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秦朗並不知道,這些家族已經採取了行動,一些反對新維軍事第九區、以及南海「地獄到軍事區」的聲音已經發出了,而且發出這些聲音的人都是一些重量級人物,由不得葆老爺子、閆上將等人不重視。

但對於這些情況,秦朗卻並不多問,也並不去插手處理,而是繼續按照他的計劃,準備先疏通華夏靈脈再說。這幾個大鱷家族的反撲,或許連葆老爺子和閆上將等人都覺得棘手,但是在秦朗現在看來也只是小事情而已。

秦朗並非瞧不起這幾個家族的實力,而是秦朗覺得他們的格調實在太低了,這些人已經「過時」了。

這些大鱷家族,他們曾經處於這個世界的食物鏈頂端,所以他們制定了很多規則,然後讓他們自己超然於這些規則之上,他們認為這個世界似乎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下。然而,即便是他們完全掌控了這個世界,當天地劫難降臨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又算得了什麼呢?

對於那些強大的異界生物來說,這些人也不過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螻蟻而已。即便是這幾隻螻蟻聰明一些、強壯一些,但依然不過是螻蟻而已,碾死就行了。

真正能夠在這一場災難中存活並成長的人,都是那些能夠看清局勢、打破常規的人,這些人現在也許還是螻蟻,但是等到災難降臨的時候,他們至少可以變成會飛的螻蟻,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生機。

秦朗就是在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的人,也許很多人還對將來的劫難表示樂觀,但是在秦朗的心頭他沒有任何的樂觀情緒,他只感覺到沉重地緊迫感。

即便是到了此刻,秦朗對於將來也沒有半點信心,哪怕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水平了。

唯一的一線生機,就是華夏龍靈提到過的世界之力、世界之意志,也就是所謂的神格。

秦朗大約知道神格和世界之力是怎麼一回事,這種意志和力量代表了這個世界的本源力量,這種本源力量推動了這個世界的運行和天地萬物的生滅、命運,這種力量的強大可想而知了。

但是,如何得到這種力量,秦朗現在也毫無頭緒,現在他只能寄希望華夏龍脈的龍靈可以恢復相關的記憶。

要恢復龍靈的記憶,秦朗就必須疏通華夏龍脈。

而且是徹底疏通!

然而,華夏是一個講究風水的過度,而很多人都以葬身龍穴之中為榮,所以秦朗要疏通龍脈,自然也就要挖別人的祖墳了,所以秦朗這一路行動,得罪的人可真是不少,甚至很多人還派了一些江湖高手、殺手來對秦朗採取報復。

只是,相對於秦朗之前碰到過的宋家和李家,其餘的那些家族就不足一提了,或許在地方和國內算得上是權貴,但是在秦朗面前,卻什麼都不是。至於這些家族請的那些江湖高手也就罷了,他們請殺手來對付秦朗,那簡直就是自討沒趣,誰讓如今華夏殺手集團都在秦朗的掌控之下呢。 ?離開了南部沿海,秦朗和秦緲兩人一路北上,經過了繁華的中部地區,隨後進入了寒冷的北國。

兩人一路上都是步行的,一方面秦朗要確保整個龍脈都被疏通,另外一方面他需要通過這種方式來感悟一些東西。

雖然挖人祖墳的事情聽起來不厚道,但是秦朗得到的功德之力越來越多,這就證明這件事情他做的對。

越過了萬里長城,寒冷就無處不在了。

但秦朗和秦緲並未就此停留,而是繼續前行,隨後秦朗越過了邊界線,繼續前往一片已經被冰雪光顧的地域。

「秦朗,我們已經出了華夏地境了。」秦緲很少說話,除非是遇到她不解的事情。比如秦朗在修復華夏龍脈,她不知道秦朗越過邊界究竟在做什麼。

醫妃天下,王爺別作死 「沒錯,出了現在的華夏地境了。不過,華夏龍脈曾經在那那一片地方留下過一些東西,總得把這些東西找回來的。」

雖然邊境一帶都會有士兵在巡邏,但是秦朗和秦緲如果存心要潛藏行跡的話,一般人自然是發現不了。

行走了一天一夜時間,秦朗和秦緲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這裡是一個盆地國家,曾經這裡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叫做唐努烏梁海,這裡曾經是華夏龍脈流經的地方,也是華夏龍脈最北端的源頭,這就是秦朗來這裡的原因。

