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只是一尊小妖獸,但是卻有大氣勢,怒吼之時爆發出雷鳴一般的聲音,同時它渾身鱗甲豎了起來,一團火色光芒將它籠罩。

這是火焰獸的天賦,在火焰中生存,天生就有這樣熾烈的火光籠罩,讓它的氣勢看起來更加的狂野霸烈。

「人類修士,你惹怒了我,我要將你一片片的撕碎!」火焰獸眸光森冷,火焰跳躍也難以減去這樣的冷意。它盯著秦楚歌,冷酷地說道。

「是嗎?我也想要將你烤著吃。」秦楚歌笑笑,回了一句,目光更是在上下打量著火焰獸。

這樣的目光讓火焰獸很不喜,它覺得眼前這位人類修士真的是在思考著要從哪裡先下手。這樣的感覺讓它無比憤怒。一直以來,都是它吞噬人類的血肉,什麼時候自己成了一盤菜,在任由別人挑挑揀揀。

「人類修士,不能不說你很狂傲,可是狂傲是需要資本的。」火焰獸渾身火光濤濤,說道。

「這句話還是還給你吧。」秦楚歌搖頭,而後軀體猛地一震,一道氣息瞬間奔騰,這一刻,彷彿是火山迸發一般,秦楚歌的體內湧現出一股令人悸動的波動。

「什麼!!」火焰獸當即瞪大了眼睛,這一刻,它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威脅。

「人類修士的體魄怎麼會這般強大!」火焰獸震驚了,這是純粹體魄爆發的波動,卻讓它感覺心悸。

「乖乖留下來成為我的食物吧。」秦楚歌咧嘴,潔白的牙齒讓火焰獸渾身顫抖,氣得頭頂冒煙,這是真的打算將它打牙祭呢。

「人類,你太狂了!」

火焰獸暴怒,它天靈蓋中忽然衝出了一道刺目的光芒,紅彤彤的彷彿是一道火柱,而後忽然間直轉而下,朝著秦楚歌呼嘯的衝出。

「唔,是你要吃我,還說我狂。」

轟隆隆!

緊隨而來的是狂暴的氣勢,空氣在這一刻都被燃燒了,爆發出這樣的轟鳴。

「威力不錯。」秦楚歌讚歎,這是火焰獸的天生神通,可以控制火焰化作利劍誅殺敵人。

「砰」的一聲,火光萬道,秦楚歌直接擂動右臂,將這道襲殺自己的火劍打的四分五裂。

「咔嚓」一聲,地面裂開了一道裂痕,秦楚歌站在原地,認真的體悟了一下,頓時搖搖頭,「力量還是不夠,這火焰獸蘊含的火焰力量與普通封尊級妖獸的力量相比也強不了多少。」

秦楚歌覺得很遺憾,這只是一尊尋常的小妖獸,且境界沒有達到巔峰,讓他有些失望。他的口味很挑剔的。

「人類,你這是在無視我,你要付出代價!」火焰獸沒有讓秦楚歌多想,它覺得秦楚歌這是在藐視它,它很憤怒。

「是嗎?不知道我要付出什麼代價呢?」秦楚歌搖頭,對這尊小妖獸也沒有了什麼對戰的心思,原本還打算順帶著檢驗一下自己段時間來的收穫,但是他很明顯失望了,這尊小妖獸完全不能將他的三成實力逼出來。

「嗷吼!!!代價就是你死!」

火焰獸瘋狂的怒嘯一聲,而後它的軀體猛然間拔高了一籌,且渾身上下的火光更加熾盛了,彷彿是一團神火在熊熊燃燒,有熾烈的氣息。

轟隆!

火焰獸腳踏大地,整個的朝著前方衝殺,這是它最強的一方面,通體被火焰籠罩,任何敵人在近身之時都難免畏懼。

「近身?找死不成?」秦楚歌詫異,對自己的肉身之力,他有著強大的自信。秦楚歌的肉身即使是比之獸王也不會弱,豈會是這小妖獸能傷的。

轟!

