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據他們所知,這些全身腐爛,皮膚髮出惡臭的靈皇,他們的傷勢算是輕的,有不少煞靈族的靈皇,直接命喪毒皇之手。

據說那些煞靈族成員,連殘缺靈魂都被徹底腐蝕!

煞靈族四重槍皇男子手中的長槍一下刺出,眨眼間朝藍袍靈皇襲去。

不過當四重槍皇男子,見到藍袍毒皇將綠色毒氣凝聚成兩支枯爪,四重槍皇額頭一下冒出冷汗,感到後悔。

煞靈族四重槍皇本以為藍袍毒皇乃是遠程攻擊招式,對於近戰攻擊招式來說,對付遠程武道攻擊招式的人。

只要一股腦的衝到他的身旁,遠程攻擊招式的毒皇就難以招架得住。

可他從沒想過,看似遠程攻擊招式的藍袍毒皇,突然將毒氣凝聚成兩支枯爪。

不過此時想要收手已來不及,眨眼間的功夫,迎面而來的長槍,已刺到藍袍毒皇的身前。

眼看這一幕,煞靈族四重槍皇男子一咬牙,做出決定,既然已衝過去,不如將能量毫無保留釋放而出。

直接將眼前這雙綠色枯爪刺穿,一舉將藍袍毒皇刺殺,以絕後患。

就算這一招式沒能將藍袍毒皇殺死,怎麼也能讓其慌亂,到時自己在退回去也不遲。

若就這樣將能量撤去而逃,被這藍袍毒皇乘勝追擊,勢如破竹,他更難逃離此處。

一聲怒喝,一股龐大能量毫無保留從煞靈族四重槍皇身上釋放而出,龐大能量灌入鎖魂鏈上。

環繞在長槍上的鎖魂鏈不斷發出繞繞的嗡響,看著長槍襲來,藍袍毒皇笑而不語。

站在遠處的那些煞靈族成員們,見到站對面的四重藍袍毒皇,依舊淡定。

幾名靈皇心中忐忑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要發生,而結界外面的黑甲中年男子,雙眼死死盯著毒皇。

既然藍袍毒皇臉上露出這樣的表情,也就是說,那一招要開始了。

相信那一招一出,煞靈族的四重槍皇男子,絕對抵擋不住,四重槍皇男子漂浮在半空中,手中握著鎖魂鏈。

眨眼間的功夫,長槍帶著破空之勢,朝藍袍毒皇方向刺去,就在這時,只見那兩支枯爪猛然拍襲而來。

嗡的一聲,從長槍上發出一聲,只見飛速襲來的長槍,停留在半空。

眾人眼孔一縮,尤其身後幾名煞靈族的靈皇,心中無比震撼,他們與這四重槍皇合作已有一段時間。

四重槍皇套上鎖魂鏈,所釋放出來的攻擊招式,一般人不敢正面對抗。

可沒想到眼前藍袍毒皇,不僅正面對抗四重槍皇的最大能量招式,甚至還將那柄飛襲旋轉的長槍,靜止於半空中。

兩支枯爪並未抓住長槍,為何長槍不能前進絲毫。

正當眾人驚訝不已時,只見藍袍毒皇周身之外,毒氣不斷蔓延。

黑甲中年男子見到這一幕,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難道那一招真的要釋放了?

「萬毒腐蝕!」

藍袍毒皇一聲怒喝,在煞靈族四重槍皇周身之外,突然憑空浮現出綠色毒氣。

「這,這到底是什麼時候…」

頓時四重槍皇男子臉上露出恐懼神色,忍不住發出慘叫的驚呼聲!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一經發現,立即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本站所有書籍採集於互聯網,本站全自動蜘蛛爬行,無人工干預,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繫我們

如果你發現任何違法及損壞國家利益的內容,請發送郵件給我們,我們會在24小時內(北京時間10:00-18:00內刪除)

版權保護刪除內容請聯繫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6讀來讀往AllrightsReserved版權所有執行時間:0.020972秒

滬ICP備16026625號互聯網出版資質證:新出網證(滬)字12號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文網文[2015]129號 手機閱讀

遠處那四名煞靈族的靈皇,見到煞靈族四重槍皇男子一下被綠色毒氣包圍住,他們頓時倒吸一口冷氣。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急忙朝著後方退去,在看向四重槍皇男子時,只見其不斷發出連連慘叫。

那柄旋轉的長槍,不斷被腐蝕,在短短几秒內,無論是那柄長槍,還是鎖魂鏈已完全化為粉末。

在看向四重槍皇那邊,只見其渾身不斷腐爛,整個身體上的皮膚,流出血濃。

煞靈族四重槍皇男子彷彿受到什麼控制,整個人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雙手上的皮膚,血肉,不斷一塊塊慢慢脫落,腐爛。

