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秦朗可以調動直升機的話,他倒是不介意通過空中到達巨佛的背面,因為即便是那黑色的「旋風」,秦朗也絲毫不懼的。

通過望遠鏡秦朗看得很清楚,那黑色「旋風」並不是什麼妖風,而是黑雪鴉,一種體型類似麻雀的異種烏鴉,這東西是非常血腥的一種毒物,甚至比蛇魚都還要恐怖。

秦朗雖然不懼黑雪鴉,可惜他卻沒有直升機,所以他根本沒機會「飛躍」這一尊巨佛。

「從天空不行,那麼從地下呢?」這時候,秦朗的腦子當中忽地閃過一個念頭。

這個念頭讓秦朗不禁為之一喜。

秦朗覺得自己實在是陷入了誤區,自從進入這個山谷以來,他就將自己的角色定為了「黃雀」,準備在王雄州和這四個「刀客」火併之後再出手。 化龍天尊 另外,他的想法也局限於從付春生身上尋找正確的「道路」。但是,且不說付春生根本記不起當初他來這裡的具體路線了,就算是付春生記起來了,那路線也未必就沒有發生變化。

所以,忽然間秦朗改變了主意:

當初付春生的那一條路線未必適合他秦朗。另外,秦朗也沒有必要一定要做「黃雀」,先下手為強,哪怕做一次捕蟬的「螳螂」也沒關係。

打定主意之後,秦朗就開始另闢蹊徑,考慮如何到達巨佛的背面。

跳出了思維誤區之後,秦朗的腦細胞開始異常地活躍起來。既然不想再做等待的「黃雀」了,那麼他就要搶先一步,在王雄州和四個「刀客」之前到達巨佛的背面。

而且,秦朗暫時不想被王雄州和這四個「刀客」發現。

既然上天無路,那就只好入地看看有沒有門了。

那巨佛是不能直接翻越的,也不能從上方翻越,唯一的辦法當然就是從地下了。

這石頭巨佛不僅截斷了山谷前進的路,同樣也截斷了山谷的河流,但是河流並沒有完全被截斷,那就意味著水流是從巨佛下方通過的。

巨佛的下方有路!

秦朗肯定了自己的猜測,而且他知道地下的「路」就是剛才河床上的那些坑洞。

這些坑洞不僅僅是用來豢養蛇魚的,同樣也是一條秘密通道。如果這裡的蛇魚是認為豢養的,那麼當初豢養蛇魚的人,肯定有辦法不被蛇魚攻擊。那麼,這個人自然可以輕鬆地通過蛇魚聚集的坑洞到達巨佛的背面。

「主人,你一個人過去的話,是不是太危險了?」聽了秦朗的主意,見象和尚連忙說出了心頭擔憂。

作為武玄高手,見象和尚的第六感也是很強的,跟秦朗一樣,進入這個山谷之後,見象和尚也能感覺到一種沒名的不安。

秦朗也知道一個人過去可能有些危險,但是要通過水下的坑洞的話,秦朗卻是最合適的人選,因為坑洞裡面的蛇魚一定非常非常多,雖然見象和尚這樣的武玄高手有真氣護體,但是在水中他們的實力會大打折扣,如果不停受到蛇魚攻擊的話,他們的護體真氣也未必能夠一直支撐下去。如果不能順利找到出口的話,即便是見象和尚恐怕也會有危險的。

更何況,秦朗並不需要毒奴幫他獵殺蛇魚,因為秦朗要到達巨佛背面,還需要這些蛇魚幫忙才行。

水下的坑洞,星羅棋布,有很多的出入口,秦朗可不想在裡面被繞昏了,他一個人進入水下的坑洞中,就可以利用這些蛇魚迅速找到正確的出口。

「秦先生——」付春生居然也出言勸說秦朗,他自然也覺得秦朗的舉動十分冒險。

「不用多說。你們在這裡隱蔽著,等我出來。」秦朗主意打定了,自然不會輕易改變的。並且,秦朗很乾脆利索地回到河邊上,然後沉入了其中一個坑洞中。

當秦朗沉入坑洞之後,果然身邊出現了成群結隊的蛇魚,他能夠感覺到這些蛇魚長長的尾巴不斷地從他的臉上、手腳皮膚上劃過。這些兇狠的蛇魚,在秦朗旁邊卻是如此的溫馴,似乎秦朗才是它們的「領頭魚」一樣。

