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容華的建議,陌殺想了想還是去了天機閣花費大代價請天機閣幾位長老為他推衍命數。

幾番推衍之後,得出一個死無全屍的結果,但天機閣的幾位長老卻也告訴他,此命並非不可改,因為他有一線生機,雖不顯,但卻確實存在。

詢問之後,天機閣長老建議他不妨去尋那建議他去天機閣算命之人,因為他的一線生機應是應在了那人身上……

陌殺並不在意生死,但他卻在意清風,若他死後,卻讓清風落得那般下場,陌殺卻是……捨不得。

容華又是沉默一瞬:「……師叔的死劫可渡,不可避,師叔的死劫已定,避得了這次,下次只會更兇險。」

因觀氣之術,容華能看見陌殺身上的氣運衰敗不祥之色更重,透著死寂之色,便是避過這次死劫,也只能得一時安穩。

陌殺一默,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置之死地而後生嗎……」

容華頓了一頓,翻手拿出一個玉質極好的白玉瓶:「此物,應該能幫到師叔。」

陌殺也是一頓,隨後手一招,一股靈力將白玉瓶包裹送到他手中。

陌殺隨手布下一個結界,打開玉瓶,一股奇異的清香散開,陌殺看著瓶中近乎固態,周圍有若隱若現的七彩光暈的乳白色液體瞳孔緊縮。

卻原來,容華交給他的這一瓶液體正是混沌界紫竹林後宮殿左前方,天地初開所形成的至寶,一滴便可以沒有任何痛苦任何後遺症的洗經伐髓,清除體內雜質,包括靈根里的雜質。

且可以在修為不減的情況下重塑肉身,神魂殘缺也可以修補。

長期服用,能夠增強神魂無上限的天心夢溪髓。

陌殺深深的看了容華一眼:「原來,師侄還有這樣的好東西……你就這般拿出來,也不怕我殺人奪寶?」

容華頓時笑了:「師叔若真有殺人奪寶的心,就不會說出來了。」更何況,她又不是沒有自保之力。

陌殺淡淡一笑,翻手將一枚玉簡丟給容華:「此處不錯,有些好東西,你不妨去探探。」

陌殺知道,容華肯幫他一把,未必沒有他是溫珏師弟,與溫珏關係不錯的緣故,但既受了容華恩情,他也不能沒有表示。

這處上古遺迹的地圖是陌殺偶然所得,其中有仙尊傳承,他本來想帶著清風一起去探一探。

不過,這一瓶天心夢溪髓的價值比起這處上古遺迹也不差什麼,甚至猶有甚之。

至於容華助他一把這事,自然不能是一處遺迹就能報答的,若是能逃得過,他自然還會有所報答。

容華接過,神識一探,眸中閃過一抹訝意:「多謝師叔。」

……

阮琳盯著容華:「說,陌殺師叔找你究竟有什麼事?!」

剛回來就被阮琳堵住的容華簡直服了她:「你好奇心這麼強烈,就不怕哪天因為這死了?」

阮琳瞪她一眼:「怎麼說話的?我是那麼沒有分寸的人嗎?」

容華打量了她一番,點頭:「是。」

阮琳一噎:「……你還沒說陌殺師叔找你是為了什麼呢?」

容華按了按眉心:「先進去。」

帳篷自帶隔音陣法,所以進去之後,容華和阮琳也不用擔心說了什麼不能被人聽到的話。

斜睨了一眼正期待的看著自己的阮琳,容華淺淺的嘆了口氣:「之前,我不是曾經建議陌殺師叔去天機閣算個命嗎?」

阮琳托著腮:「所以你願意告訴我你那天究竟從陌殺師叔身上看出了什麼?」

容華語氣淡淡:「陌殺師叔周身氣運衰敗不祥之色極重,透著死寂之色,死劫將至,就在近期。」

阮琳神色當即一凜:「所以你當日才建議陌殺師叔去天機閣算命?所以今日陌殺師叔是因為在天機閣得了什麼指點,才會找你?」

容華無可無不可的點點頭:「大抵如此,陌殺師叔今日問我,他的死劫可能避過,我告訴他,可渡,不可避,然後交給了他一物。」

「你交給了陌殺師叔什麼?」阮琳疑惑。

「天心夢溪髓。」

容華紅唇輕啟,毫不在意的吐出五個字,卻讓阮琳如同遭受雷劈,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口中喃喃重複:「天心夢溪髓?!!」

