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龍抓耳撓腮,自己能感覺到這段話對自己很重要。但是想要理解記憶的時候卻發現一點都記不起,很是著急。

冰心天尊也是眉頭深皺,但是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也不是一無所獲。

「當然這五行不是指的具體的事務,而是一種狀態。而五行相生相剋,生生不息。世間萬物絕大多數都在這五行之中。」

楊龍忍不住問道:「你說的有點太虛了,有沒有什麼例子來說明,不然真的很難理解。」

李淵其實自己理解的也是一知半解,畢竟前世就算是最權威的易學大家也不敢說自己完全理解了五行說。

想了想,李淵說道:「就比如說蛇,普通的蛇應該說是五行俱全,但是會有一種屬性比較強。說這蛇是五行中的哪一行就看它哪一種比較強,而這要看它出生的時間。但是像你的赤火蛇這樣的魔獸,因為火屬性太強也就使得五行不全。總之這是一種很複雜的一套系統,我自己了解的也是皮毛。我只能說是引你進們。後面的發展就要看你自己的領悟了。「

楊龍沒想到李淵連自己都不是理解的很透徹,怎麼就能這麼肯定有用呢。

這時見楊龍有點猶疑,冰心天尊開口說道:「確實像李淵說的那樣,這應該已經是接觸到了天道的本源法則了。我在李淵提醒之後勉強能在天道的運行中看到五行的痕迹。所以就算你只領悟到了一點皮毛也會讓你在同境界中稱王,甚至越級挑戰也不是不可能。」

楊龍沒想到冰心天尊對五行的評價這麼高,不由的吃了一驚。

李淵到是沒覺的意外,因為前世道家就提出了世間萬物都分陰陽五行。除了一些異類外無一例外,可以說是萬物存在的根基。

楊龍也知道這是自己的一次機會,抓住了就能一飛衝天,站在人族的巔峰。

「李淵我建議你不要為他印刻魂詞,而是將你對五行的理解講給他聽。等他理解到一定境界的時候自己領悟出魂詞你再幫他印刻,這對他以後的發展更好。」

冰心天尊給出了自己的建議,李淵想想覺得很有道理。畢竟魂王後面的修鍊跟魂王之前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

魂王之前是沒有辦法直接溝通天地的,也就不要說領悟魂詞了。所以一般都是靈師選擇適合的魂詞印刻。但是魂王境以後,對境界的領悟要求有了很大的提高。就算是同一種魂體,也是有著不同的。這也就導致了只有自己領悟到的才能完全契合魂體,其他的都要差一點,哪怕品級更高。

只要不是高的多,也都會用自己領悟的。這也就使得有點追求的,在魂王境后都會慢慢的自己領悟魂詞,雖然會比直接印刻魂詞要慢上不少,但是以後的潛力也不是一個級別的。

「其實五行除了要搞清五行究竟指的是什麼外,就是要掌握五行的相生相剋。」

不等楊龍和冰心天尊搭話,李淵繼續講到:「五行相生,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剋,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像楊叔你的魂體是火屬性的,那麼接著領悟土屬性會事半功倍,要是領悟金屬性或者水屬性就會事倍功半。」

李淵雖然沒有動用靈識,但是空間中的靈氣還是震蕩不休,一道道肉眼見不到的金色氣體穿破冰心天尊的小世界直接沒入李淵的身體。

而這個過程中連冰心天尊都毫無所覺就更不用說李淵了,他只覺的頭腦變得更清醒了一點,本來還封閉著的魂體空間也恢復了正常。只不過對為什麼會這樣李淵完全不知道,懵懵懂懂只覺的這天地跟之前變了很多。

隱隱約約李淵能夠聽到痛苦的呻吟,還有那慘烈的哀嚎。 等李淵想要仔細聆聽的時候又消失不見了,李淵晃了晃腦袋,一直隱隱作痛的腦袋也完全好了。李淵苦笑一聲,看來是自己幻聽了,這附近又沒有人,怎麼會有這樣的聲音。

不過自己剛剛的話看樣子還挺有殺傷力的,冰心天尊完全沉浸在李淵的話中。到是當事人楊龍雖然有了點觸動,但是還是做不動深層次的領悟。

這也是兩個人的境界差的實在太多了,雖然這五行更契合楊龍,但是冰心天尊所能領悟的顯然更多。

過了一會,就在李淵百無聊賴的準備數綿羊睡上一覺的時候,冰心天尊也從入定中醒了過來。

冰心天尊面露笑容,看來收穫不小。

「李淵,我到是要好好謝謝你,這五行之說確實精深,我不過領悟了點皮毛,卻讓我修為大增。」

李淵笑了笑,也沒有說真的當是自己的功勞。

「大人,時間也不早了,靈殿來的幾位同仁剛來,說好中午要給他們接風的可不能食言。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楊叔可不可以留在這,經過剛才的陣仗他要是出去可能連安穩修鍊的時間都沒有。」