秦朗需要找到曾經留在這裡的華夏龍脈的源頭,或許可以說是一道靈泉。

對於秦朗來說,找到這個源頭不是什麼難事,因為他和龍脈的一切都是有感應的。

在一個小鎮做了一點補充之後,秦朗直接前往薩彥領高山,這裡是唐努烏梁海和西伯利亞的交界處,山上的嚴寒可想而知了。

在山下的時候,秦朗碰見了幾個牧人,這些人聽說秦朗和秦緲要上山,都不禁笑了起來,不過他們的笑是善意的,笑過之後就提醒秦朗兩人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上山,因為這個季節是山神最容易發怒的季節,上山之後可能會被積雪淹沒,也可能會被活活凍死在上面。即便是當地最勇敢、強壯的人,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入山的。如果秦朗和秦緲願意的話,可以去他們那裡做客。

看得出來,這些人像蒙古族人一樣豪爽,儘管他們如今已經是另外一個過度的人,但是其本性卻並未有太大的改變。

隨後,秦朗和秦緲拒絕了這些牧人的邀請,進入了山區。這幾個牧人雖然覺得秦朗和秦緲的行為有些難以理解,但還是沖著兩人的背影豎了一下大拇指。對於勇敢的人,他們是從心底表示尊敬的。

上山了,秦朗和秦緲行動如飛,沒多久就已經到了半山。

這個時候,山上的積雪已經很深了,整個山林之中,異常地寂靜,似乎只能聽見雪落的聲音。

兩人用平緩地步調走著,腳下留下了一串串的印記,不過這些我印記並不深,沒多久就被雪花給掩蓋住了。

雖然兩人幾乎都可以做到踏雪無痕了,不過踏雪無痕是要消耗元氣的,秦朗覺得實在沒必要,何況欣賞一下這裡的風景也不錯,這種天然的高山雪松林可不常見,尤其是這些樹木都如此地古老了,在華夏可是很少看到這樣古老的樹木。

雪落依舊無聲。

但是在這無聲之中,秦緲忽地停下了腳步,她好像聽見了一些別的聲音,秦朗也在同一時間停了下來。

的確是有聲音,而且是動物的慘叫聲。

見秦緲似乎對這事有興趣,於是秦朗點了點頭,跟秦緲一同過去,準備管一下這閑事。

兩人展開身法之後,在雪地當中就如同一溜煙似的,這一下真的是踏雪無痕了。

不消片刻,兩人就已經到了出事的地方。

情況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個赤身的壯漢正在跟一頭大黑熊搏鬥,這似乎是一個勇士應證自己的過程,但是熊這季節幾乎都在冬眠,不太可能自己從山洞之中出來的。

尤其,這是一頭母熊。

秦朗知道,在冬眠的過程中,一些母黑熊就會誕生出下一代,而且這一頭母熊的乳.頭很飽滿了,肯定是在山洞中養育下一代,而這位「勇士」必然是一個很不厚道的傢伙,因為他打攪了黑熊的休息。

這個勇士非常強壯,不像是唐努烏梁海本地人,好像是熊俄的人。熊俄一族,號稱是戰鬥種族,其中的勇士自然是不少的。這位能夠在這種海拔高度光著胳膊跟一頭黑熊作戰,肯定是十分強壯,哪怕這黑熊是一頭母熊。

公熊無疑是最兇悍的,但是處於哺乳期的母熊也是極其兇悍的,甚至可能比公熊還兇悍,這是因為母熊敢拚命。

在熊出沒的世界中,公熊大概是最沒有責任心的動物父親,因為公熊是從來不會參與到後代的撫養當中,一點都不會出力的。甚至,當小熊可以行動覓食的時候,都需要母熊照看。否則的話,一旦小熊誤入大公熊的地盤,不小心」搶奪」了大公熊的食物,那麼小熊的下場很可能就會被大公熊給咬死。