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的阮琳盯著容華:「你是不是瘋了?!這樣的東西你也敢隨便拿出來?隨便說?」

這消息要是傳出去,容華絕對會引起整個大陸所有修士的貪婪之心——天心夢溪髓這種至寶,一滴就能不減修為的重塑肉身,且重塑的肉身絕對比原先的天賦更好,資質更佳。

而且,同樣是一滴天心夢溪髓,哪怕是只剩下一片神魂碎片,只要意識還清醒,也能瞬間修復完整……

這樣的至寶,怎麼能不令眾修士垂涎?

看著阮琳的表情,容華覺得挺有趣:「是啊,我不僅說了拿了,我還給了陌殺師叔整整一玉瓶,大概能有幾十滴。」

容華還給阮琳比劃了一下玉瓶的大小,大約巴掌大小。

阮琳險些沒被容華噎死:「……你究竟知不知道,這樣的消息傳出去,你往後便是永無寧日,不管你走到哪兒都會蹦出層出不窮的追殺者?」

看著毫不在意的容華,阮琳那叫一個恨鐵不成鋼。

容華唇角勾了勾:「你放心,我有分寸。」

阮琳沒好氣的瞪著容華:「你要是有分寸就不會隨隨便便就把天心夢溪髓拿給陌殺師叔,更不會還在這裡跟我把這件事說出來……你倒是有自信,篤定了我們不會見財起意,更不會出賣你是不是?」

聽了阮琳這話,容華倒是搖頭:「事實上,我並不篤定。」

阮琳微微一挑眉。

容華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天心夢溪髓確實是能夠引起大陸圍攻的東西,前提是,消息能被泄露出去。」

說著,容華語氣微微一頓:「……可是,這個世上只要會思考,擁有七情六慾存在的,那就沒有不自私的。」

「無私的是舉動,而不是情感……所以,怎麼可能會被泄露出去?要知道,好東西,無論是誰,那都是想獨吞的。」

「恰好,天心夢溪髓就是這麼一件能夠讓人升起獨吞欲的至寶。」

阮琳點頭:「你說的不假,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當殺不了你,無法獨吞天心夢溪髓時,消息便會被傳出去,畢竟,人有時候是會抱著一種『我得不到,別人也別想得到』的極端想法,而以天心夢溪髓的珍貴,顯然是能夠引出他人心中這種極端想法的。」

容華看她一眼,也點了點頭:「你說得對,不過,無論是你,還是陌殺師叔,顯然都沒有殺人奪寶的心思。」

尤其阮琳,還擱這兒指責她這種行為是多麼多麼的不謹慎,真是處處都在為她著想。

「……」阮琳白了她一眼,「我就不信我要用到天心夢溪髓的時候,你會捨得不給我?」

相處這麼多年,阮琳自認為還是了解容華的,對容華來說,只要被她認可,放在心上,那麼她也不會多吝嗇身外之物——別管天心夢溪髓多麼珍貴,從根本上來說,也是身外之物。

阮琳頓了頓,又問了一句:「……陌殺師叔就只有天心夢溪髓才能救嗎?」

「倒也不是。」容華擺了擺手,「陌殺師叔需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殺人嘛,凝嬰以下,捅進心臟就行,凝嬰之後,毀了元嬰便可,再不然,便是捏碎神魂。」

「雖然陌殺師叔無法避免死劫,但是卻可以削弱不是?」

「關鍵是看陌殺師叔怎麼做而已。」

阮琳斜睨她一眼:「所以你到底是為什麼給了陌殺師叔天心夢溪髓?」

「順手而已。」容華語氣很是無辜。

阮琳:「……」順手?真是讓人想打死她啊!