沒多久就只剩下一隻手骨,腐爛不斷朝胳膊蔓延。

想要阻止劇毒不斷腐蝕上來,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看著前方那支綠色枯爪,抓住四重槍皇男子,四重槍皇男子不斷瘋狂掙扎著,試圖將綠色枯爪掙脫,最後並沒有任何效果。

當兩支枯爪抓住四重槍皇時,四重槍皇男子身體的腐爛速度一下加快,短短不到幾秒的時間。

只見他雙腿,另外一條手臂上的血肉,也不斷腐爛,發出令人作嘔的刺鼻臭味。

眼睜睜看著自己四肢不斷腐爛,在如此短時間內,渾身腐爛,他怎能不恐懼。

就在慘叫與臭味的尖叫,臭味不斷刺激著幾名煞靈族的靈皇,他們發自內心感到恐懼與彷徨。

身為煞靈族的他們,什麼樣血.腥,殘.暴的場面沒見過,可當他們見到眼前這一幕,也是不由來的頭皮發麻。

短短几秒時間,煞靈族四重槍皇男子,腦袋以下部位都完全腐爛。

只見煞靈族的四重槍皇男子張張嘴,發不出任何聲音,臉上神色猙獰扭曲,甚是嚇人。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四重槍皇男子的腦袋也徹底腐爛,甚至連骨頭都不斷被腐蝕粉碎。

當肉身完全被摧毀,一摞殘缺靈魂漂浮在半空中,被那雙綠色毒氣枯爪緊緊握住。

驚慌失措的殘缺靈魂,瘋狂撞擊雙掌,可這時雙掌中的毒氣滲透進入殘缺靈魂,將其包囊住。

殘缺靈魂發出厲聲慘叫,沒多久四重槍皇男子的殘缺靈魂,已徹底被毒氣熏染。

不到短短數秒時間內,便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看著四重槍皇殘缺靈魂被抹滅,他們恐懼不已。

煞靈族的成員都不畏懼生死,就算被殺,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能夠重新復活。

可眼前這毒皇強者,根本就不給他們有任何復活的機會,連殘缺靈魂都抹滅,那是真正的死亡!

尤其見到眼前藍袍毒皇,不僅遠程攻擊招式奈何不了,近戰也是難以攻下,剩下四名靈皇強者,臉上露出嚴肅神色。

他們終於意識事情不對勁,毒皇並非像他們所想那麼簡單。

很快他們想起煞靈族其他靈皇所說的話,若遇到毒藥武道修鍊者,儘可能不要正面與其抗衡,將他的能量耗盡。

才能將毒藥武道修鍊者殺死,若冒然衝上,後果非常嚴重。

打定主意,四名靈皇相互對視一眼,他們也不敢繼續衝上前,煞靈族四重岩皇強者一聲怒喝。

「巨石拔地!」

一股龐大能量,從地面上釋放而出,只聽轟隆一聲。

地面上一支地刺,從藍袍毒皇下方襲來,速度異常驚人,藍袍毒皇一揮手,只見毒氣形成一面毒盾。

轟隆一聲巨響!

拔地而起的巨峰之尖,撞擊在毒盾上,地刺一下被撞碎。

不過當第一道地刺被擊碎后,緊接著天空中不知何時形成一塊巨石,藍袍毒皇見到從天而降的巨石。

下方的毒盾猛然升起,穿過藍袍毒皇,朝著頭頂上襲落而下的巨石撞去。

轟隆一聲,毒盾一下破裂而開,見到毒盾被震碎,遠處的煞靈族四重岩皇男子,猛然瞪大雙眼。

其他三名靈皇也是一臉興奮,盯著前方,難道遠程攻擊招式,真的有效果了?

四名靈皇很快注意到,在遠處的高空中,藍袍毒皇見到他所釋放出來的毒盾被震碎。

他竟一點都不著急,依舊注視著前方,難道沒起什麼效果?正當他們疑惑時,突然發現…

天空中被震碎的毒盾,化作毒氣,將整個巨型岩石包囊在其中,只見巨型岩石彷彿被融化掉一樣。

不斷化作毫無威脅性的沙子,朝著地面灑落,其他三名靈皇暗暗驚訝。

不過煞靈族四重岩皇男子,見到巨型岩石被融化成沙,當沙子灑落到藍袍毒皇周身附近時,四重岩皇男子眼孔一縮。

一股能量釋放而出,怒喝道。

「凝沙成岩!」

只聽其一聲怒喝,在藍袍毒皇周身之外的沙子,一下旋轉而起,瘋狂朝藍袍毒皇方向聚集而起。

還沒等藍袍毒皇反應過來發生什麼,旋轉的沙子一下凝聚而成,百米多高巨石。

見到天空中形成的巨石,煞靈族三名靈皇與四重岩皇,將目光注視在巨石上,這難道成功困住了毒皇?

