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鳴搖搖頭,嘆息一聲:「我離開諸天萬界的時候不死族雖被鎮壓大半,逃出來的三人雖然一人判出不死族幫助我們人類,可另外兩個卻都是修為強大之輩,憑藉我們的修為很難戰勝,而且我們的離去也帶走了諸天萬界很大一部分的戰力,所以……我也不知道現在諸天萬界的情形。」

「啊?那你們為什麼要離開呢?」聶青撓著頭問道。

葉一鳴再次嘆息一聲,當初離開諸天萬界雖然出於私心,可諸天萬界的分裂,卻是他留在那裡怕是也只能起到反作用,竟是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你這小子怎麼什麼事情都要追根問底?葉小兄弟既然離開諸天萬界,自然有著他的原因,而且也是為了戰爭而離開,否則又豈會冒著這等危險來我們天罡仙界?」

葉一鳴還沒想到如何解釋,一道粗獷的聲音就從山上傳下來,隨著大笑之聲的接近,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身粗體壯的中年大漢帶著之前離去的聶耀從山上走來。

「在下聶家三長老聶東成,不知小兄弟前來,未能遠迎還望恕罪。」此人乃是鴻蒙五重強者,說話這般和氣的原因還是因為葉一鳴三人始終沒有踏過鎮山大陣半步。

身為三長老,且除了修鍊天賦外,沒有任何亮點的他不應該來做迎賓之事。

可聶耀回報的時候,卻說聶青在邀請對方進山,雖然山腳下的鎮山大陣只是第一道防禦,在他們心中卻也是不容有失,立刻就帶著聶耀飛奔下山,甚至都沒來得急通知其他人一聲。

原本就已經做好最壞打算的他,見到眼前場景哪裡能夠不開心?

「在下諸天萬界葉一鳴,見過三長老。」葉一鳴拱手。

「哈哈,不用客氣,我聶東成雖然恬為長老,卻向來不管什麼事情,除了修鍊什麼都不上心,同樣也不會擺什麼架子,葉兄弟與我同輩交談就好。」聶東成大笑。

「長老這等年紀,就修鍊到鴻蒙五重修為,顯然下了很大苦工,真乃我輩楷模。」葉一鳴輕笑,可當他說出這話,才發現聶耀和聶青都在驚駭的盯著身後的三長老。

正如聶東成自己所說,他在家族從來沒有任何架子,讓所有族人都感覺到與他接觸很親切,卻從沒刻意注意過他的修為,只是久而久之這位三長老也只是以和氣出名,卻不知他竟然已經擁有了這等修為。

不過葉一鳴的恭維,卻讓聶東成苦笑起來:「葉兄弟說這話豈不是折煞我了?我聶東成以往或許能夠自詡修鍊天賦超群,可跟兄弟你相比,卻差了恐怕不止一籌吧?至少老哥的修為你一眼就看出來了,可你的修為我卻看不透。」

「我的修為乃是運氣使然和機遇所致,倒是無法與長老相比。」葉一鳴輕笑回應,心中卻是極為無語,這位聶家三長老的確容易接觸,可未免太不務正業了吧?

而人家身為正主都不開口讓他進門,他自然更加不能主動去說,一時間倒是讓他們隔著一道鎮山大陣交談起來。

只是他的間接承認,反倒讓有心說出聶東成疏漏的聶耀和聶青都被震驚了。

三長老都擁有鴻蒙五重修為了,竟然看不透這個跟誰言談都這麼和氣的葉一鳴?那他的修為會是什麼境界?

難怪他之前會說,天罡仙界能威脅到他的人不多,這還真是不多啊!