因為熊的成長世界是沒有父親的存在,所以一旦母熊生了崽兒,就會變成一個十分兇猛地母親。

不過,眼下這位被打擾了睡覺的「兇悍母親」的情況顯然不容樂觀,因為她的爪子都在流血了,她對面的這位熊俄勇士實在太勇猛了,這是要準備屠熊了。

秦緲身形一動,擋在了母熊和熊俄勇士之間。

這熊俄勇士顯然也留意到秦朗和秦緲的存在了,不過他的目光最終停留在秦緲胸膛的位置,因為他認為這大概是上天對他勇猛的賞賜,將這樣漂亮的女人送到了他面前,等他徒手宰了這一頭熊之後,就可以好好地享用這個漂亮的女人了。然後,他可以將熊掌和這女人帶回訓練營去,讓其餘的人都見識一下他的手段和運氣。

「你走!」秦緲給了這位勇士一個機會,一個逃走的機會。

那一頭受傷的母熊在秦緲背後咆哮,它雖然對人類充滿了怒火,但是野獸的直覺告訴它眼前的這個女人似乎是一個恐怖的存在,所以母熊緩緩地向身後的洞穴退了過去。 ?「狂妄的女人!很快你就將屈服在我的鋼鐵之軀下面!……」

這位屠熊勇士嘿嘿笑道,然後伸出了毛茸茸地大手向著秦緲的胸膛抓了過來。然而,就是他的這個動作造成了他的悲劇。

唰!唰!

兩道劍氣閃過,屠熊勇士一下子就變成了無手勇士了,他的兩隻手掌都被秦緲給割了下來。

隨後,秦緲讓到了側面,那已經受傷的母熊忽地撲了過去,恨恨地咬著了這位屠熊勇士的脖子。

幾聲慘叫之後,屠熊勇士被拖入了熊洞當中,片刻之後洞穴裡面響起了骨頭碎裂的聲音。

只有這位勇士的兩隻手,孤零零地留在雪地中,片刻之後,就被冰雪給覆蓋起來了,這兩隻手想要重見天日,恐怕已經是許多年之後的事情了。

「高興了?」秦朗向秦緲問道。

「嗯。」秦緲點了點頭,「會不會覺得我浪費時間?」

「時間,總是在被浪費的時候才顯得有意義。」秦朗笑了笑,「何況,你出手這麼快,也沒耽擱多少時間。」

「我殺他……不是因為我討厭人。」秦緲想要給秦朗解釋一下其中的原因。

「我知道,你殺他,因為你是人,而他不是。」秦朗已經明白秦緲要說什麼,所以他的回到顯得比較機智。

秦緲點了點頭,既然秦朗明白了,她也不再多說了。

風雪之中,重歸寂靜。

又過了一陣,秦朗和秦緲終於到達了山頂。

不過,秦朗到了山頂可不是為了看風雪的,他終於找到了要找的東西,找到了華夏龍脈曾經的北部源頭。

在山頂上面,有一道一米多寬的縫隙,可以進入其中,這裡面有一個向下延伸的山洞,不過這個山洞並不黑暗,因為岩壁的縫隙當中剛好有光線透射進來。

山洞越是往裡面就越是寬敞,這裡可以說是別有洞天。

甚至,這個山洞當中,還能聽見水的聲音,還有其他氣息!

這是人的氣息!

一個正在冬眠的人。

這個人盤坐在山洞的一道溫泉之中,身後水霧升騰,看起來就像是在修鍊的修真者一樣。

不過,這傢伙可不是什麼修真者,他是一個武士,一個熊俄武士。在這裡看到熊俄的武士,秦朗並不覺得奇怪,因為之前在半山他和秦緲就幹掉了一個屠熊的武士。不同的是,這個武士顯然是一個高手,相比之下,半山的那位屠熊勇士簡直就跟小孩子一樣柔弱。

「我不是說過么,這種時候不準來打擾我!」

冬眠中的熊俄武士忽地醒了過來,然後目光落在了秦朗和秦緲身上:「你們是華夏人?」

這廝說的居然是漢語,雖然不太標準,但的確是漢語。

「沒錯,我們來自華夏。」秦朗用精神力向對方道。

「咦,你會俄語?不對,你的聲音為何在我的腦子當中響了起來,難道你會邪術?」熊俄武士不解地盯著秦朗。

「精神力交流的方式而已,難道你不懂?」這小輪到秦朗詫異了,這個傢伙看起來不簡單,其身體當中似乎蘊藏著巨大的力量,為何卻不知道精神力交流的方法呢?

