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還真是初級法師!」

「我沒昏迷過去吧?白大哥才同我們分別一天一夜,怎麼就從中級見習法師直接竄到了初級法師?」

「連升兩級?要命了,做夢都夢不到。」

「啊啊啊……為什麼白大哥可以升級這麼快,我成為中級劍客都已經兩年了,還沒找到突破的契機。」

「你怎麼能和白大哥比,白大哥現在成為了初級法師,就能夠單獨狩獵聖獸了,白大哥你抓一隻強大的聖獸給我好不好。」

「……」

一群人圍著方少南嘰嘰喳喳,那興奮的樣子好似他們等級提升了一樣。

紫夕更是抱住方少南胳膊,直接索要聖獸,根本不顧及什麼男女有別……

面對著一堆人的包圍,方少南有些暈暈乎乎的,她突然覺得君墨塵那麼低調是有道理的,或者她乾脆把君墨塵推出去?相信這些少男、少女們對他的身份會更加感興趣。

最後還是小白掛上兇狠的表情上前,幫助方少南解脫。

「今日我會單獨狩獵,你們就跟在陸老師和岳老師身邊,這裡已經有聖獸出沒。」

方少南還是決定單獨行動,一是方便,二來遇到危險不用分心。

安奮他們知道自己的實力如何,約定好晚上還在這裡集合后,各自去尋找聖獸的蹤影,雖然他們實力很低,架不住人多,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底牌,或許也能抓到一兩隻低等聖獸…… 因為有賭約在身,還是參加安雲學院的比賽,為了避免作弊,任何學員狩獵都必須有學院老師跟隨。安奮他們等級太低,身邊最少需要兩個老師守護,方少南想繼續讓九回老師跟著。

不過——

「藍兄呢?」

方少南四下找了一圈,並未見到藍英的身影。

既然九回老人在這裡,藍英不該自己去狩獵才對。

安奮他們已經離開,除了君墨塵外,只有九回老人在,方少南向他詢問道。

聞言,九回老人喝了一口酒,打了個酒嗝,「那丫頭天未亮就去狩獵了,說不定這會已經狩獵到一隻聖獸。」

「嗯?可以單獨行動?不用學院老師跟著嗎?」

方少南微微擰起眉頭,如果都不用跟著的話,藍傑那群人作弊的可能性太大。

藍英說過,藍家這次來了許多人,不過二十歲之內的少年沒有幾個,否則藍傑也不會和柳奕合作。但其他人也並未離開太遠,保不準藍傑都會叫回來。

「老夫這不是在等著你?」九回老人又喝了一口酒道。

方少南有些不明白,正待詢問,九回老人笑了起來,「你這小子不是挺機靈?看不懂?」

「……」

別說,方少南還是真有些看不懂,要說九回老人幫她們作弊,打死她都不信。

「老頭子問你,現在放你單獨出去,你可會作弊?」九回老人收了酒壺,對著方少南道。

「當然不會!」

想都不用想,方少南直接回答。

就算她想作弊,都不用那麼麻煩,直接撒一些吸引聖獸的葯,吸引一群聖獸出現,讓君墨塵出手,合情合理,保證贏得毫無懸念。

所以單獨離開作弊?根本就犯不上!

再者,她更不屑於這種小人行徑。

「那不就成了,以那丫頭的性子,自然也不會。」既然相信藍英不會作弊,也便沒有必要跟著。

「走吧,我們也去尋找聖獸。」方少南明白了九回老人的意思,她同樣相信藍英的人品,既然九回老人在這裡,顯然是為了跟著她走。

她們現在所在的地方的確有聖獸的存在,不過卻並不多,為了追上藍傑他們,必須加快速度。

混亂大森林極為龐大,步行一個月都無法穿過,算起來她們這裡還是外圍。

據說在混亂峽谷向東一直前行,更深處的地方甚至有神獸存在。

神獸,比聖獸更加可怕,傳聞就算是聖劍者都未必能打得過神獸,人類一旦遇見,只有死路一條。

方少南不想輸給藍英,向深處走了一個時辰后,取了一些少量的吸引聖獸的粉末,比她出去茫然尋找要快得多。

這種粉末可不算作弊,反而使用不當會給自己惹來麻煩。

若是招來一群聖獸,現在的她可對付不了。

粉末的計量方少南掌控的極准,她都能夠配製出藥劑,對量的掌控信手拈來。

「嘖嘖,你小子也不怕引來一隻高級聖獸。」

方少南來的路上已經交代過,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必出手,九回老人乾脆找了一棵大樹躺著看熱鬧…… 方少南到底還是沒有倒霉到家,這次引來的聖獸雖然比普通的火山羊強了一些,但不會暴走,對付起來不難。