正當葉一鳴無語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身影就從後方空中飛了過來,臉上帶著一抹擔憂之色,彷彿遇到什麼事情一般。

正準備回歸山門,就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愣了一下,就聽到聶東成的笑聲。

「兄弟過譽,兄弟過譽哈哈,老哥我本就是天罡仙界之人,有天罡仙界的法則相助,修鍊沒有憑藉,可兄弟你卻是諸天萬界的人,卻已經修鍊到這等程度,哪裡是老哥可比的啊!」

老者聽到這裡,雙眼頓時亮了起來。

此人名為聶雲,乃是聶家二長老,同樣也是負責長情宗和聶家所有情報來源之人,雖然因為宗門和家族的沒落,讓他們能夠得到的情報極少,可葉一鳴覆滅兩家的事情已經在天罡仙界的世界之心引起了轟動,他想要不知道都困難。

原本他還在思索著應該如何去尋找葉一鳴,卻不想對方竟然已經找上門來。

目光在年輕的葉一鳴和嬌美的死海幽泉與鳳凝霜臉上掃視一眼,立刻就將其對號入座,因為他的聽聞中,正是因為葉一鳴當初就是這等陣容出現在宋家城,兩女的美貌引起宋家少爺覬覦而起。

如此聯想,讓他立刻就朝著這邊飛了過來:「東成,這幾位是?」

聶雲心中已有定數,卻還是開口詢問道。

「二叔啊,這位葉兄弟乃是諸天萬界的人,而這兩位是……」聶東成突然啞火,他與葉一鳴交談這般半天,竟然忘記詢問死海幽泉和鳳凝霜的身份。

葉一鳴見狀連忙介紹道:「她是我的妻子鳳凝霜,前世乃是我們諸天萬界的不死之主,而這位則是大妖死海幽泉。」

「大妖?真是修為封印后的大妖?」

聶雲有些過於激動,因為他得到的傳聞中就有大妖一說,只是他一直不認為一個萬界之心的人類,真能籠絡到修為封印后的大妖,才一直半信半疑,可眼前死海幽泉身上的氣息,卻已經清楚的為他詮釋了一切。

他立刻就發現自己的失態,連忙平息心中激動的情緒,才拱手道:「在下聶家二長老葉雲,見過諸位。」

「二長老客氣。」

葉一鳴和鳳凝霜拱手,死海幽泉則是微微點頭,聶雲因為他的存在,並沒以老夫自稱,就已經讓她有些許的認可。

「各位怎麼在這裡站著?快快請進,咱們直接去長情宗敘話,若是韓老和我家家主得知各位的到來,定然也要怪罪我等的怠慢,快請。」聶雲連連拱手,他這話出口才讓聶東成的面龐有些發紅。

之前只顧著跟葉一鳴交談,只感覺跟這位小兄弟說話很開心,竟然忘記將他們迎進山門了。

葉一鳴自然不會跟他們客氣,立刻就隨著聶雲的腳步踏入長情山上。 第1738章劫至

葉一鳴隨著聶雲的指引,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就看到一片被樹林隱在其中的家族建築,這些建築古老且簡陋,此時有些不少因為年久失修,已經出現房頂漏雨的情況。

經過隨行聶東成的介紹,葉一鳴得知此地乃是當初他們聶家搬遷到長情山後建立起來,只因這些年來各方勢力找麻煩的時候太多,以至於讓他們家族開始逐漸搬遷到長情宗宗門之內,此地也只是長情宗的第二道防線而已,真正鎮守在這裡的人並不多。

而當他們順著曾經的地面,如今的樹蔭走過長情宗曾經的一座座樓閣建築,來到深埋在樹蔭之中的核心之地后,一道道演武的身影才出現在樹木的籠罩之內。

這些人發現聶青和聶東成迎著的葉一鳴三人後接連轉頭看過來,由於他們大多都是些年輕人,看到葉一鳴身後的鳳凝霜和死海幽泉之後,雙眼立刻放光,可更多的人卻是臉紅的低下頭,其他人也只敢遠遠的多看一眼,卻連上來打招呼的勇氣都沒有,與葉一鳴曾經接觸過的宋家與譚家形成了幾位明顯的反比。

長情宗的核心之處,除卻宗門和聶家的巔峰戰力之外,也只有這些年輕人在內,其數量也只有二百多人,甚至就連除卻有著襁褓中孩童的婦女之外,其他人都處於鎮守山門的任務之中。