看阮琳一副又被自己噎住的表情,容華輕咳兩聲:「當然,你不能否認天心夢溪髓的效果不錯啊。」

阮琳瞥了她一眼,簡直不想和她說話,天心夢溪髓的效果豈止是不錯?那簡直是舉世無雙好嗎!

只要意識清醒,重塑肉身,修復殘缺神魂……就是魂飛魄散,天心夢溪髓還是煉製起死回生丹的主葯之一——當然,魂飛魄散了,你得有肉身留下來,最不濟,也得有骨頭架子留下來,不然,有了起死回生丹也是沒有地方用啊。

見阮琳這樣,容華垂眸笑了笑:「其實你真的沒必要這麼擔心。」

阮琳瞪她:「你說的輕巧,我怎麼可能不擔心?!」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155章155為了吃

容華嘆了口氣:「身懷至寶而被人覬覦追殺,說到底還是因為實力不夠,只要我夠強,就算我有天心夢溪髓引人貪婪又如何?那些心懷惡意的人到底是不敢動手的。」

我早就告訴過你 阮琳一怔,隨即默默點了點頭:「你說得對。」

關心則亂,倒是她忘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也得看是對什麼人。

練氣期的小修士和化神期的強者顯然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更何況,容華也不是一個人,她有父兄,有師尊,有朋友且背靠師門,就算消息傳出去了,旁人又能耐她如何?

就算師門中有人想要容華將東西交出來,那還得注意著別得罪了容華背後的渡劫期師尊和大乘期父親呢!

放下心來,阮琳也就不再說這個,轉而說起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來:「你說,陌殺師叔的死劫究竟是因為什麼?該不會……是因為清風師伯吧?」

阮琳興緻勃勃的猜測:「你看啊,清風師伯因為陌殺師叔的表白而跑到了這呼倫草原來,陌殺師叔又追了過來,那清風師伯肯定要躲著,這一躲啊,說不定就躲到了魔修的陷阱里。」

「然後,陌殺師叔驚怒擔心之下,肯定就一個人找了過去救清風師伯,最後為清風師伯而死,等陌殺師叔死後,清風師伯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的,陌殺師叔也入了他的心。」

「可心愛之人已死,清風師伯遭受不了打擊,為情而瘋,很多年以後,驟然清醒,然後在魔域中自爆而亡……」

隨著阮琳的講述,容華詫異的目光不禁落在了阮琳身上,這腦補能力真是絕了啊,分分鐘就把前因後果最後結局補全了,更重要的是……阮琳她說對了!

見容華訝異的神色,阮琳嘿嘿笑了兩聲:「我說對了是不是?」

容華點了點頭,忍不住問:「……所以你到底是怎麼猜的這麼準的?」

阮琳無辜的攤了攤手:「你真沒必要這麼驚訝,我只不過是挑了個凡人話本子里最常出現的情節說了出來而已。」

容華微微挑眉,這是不是有些太巧了?

阮琳頓了頓繼續說:「……雖然那些不能修鍊的凡人不過短短百年壽命,但奈何,他們的想象力確實豐富啊,再加上偶爾道聽途說的我們修者之間的事情……他們那些話本子還真的會和某個修士的經歷相合。」

容華:「……」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阮琳笑眯眯的看著容華:「是不是有些佩服那些凡人了?」

「……有點。」容華誠實的點了點頭。

氣氛一時有些沉默。

不過,也沒有安靜多久,阮琳就打破了這份沉默:「不過,我還真沒想到,清風師伯最後會是那樣的結局。」瘋癲,自爆……真不像是會發生在嚴肅古板的清風師伯身上的事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自古都是情關難過。」容華語氣悠悠。

