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一聲吆喝,全車的人幽幽從睡夢中轉醒,孟萌「嘶」的一聲,吸溜著嘴邊的口水,看的坐在旁邊的李亦然一愣一愣的。

帶隊老師將人全部集合在廣場上,秦姒玥抬頭一看,其他幾個學校的人也都大致來齊了。

大家穿的是統一分發的志願服。淺綠色上衣,黑色褲子,白運動鞋,白帽子。一旦混在一起,還真不容易分清誰是誰。

「大家現在都把我的電話記下來,全部拿出手機來記!一旦有什麼情況,立即給我打電話,聽清楚沒?」

「聽清楚了!」

秦姒玥本來沒有報名,不過事情發展一如前世,劉盼放學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掉進湖中,人雖被及時救了上來,但受驚嚇過度,被父母接回家中休養。

秦姒玥隱晦的提醒過她,讓她近期注意著水,不過兩人本來就不算熟,劉盼對於她的提醒根本沒放在心上。

眼見著商貿會一天天逼近,劉盼仍舊沒法回學校,孫偉沒轍,在班裡環視了一圈后決定讓英語好,形象又不錯的秦姒玥頂上。

志願者其實任務不算多,無非就是接機送機,領嘉賓找到酒店房間,然後帶著他們前去開會吃飯,最後就是跟隨他們前往商貿會展現場。

對於有過一次經驗的秦姒玥而言,此次任務頗為輕鬆,因而她不像旁邊的同學那般躍躍欲試。

也正因此,她冷靜沉著的模樣讓帶隊老師頻頻點頭,最後決定讓她當了三中志願者的小隊長。

「姒玥。」

「嗯?怎麼了?」

秦姒玥正在整理帶來的東西,鄧瀟瀟坐在床邊,抖著一雙腿,嘴裡直哼哼。

「我餓了,好餓好餓。咱們坐了三個小時車,就吃了那麼一份盒飯。咱們下去吃飯了好不好?」鄧瀟瀟委屈的說到。

秦姒玥此刻已經將帶來的小物件全部當好了,她轉身拿起鄧瀟瀟身邊的空調開關,調好室內的溫度,而後笑著說到:「你去隔壁看一下孟萌收拾好了沒?好了的話讓她和我們一起去吧。」

她們班來了三個女生,兩個男生,李亦然和郭濤住一間房,孟萌知道鄧瀟瀟與秦姒玥形影不離,便主動去聯繫了其他班的女生志願者,和別人住的一間房。

都說人不可貌相,如果不是重來一次,秦姒玥也難以相信如今小白兔一般的軟萌可欺的孟萌在十年後會成為A市炙手可熱的女青年創業者。

秦姒玥曾在一場高級商業議會上有幸見過她一次,烈焰紅唇,精秀的高跟鞋,自信的笑容,身後六七個追隨者,一切的一切讓她逐漸打消了相認的念頭。

所以,現在和她打好關係,百利而無一害。

雖然秦姒玥如此說,但鄧瀟瀟依舊坐在那兒一動不動。

對於她的要求,鄧瀟瀟一向是不會拒絕的,至少在高中期間是這樣。

她不解的看向身邊的人,只見鄧瀟瀟嘟著嘴,一臉的不樂意。

「你和她發生過矛盾?」

「沒有。」

「她說過你壞話?」

「也沒有。」

「那為什麼?」

鄧瀟瀟癟了癟嘴,不忿的說道:「就是不喜歡她。」

「她又沒招惹你。」秦姒玥頗為無語,這人什麼時候犯傻都成,可別壞了她的計劃。

「就是不喜歡她嘛!你是沒看到,她每天都偷偷看段天澤,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噁心死了。」

「你喜歡段天澤?」秦姒玥目光含笑的看著她。

「不可……」

「真的?」

「我……難不成你就不喜歡他?」鄧瀟瀟擰著脖子反問道。

喜歡?