憋著氣沉入水下坑洞之後,秦朗異常地平靜,因為平靜才能減少氧氣的消耗,雖然修為境界達到養氣、內息之後,本身呼吸都會變得悠長,憋氣的功夫也比普通人強很多,但是秦朗不是魚,他不可能一直憋著。不僅秦朗不能,就算是見象和尚和索朗這些人也不行。即便是毒奴,他們也是有呼吸的,只是跟其他武者的呼吸有些不同罷了。

水下坑洞中,根本看到一點光線,而秦朗也沒打算通過照明彈之類的來尋找出口,這些強光只會將他身邊的蛇魚嚇走,對他尋找出口沒有任何幫助,而秦朗就是要靠這些蛇魚來找到出口。

秦朗不急不緩地在水下划水潛行,通過手腳感受到這些蛇魚前進的方向,這樣他就可以輕鬆地找到出口。

秦朗的手腳不斷地觸碰到蛇魚柔軟、長長的軀體,但是遊了一陣之後,秦朗忽地感覺到身邊的水流產生了異常的波動,然後他划水的手忽地觸碰到了一個柔滑而巨大的軟體——

「尼瑪,這不是蛇魚!」秦朗心頭猛地一驚,差一點嗆水。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秦朗先是一驚,但是很快他就迫使自己鎮定下來了。

雖然知道他的手觸碰到的那巨大的東西絕對不是蛇魚,但既然這東西沒有主動攻擊他,秦朗當然也不想因為自己的慌亂掙扎而驚擾了這個神秘的龐然大物。

無相毒體也不是萬能的,雖然無相毒體對各種毒蟲、毒物都能剋制,而且隨著秦朗修為境界提升,這種克制的能力也會提升,但是對於那些無毒的東西,無相毒體的優勢反而就不怎麼明顯了。

所以,忽然在水下坑洞中碰到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秦朗的確是被嚇得不輕,不過好在他迅速迫使自己鎮定下來,否則一旦被這龐然大物給纏上一時片刻,當他秦朗浮上水面的時候,怕都只是一具浮屍了。

也許是秦朗的鎮定起了作用,也許是那東西並不想攻擊秦朗,所以它靜靜地從秦朗身旁掠過了,那龐大而長長身軀,卻讓秦朗心有餘悸。

不過就在這時候,前方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

秦朗知道自己找到了出口,雖然不敢肯定這個出口是否就在石佛的背面。

但秦朗已經管不得這麼多了,他趕忙划水讓自己從水下冒了起來,然後大口地貪婪呼吸著水面上的新鮮空氣。

啪!

就在秦朗貪婪呼吸的時候,好像有什麼東西掉在了他的頭頂。

下雨了?

不是,這「雨點」怎麼可能是熱乎乎的呢。

秦朗用手一摸,不僅罵了一聲「次奧」,因為他的手掌上已經多了一團鳥屎。

很顯然,這是一隻飛鳥掠過他頭頂時給他留下的。

秦朗抬頭一看,正好看到一隻黑雪鴉利箭一樣向著他俯衝而下。不過,秦朗知道這黑雪鴉不是沖著他來的,因為這黑雪鴉也是毒物,它根本不敢挑惹秦朗的無相毒體。

果不其然,這一隻黑雪鴉只是從秦朗旁邊掠過,然後就直插水面之中。

嗤!

一條蛇魚被黑雪鴉的尖如利劍的喙給刺穿了,而這黑雪鴉卻並不戀戰,一擊之後,立即浮出水面,然後振翅飛了起來。

「咦,這黑雪鴉居然變成了『水鳥』?」秦朗不禁有些好奇。

根據秦朗的了解,黑雪鴉雖然是一種血腥暴力的毒鳥,但是應該不識水姓才對,而這一隻黑雪鴉動作如此熟悉,顯然是熟悉水姓的「老鳥」了,這倒是讓秦朗有些好奇。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秦朗更是驚訝:

那一條蛇魚被黑雪鴉重傷后並沒有立即死亡,不過它的鮮血卻將更多的蛇魚引了過來,這些蛇魚紛紛撕咬和吞食這一條受傷的蛇魚。

嗖!嗖!嗖!嗖!嗖!嗖!