很快,火焰獸接近,它猛地揮動那雙手臂,火光繚繞,朝著秦楚歌橫掃而出,眸子盯著秦楚歌,顯然只要秦楚歌稍有退避,它就要發起更加猛烈的攻勢。

「打的好算盤。」秦楚歌一笑,而後一聲輕斥,接著他出乎了火焰獸的預料,直接抬起右腳,朝著火焰獸揮動的雙臂狠狠的掃了出去。

「轟隆」一聲,宛若火球爆炸,無數道火光在迸射,星星點點的將這片大地都燃燒出了一快快焦黑的顏色。

吼!

火焰獸爆發了一聲慘呼,它的身體止不住的倒退,像是皮球一般,被踢得足足退出了百米。而停下來的時候,火焰獸的眸子看著自己雙臂,眼眸中帶著驚悸。

它這一雙手臂,不知道絞殺了多少人類修士,然而這一刻,它的右臂,森森的白骨自皮肉中冒出來,顯然是被折斷了。

而左臂,則是扭曲的不成樣,被一股絕大的力量造成了粉碎性骨折,耷拉了下來,一滴滴的鮮血流淌,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這樣的景象更駭人。

「體魄還行。」秦楚歌很滿意,這一腳他用了兩成力道,卻造成了這樣的結果,很有成就感。不過隨即他又想到了那些獸王,頓時緊迫起來。還不夠,想要直面那些獸王,自己的實力還是差得太遠。

幾大獸王在這優勝劣汰的地淵崛起,成為獸王,更是不知道修鍊了多少歲月,在封聖級亦是巔峰存在,想要對付實在是太難了。

「什麼時候人類出現了這麼強大的體魄了。」火焰獸在驚悸,它剛才感覺到一股無以倫比的力量撞擊,這是單純的體魄力量,令它畏懼。

「這簡直就是金剛!!」火焰獸想到了妖獸中體魄極為強橫的存在。

「金剛還是……大地熊?」火焰獸驚疑了。

眼前的青年人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人類,但是卻擁有比肩它們妖獸中金剛的體魄,這不可思議。

「沒有興趣和你玩下去了。」秦楚歌一聲輕嘆,他感覺到遠處出現了一道波動,很熟悉。 轟!!

最為狂暴的攻擊爆發了,秦楚歌黑髮舞動,整個軀體流淌著莫名的氣韻,他瘋狂的沖向火焰獸,簡直就像是一頭人形的金剛。

霸絕金剛掌橫空出擊,一掌揮動,宛若小山丘,霸烈的氣勢一時間讓火焰獸心神發顫。

「砰」的一聲,火焰獸剛要閃動身形躲避這一擊之時,這道宛若小山般的掌印已經印在了它的軀體上。

頓時,萬道火光在迸射,火焰獸那火紅的鱗甲也黯淡了下來,這一擊霸絕拳印,不但震碎了火焰獸的骨骼,同時也將它體內的能量打的消散了不少。

轟!

風音在呼嘯,虛空在爆響,拳印橫空而過,恐怖的聲浪在熾盛的火光伴隨下轟隆隆,這樣的氣勢比火焰獸綻放的火光還要強盛。

秦楚歌信手演化火神的拳意,拳印打出兩成近三成的力量,卻讓火焰獸感覺自己要被烤熟了。

「天啊,他該不會是火鳥出世吧!!」火焰獸驚悚了,這樣的火焰氣息,較之它也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

砰!

沒有任何反擊的餘地,在火焰獸帶著驚恐的眼神下,它的身體再一次被秦楚歌一拳打得橫飛了近乎三百米,而後落在地面之時,將大地砸出了一個大坑,無數的土石在紛飛,被一股氣浪倒捲起來。

火焰獸的身體沒有再站起來,秦楚歌的拳意霸烈剛猛。這一拳打出,直接將火焰獸心臟部位洞穿,打得前後可見,直接斃命。

「可惜了,一時沒收住,將這尊火焰獸的心臟轟碎了,那些火焰能量自動消散了。」秦楚歌有些哭笑不得。

剛才那一下,他忽然間湧出一股豪情。

一拳將這火焰獸心臟部位打出了一個大洞,一身的精華瞬間就流逝了。

「算了,這是一尊人形的生靈,就算是留下也不能享用。」最終,秦楚歌也只能這樣寬慰自己。

這尊火焰獸,看上去很像是一個人類,只不過渾身被鱗甲包圍了。

「去那裡看看吧,也不知道什麼東西,竟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波動。」隨後,秦楚歌將目光看向了遠處,那裡有一道光幕在旋轉,讓秦楚歌覺得有些眼熟,應該在什麼地方見過。

而光幕的下方,有一道氣息,秦楚歌也覺得很熟悉。

轟隆隆!

