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真的,你只需要再登上兩年,到時候,一定可以前往大千院。」

「好,我知道了。」

仲客又充滿了鬥志,回去了。

這時,其他三名來自帝族的子弟紛紛飛上前,他們的間的修為都不一樣。

其中兩個男子,一個斬道境中期,一個斬道境後期。

而那唯一的一個女子,竟然修為最高,實力最強,是斬道境圓滿的強者。

「同境界下,只要能打敗我們或者和我們打成平手的,都可以前往大千院。」

四人中的女子說話了,隨後四人便飛向不同的方位,佔據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在靜靜等待。

一時間場中很安靜,沒有人輕舉妄動。

那四人也不著急,就在天空中等待著。

「我來。」

終於,漫長的安靜后,一個男子飛了上去,他的對手,正是武通。

「邢天南,來自無量洲,斬道境初期。」

武通此時才嚴肅起來,自我介紹道:「武通,武家弟子。」

「承讓了。」

邢天南,踏前一步,他的面前,空間便扭曲了,但是空間沒有撕裂開來,而是扭曲之中,有一道道的水流憑空出現。

這些水流,聚成飛箭,咻咻咻!

朝著武通飛射!

「憑空產生物質,身上甚至沒有規則銘紋點亮,無聲無息,這就是走出自己道路的修者?」

方回看到這一幕,心中震驚,走出自己道路的修者,竟然這麼強橫嗎?

那些水流,可不是虛幻的能量匯聚而成,而是真真正正的水流。

水流上附著能量,這才是最恐怖的。

剛剛空間扭曲時,方回還以為這是一名空間規則的修鍊者,沒想到,看走眼了。

面對這一道道水流,武通也不再隨意對待,又是一指點出。

呼呼呼呼!

虛空中便憑空出現一絲絲火苗。

火苗迎風見長,竟然變成了滔天巨火,將整個天空都給燒紅了。

那些空間,都被烤裂,局部的規則徹底紊亂。

轟!

兩者相撞,像是星辰爆炸一般,動靜太驚人了。

嗡。

一道能量波紋出現,所過之處,都是廢墟。

幸好有半聖強者出手,抵擋了能量光波的餘波,這才讓其慢慢平息下來。

「這就是走出自己道路的強者,太恐怖了吧。」

一招一式,看似隨意,實則每一擊都恐怖無比,而且出手毫無預兆,根本無法靠感知去提前預知。

更可怕的是,你預估不到這些人的攻擊強度,甚至都捕捉不到他們出手的痕迹。

仲客徹底驚呆,「這就是和我一個境界的修者?」

他仲客至尊榜第一名,史上天賦最強的修者,此時竟然輸給了別人。

這讓仲客很沮喪。

這時仲客的姐姐仲清上前,安慰道:「不用怕,他的年齡,足足大你幾千歲,有這麼多,你早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而且不止斬道境初期了。」

這次前來的斬道境修者,都是聖地中的真正高手,仲客妄圖去和他們比較,當然就悲劇了。

不過仲客的潛力確實很強,比在場的人都要強,此時他心中慢慢平靜,在看比斗。

邢天南,確實很厲害,漫天水箭威力驚人,每一次攻擊都能將火撲滅一些。

五行水克火,此時屬性壓制體現了出來。

但是武通並不著急,而是在完全處於劣勢之時,也是一步踏出。

這一步,很遠。

上一刻,他還距離邢天南很遠,但是下一步,他就直接來到了邢天南的身前。

邢天南一怔,迅速反應,一揮手,他的面前,一道水幕出現,不僅僅能抵擋武通的攻擊,更是可以遮擋武通的視線。

但是武通像是沒有看到一般,一拳轟出,他的手臂,竟然消失。

水幕還在,但是竟然沒有擋住武通的拳頭。

轟!

邢天南直接被砸入了地下,一拳而已,直接失去了戰鬥力。

先葷厚寵:狼性總裁奪摯愛 邢天南全身是血,雙目失神,怎麼可能?

武通不僅僅修鍊有第二種規則空間規則,而且空間規則的造詣,也很高。

剛剛那一道保命水幕,竟然完全無用,被無視了。

這個傢伙,太可怕了。

帝族之中,都是這種變態嗎?

