他們可是很想你呢。」

剛剛出門,迎面便碰到了周靖,他沉默了下,摸出一隻儲物袋遞給了方塵,說道:「麻煩你了小師弟。」

方塵苦笑道:「最近可能沒空。」

周靖道:「不急,有空即可。」

隨後,從藏經樓到方塵住處這短短一段路,便碰到了辛笑雅和臧林翠二人,他們也都是委託方塵幫忙煉器。當然,方塵也不是白出手的,一方面他們要付給方塵報酬,另外一方面也羅雲也會撥給方塵大量的宗門貢獻。

此時方塵煉製二階品法器已經比較順手,二階品法寶只要有煉製之法,也能夠去煉製,在宗門之也是數得上的人物了。

休息了半日,入夜之後,方塵屋外卻突然傳來周靖的聲音:「小師弟,師尊請你過去一趟。」

方塵便匆匆忙忙帶了程婉瑩,向藏經樓而去。

藏經樓之,一燈如豆,羅雲正盤膝坐在一張蒲團上閉目養神。

聽到方塵推門進來的聲音,他睜開眼睛,道:「坐。」

方塵在他面前盤膝坐了下來,程婉瑩也像模像樣地坐了下來,一雙眸子卻是骨溜溜直轉。

羅雲道:「我近日有些心驚肉跳,疑似凶兆,只是最近林翠他們幾人都沒有什麼異常之事,你大師姐和三師兄也都在比較安全的地方,因此我便想,是不是你這裡出了什麼事兒?」

他皺眉看著方塵,突然道:「你體內陰氣略微有些過盛,可是修鍊了至陰功法?」

方塵卻沒有料到他目光居然這麼尖銳,心知自己最近修為進境太快,體內至陰靈力已然沒有那麼容易掩飾,才會接二連三地被人看出來。

對於羅雲,他卻是異常信任,於是點頭道:「弟子修鍊了一門至陰功法,名為陰陽鎮魂訣!」

陰陽輪迴訣又名陰陽鎮魂訣,其名得自於轉輪王修鍊此法以後,能夠以身鎮萬魂的說法,不過這個說法只在森羅殿上層極少人之流傳,大部分人都是不知情的。

羅雲細細想了想,驚道:「這門功法我倒是沒聽過,你從哪弄來的?」

方塵苦笑道:「實不相瞞,上次我從西陵王墓探索了一遍之後,無意得到一篇無名功法。我當時沒有在意,後來無意之看了看,然後便不由自主地開始修鍊此法了,待到修鍊了一定層次之後,才知道此法名曰陰陽鎮魂訣,只是此法極為霸道,原來修鍊的烈陽真火訣竟然無法與之相容。」

羅雲恍然大悟,點頭道:「難怪我就說你體內火系靈力總有些不對,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從功法特性來看,此法應該不比烈陽真火訣差,或許便是你的造化也說不定。」

他面色一正,道:「不說這個了,你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事情?」

方塵沉吟片刻,道:「此次前去華宗半年,的確發生了一些事情,不過到現在為止,弟子還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所以也沒有想好該怎麼向您稟告此事。」

說著,他將此次的經歷大致說了一遍,不過提到天陰潭之事,自然只是說自己對那裡的至陰靈力感興趣,過去看了看云云。而奈何石橋,也說是自己無意之自天陰潭發現的。

羅雲先是面露驚奇之色,而後臉上神色越來越凝重。等到方塵說完,他道:「此事我明白了,你容我想想。」

他摸出一張玉簡來,仔細看了起來,沒過多久,他猛然一拍桌子,道:「原來是他!」

隨後,他對方塵道:「有些事情,也是時候讓你知道了。」

他站起身來,面色有些落寞,道:「你可知,在這個世界上,人類死去之後,會去何方?」

方塵一怔,道:「人死如燈滅,自然是消散在天地之間了。」

羅雲搖搖頭,道:「你錯了,人死之後,只是肉身死去,然而人的意識,卻是會凝聚在魂魄當,暫時殘留在天地之間,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才會慢慢消失。」

他看著方塵道:「你上次在西陵王墓遇到的無常鬼,便是人死後魂魄不滅、吸納靈力修鍊有成之後的結果,只不過,這樣的修鍊俱都是小成。」

他回過頭去看著星羅宗峰的方向,說道:「萬華山大宗門,華宗之所以能夠始終位列第一,其根本原因,並不在於他們有多少金丹期修士,而在於華宗主峰金蓮峰上,有一座百子聚魂大陣——」

他的話剛剛說到這裡,方塵卻是心頭劇震。百子聚魂大陣是一種極為惡毒的陣法,顧名思義,此陣需要以一百人為祭品,來使大陣央之人在死去之後魂魄不會消散,而是自事先已然準備好的孕婦腹重生。若是大陣央之人是修士,則對那一百人的要求更高。而且若要使衝擊某境界的修士能夠安然無事,必須常年維持此陣法,其消耗也是個天數字。

而且百子聚魂大陣本身布置極為困難,需要極多十分稀奇的材料,而且因為過於惡毒,布陣之人多半都要遭到天譴。便是在方塵那個時代,遍尋道輪迴陰陽兩界,能夠維持運轉的百子聚魂大陣都不會超過五個。

不過此法的效果也是極好,成功率那是極高的,幾乎達到了**成之多。

羅雲繼續說道:「死去之人可以憑藉此陣保持魂魄不滅意識不昧,而且可以憑藉這一世的修鍊經驗,在下一世之時突飛猛進。只不過,轉世之人的信息,在宗門之一般都是至高絕密。」