因此這邊的變化,立刻就引起山上各位強者的注意。

一個長相面前與聶雲有著幾分相像的老者立刻就從一座偏殿里走出,目光著重的在葉一鳴身上掃視一眼,看出葉一鳴的修為和他大致在伯仲之間,卻極為面生,以及死海幽泉雖然只有鴻蒙二重修為,卻讓他有種威脅的感覺,卻是同樣的陌生,才鬆了一口氣,問道:「老二,這三位是什麼人?」

「大哥,他們是從諸天萬界來的朋友,昨天覆滅了主守派宋家和譚家的葉一鳴兄弟,與他的妻子和朋友。」聶雲說完,才向葉一鳴介紹道:「各位,這是我大哥,也是我們聶家如今的家主聶永緣。」

聶雲話剛說完,正殿門前就走出一道蒼老的身影,直接開口道:「宗主請葉小友與諸位進主殿敘話。」

「葉兄弟,請。」聶雲立刻擺手示意讓葉一鳴前行。

葉一鳴也不廢話,立刻帶人朝著主殿走去,一步買入大門之後,就看到七個老者就已經在大殿右側端坐。

聶雲親自將他們迎到左側座椅的前三位置,才跟聶家家主聶永緣等人在與葉一鳴隔著一個座位的位置座下。

葉一鳴的落座,目光也直接被坐在主位上白髮蒼蒼,手中拿著一根龍頭拐杖的老嫗吸引過去。

他目光轉向的同時,老嫗就已然開口,道:「小友就是三十萬年前以自己生命封印各大宇宙的諸天萬界血主?」

「正是在下。」葉一鳴拱手。

老嫗輕輕點頭,道:「既然如此,你我也算是同輩之人,不知葉公子此來是何目的?」

「不死族勢大,只憑我等之力怕是難以勝之,所以希望能夠邀請貴宗與聶家眾位幫助我等共同對付不死族。」葉一鳴直入主題,卻絲毫沒有將自己放置在天下蒼生一面。

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葉一鳴最煩這個,自然不會如此開口,即便這般會讓他的言辭顯得很是無力,也是如此。

「不為天下蒼生?不為人類大義?」老嫗笑問道。

她的問話讓在座的長情宗與聶家眾人都是低笑不已,與葉一鳴一樣,他們這些年也見過太多以人類大義為借口做各種邪惡之事的人,對這一點都是反感不已。

「呵,天下蒼生?他們若不想活下去,不願面對與不死族的種族之戰,那麼他們的死活與我何干?我只想保護我想要保護的人,不讓有志之士因為我等有能力卻不願出手而隕落,不讓人類的紀元因為我等沒有出手而重開。」葉一鳴輕笑一聲。

抵抗的戰爭,本就沒有太多理由。

葉一鳴雖然也是為了人類,卻不願拿著那些說事,正如他所說一般,若他沒有能力,人類大義與他何干?