秦楚歌的速度很快,一步踏出就是千丈,幾十個呼吸時間就衝出了很遠。一刻鐘后,秦楚歌已經可以看到那一道光幕升起的地方。

這是一座水潭,或者說是一汪小湖泊,湖中有花草遍地,還有十幾道身影站在湖泊岸邊,一個個目光熾烈地看著湖中心。

那裡,幾株大樹參天,碧綠碧綠的很有喜感,透發著勃勃生機。

「咦,那幾株大樹的位置有古怪。」隨後,秦楚歌目光如劍看向這裡,他忽然覺得自己彷彿見鬼了一般。

「這幾株大樹的中間,竟然有一位修士。嗯?……竟然是她!」秦楚歌呢喃。

「快出來!」忽然,有人在喝喊。

「不錯,我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交出那一卷秘法!」

「對,我們只要秘法!」

十幾道身影齊齊在喝喊,聲勢很大,讓秦楚歌覺得很疑惑。

「這倒霉女人究竟找到了什麼樣的秘法,竟然惹得這麼多人追堵她。不過她的那些愛慕者呢?還要那兩個在哪兒……」秦楚歌低語了一句,而後悄悄的靠近。

「嗯?竟然又來了一個人,你也是覬覦那捲秘法嗎?」有人發現了秦楚歌,當即喝道。

「小子,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給我滾出去!」另一位也發現了秦楚歌,當即呵斥。

這群人都是二十幾歲的青年模樣,而秦楚歌看起來卻不過剛好二十上下的樣子,較之他們要小一些,而且又是一個人。這些人自然就霸道了許多,認為秦楚歌是來找死。

「有意思,機緣在這裡,誰都有機會獲得,你們憑什麼這麼蠻橫?」秦楚歌神色淡然,反問道。

「小子,你這是在挑釁我媽?」那位呵斥秦楚歌的青年瞬間臉就黑了下來,身為一個天才人物,他向來都是藐視其他人的存在。

「挑釁?你有什麼資格值得我挑釁。」秦楚歌嘴角一翹,好整以待地道。

「找死!」

頓時,此人大怒。

此人有一種倨傲,目空一切,當然,這是他的實力帶給他的自信。

封尊者,而且是巔峰境界,在這一群十幾個人當中算是佼佼者,的確可以藐視其他人。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和誰說話?」青年眸光森冷,他嘴角翹起,帶著一抹輕蔑,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去給我將那位女子逼出來,我饒你一命。」

這人很高傲,他高高在上,吩咐秦楚歌,道:「如果你做不到,那就讓你葬身這片湖泊!」

說完,他的身體內陡然間湧出一道氣勢,朝著秦楚歌浩蕩壓去,顯然是打算將秦楚歌直接震向湖泊中心。

「不錯,既然來了就廢物利用一番,讓他去瓦解了這座詭異的大陣。」另一人也看向秦楚歌,帶著輕蔑說道。秦楚歌身上的氣息收斂,在眾人眼中他不過封尊者初期,雖然也算天賦不錯,但在這天才雲集的大地,只能算作一般。

「很有道理,這幾株大樹組成了天然的陣法,正好缺一個人去觸動。」還有一人也開口。

這兩人是除卻那人之外最強的兩人,都是封尊者巔峰境界,身體內透發著很強烈的波動,雖然收斂著氣息,但在他們周遭十米之內都沒有人靠近。

砰!

秦楚歌隨意的揮出一拳,擊潰了那位青年透發的氣勢,而後輕笑一聲,說道,「我也給你們一個選擇,馬上離開這裡,我饒你們不死,否則的話,這片湖泊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這看起來像是在針鋒相對,但是在秦楚歌心中是理所當然,這些人實力不錯,但是他卻沒有什麼可顧慮的。

頓時,不止是那位青年勃然大怒,連帶著另外開口的兩人也臉色沉了下來,這是在挑釁他們的威嚴。

「小子,給你機會你自己不把握,送命了也不要怪我藍卿!」最先那位青年臉色冰寒,話語有冷冽的殺意。

「是嗎?」秦楚歌無謂,聳聳肩道。

「找死!」秦楚歌的態度激怒了藍卿,讓他的髮絲都豎了起來,頭頂要冒煙,身為一個天才人物,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的存在,何時被人如此輕視。

轟隆隆!