「疾風術——虎嘯!」

再一道法術攻擊過去,聖獸轟然倒在地上,連方少南的衣角都沒碰到。

「法術攻擊這麼高?當真只有初級法師?」見到方少南狩獵結束后,九回老人從樹上跳下來,震驚的看著方少南。

從狩獵到結束,才不過半個時辰,就算是高級劍者都沒有這個速度。

聖獸不單是本體能量強大,更可怕的是那變態的防禦,人類的攻擊對他們造成的傷害太小。

「因為火炎果……」方少南將君墨塵告訴她的答案複述一遍,這些沒什麼可隱藏的。

「豈不是說,只要再得到靈火丹,你有極大的機會成為火系法師?」九回老人連酒都顧不上喝,拉著方少南興奮開口。

按照他見識,這些自然知曉。

「丹藥太難尋,雙系法術我已經很滿足。」方少南笑著回答,連君墨塵都拿不出來,證明外界根本沒有靈火丹,那個男人身上有各種寶貝,外人根本比不上。

「你你你……」九回老人指著方少南一連說了好幾句,最後一甩手,「就這點志向?你小子氣死我了!」

九回老人氣得直跳腳,繞著方少南轉圈圈,拿出酒壺狠狠灌了一大口酒,還是覺得憤怒。

見到九回老人如此激動,方少南嘴角抽了抽。

她何嘗不想讓自己實力更高,可事實擺在這裡,她沒辦法進入安雲學院,也就沒辦法進入遺迹,怎麼尋找丹藥?

方少南一臉無奈,九回老人氣得暴走,唯一鎮定的人當初君墨塵,「咳咳,其實也不是全無辦法。」

「嗯?」

「什麼辦法?」

一老一少同時看著他,九回老人比方少南還要激動,就差上去揪著君墨塵的衣領了。

方少南只是比較疑惑,先前不是沒有辦法,怎麼這會又有了?

瞥了一眼方少南,最後目光落在九回老人身上,「老師不是想收她為徒?只要成為你的弟子,便可以參加最近一次探索遺迹的機會,說不定就能找到靈火丹。」

「對啊!」九回老人一拍額頭,興奮道:「老夫差點忘了這次遺迹探索。」

對著君墨塵說完后,九回老人看向方少南,伸手拍著她的肩膀,笑得十分奸詐,「你小子和老夫有緣,註定要成為老夫的徒弟,只要你答應,這次遺迹探索,老夫就讓所有人幫你一同尋找,就不信找不到那破丹藥。」

「……」

聽到這豪氣的話,方少南很想說,你老這麼做好嗎?

方少南早已經拒絕過九回老人,原因已經很清楚,雖然不知為什麼君墨塵再次提及,還是打算再說一遍。

「我上次說過,因為——」

不過還未等她的話說完,就被君墨塵打斷,「你的理由很簡單,只是時間問題,若是你達到安雲學院規定的結業標準,便可以提前畢業,或許不耽誤你的事情。」

君墨塵雖然不是安雲學院的學生,對其規則卻比方少南了解更多。 「結業的標準?」

方少南對君墨塵說的話十分疑惑,她只知道安雲學院,但有什麼規則,她還真不知道。

想到此,心中未免重重嘆了一口氣,她一個活了兩世的人,居然還不如君墨塵這個從未到過崇雲國的人懂的多。

「擊敗高級劍者的實力,便可以隨時離開安雲學院。」君墨塵笑著解釋,同時看向九回老人,「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就是這個規定。」九回老人給了肯定的回答,接著看向方少南,神色凝重道:「你小子不想進入安雲學院,當真只是因為時間問題?」

「是。」方少南一口回答道。

與此同時,她心中也在算計著,擊敗高級劍者的能力她現在就有,或許進入安雲學院也不錯。

待她闖完遺迹后,便可以結業離開安雲學院。

只不過——

進入安雲學院成為普通學生可以,但成為九回老師的弟子,這麼做並不算怎麼厚道。

她覺得九回老人很好,不想利用這個老人。

誰知她的話剛說完,九回老人狠狠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紅光滿面道:「原來就這麼點小事,你是老夫的弟子,規定自然也是老夫定,只要老夫允許你隨意離開安雲學院不就成了……」