「是啊……」阮琳語氣中帶著幾分嘆息,稍後話鋒一轉:「不過,你給了陌殺師叔天心夢溪髓,他們應該不會落得那般下場了。」

說著,她抬眸看著容華:「只是,泄露天機,多也好,少也罷,不僅渡劫時雷劫會更重,便是平常也會於壽命有礙,更別說,你不僅算是泄露天機,你還幫陌殺師叔改命,就是清風師伯,也是間接的被你改了命,你……」

阮琳欲言又止,眉眼中有幾分擔心之色。

容華擺了擺手:「安心。」

她的功法特殊,所修鍊出的靈力自然會強化身體,所以,別看她肌膚白皙嬌嫩更甚上好的羊脂白玉,摸起來也是柔軟細膩,觸手生香,似乎吹彈可破,實際上,防禦力比起肉身可擋靈器的獸族也不差什麼了……

再加上她還是煉丹師,煉器師,符師和陣法師,收藏豐富,渡個劫什麼的,還是不成問題的。

至於壽命有礙……她和君臨契約,壽命共享,而君臨作為與天地同生的九大至尊神獸之一,壽與天齊什麼的,真是一點也不誇張,所以,容華想壽盡而亡還真是特別的不容易。

看容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阮琳就知道泄露天機,幫陌殺師叔渡過必死之劫一事,當是對她影響不大。

……

某處秘境之中。

身上染血的林安暖和寧塵彼此相扶著靠坐在一棵幾個人合攏也抱不住的樹上。

寧塵看著林安暖蒼白的臉色,眸中閃過心疼,他摸了摸林安暖的臉,語氣溫柔:「你先療傷吧,我給你守著。」

林安暖搖了搖頭:「你先吧,你比我受的傷重多了。」

他們兩個之前在解決了一個小鎮里的魔修之後,碰上了一個單向傳送陣,被傳送到了這個秘境里,然後一直被秘境里的靈獸追殺,就沒安生過。

不過,隱隱的,林安暖和寧塵也想到這大概是秘境主人對他們兩個的考驗,畢竟,他們兩個雖然一直被追殺,大大小小沒少受過傷,但是卻都沒有過致命傷。

而且,每當他們無力再戰的時候,靈獸也就不再出現,給他們留足休養的時間。

寧塵沉默不言的拿出療傷丹藥塞進林安暖的嘴裡,語氣溫柔卻不容置疑:「乖,去療傷。」

寧塵一系列動作極快,林安暖猝不及防的被他塞了丹藥,藥效在體內化開,林安暖不由嗔怪的看了寧塵一眼,如了寧塵的意,坐下打坐,運轉靈力讓丹藥的效果發揮到最大。

等林安暖再次睜開眼,就見寧塵正看著她,林安暖能看見寧塵眸里沉浮的心疼和自責。

她笑了笑:「寧塵美人,你也快療傷吧。「

寧塵心疼她受的傷,自責自己沒有保護好她,林安暖又何嘗不是呢?

寧塵也對林安暖笑了笑。

秘境深處的宮殿里,一個虛幻的蒼老身影通過鏡像之術看著林安暖和寧塵這邊的景象,右手撫著長長的鬍鬚,眸里有一抹流光劃過。

老者左手在鏡像之術上一點,鏡像之術泛起微微的波紋,而鏡像之術里,林安暖和寧塵身下的土地頓時消失,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將兩人吞了進去。

寧塵剛剛療傷完畢,睜開眼睛,還未來得及還和林安暖說些什麼,身體突然失重,寧塵面色微微一變,本能的伸手將林安暖拉入懷中牢牢護住。

與此同時,林安暖手腕一翻,一枚陣盤出現在她手中,另一隻手中則是拿著一枚靈石。

喀嚓一聲。

林安暖將靈石按進陣盤,啟動了陣盤,薄薄的光圈頓時形成一個圓圈將林安暖和寧塵護在了其中。

托這護罩的福,雖然依然在下降,但是兩人卻踩在護罩上,能夠腳踏實地。

對修鍊之人來說,黑暗亦如白晝,再加上陣盤發出的護罩上帶著微弱的光,所以目光一掃,寧塵和林安暖倒是將周圍的情況盡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