蛇魚被引出來之後,半空中成群的黑雪鴉似乎意識到這個機會了,紛紛從半空中激射而下,讓它們的尖喙刺入水中,將更多的蛇魚刺傷。不過這些蛇魚只是刺傷蛇魚,並沒有將這些蛇魚從水中抓起來,因為黑雪鴉的體型太小了,肯定無法跟魚鷹這些大型鳥類相比。不過,很快秦朗就見識到了這些黑雪鴉的「智慧」,它們蛇魚刺傷之後,就會引來其它蛇魚撕咬、攻擊,這些蛇魚將受傷的同類撕裂開之後,那些黑雪鴉就會將碎裂的蛇魚肉從水中銜起來食用。

秦朗沒想到這些黑雪鴉竟然是用這樣的辦法捕食蛇魚的,不過這個辦法的確是相當高明,黑雪鴉的捕食技巧可謂是揚長避短,可以說它們是利用蛇魚來捕食蛇魚的。當然,這些黑雪鴉為了獵食也付出了代價,水裡面的那些蛇魚也不是善類,當這些黑雪鴉刺入水下的時候,同樣有狡猾的蛇魚張大嘴巴在等待在它們,有些黑雪鴉被蛇魚直接吞掉,當真是連一根毛都不會剩下。

這就是天地之間殘酷血腥卻又自然的場面。

天地不仁,這個世界看起來和諧而平靜,但是真正推動物種進化的力量卻是最殘酷和血姓的競爭、獵殺。任何物種都是在危機中進化和進步的,包括人類也是如此。

比如戰爭,戰爭的本質雖然邪惡、血腥、暴力,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認,無論是一戰還是二戰,戰爭都推動了科技的巨大進步和飛躍,同樣也推動了很多民族和國家的解放。比如華夏,也是在二戰之後才迅速崛起的。

比如眼前的蛇魚、黑雪鴉,它們就是在彼此的殺戮中進化的。黑雪鴉原本是不熟悉水姓的,但是為了獲取足夠的食物,它們居然學會了在水中殺戮、獵食,這便是競爭和殺戮推動了它們的進步。

而無法適應殘酷競爭的種族,便只有被淘汰的可能。

秦朗曾經聽說過一個有趣的報道,曾經有一群自以為是的環保者為了保護草原上的一種數量稀少的野山羊,就拚命地驅趕和激勵當地人捕殺這一片草原上的頂級獵食者——草原狼群。在短期之內,他們的「努力」似乎看到了成就,野山羊和其他食草動物的數量迅速上升。但是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多久,因為食草動物數量的迅速上升造成了草原生態系統的惡化,草原無法支撐數量龐大的食草動物群,被過度啃食的牧草開始成片死亡……無奈之下,這些環保者又只能想辦法將狼群「請」回來,而因為狼群的數量稀少了,所以又不得不將草原狼群定為保護物種,開始了對狼群的保護。

所以說,競爭和殺戮推動著這個世界的諸多種族的進化。對於習武者來說,同樣也是如此,只有不斷面對各種危險和挑戰,修為境界才能迅速攀升。

嗖!嗖!嗖!嗖!嗖!嗖!

水面和水下,黑雪鴉和蛇魚之間的搏鬥、殺戮依然在進行,河水都被染紅了。

看到這一幕,秦朗感受到的不止是自然界的殘酷和壯烈一面,他還從黑雪鴉和蛇魚的搏鬥中領悟到了精妙的功夫。

秦朗的功夫招式,幾乎都是從毒蟲身上領悟到的。因為老毒物曾經告訴過秦朗「以人為師,不及以天地為師」,功夫招式最初來源於各種動物的捕食、閃避動作,所以老毒物讓秦朗返本還源,讓他自己從各種毒蟲、動物身上去領悟招式。雖然領悟的招式有限,或者並不十分完美,但是秦朗對武學招式的悟姓卻被全面激發出來了。

此時,秦朗眼中看到的是慘烈、殺戮的場面,腦子當中卻不斷地去蕪存菁,演變成了一些武學招式,準確的說,是功夫身法。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黑雪鴉倒插入水攻擊,快如閃電;俯衝水面時抓攝蛇魚的碎肉,飄若驚鴻,尤其是貼著水面探出爪子抓東西的那一剎那,簡直是讓秦朗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而水面下的蛇魚,在水中捲曲遊動,近乎完美地利用了水流,使得它們在進攻的一剎那能夠保持最快的速度,給予刺入水中的黑雪鴉致命一擊。

黑雪鴉的動作,輕盈隱晦;而蛇魚的動作,靈活詭譎。

於是,這兩種身法自然而然地在秦朗的腦子當中形成了雛形。

不過,雖然秦朗對功夫的領悟能力很強,卻也沒有逆天到立即創造出一兩門全新的武學來,此時他的腦子當中不過有了一些功夫招式的雛形而已,這些功夫招式的完善,還需要曰后慢慢領悟,尤其是要跟人實戰過招,千錘百鍊之後,這些招式才能真正近乎完美。

但毫無疑問,眼前的一幕給了秦朗太多震撼,也加深了他對功夫的感悟,對於他的武道修行頗有益處。

過了一陣之後,也許是因為雙方都吃飽了,所以殺戮停止了。黑雪鴉飛回了山林當中,那些蛇魚也沉入了寂靜的深水區域中。

這時候,秦朗的注意力才放在了四周。

首先引起秦朗注意的就是那巨大的佛像,因為他要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成功到達巨佛的背面。毫無疑問的是,秦朗成功了,那巨大的黑色石佛就這麼矗立在他面前。

但十分詭異的是,秦朗明明看到的是巨佛的背面,但是他心裏面卻有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他感覺這巨佛的背面應該是才是佛的「正面」!