藍卿身形猛地一動,朝著秦楚歌快速接近,而後他拋出一件法寶,浩瀚之氣瀰漫,光芒很耀眼,朝著秦楚歌呼嘯的捲動。 那竟是一個捲軸,有十幾個字體在發光,而後組成了一道光幕,朝著秦楚歌籠罩。

氣勢很強烈,五米之外的湖面在激蕩,激起了很大的浪花,朝著岸邊與湖中心激蕩,彷彿是海嘯一般,浪花有五六米高。

嗤嗤!

很快,砸向湖邊的浪花被眾人聯手擋住,而砸向那湖中心的浪花,卻在一道光芒一閃而過之時瞬間被阻擋。

「果然,那裡真是一道陣法!」秦楚歌眼睛看向那邊,心裡卻是肯定了。

「面對我的攻擊,你竟然敢分心!」藍卿的聲音冷冷的響起,他在發起最猛烈的攻擊,而秦楚歌呢,目光卻看向了其他地方,這是在無視他。

異界之超炫魔法師 「唔,差點忘記了還在對戰……」秦楚歌暗自搖了搖頭,剛才一瞬間他差點都忘了還有一卷秘法朝著他飛來,要將他擒獲。

「先解決了你再說。」隨即,秦楚歌眸光一動,一道晶藍色神芒呼嘯,咔嚓一聲轟在了這卷書文上,打出了星火點點,阻住了這卷秘法繼續飛掠的趨勢。

而後,秦楚歌身體猛地衝出,徑直衝向這卷秘法,隨後揮動右手,一拳朝著這卷秘法狂暴的轟出。

「好強勢的青年!」一人低語,對於秦楚歌敢於迎著捲軸法寶直擊的行為很佩服。

「哼,不知死活,聖者的法寶豈能硬抗!」有人在不屑,話語中透露著一股子的幸災樂禍。

聖者的法寶,除卻實力真的超出太多,否則的話只能以法寶對抗法寶,血肉之軀想要毀滅法寶,這很艱難,哪怕是妖獸,也要有絕對的優勢碾壓對手,才能以肉身撕裂法寶,否則都要藉助本體神通。

「轟隆」一聲,狂暴的動靜爆發了,無量光芒將這裡淹沒,緊接著一道衝擊波橫掃而出,頓時除卻兩三人外,其他所有人都在急速的倒退,遠離衝擊的中心地帶。

湖中,湖水激蕩的更厲害了,一條條百米高的水柱騰天而起,而後化作浪潮砸了下來,這樣的動靜鎮住了很多人。

「好狂猛的青年,他竟然真的在以軀體硬抗法寶!」

「了不得啊,他若不死我就服了他了。」

「哼,這樣的情況他還能不死?」

很多人在議論,有震驚的,有不屑的,有譏笑的。

光芒很快散去,露出了場中的景象,頓時所有人啞然無聲,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那一幕。

藍卿揮出的那一卷秘法法寶,此時黯淡無光,連那捲書文的本體都成了兩半,顯然是被人從中間撕開了,那十幾個字更是成了灰褐色,再沒有光澤流淌,其中蘊含的精氣神顯然完全消散了。

而藍卿本人,則是一臉見鬼的樣子,臉色很白地看著他的前方。

秦楚歌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血氣不亂,神色平淡地注視著藍卿,嘴角帶著一抹開懷的笑意。

「好強的青年,竟然真的撕裂了這件法寶!」當即,那兩位最強的青年有一人開口,目光熾盛的看著秦楚歌,臉色陰晴不定。

論實力,他們與藍卿相差無幾,但是眼下很明顯,藍卿在與這位青年的爭鋒之中落了下風,法寶都被生生撕裂。

「該死,他怎麼會這麼強橫!」另一位青年恨恨地瞪著秦楚歌,低聲怒罵了一句。

「你……究竟是什麼人?」藍卿感覺自己麻煩大了,這一次踢到了鐵板,一位青年,靠著純粹的體魄力量就毀了他一件法寶,這樣的事情以前他從未遇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