可既然有這份能力,那就必須要出手。

老嫗輕笑不語,心中對於葉一鳴毫不虛偽的做法卻甚是滿意。

至於葉一鳴是否是諸天萬界逃兵之議,則是因為葉一鳴前世付出生命代價封天之事,讓他們不會去思索。

這邊葉一鳴正與兩方大佬交談的時候,長情山的山下緩步走來三人。

三人一男兩女,單從氣質上來看竟然與葉一鳴三人是那般的想象,而巧合的是他們所來到的地點,正是聶耀和聶青鎮守的此處。

「在下諸天萬界葉一鳴,前來求見長情宗宗主,還望守山之人代為通稟。」

青年剛剛走到山腳,聶耀和聶青還沒來得及上前攔截詢問,此人的話就已經傳了出來,就好似他本就知道聶耀和聶青就在此處一般。

可聶耀與聶青兩人修為雖然不高,可鎮山大陣卻將他們的氣息盡數遮掩起來,即便是鴻蒙境界的強者都很難發現,此人的開口未免有些先知先覺了。

而且此人自稱竟然也是葉一鳴這個名字,與之前已經去到宗門內部的葉一鳴竟是撞了車。

若是葉一鳴三人到來之前,以此人和氣的言辭,還真會讓涉世不深的聶耀和聶青中計。

可葉一鳴之前的表現,以及的確在聶家二長老聶雲和三長老聶東成的認可下進入長情宗內,此時這三人的到來即便沒有露出太多馬腳,就已經讓這兄弟二人感覺到不對勁兒。

葉一鳴三人天罡仙界絕對有之,可前後而來的兩個葉一鳴顯然有一人是假。

不過之前到來的葉一鳴並未作出任何危害長情宗和聶家之舉,並且敢於去見長情宗大量強者齊聚的內部,這一伙人就明顯是冒充之人。

聶耀和聶青對視一眼,看著對方眼中古怪的神色良久,才從樹上跳下來。

「葉一鳴是誰?你來我們長情山做什麼?而且長情宗主常年閉關,不見外人。」聶青見識淺薄,可先入為主的思想,讓他對這三人並沒有任何好氣。

「在下乃是諸天萬界巔峰強者,如今諸天萬界覆滅在即,奉老邪主之命,前來長情宗求援,不知兩位可否代為通稟一聲?」青年言辭溫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聶耀『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那我立刻開啟大陣放兩位進來。」

「如此甚好。」青年輕笑點頭。

聶耀和聶青看著青年面色如常,言辭卻頗有些急切的樣子,心中都是冷笑不已,而聶耀的開口讓聶青立刻明悟過來,『急忙』拉住聶耀的手,道:「大哥,這不符合規矩,要是讓家主知道的話,恐怕會懲罰我們,我還是先去稟報家主吧?」

「這……」

聶耀有些遲疑,就好像真擔心被懲罰一般。

大陣外自稱葉一鳴的青年眉頭輕輕一皺,道:「在下本就是要求見韓宗主,不如就讓在下隨兩位一同前往如何?」

「這……」

「不行!大哥,你在這裡先守著,我去通稟長情宗長老,若是我們鎮守的這一腳因為我們出事,我們連死都難以贖其罪。」聶青說完立刻朝著山上奔走而去。

他的焦急離開讓大陣外的青年眼底閃爍起一抹喜色。

在他看來聶青才是最難說話的人,可他卻不知,聶青涉世不深對任何事都有些懵懂卻不傻,可聶耀卻有些天然呆,卻是完全奉家族之命行事,即便被對方忽悠住,也決計不可能打開大陣。

聶青的離去立刻就讓青年感覺抓住機會,當即對聶耀笑道:「小兄弟如此年紀,竟然就修鍊到大主宰境界,讓本座看得實在眼熱,在下雖然不才,卻也有著鴻蒙七重修為,不知小兄弟可願拜在本座門下?」

「啊?」

聶耀愣了愣,心中卻升起一陣大灰狼誘騙小白兔的感覺。

「哈哈,小兄弟不用驚訝,本座看起來雖然年輕,卻也有著過萬的年歲,門下倒也有著幾個鴻蒙境界的弟子,對了,這是為師的見面禮,你先收下吧!」青年說著,就從懷中取出兩個丹瓶,道:「這兩瓶乃是為師親自煉製的鴻蒙氣運丹,服下一顆進入修鍊,能夠在一天之內擁有著鴻蒙境的氣運加身,最起碼也能支撐你修鍊到大主宰巔峰,倒是為師在為你煉製其他丹藥。」