正當他們都這麼認為時,只見巨石上形成龜紋裂痕,不斷有毒氣滲透出。

果然跟料想的一樣,單憑四重岩皇的攻擊招式,根本困不住這毒皇,打定主意。

另外一名煞靈族四重刀皇男子,一翻手鎖魂鏈帶著響聲,朝著岩石方向襲去,只見鎖魂鏈旋轉。

眨眼間的功夫,鎖魂鏈一下將巨型岩石環繞捆住,當鎖魂鏈捆住岩石時,四重刀皇成員手中大刀舉起。

一聲怒吼,靈器武道釋放而出,附體在兵器上,一刀劈出。

「斬萬隆!」

一股龐大能量形成一柄能量大刀,從天而降,轟隆一聲巨響。

能量大刀劈砍在巨型岩石上,巨型岩石一下爆裂,碎石紛飛,岩石裡面,一面綠色毒氣凝成的巨盾抵擋住大刀。

這一切都在四名靈皇的預料之內,他們並不相信短短几招內就擊敗藍袍毒皇。

藍袍毒皇抵擋住能量大刀的攻擊,他沒有絲毫怠慢,一聲輕喝,兩支毒氣枯爪朝著四名靈皇襲去。

見到毒氣枯爪襲來,另外一名四重獸皇男子,早已將獸形武道釋放而出,獸形鐵鵬揮舞著雙翼。

當獸形鐵鵬揮動雙翼時,一陣颶風形成,沖著兩支枯爪方向撞擊過去。

颶風與兩支枯爪撞擊在一起,咚的一聲,迎面襲來的颶風,一下被兩支綠色枯爪抵擋住。

颶風不斷抹.擦著枯爪,發出刺耳尖銳聲,獸形鐵鵬雙翼揮舞速度越來越驚人。

不過獸形鐵鵬雙翼所釋放出來的颶風,不斷被撞退。

遠處的四重獸皇男子,見到眼前這一幕,他無比著急,哪敢怠慢絲毫,心念一動,只見獸形鐵鵬發出一聲尖銳鳴叫聲。

揮動著雙翼,龐大身軀朝著枯爪撞擊,那對鐵翼將整個身體包囊在其中,巨響傳來。

只見那對綠色枯爪被擊飛,不過獸形鐵鵬的雙翼上,也沾染不少毒氣,毒氣瘋狂腐蝕著。

看著獸形鐵鵬雙翼被服侍,煞靈族四重獸皇男子,哪敢在將獸形鐵鵬召回。

若是在這節骨眼上,將獸形鐵鵬召回,鐵鵬身上的毒氣,極有可能渲染到他們,毒藥武道太危險。

不過讓四重獸皇男子,眼睜睜看著獸形鐵鵬全身被腐蝕,若獸形生物被殺,四重獸皇男子也會被反噬。

打定主意,四重獸皇男子一聲怒吼,龐大能量從身上輸送向獸形鐵鵬。

得到龐大能量的獸形鐵鵬,雙翼一展,被毒氣熏染到的鐵羽不斷脫落,雙翼上長出新的鐵羽。

四重獸皇才急忙將獸形鐵鵬召回,不過剛被擊退的綠色枯爪,又向他們襲來。

見到綠色枯爪再度襲來,四重獸皇男子這次不敢讓獸形鐵鵬衝上去。

獸形鐵鵬跟之前一樣,揮動著雙翼,捲起颶風,不斷抵擋著毒氣枯爪,撞擊巨響,颶風被抵擋回去。

「你們還愣著,還不趕緊幫忙,若在慢一些!我就抵擋不住了!」

四重獸皇男子對著其他三名靈皇吼道,聽聞此話,四重岩皇男子也沒有繼續旁觀,只見其將能量釋放出來。

在颶風中形成上百塊巨石,巨石撞擊向那對綠色枯爪,在颶風的衝擊下,巨石撞擊威力成倍增長,砰砰砰…

巨石不斷撞擊在綠色枯爪上,一次次將綠色枯爪給撞退回去。

藍袍毒皇見到四重獸皇與四重岩皇兩人聯手,將他所凝聚成的毒氣枯爪撞擊回來。

藍袍毒皇怒吼一聲,釋放出更加龐大的毒氣能量,他並沒有察覺到,煞靈族四名靈皇的意圖。

雙方消耗半個時辰,藍袍毒皇臉色有些蒼白,他消耗太多能量。

在看向對面的四重獸皇與四重岩皇男子,兩人雖也消耗龐大能量,不過跟毒皇對比起來,他們狀態得好許多。

這時藍袍毒皇才意識到,不遠處另外兩名煞靈族的四重靈皇,正冷笑注視著他。

藍袍毒皇終於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不過這時的他,已消耗掉龐大能量,藍袍毒皇臉色不由陰沉。

不過很快,藍袍毒皇臉上露出猙獰笑容,方才他毒氣枯爪抵擋住颶風,那可不是隨便這麼耗費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