秦姒玥只覺心中一陣劇痛襲來。

她移開目光,背對著鄧瀟瀟,假意去拿背包。

在鄧瀟瀟看不見的地方,秦姒玥臉上扯出一絲苦笑來,眼中溢滿了悲傷。

「不喜歡!」

「啊?」鄧瀟瀟驚訝的跳下床躥到秦姒玥面前。

「嗯,我說不喜歡,我秦姒玥不喜歡段天澤。」也不知是想要說給鄧瀟瀟聽,還是說給她自己聽,秦姒玥再次重複了一邊。

鄧瀟瀟還想開口問些什麼,秦姒玥搶在她前頭問到:「你不是喜歡梁老師嗎?怎麼,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了?」

她故意將話題扯開。

「你說梁堅啊?我不是喜歡他,我是愛他呀!但是我確確實實喜歡段天澤那張臉呀,嘻嘻。」

「你呀!」秦姒玥無奈嘆道,「孟萌喜歡就喜歡唄,你還能控制一個人心動啊?你這麼說人家其實對孟萌來說挺不公平的,初戀也好,暗戀也好,都應該是美好的,純潔的。」

秦姒玥停了一下,接著道:「再者說,他們兩個男俊女美,男才女貌,不挺配的嗎?」

秦姒玥只覺話從喉間吐出,口腔越發苦澀,然而神經大條的鄧瀟瀟並沒有聽出任何異常來。

鄧瀟瀟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說到男才女貌,大家私下都說,你和段校草才是最配的呢?」鄧瀟瀟小聲的說著,眼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燒,眨也不眨的盯著秦姒玥。

「胡說八道些什麼!」秦姒玥假意踢了她一腳,被她麻利的一閃身,躲開了。

「我不喜歡他的,而且他也不會喜歡我的,所以這種話以後不要亂說了。知道不?」

「哦~」鄧瀟瀟不甘的答道。

「快去問孟萌。我給你說,人家喜歡誰那是她的自由,你不也常常偷看梁老師嗎?」

「那怎麼能一樣?」

「怎麼就不一樣了?」秦姒玥反問道。

「好吧,好吧。我去,我去還不成嗎?」

鄧瀟瀟踢踏著半耷拉子掛在腳上的一次性拖鞋,心不甘情不願的往隔壁走去。

不一會兒,鄧瀟瀟與她看不慣的那位妹子便嬉鬧著,手挽手的回來了……

酒店大廳的時鐘剛好指到七點半,幾人戴好帽子,收拾著自己身前的餐具,胸前綠色的牌子上明晃晃的「志願者」三個大字。

「老師好!」

即便有些混亂,九十多個人的問候聲也頗有一番勢氣。

「嗯,大家好,都用過早飯了吧?」

帶隊老師一共有八個,一至七中各排出一名,大學那邊也來了一位。

此刻,八名老師齊刷刷的走進酒店的大飯廳。

「嗯。」

大學來的那名老師走上前,開口說到:「今天的任務都發到各位手上了,大家準備好就各自出發了哈。」

「老師再見。」

九十來號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酒店,各自聯繫各自的嘉賓。

秦姒玥的嘉賓還是上一世那位發量稀少的中年先生,姓施。施先生從首都飛來,其所在的行業是國際旅遊。

憑著上一世的記憶,一切都發展的很順利,轉眼就到了最重要的環節——商貿會展。

會展中心齊聚了本市一百五十家企業,而從全國各地參加的企業則是高達一千七百多家。

往來熙熙,秦姒玥帶的嘉賓已經和其他商家聊起來了,她只用等著下午五點的時候在門口接他就成。

她看了看手錶,離結束還剩餘三個多小時,志願者在這段時間裡可以說的上無所事事了,因而秦姒玥乾脆在裡面轉悠起來,也算是為自己開開眼界。

電子商務、單車共享、傳統手工製品、服飾、煙酒、旅遊……

嗯,涉及的面果然很廣。秦姒玥心中想著,一個人慢慢的從個個展位走過。

咦,那兒怎麼圍了那麼多人?

她好奇的望過去,人太多,根本看不到裡面。這一片區主要是遊戲開發之內的,一向算不得商務重要圈裡的一員,今日怎麼會吸引這麼多人呢?