青年說著,就將丹瓶給聶耀遞了過去,可當接觸的鎮山大陣的時候,卻被大陣擋住。

「這大陣……竟然連丹藥也無法送進去嗎?」青年皺眉,就好似沒辦法將見面禮送給『徒弟』而鬱悶。

聶耀的心中可謂是笑得抽搐,卻皺眉仿作思索道:「你還是稍等一下吧,既然我弟弟去請長情宗長老,想必很快就能回來了,若你真想收我為徒的話,也不急於這一時不是?」

青年眉頭皺的越發緊,之前聶耀的好說話與聶青離去之後頓改言辭,立刻就讓他心中產生一抹不好的感覺。

「哦?那不知長情宗長老何時能夠下來呢?」青年繼續追問。

……

……

山下交談的這短短時間,聶青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長情宗大殿,由於他乃是負責鎮守第一道防禦,周遭之人雖然見他直接沖向主殿,卻也沒有任何人阻攔。

「聶青求見!」

聶青聲音傳出的同時就闖進大殿,疾聲喊道:「啟稟家主,韓宗主,山下來了一個假葉公子,想要進入大陣,被我哥哥拖住了。」

「哦?」

長情宗主好似看到什麼極為值得驚訝的事情一般,盯著聶青。

聶家家主聶永緣卻輕笑一聲,面露笑意的道:「我們家小青竟然也你能看出真假了啊?」

聶青的笑臉頓時通紅。

看人不清一向是他最大的問題,不過看著葉一鳴與眾人融洽的交談,孰真孰假一目了然,家主聶永緣顯然是在調笑他。

長情宗主連忙輕咳一聲,道:「永緣,你怎麼說也是一家之主,怎麼能這樣調笑後輩?不過柳家竟然想借著血主的名頭來招搖撞騙,試圖破開我們長情山第一道鎮山大陣,卻是想錯了。」

長情宗主用拐杖支撐身體站起來,輕笑著向葉一鳴問道:「不知血主是否要一同去看看柳家在玩什麼把戲?」

「既然眾位同意出戰,自然就是自己人,若是柳家真敢心懷不軌的話,葉某倒是不介意在不死族之前將他們家族結束掉。」葉一鳴冷笑一聲,讓長情宗主面色微微變了變,心中卻在嘀咕這位曾經的血主似乎變了不少啊,這話就連擁有數位鴻蒙後期強者的他們都不敢說,葉一鳴竟然真將其不當做一回事一般。

葉一鳴自然看得出來長情宗主的想法,為了自身聲明,反正接下來的一戰即將開啟,他立刻就將神國召喚施展出來,此次召喚出來的人數不多,只有兩人而已,可這兩人卻是羅桀和拂塵子。

他們身上的氣息無需他們做解釋,就讓殿中眾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封印后的妖氣。

「又是兩位大妖?」長情宗主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她之前答應出手,心中卻也是抱著戰死的打算,可葉一鳴的後手卻讓她越發感覺看不透葉一鳴此人了。

「在下所修乃是殺人魔功,此行誅滅各大宇宙大部分不死族黑獸將修為提升至鴻蒙七重的同時,也結交了結尾上古大妖。」葉一鳴輕笑一聲,道:「除卻曾經死海所化的死海幽泉之外,這位是上古時期殺戮之刃所化名為羅桀,而這位則是上古時期某道教以仙神級人物手中拂塵所化名為拂塵子。」

「大哥,出來一下。」葉一鳴輕聲道。

「怎麼了?介紹我?」

突兀的聲音突然響起,黑霧徐徐從葉一鳴身上散出,化作花輪的身影。

葉一鳴這才介紹道:「這就是我所說,加入我們人類陣營,曾為不死族第四人的花輪,花輪大哥傷勢雖然還未完全恢復,卻也擁有著鴻蒙六重巔峰戰力,且擁有這不死不滅之身,覆滅柳家,呵呵,似乎還真不算困難。」 第1739章比狠

他這一席話出口,讓在座的所有高層同時瞪大了雙眼,就連長情宗宗主都深吸了一口氣。

葉一鳴之前訴說他手中的力量之時,雖然有著死海幽泉在旁,卻也只能讓他們半信半疑,可羅桀、拂塵子尤其是原本只是因為傷勢在暫時掉到鴻蒙六重的花輪,所能給他們帶來的視覺衝擊完全不是葉一鳴之前的話所能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