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那柄巨劍之上,彷彿有無窮無盡的劍氣在縱橫交錯,那狂暴的氣勢,真是讓人震撼。

正午時分。

正是太陽最為惡劣的時候,葉雷和王戰來到真劍城的外面,他們發現來往的人很多。

其中,不缺少和他們這樣的少年,亦或是十七八歲的青年,哥哥都是氣息雄渾。

「大哥,這裡就是真劍城,真是雄偉壯觀啊。」葉雷看著不遠處,那柄巨大的劍,矗立在那裡。

他看著劍,雙眼目光陡然一陣陣的閃爍,在他身邊的王戰,趕緊將葉雷拉回來。

「賢弟,你有所不知,這柄劍裡面刻有很恐怖的銘文,你可千萬不要隨便盯著看,否則會有危險。」

王戰將葉雷拉出來之後,對者葉雷說道。

葉雷心有餘悸,他剛才感覺到,萬道劍氣,似乎穿身而過,讓他竟然有種真實的感覺。 第270章報名最後一天

「這裡面的銘文,恐怕是三級銘文師留下來的吧,真是厲害。」葉雷在內心暗暗忌憚。

他沒有繼續去盯著那柄巨劍觀看,而是和王戰一起走到真劍城的城門那裡,他發現那裡張貼著告示。

「你們快看,我們真劍郡已經發出通知,今天乃是爭奪千劍樓名額的最後一天。」

「什麼?看來今天必然有一場龍爭虎鬥,據說我們真劍郡的郡王,已經下達命令,明天不開擂台。」

「看來是參加千劍樓的人已經很多,郡王害怕認輸太多的話,到時候影響千劍樓。」

「這倒也是,畢竟你看看,這四面八方背負著劍前來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是來參加千劍樓的試煉。」

葉雷走到那告示的前面,就看見上面的通知,再加上聽見周圍的人的議論,他的臉色頓時大變。

「賢弟,你這是怎麼了?」王戰看著葉雷突然臉色變化,他有些詫異的詢問道。

「哎呀,大哥,我差點忘記,我還沒有獲得千劍樓參加的允許呢?今天最後一天,現在已經是正午時分,我要趕緊去爭奪名額。」

葉雷的話語響起來,王戰臉色有些古怪的看著葉雷。

他有些詫異的道:「賢弟,你不是真劍郡的人,可以你的劍法天賦,難道你所在的郡,沒有收到真劍郡的邀請嗎?」

「要知道,真劍郡給我們東盛王朝,下屬的三十六郡,每個郡都有十來個名額。」

「不對,應該說是三十五個郡,好像扶風郡因為每年來參加的人,都不怎麼樣,也就被踢出了。」

說到這裡,王戰的臉色有些古怪的看著葉雷,他張大嘴巴,道:「賢弟,你不會真的來自扶風郡吧?」

「大哥,你還真的說對了,我要趕緊去爭奪名額。」

葉雷說著,朝著真劍城裡面快速的跑去。

他隨便找到個人,詢問一下,千劍樓試煉的爭奪名額,在什麼地方進行,他就快速的奔跑過去。

王戰一直跟在葉雷的身邊,他很清楚,以葉雷的實力,獲得這試煉的令牌,那是很容易的事情。

「噓噓噓……」

葉雷氣喘吁吁,他看著遠處的擂台,還在有武者不斷的廝殺,他也終於放下心來。

他費盡全力,總算是朝著裡面擠進去,他站在擂台的不遠處,看著擂台上面,站著兩道身影。

兩人剛才的劍法,都在彼此的廝殺,其中左手邊的青年,他的劍法顯得飄逸無比,似乎瀟洒的很。

而,右手邊的那個青年,他手裡面的劍,卻狠戾無比,他的劍招不華麗,卻顯得危險無比。

「此人好生厲害的劍法,我來真劍郡真是來對了,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是劍法武者。」