見到方塵「一臉震驚」,羅雲似是頗為滿意,繼續道:「而華宗以下五大宗門,也各自均有自己的類似陣法,如我星羅宗,便有一座周天煉魂大陣。」

周天煉魂大陣方塵亦是頗為了解,此陣比子聚魂大陣更為繁瑣,成功率也要稍微低一點,然而卻不需要每次使用都以百人為,因此更加容易被人接受一些。

耳畔傳來羅雲有些凝重的聲音:「我萬華山大宗門的立宗之本和排名地位,並不以金丹期修士多少、築基期修士多少為準,而是以各自宗門之的聚魂大陣的效果及成功率作為排序的參考。因為某個宗門,在某個時刻固然可以有七名甚至十來名金丹期修士,然而幾百年時間匆匆一過,金丹期修士化為一抔黃土,這個宗門還是要衰落。而我們只要大陣不滅,擁有豐富修鍊經驗的修士便會越來越多,宗門也會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強大。這樣,你明白嘛?」

方塵恍然大悟,道:「弟子明白!」

羅雲嗯了一聲,道:「這一次華宗之事,乃是金丹後期修士、大長老李不語死去之後未能轉世——」

說著,他將先前方塵關於此事的猜測幾乎是原樣地說了一遍,最後道:「若非如此,華宗如何會如此著急。」

他看了方塵一眼,道:「你也是好運氣,路上追你的那青年名為鐵劍殺神晏無道,乃是大長老李不語的弟子。想來,華宗尋不到此事的源頭,晏無道便要將一口惡氣撒在你身上。晏無道雖然只是築基初期修士,然而他一身手段頗為了得,尤其是突擊及刺殺之能,整個華宗築基期修士無人能出其右。你能從他手下逃出一條命,還以你那莫名其妙的石橋將他驚走,也算是運氣了。」

方塵的描述,自然是隱藏了關於十方至陰劍氣的事情,而是將晏無道的敗退歸結到了奈何石橋上。

方塵苦笑道:「多虧了婉瑩反應迅速,要不然的話我這條小命多半就沒有了。」

羅雲讚許地看了程婉瑩一眼,後者卻正看著牆角一隻小小的壁虎滿臉好奇之色,挪動著屁股想要蹭過去,只是卻又捨不得離開方塵身邊。

羅雲乾咳了一聲,道:「此事你知道就可以了,嗯,你最近便不要離開宗門了,以你的修為進境,等你踏入築基期,估計晏無道也不敢隨意來尋你麻煩了。」

聽到方塵能夠以奈何石橋這一件無意得來的寶物將晏無道擊退,羅雲對於晏無道也略微輕視了幾分。

方塵點頭稱是,而後羅雲又問了他一些功法的細節,方塵便將陰陽輪迴訣裡面一些有些難以理解的地方說給羅雲聽。他聽了之後,沒過多久,居然給出了方塵正確的答覆,卻讓方塵極為驚訝。

坐了兩個多時辰,方塵便起身告辭。

在華宗的時候,考慮到那裡並不是十分安全,方塵已經有許久未曾前去陰界了。而歷經了華宗的半年時間,方塵的天樞、天璇、天璣三顆神魂種子徹底連為一體,這使得他在魂魄之身踏入陰界之後,戰鬥力已然達到金丹後期大圓滿的境界,無限接近元嬰了。

只是這個坎兒,卻沒有那麼容易打破。方塵估計,自己的第四顆神魂種子玉衡徹底恢復正常后,他的魂魄之身在陰界的戰鬥力才能夠突破元嬰期。

陰界仍然和先前一般無二,方塵出現在轉輪銀橋之上時,周圍仍然是滾滾黑霧。然而他凝出蹄火陰風馬,剛剛朝前奔了十幾丈,便看到七隻鋼叉小鬼正在一隻鬼差的帶領下,圍攻一隻通體鮮紅的血滴子。

那血滴子速度極快,然而它被眾鬼圍在間,一時無法脫身。而它的每一次攻擊都只能重傷一名鋼叉小鬼,卻無法將之擊殺。而偏偏那一隻帶隊的鬼差居然是極為罕見的輔助型鬼差,居然會使用恢復型至陰法術引魂聚陰術,每當有鋼叉小鬼受傷之後,它便發動此法,從周圍圍著的上百名惡鬼之選上十來名,將它們身軀瞬間爆散開來,化為至陰靈力,使受傷的鋼叉小鬼得以快速恢復。

長此以往,在數量幾乎無限的鬼物支撐下,這血滴子的敗亡只是時間問題。

方塵略微鬆了口氣,心知這必定是轉輪王惡念的命令。他也不理會鬼差和血滴子的打鬥,一路縱馬向前,直奔轉輪王宮。

那轉輪王宮仍然和先前沒有什麼兩樣,處處均是廢墟及黑霧。方塵靠近之時,先是引起了一陣騷動,然後一直鬼役站了出來,將騷動的鬼物們制止住。

隨後,在一息不到的時間內,轉輪王惡念身軀已然浮上了天空,嘿嘿道:「你怎麼這麼久才來!」

說話聲音不似先前那般深沉,而是略微尖細了幾分,有點夜梟的感覺。

方塵皺了皺眉頭,知道這是三生石所散發的負面情緒已經在嚴重侵蝕它的神智了,也不知道它能夠堅持多久。他心的緊迫感再次強了幾分,道:「這段時間有點事情,我來看看她。」

轉輪王惡念卻哈哈笑道:「我有一名手下,最近修鍊的還不錯,你給指點指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