武通神情依舊淡然,說道:「你的實力不錯,可惜輸了,所以想要去大千院,只能下一次了。」

邢天南頹然,頭也不回,直接退走。

邢天南已經走了自己的路,但是走的還不夠遠,和武通的差距還是太大。

隨後,又有好幾個斬道境初期的,走出自己道路的強者前去挑戰武通,結果無一列外,全部失敗。

武通太可怕了,僅僅是空間規則距離跨越,就讓人無法防禦。

而且武通的肉體之力,強悍的可怕,挨上一記,就要出事,往往都會被重傷,失去戰鬥力。

斬道境初期,畢竟是剛剛開始走自己的路。

境界低,就代表時間短,在自己的道路上,走的不遠,所以很難打的過武通。

「武通,這次你要大放光彩了,看來又沒有斬道境的修者可以被選入大千院了。」

武通的同行之人,在嘆氣,那些能在斬道境初期,就打敗武通的,才是他們要找的,最天才。

但是這次,貌似他們又要失望了。

「我來試一試。」

這時,方回終於站了出來,要和武通比比高低。

「哦?又是一個沒有走出自己道路的傢伙,不,這方面還沒有任何的建樹,連仲客都不如。」

紫府仙緣(虛境修仙) 武通脾氣很好,對著方回說道:「你更不是我的對手了,還是回去吧,下次再來。」 沒有走出自己道路的仲客,被一指擊敗,就算方回的實力更強,能夠強到哪裡去?

在武通看來,也只是一指和兩指的區別。

但是方回很堅持,說道:「我想知道,我於你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一些事情,不親自經歷,便感悟不到。」

「說的有道理,好,既然這樣,我便給你一個機會。」

武通的脾氣,真的很好。

他站定,對著方回說道:「我讓你先出手,事先有個心裡準備。」

「好!」

方回也不矯情,他見識過前面幾場比斗,知道武通很強。

而且自從晉陞以來,方回也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了。

這次他準備全力出手,看一看他和武通之間,兩者到底相差了多少。

方回此時本命分身和本體合二為一,勢域也被他完美融合進自己的身體里。

氣勢猛然間爆發,轟的一聲。

方回的周圍空間,突然就爆炸了。

這氣勢很狂猛,簡直嚇人。

單單是自身氣勢,就深深影響了周圍的空間。

但是武通看到這一幕,卻在搖頭。

斬道境的路,走偏了。

斬道境強者的特性,就是能完美控制自己的力量,不讓他們外泄,讓攻擊更加集中,威力更加恐怖。

斬道境強者攻擊時,都是無聲無息的,規則銘紋點亮都不會有動靜。

但是方回恰恰相反,他周圍的規則都被影響,能量在躁動,攻擊太明顯了。

「吃我一拳。」

方回的右拳上,規則銘紋的波動,太明顯了。

「雷霆規則嗎?」

武通搖搖頭,暗道可惜,這等規則的威力,很驚人。

但是方回完全用錯了。

「比仲客還不如。」

這是武通在心裡給方回的評價。

武通懶散抬手,連手指都不曾伸出。

但就在這時,明明還相隔很遠的方回,突兀的就消失了。

「嗯?」

武通感覺到異樣,竟然還會空間規則?

但是出奇不意又怎樣,這種攻擊的動靜太大,他完全可以多的過。

方回現出了身形,上面的氣息非常恐怖。

武通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勁,突然大喝一聲,雙手交叉,一起防禦。

同時在武通的身前,足足十八道空間屏障被撐起,空間屏障之上,還有火焰能量在跳躍。

遠遠看去,就像是瑰麗的畫卷一般。

轟轟轟……

足足十八道爆炸聲想起,那些屏障,全部破碎。

隨後方回的拳勢不減,咚的一聲打在了武通的身上。

轟!

武通直接被轟下了天空,砸入地面。

感覺到武通的情況,方回有些疑惑,喃喃自語道:「奇怪,什麼情況,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強啊。」

剛剛在最後一刻,方回察覺到情況,主動減輕了九成的力道,要不然,武通剛剛已經被一拳轟成渣了。

場上,被方回這一拳,鎮住了,一群人無言。

這,怎麼可能?

方回,一個剛剛晉陞斬道境,還沒有走出自己道路的傢伙,竟然把武通轟入了地面。

嘩啦一聲。

坑洞中,武通飛了出來,此時他的有些狼狽,好在沒有受傷。

剛剛方回的自語,全場人都聽到了,他自然也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