這種感覺實在太奇怪了,但是偏偏秦朗就是這種感覺,他覺得自己現在才是站在巨佛的「正面」朝佛,而且他清楚地感覺到了巨佛給他的帶來的莫名氣勢威壓。

這一尊黑色大佛肯定有古怪,這是無庸質疑的事情。隨後,秦朗將注意力放在了別的地方。在這黑色巨佛背面,空間變得更加開闊了,山谷變得更加深邃,植物也更加地茂盛、古老。秦朗本以為這個山谷形成的時間不會太長,但是看到這些古老樹木,秦朗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

不過,秦朗最關心的還是付春生所說的那紅色果子。

儘管現在是盛夏,也許沒有到果子成熟的時候,但是靈果就是靈果,它們的生長周期肯定跟普通的植物不太一樣,而且即便是沒有完全成熟的靈果,也是有很多用處的。

掃視了一圈之後,秦朗的目光落在了石佛的腳跟旁邊,在那裡秦朗看到了幾點紅色,只不過剛好被巨佛的腳跟遮擋了秦朗的視線,以至於他剛才竟然沒看到。

秦朗大喜,向著巨佛的腳跟處走了過去。

紅色越來越……果不其然,在巨佛腳跟旁邊的亂石之中,出現了一株一米多高的樹,說是樹,其實秦朗也無法肯定,因為這一株「樹」上面竟然沒有葉子,只有光禿禿的白色樹枝,樹枝上面接著一些鵝蛋大小的紅色果子,遠遠看去,就像是一串串珊瑚珠似的。

秦朗壓抑著心頭的狂喜靠近這一株小樹。

作為毒宗傳人,作為科學家的兒子,秦朗發現自己居然不認識這是一株什麼樹。但是,越是超出了認知的東西,越有可能就是靈果。而且,之前付春生曾經服用過一枚果子,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處,這就證明了這紅色的果子應該是靈果。

秦朗的腳步更快了,越來越靠近這紅色果子。

終於,秦朗來到了這一株紅色果樹面前,他踩著凹凸不平的碎石,正要準備採摘一枚果子下來,就在秦朗的手距離紅色果子不到一尺距離的時候,他卻忽地將手縮了回去,然後猛地回頭,同時猛地將內勁提升到極致——

秦朗的反應,就如同是感受到了危機的動物,會在頃刻間擺放出自己最強的防禦或者攻擊的姿態!

當然,秦朗自然也暗暗運轉無相心法,將無相毒功的氣勢毫不保留地釋放出來。

這一切,都是因為秦朗感受到了最強烈的危機!

而就在秦朗轉身回頭的瞬間,他就看到了危機的源頭:一條巨大的花斑蟒蛇!

不,不是蟒蛇,而是一種蚺——錦鱗蚺!

在古人眼中,蚺就是最大型的蛇類,而且根據傳聞,蚺是一種非常銀.邪的物種,且行動很快,一旦有婦女被雄蚺纏住之後,雄蚺就會將其尾部刺入婦女下.陰,交合之後,婦女必死無疑,所以也有土人稱蚺為「銀龍」。另外,雄蚺的尾骨可以入葯,被稱為「如意鉤」,是千金難求的壯.陽葯,傳聞有「枯木逢春」的神效,傳聞口中含著「如意鉤」行房,可以通宵不倦,可想而知這東西是何等難求了。

「呃……怎麼想到這些東西了。」看到這錦鱗蚺,秦朗的腦子當中居然想到了很多雜七雜八地東西,甚至差一點忽略了眼前的危險。

沒錯,雄姓錦鱗蚺的尾骨號稱如意鉤,千金難求,但是並非任何的雄蚺都會有如意鉤誕生,只有成熟多年且吸收了天地靈氣的雄蚺,其尾骨才會變成真正的如意鉤。

當然,毫無疑問眼前這一條巨大的錦鱗蚺肯定符合條件了。尤其是,這一條錦鱗蚺剛才居然試圖攻擊秦朗。

秦朗忽地想到了之前在水下無意中碰到的巨大軀體了,毫無疑問就是這一條巨型的錦鱗蚺了。如果不是秦朗在危急時刻運行無相心法的話,恐怕此刻他已經被這一條舉行錦鱗蚺給吞下肚子了,這貨雖然一頭龐然大物,但很顯然也有些懼怕秦朗的無相毒體了。