葉雷看著擂台之上,那右手邊抓著長劍的青年,他的雙眼之中,隱隱約約的散發出劍氣。

「你不是我的對手,滾下去吧,免得自取其辱,這個進入千劍樓的最後一個名額,我汲夏勢在必得。」左手邊的那個青年,他雙眼裡面都是不屑和狂妄。

他的雙眼似乎看著天空,根本瞧不起對面的青年,他覺得自己的劍法,已經很強悍。

「這個汲夏真的很厲害,他的劍法飄逸無比,已經接連將三個人,斬於劍下。」

「嗯,他的劍法應該是玄級下品劍法,而且,他還修鍊到大成的境界,施展出來很是厲害。」

「我也覺得那個右手邊的那個青年,他必敗無疑,他的劍招混雜,根本沒有成套的訓練。」

周圍的一群人開始議論起來,葉雷卻忍不住嗤的一聲笑出來,他沒想到,竟然有人,用劍法的混雜來決定一個人劍法不厲害。

「何人發笑?」

那幾個議論的人頓時滿臉的憤怒,他們不斷的東張西望,根本沒發現站在前面的葉雷。

要知道,葉雷現在不過是十四歲多一點,他的身高在同齡人裡面很高,可和這些成年人比起來,還是有些矮。

「幾個不知道劍法是何的廢物,劍法是用來殺人的,不是花招,好看就強悍。」

葉雷的聲音響起來,那幾個議論的人,都滿臉的憤怒,其中一個人,甚至滿臉不善:「哪裡來的毛頭小子,恐怕還沒斷奶,就敢教訓我們,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葉雷雙眼一凝,他看向那個中年男子,道:「我勸閣下,還是不要找死,否則必成劍下亡魂。」

「哼,陳兄,何必和一個小子計較呢,待會誰勝誰負,不就一清二楚了嗎?」

旁邊的幾個人,都趕緊將那個中年男子拉著。

「出劍吧。」

對面的那個劍法駁雜的青年,他抓著手裡面的劍,雙眼目光平靜,道:「口頭可以獲勝的話,我也不站在這擂台上了。」

汲夏聞言,頓時勃然大怒,他抓著手裡面的劍,頓時一劍刺出去,身上的靈力激蕩。

他的修為,竟然是靈海境五重的境界,劍法確實很飄逸,可惜是華而不實的攻擊。

嗤嗤嗤……

兩道身影接連不斷的碰撞一起,似乎那個汲夏不斷的節節獲勝,而對面的青年節節敗退。

「哈哈……就憑你這三腳貓的劍法,也想要打敗我,痴人說夢嗎?」汲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葉雷身邊不遠處的幾個中年人,眼看著汲夏佔據絕對的上風,都忍不住仰起頭。

「小子,以後要記住,我們吃的米飯,都比你吃的鹽還要多,不要學習別人亂插話。」

哪知道,葉雷卻根本沒有看他們幾個人一眼,而是嘴角微微揚起,嘴中呢喃,道:「敗!」

隨著,他的一個敗字說出來的瞬間,原本節節敗退的那個青年,劍法猛然變化。

頓時,一個身影的停頓,躲避開那個汲夏的劍法攻擊,汲夏頓時滿臉的懵逼,他沒想到,自己必殺的一劍,竟然被躲避開來。

就在他愣神的這個時候,對面的那個青年,劍招卻無比的快很准,一劍快過一劍。

劍劍都朝著他的要害攻擊,他頓時變得狼狽不堪,剛才飄逸俊朗的劍法,此刻也變得毫無章法,凌亂不堪。 第271章一劍無血

嗤啦!

隨著那個汲夏的劍法變得凌亂,一個空檔之中,就被對面的青年,一劍刺破肩膀。

他的身體,猛然倒退出去,雙眼裡面帶著不甘心,他盯著對面的青年,道:「你勝之不武。」

擂台上面,負責的乃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老者雙眼帶著鄙夷,他乃是金丹境的強者。

自然看得出來,兩人的劍法誰更高一層。

他看著那個汲夏,道:「滾下去,還有臉說!」

那個汲夏沒想到,旁邊的長老竟然如此說話,他頓時滿臉的漲得通紅,只能夠跳下去擂台。

「這……」

剛才議論紛紛的幾個中年男子,此刻他們都滿臉的錯愕,一個個的目瞪口呆,誰也沒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

他們都感覺到自己臉上無光,不由得看向前面的少年,卻發現那個少年,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這小子,竟然敢完全無視我們!」

「真是可恨!」

「可氣!」

葉雷此刻自然懶得去管身後的幾個人,他在想,自己什麼時候登上擂台,才合適呢?