有事的時候離開,沒事的時候回去修鍊,給予她足夠的自由,兩者沒有任何矛盾。

再者,方少南本身就在安雲王城,距離安雲學院並不遠。

「嘿嘿!你小子還不知道老夫的實力吧?」見方少南還在猶豫,九回老人奸笑著開口。

方少南的確不知道九回老人的實力,不過她能肯定,絕對比那些老師高。

來的這些老師中最低實力可是初級劍師級別,怎麼說都是這片大陸上的一方強者。

「九回老人除了是劍客外,還是法師,雙職業同修。」君墨塵一眼就看出方少南的想法,笑著提醒道。

「什麼?雙職業同修?」

方少南預估了九回老人的實力,卻還是沒想到他居然既是劍客,還是法師。

她一直想成為劍客,奈何覺醒的是法師靈脈,本以為都無法再成為劍客,沒想到看到了希望。

「怎麼樣?想不想和老夫一樣,雙職業同修?不……或許,你可以四種職業同時修鍊!」九回老人眼中透著火熱,那可是他一直的期盼。

奈何他資質有限,最終只覺醒兩種職業。

儘管如此,怕也是這片大陸上第一人。

或許有人單職業比他等級更高,可雙職業同修的人,唯有他一個。

他之所以想要收方少南為徒,就是聽說她是一名法師,對戰的時候使用的卻是劍術,尤其得知她還是廢脈后,預感方少南一定能夠幫他實現那個願望。

四種職業,全職修鍊者!

方少南的心也在咚咚的跳著,若真的能夠覺醒其他靈脈,豈不是?

「我願意做您的弟子,不過有些事情,我想先向你坦白……到時您再來決定要不要收我為弟子。」

既然拜師,終身都是她的師傅,坦白一切是最基本的尊敬。 方少南直接坦白了她的身世,摘下面具,轉換靈器戒指,露出她本來的容貌。

「你這……丫頭!」九回老人聽到方少南的話后,都有想過她做了什麼不可原諒的錯事,沒想到居然是個小女娃,還是方家的直系血脈。

「咳咳,老師現在覺得如何?」

方少南改回容貌,將面具重新戴上,她還不希望太早暴露自己的身份。

「怪不得,老夫聽說過方家這一代直系血脈出了一名廢脈的小丫頭,本來還想看看是不是可塑之才,卻聽聞你這丫頭不會再回到安雲王城,還道可惜來著……」

九回老人摸著下巴上一縷稀薄的鬍子笑道。

方少南沒想到九回老師之前就想過收她為弟子,但上一世沒聽聞過,或許是見到她之後失望了吧。

「老師想要找廢脈者,是因為更容易覺醒其他靈脈?」方少南並不傻,很容易猜到九回老人的目的。

「沒錯,不過你說的並不准確,天下常言擁有四種微弱靈脈卻無法成為修鍊者是廢脈,但老夫要說,是他們無知,這種可是極其罕見的神脈!」

九回老人摸著鬍子,一臉嚴肅道。

「神脈?」

「對,上古時期之前,這種脈都被稱為神脈,只要服用一些靈物或者丹藥,即可覺醒四種靈脈,成為全職修鍊者,這才是大陸上真正最強職業!」

雖然沒經歷過那個年代,也沒有見過全職修鍊者,可提到此還是讓人熱血沸騰。

飛雲大陸上強者為尊,崇拜強者幾乎成為了本能,那樣的高手,絕對是被人仰望的存在。

可惜後來靈氣越來越稀薄,天地靈物越來越少,煉丹師絕技,神脈無法覺醒,便稱為世人眼中唾棄的廢脈。

「老師是雙職業修鍊者,難道你也是?」

「哎……」聽到方少南的詢問,九回老人重重嘆了一口氣,「老夫並沒有擁有神脈,所以浪費了那麼多丹藥,至今也只修鍊出兩種職業……」

九回老人年輕時在一本書上無意中見到了關於神脈的描述。

從那以後,他便留意各種可以讓靈脈覺醒的丹藥和靈物,最後覺醒了第二種職業成為法師。

只是成為法師后,再吃任何丹藥和靈物都沒有作用。

也是那個時候開始,他一直尋找擁有神脈的人,可惜找了一些人,不是意志消沉無心修鍊,就是將他當成瘋子,甚至還有一些想要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