「精神力可以說話?看來你們華夏人的手段就是千奇百怪。如果你們是普通人,闖入這裡,打擾我的休息,也許我會立即殺了你們。不過,你們兩個都是華夏武者,如果你們不想跟我打,我也不會跟你們打的,因為我想跟你們華夏武者交流一下。對了,你們要跟我打么?」這廝的思維還真是簡單明了,果然是大塊頭大智慧。

這人說得如此坦誠,秦朗和秦緲當然沒有動手的理由,於是準備坐下來跟這人交流一下。

簡單的交流之後,秦朗知道了這人的名字——瓦吉姆。

瓦吉姆這個名字,在熊俄之中意為「莽漢」的意思。不過,這個瓦吉姆可不是一個莽漢,而是一個強橫的人。

「我已經一百二十歲了。」瓦吉姆說到。

「不像啊。」秦朗說,從外表來看,這個瓦吉姆雖然頭髮鬍鬚一團糟,但是身體非常地壯實,如同牛犢一樣,這就是熊俄年輕力士才有的身材,很難將他跟一百二十歲的老人聯繫在一起。不過,瓦吉姆說話的語氣和神態,的確是讓人覺得有些滄桑感。

「可能是因為我冬天都在睡覺,跟熊一樣,所以我活得比別人更長吧。」瓦吉姆道。他的心跳的確是非常緩慢,秦朗可以聽出來。

但是,一個人的心跳和呼吸可以減慢,只要是修行者都可以做到,但是要將身體的模樣和狀態都保持在年輕的時候,這可就相當地不容易了。

「另外,我學會了像熊一樣呼吸,這可能會讓我更加長壽。」瓦吉姆又補充了一句。

「朋友,你長壽的秘訣可不是像熊一樣呼吸。」秦朗呵呵笑道,「因為熊的壽命可不算太長,烏龜的壽命才長呢。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長壽的原因是什麼——」

「你知道我長壽的原因?」瓦吉姆似乎不相信秦朗的話,但是他顯得很高興。

「我當然知道。」秦朗道,「我不僅知道,而且還知道你的壽命已經沒多久了,對吧?」

總裁的獨家婚寵 「是的,我以為自己像熊一樣冬眠,死神就找不到我,但是我感覺到壽命不多了,儘管我的力量還強大,但是我的壽命真的不多了。」說這話的時候,瓦吉姆有一種緊迫感。

這個瓦吉姆的智商或許不是很高,但是他顯然也不會撒謊,他的表情很誠實,的確是那種迫切需要壽元的人。

「好吧,我先解釋一下你長壽的秘密。」秦朗道,「你之所以會長壽,是因為你一直都在這裡生活,對吧?從二十歲的時候開始?」

「是的,我從二十歲就在這裡生活,當年我跟財主的女兒私奔了,當時被人追得沒地方逃,我們翻閱了西伯利亞山,到了這裡。當時很冷,我們以為會凍死在這裡,但是結果我們找到了這麼一個藏身的地方,在這裡居然有溫泉,我們活下來了。可惜,她沒有撐過那個冬天,因為食物太少了……後來,我就很少離開這裡了。有時候也會離開,但是不久之後我就會回到這裡,這裡就像是我的家了。」瓦吉姆道。 ?「那麼就對了,你之所以會長壽,就是因為你身下的地方,有一條靈脈的泉眼,這裡曾經是華夏龍脈在北端的源頭。靈脈的靈氣滋養了你,賦予你比別人更長的壽命。只是,你的壽命終究到了盡頭,所以你感覺到了死亡臨近。不過,要延長壽命也不是問題——」