那個金丹境的白髮老者,他雙眼掃過周圍人,道:「今天,乃是千劍樓發放名額的最後一天。」

「今天,唯獨只有兩個名額,有想要爭奪名額的人,請登上來,繼續和章磊戰鬥。」

老者的聲音響起,葉雷正準備登上擂台的時候,不遠處一道身影,已經登上擂台。

那個同樣是一個靈海境五重的青年,他的手裡面的劍,並不是很長,卻顯得有些彎曲。

倒也是,一柄有些奇特的劍。

他登上擂台的時候,頓時現場不少人都有些吃驚。

畢竟,這個青年,之前也登上過擂台。

「這個嚴剛真是倒霉,你們並不知道,他昨天就應該獲得名額,可惜他遇見一個變態,就被對方輕易打敗。」

「昨天獲勝的那個人,沒有人能夠抵擋他三招,那個人的劍法,簡直是厲害無比。」

「於是乎,他只能夠等今天,看來接下來,必將是一場龍爭虎鬥,那個章磊也不簡單。」

嚴剛看著對面的章磊,他張開嘴,道:「昨天,我殺死兩個人,卻沒有獲得名額。」

「今日,你註定成為我的墊腳石。」

「死吧!」

嚴剛滿臉的猙獰,他的臉頰猙獰起來的時候,顯得格外的恐怖,他雙手抓著手裡面的劍。

嗤!

一聲劇烈的撕裂的聲音響起來,那一劍朝著章磊猛然襲擊出去,劍法瞬間刺出去十多招。

對面的章磊,同樣是不斷的躲避他的攻擊。

不過,這次的章磊,卻沒有每一次都躲避,他時不時的長劍,就會浮動一下。

葉雷看著這兩個人的戰鬥,他略微眯起雙眼,心道:「這兩人半斤八兩,就看誰先漏出來破綻,誰就失敗。」

嗤嗤嗤……

隨著劍法不斷的交鋒,那個嚴剛,他的性格的暴躁變得更加強烈,他的劍法似乎變得更加恐怖。

然而,葉雷卻忍不住搖搖頭,哪知道他搖頭的動作,恰好被上面的嚴剛看見。

「哪裡跑出來的毛頭小子,你什麼眼神,滾遠點。」嚴剛怒喝一聲,劍法朝著對面的章磊襲擊。

卻猛然發現,對面的章磊劍招陡然變得兇狠,一劍從他的手臂下面劃過去,鮮血流淌出來。

他還沒站穩身體,就被章磊的劍,靠在他的肩膀上,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你敗了。」

嚴剛死死的咬著牙齒,他沒有理會章磊,而是走到葉雷的不遠處,他直接怒吼道:「小子,你方才為何發笑?」

葉雷嘴角微微揚起,道:「怎麼,被別人打敗,想要拿我出氣嗎?」

「是又如何,你既然敢譏笑我,可敢上來和我一戰?」嚴剛雙眼一凝,劍指葉雷。

「和你一戰?」葉雷嘴角揚起,他帶著嘲諷的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連我一劍都抵擋不了,如何和我戰鬥呢?」

「啊!」

嚴剛沒想到,他竟然被一個少年如此的輕視,對方看起來,不過就是十四五歲的年紀。

「滾上來!」

嚴剛的聲音變得狂暴,他雙眼裡面都是殺意。

很多人都看向葉雷所在的地方。

「主動找死,我就成全你。」

葉雷的聲音響起,他身上靈力流動。

「哎呀,僅僅是靈海境三重而已。」

不少人感受到葉雷身上的修為,都紛紛的搖搖頭,他們還以為是個天才少年,沒想到是個狂妄自大的傢伙。

剛才看著葉雷不順眼的幾個中年,此刻都是滿臉的譏諷:「這個小子,真是活膩了。」

「靈海境三重,也敢來找死!」

嚴剛的聲音還沒來及說完,他雙眼猛然一凝,只因為對面的葉雷的身體動了。

他手裡面的劍,還沒有來得及抬起來,他就瞪大雙眼,死死的看著自己的胸膛那裡。

「嚴剛乾什麼,你們看看他在幹什麼,怎麼站著不動呢?」有人看著嚴剛,發出疑惑的聲音。

「你們快看,嚴剛的身體在顫抖,很奇怪啊。」嚴剛的身體,不斷的抖動,只見他雙眼,之中都是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