冰心天尊倒是沒有拒絕,畢竟得了李淵這麼大的好處,讓楊龍留下不過是件小事。

等李淵跟楊龍告別後,冰心天尊直接將李淵送出了塔外。

李淵看了看面前的高塔,然後毫不留戀的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剛剛一直沒注意,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了,因為劇痛身上出了一身的汗。

這樣去赴宴實在是太失禮了,準備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將李淵送走後,冰心天尊幫楊龍安排了一間房間讓他可以安心的修鍊。自己一個人待在大殿里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這時她隨身攜帶的傳音石有了動靜。

「天尊,您要我們調查的這個叫李淵的少年我們調查過了。初步可以確定跟魔族沒有關係,本身並不算出眾。但是從他被趕出疏影部落之後整個人和之前有了很大的變化。不過按我們的分析這也很正常,在受到重大打擊之後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大人我們還要深入的調查嗎?」

冰心天尊雖然能感覺到李淵對她沒有抱有惡意,但是小心為上,在發現了李淵的不凡后還是派人仔細的調查了一遍。

「既然確定跟魔族無關就不用再查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不用多事了。」

「是,大人。」

結束了通話,冰心天尊想了想又從新拿出通訊石。

「喂,歐深嗎?你現在還在祖魂殿嗎?」

「是的,師尊有什麼吩咐?」原來冰心天尊聯繫的是正在祖魂殿收拾東西的歐深。

「幫我找一下,劍羽天尊。跟他說一下我出一百點規則碎片,讓他接下李淵的任務,來程蘇部落教導李淵。」

歐深有點懵,這怎麼回事,一下子對李淵這麼好。

「師尊這代價太大了吧,李淵現在才什麼實力,要劍羽天尊去教導他有點太過了吧。」

「好了,就這樣,他要是不同意的話讓他聯繫我。」

說完冰心天尊就切斷了通話。

「人族都已經處在生死邊緣了,你們還在這爭權奪利。師尊啊李淵是不是就是預言里提到的那個救世主呢。時間已經不多了,預言前面的都已經一一驗證了,希望結果也一樣。李淵你可要努力啊,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在冰心天尊正在為李淵勞心的時候,李淵正舒服的在浴桶里洗著澡。聽著他那快活的口哨聲就知道他的心情還不錯。

現在楊龍的事情也算是解決了,接下來就要看楊龍自己的了。而李淵接下來就是要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雖然李淵不過是剛晉級魂技師沒有幾天,但是青蓮轉化魂力的速度快上了不少。這青色魂力已經積攢了不少,但是李淵對是否給劍魂體印刻魂詞還是有點猶豫。

到最後李淵還是決定暫時的不去印刻劍體,等自己的基礎打牢靠,明悟自己的劍道的時候在印刻合適的魂詞。

現在能提升李淵實力的還有一個李淵一直忽略的地方,那就是《道德經》已經出現的前兩章。

李淵之前一直覺得這兩章的顯現,帶來的效果非常的顯著。卻忘了就算是天醒者也需要對魂體自身顯現的魂詞進行領悟。剛顯現的時候最多算是初步掌握,隨著領悟的深入,效果會越來越好。

可惜李淵一開始被它們的巨大的提升效果給迷惑了,一直都忘了要參悟。直到今天,取出青蓮並且表明自己天醒者的身份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現在不過是初步掌握就有這麼大的效果,等自己完全領悟了又會怎麼樣呢。會不會能夠直接讀取別人的內心呢,想到這裡李淵一下子燃了起來。

中午部落的高層全部到齊,誰讓靈師的地位確實高呢。等過幾天巫黃琦答應的幾位靈師到齊,這程蘇部落區區一個次級部落就能有一個不下於普通中級部落的靈師陣容。

所有人中蘇父可以說是最開心的,以前的時候,整個部落就靠胡靈師一個最低級的靈師。好在部落還小,每年的魂醒儀式還能應付的來。但是稍微有點事情都要向其他部落求助也算是受盡了白眼。

現在終於不用求人了,一下子可以說是揚眉吐氣了。

而這些都離不開李淵的幫助,本來就對李淵很有好感,現在更是當兒子一樣了,更何況李淵本來就是他的女婿。

但是讓他心煩的還是李淵跟蘇婉卿的假結婚,之前是顧慮李淵的安全。現在看冰心天尊的態度明顯是很認同兩人的婚事。這時候一個假結婚就讓他很是難受了,這幾天心中一直在琢磨著怎麼讓這假結婚變成真結婚。