「不,不!延長壽命對我來說,是很難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是華夏的武者,剛才我可能會因為你們浪費我的時間和壽命而殺掉你們的。我的壽命不多了,而且怎麼都補不回來,我甚至想辦法讓人弄到了你們華夏的延長壽命的靈丹,但是都沒有用!」瓦吉姆的情緒有些激動,可見他雖然活了一百二,但還想再多活幾年。

「噢?靈丹都沒用?」秦朗微微差異,「難道你服用過長生丹不成?」

「長生丹?是不是要殺吸血鬼才能換來的靈丹?對別人有用,但是對我沒用處!為了這事,我把一個地方的吸血鬼家族都給得罪了。」瓦吉姆沮喪地說,不過現在秦朗似乎讓他看到了希望,「華夏的朋友,難道你有辦法解決我的煩惱么?」

「或許有。」秦朗說,「但是不敢肯定——你先吃一枚長生丹,讓我檢查一下你身體的情況。」

「你居然也有長生丹?而且這麼貴重的東西,你就隨便給我?」瓦吉姆雖然智商不是特別高,但是也知道秦朗這份禮物有些貴重。

「既然你說我是你的朋友,那我當然不能小氣了。何況,我們華夏人的觀念就是: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不過一枚靈丹而已,宰幾個吸血鬼就可以換一枚的。服用了靈丹,我會觀察你身體的變化情況。」秦朗將長生丹遞給了瓦吉姆。

瓦吉姆對秦朗沒有懷疑,因為他知道靈丹是真的,沒有誰會將一枚價值不菲的靈丹用來騙人,瓦吉姆知道這一枚靈丹在國際上的價格。他服用了靈丹之後,秦朗就開始用精神力查看瓦吉姆身體的變化。

但凡是服用了長生丹的人,無論是普通人還是修真者,其身體的生機都會不斷提升,最後這些生機會沉澱在服用者的每個細胞之中,最終這些生機會變成服用者的壽命,緩緩地抵擋著時間的流逝。

瓦吉姆的身體吸收了靈丹的藥力,但是頃刻間,他身體每個細胞的生機就迅速流逝了,就好像他的身體細胞根本無法儲存這些生機了。

這地區是瓦吉姆自身的問題,而不是靈丹的問題。他的身體細胞,好像是被限制了時間長短似的,似乎根本無法改變。

這顯然有問題!

「謝謝你的靈丹,可惜浪費了。」瓦吉姆嘆息了一聲,「無論如何,你算是真正的朋友!」

「也不用失望,應該有解決辦法的,至少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方向。你的身體,好像有些問題。對了,你的力量是怎麼得到的?」秦朗問瓦吉姆道,「你是如何修鍊的?」

雖然秦朗也知道在靈脈的靈泉上修行可以事半功倍,但是瓦吉姆看起來根本就不會修行,那麼他的力量從何而來的呢?

「修鍊?我修鍊的方式,就是對著空氣打拳,就像這樣——」

瓦吉姆說著,忽地一拳打了出來,只聽加轟隆一聲,這傢伙的拳頭前方忽地爆開了,甚至隱約可以看到一圈白霧——這是音爆?

瓦吉姆這傢伙居然可以在出拳的瞬間突破音速,說明他的拳頭的確是快得不可思議,就算是很多聖道武者,都未必可以將拳頭的速度達到這樣。

但是,一個人就靠對著空氣打拳,就擁有了如此恐怖的力量,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何況,這算是什麼修鍊方式呢?

瓦吉姆打了幾拳,然後停了下來,向秦朗說:「怎樣,秦先生你看出問題了么?」

第一寵婚:顧少,高調寵 「你的拳頭很快,但是我還沒看出問題所在。」秦朗搖了搖頭。

過了片刻,秦朗向瓦吉姆道:「你對著我打一拳試試。」

「這……這不行,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打死你。」瓦吉姆道。

「沒事的,相信我。」秦朗道。

「我不相信,我會控制不住拳頭上的力量。」瓦吉姆搖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