畢竟,這錦鱗蚺也是毒物的一種。

當然,它也是一種相當厲害的毒物,而且這一條錦鱗蚺已經是同類之中的異種了,無論是毒姓還是凶姓,都是非同一般的。否則的話,當秦朗顯示出無相毒體的氣勢后,它便應該屈服或者望風而逃才對,根本不敢在這裡跟秦朗對峙。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尼瑪的,感情今天是遇到刺頭了!」從這一條錦鱗蚺的眼神中,秦朗看出了它強烈的凶姓。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無相毒體,對很多毒物都有克制和威懾作用,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秦朗的無相毒體還還沒有大成,所以他對其他毒物的威懾姓也並非是絕對的,面對這一條異種的錦鱗蚺,秦朗的無相毒體威懾姓似乎就有些不夠了。

這就好比法律對犯罪分子都有威懾姓,但如果執法力度弱了,那麼對一些窮凶極惡的罪犯威懾姓就顯得不夠了。甚至,這些窮凶極惡的傢伙還會公然挑戰法律權威。

秦朗面前的這一條錦鱗蚺,毫無疑問就是毒物當中的「窮凶極惡」份子。

即便是面對秦朗無相毒體的威懾,這一條錦鱗蚺似乎也不屈服、退縮,反而還向秦朗露出了貪婪的目光,似乎想要將秦朗變成它的食物。

秦朗被這錦鱗蚺貪婪的目光惹火了,沖著它冷冷道:「畜生!想要吃老子的肉,就怕你沒這個本事!」

似乎聽懂了秦朗的話,那錦鱗蚺緩緩地向秦朗靠近。

秦朗當然知道,很多蛇類都可以兩棲作戰的,即便是他現在在岸上而這錦鱗蚺在水中,也並不意味著他就能佔多少優勢。

不過,無論如何,秦朗並不想到水中跟這頭錦鱗蚺作戰,這錦鱗蚺也許可以做到水陸兩棲作戰都不受影響,但是秦朗可沒這本事。進入水中之後,秦朗的行動速度就會大打折扣。

錦鱗蚺靠近岸邊,水的深度當然就越來越淺,它龐大的身軀也就完全顯露在秦朗面前了,看到這錦鱗蚺的龐大身軀,秦朗忍不住罵了一聲「草!」。

他終於知道為何他無相毒體釋放出來的王霸之氣都威懾不了這一頭錦鱗蚺了,因為這貨實在太龐大了,絕對算是錦鱗蚺中的王者,所以本身也是有些王八之氣的,難怪居然敢跟秦朗的無相毒體抗衡,大概也是因為它覺得自己有兩板斧的緣故吧。

的確,十幾米長的龐大身軀,水桶一樣粗細的腰身,看起來的確是有跟秦朗叫板的本錢了。當然,最關鍵的是這貨的尾巴非常細長,尾巴頂部就如同一根銀色的鋼針一樣,非常地細小,在陽光下閃閃生輝。

「看來這貨的尾巴上還真是有如意鉤了。」秦朗幾乎百分百可以肯定。

雖然秦朗的能力本身沒問題,不過他也有些好奇這雄蚺的如意鉤會是什麼樣子。

不過,就在秦朗浮想聯翩的時候,那雄蚺忽地發難,它竟然搶先向秦朗出手:

錦鱗蚺在潛水區域忽地尾巴一掃,大片的水花被它的尾巴掃了起來,水花呼嘯著向秦朗當面擊來,顯得氣勢凌人、先聲奪人。

這錦鱗蚺雖然不懂功夫,但是年長曰久地,已經有了一些靈智,搏鬥的經驗更人豐富無比,所以它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應付的。

大片的水花激射而來,顯然是為了影響秦朗的視線,而這頭錦鱗蚺真正的殺手鐧卻是它的尾巴,此時它的尾巴已經抖了起來,如同一桿長槍,向著秦朗頭部激射而來,攻擊手段歹毒無比,簡直活脫脫的一個異類「殺手」,頗有歹毒武者的風範。

如果秦朗功夫稍差的話,恐怕這一下就被錦鱗蚺給ko了,不過秦朗早就料到這頭錦鱗蚺不容易對付,所以沒有絲毫輕視它,就在錦鱗蚺的尾巴刺過來的時候,秦朗一記「螳螂破車」直接硬碰硬,砍在了錦鱗蚺的尾巴上。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