前世好像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秦姒玥想著,垂著頭擠過人群,憑藉嬌小的身軀成功性的往裡走了點兒。

她突然直愣愣的立在人堆里,不可思議的看著被一群人圍在正中央的少年。

少年此刻意氣風發,與各位大佬交流起來也是有條不紊,從公司運營到企業後期發展計劃,無論對方問什麼,他都能鎮定自若的回答上來,偶爾更是交流起未來合作發展。

他旁邊的人秦姒玥大致都認識,一個是市裡有名的服裝企業總裁,一個是娛樂公司老總,另一個更是工商管理局副局長。

只見他們三人對著這個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年頻頻點頭,臉上更是抑制不住的滿意笑容。

秦姒玥手腳冰涼,整個人像是被扔進了冰庫裡面。

不是他!他明明一點都不精通商務,他明明只是一個會讀書的「書獃子」。

可是,不是他是誰呀?如今的他更像是她死前那兩年的他,精明果斷,雷厲風行。

他也回來了?

「姒玥。」

一道聲音仿若從地獄里傳出來的,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姒玥!」

聲音的主人再次喚到。

秦姒玥轉過頭死死的看向她,喊她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好姐姐秦姒蓉。

「姒玥,你是志願者呀?」秦姒蓉小聲問道,

秦姒玥擠出一絲笑容,「嗯,堂姐怎麼來了?」

「吶,」秦姒蓉朝對面揚了揚下巴,不忿的說道:「我爸嘛,他非得讓我來,說什麼讓我見見世面。」

「表叔也是為你好,畢竟以後你家是需要交到你手裡的。」

「走,咱們過去聊。」

秦姒蓉不由分說的拉著秦姒玥,走到一旁空處。

她四周張望了一下,小聲說到:「你看到剛才那個男生沒?盛技數字有限公司新任董事長,你沒看到他好厲害呢!我爸剛才還讓我好好向他學習。」

「新任董事長?」

秦姒玥聲音尖銳的問道。

「噓!」秦姒蓉一把捂住她的嘴,無奈的搖搖頭,「你小聲點呀,幹嘛這麼激動?」

見旁邊沒人注意她們,秦姒蓉這才放下心來,「對呀,剛才我聽我爸說的。說他父親不久前去世了,股份劃在了他名下。本來那些個老人還不服,不過不曉得他怎麼做到的,沒兩個月,竟然力挽狂瀾將公司給保住了不說,還穩穩噹噹坐上了董事長的職位。」

秦姒蓉得意的八卦著她所知道的,秦姒玥面色卻一點點慘白下去。

「我爸說,他這是少年英才,是不可或缺的好苗子。還有啊,他以後要是和誰家聯姻,那家人才是撿了寶。我說,他真的很帥耶,和我也差不多大,姒玥,你覺的他像你未來姐夫不?」

秦姒玥沒有聽清秦姒蓉後面的話,她只覺耳朵里嗡嗡作響,眼前一陣陣發黑。

「姒玥,你覺得像不像呀?」

「姒玥,你怎麼了?姒玥!」

秦姒玥醒來時,眼前一片雪白,喉嚨里像著了火一樣,她忍不住咳了一聲。

這是醫院嗎?

彷彿為了印證她的想法,一旁高懸的鹽水瓶子明晃晃的映入她的視線,她抬起手才發現手背上正插著一根輸液的針管,連著上面的鹽水瓶。

「姒玥,你總是醒了!」

鄧瀟瀟一臉著急的趴到她眼前。

「姒玥醒了?」孟萌從外頭走進來,手裡提著幾盒盒飯。

「嗯,剛醒呢。」鄧瀟瀟抬頭回答到,而後問秦姒玥:「姒玥,你餓不餓?」

秦姒玥無力的搖了搖頭,聲音沙啞的說道:「瀟瀟,我想喝水。」

「好好,我這就去倒。」

鄧瀟瀟拿起一旁的杯子沖了出去。

灌了一杯水下去,她總算舒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