要是讓他知道蘇婉卿已經下定決心準備敷衍的話,肯定被暴跳如雷的。

在李淵這邊吃吃喝喝的時候,李淵的大名隨著冰心天尊發出去的請帖開始傳播了開來。

大家都很好奇這李淵是何方神聖能夠將冰心天尊的愛徒取走,還讓冰心天尊這麼的給他操辦婚禮,這明顯是得到了冰心天尊的認同了。

大家都在大聽這是誰家的孩子,可惜註定是白費功夫了。 隨著李淵和蘇婉卿婚禮的臨近,一直安靜淳樸的程蘇部落開始變的喧鬧了起來。一輛輛華麗的馬車絡繹不絕,甚至是各種運輸魂器也不少見。

最讓李淵高興的是林老也趕了過來,還帶來了個好消息。

「你的任務有人接了,你絕對想不到是誰接了你的任務。」林老顯的非常的興奮,雖然他只是幫李淵發布任務,但是能接觸到這樣的大人物還是讓他激動不已。

李淵無語的看著林老,自己當然想不到是誰了,自己在這個世界也就認識那麼幾個人。這幾個人也都不符合自己的要求,自己對其他人也是一無所知能猜到才是見鬼了。

但是看林老興奮的樣子,看來接了任務的人來頭不小。這接任務的人越強,對自己的好處就越大,所以李淵還是很開心的。

「是劍羽天尊,劍羽天尊啊。他可以說是站在人族兵器類魂師的巔峰了。」林老看李淵一臉懵懂的樣子,知道他猜不到,直接說了出來。

但是李淵還是一臉大寫的蒙,劍羽天尊,至少是個天尊比最低要求的魂帝肯定要好的多的。但是看林老這麼幸福的樣子李淵覺得應該不會簡單。

「你不會沒聽說過劍羽天尊的名字吧》你們這些兵器類的魂師不都是以他為榜樣的嗎?特別是劍類的魂師。」林老見李淵毫無反應的樣子,也是有點無語。

李淵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笑道:「那個也不能怪我啊,我之前不過來自一個偏遠的小部落。所以見識淺薄也不能怪我,說道現在了你都沒說這劍羽天尊究竟是什麼等級的天尊呢?難不成還是封號天尊?」

說道這裡李淵一臉期盼的看著林老,希望對方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覆。

林老一臉看白痴的眼神看著李淵,直到李淵抵擋不了移開了目光。

「劍羽天尊是一位史詩天尊,僅次於傳奇天尊和封號天尊。」

李淵一聽竟然是一位史詩天尊只覺的自己實在是走了狗屎運了。以自己出的酬勞,對月皓天尊一下的還算有點吸引力。但是對劍羽天尊來說就沒有半點誘惑了,他為什麼會接這個任務呢。

李淵雖然開心但是還是有點疑惑,但是想了半天,自己從來沒有跟這劍羽天尊有過接觸,在外人看來自己恐怕也沒什麼好圖謀的吧。想了一會沒有想出什麼頭緒,李淵也就不再想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再說吧。

「哎,不對啊,林老,你剛才不是說劍羽天尊是兵器類魂體中最強的存在嗎?難不成我們兵器類最強的不過是個史詩天尊?連傳奇天尊都不是跟不用說封號天尊了。」李淵剛開心了一會,突然想到林老剛才的話覺得有點不對。

林老對李淵的無知有點無奈,有點辜負了靈師的稱號,一些常識都不知道。

「李淵你要知道,我們說的是現在明面上的最強。就像是十大封號天尊就真的是人族最強的存在嗎?肯定不可能啊,聖地肯定有更強的強者才能跟魔族對抗。而兵器類的魂體在以前也出過封號天尊,只不過要麼戰死了要麼隱退了,現在正好是兵器類魂師比較虛弱的時候。所以不是兵器類的魂體沒有潛力,只是現在處在比較尷尬的時候。」

林老不得不長篇大論的跟李淵解釋了一下,不然要是讓李淵覺得自己的魂體沒有潛力,放鬆了修鍊就是自己的罪過了。

李淵點了點頭,兵器類的魂體本來存在基數就少於獸類,植物類和元素類。就像前世的華夏,籃球,田徑,之類的都是出了一個代表性的就繁榮一段時間,然後要是沒有接班人就會變得青黃不接。

「劍羽大人已經跟我接觸過了,你後天結婚,他明天就應該能夠過來。畢竟要在這裡住一年的時間,還是要處理一些事情的。」林老見李淵想通了接著說道。

不管怎麼樣,自己能像這樣一位強者學習肯定是值得高興的。就算是在聖地修鍊的那些天才也不可能人人都能接受一位史詩天尊的教導。

「對了,差點忘記了,這是我幫你帶來的靈師學習的書籍,都是基礎類的東西算我送給你的。至於更高深的就要你拜一位名師了,好在你現在需要的也是這些基礎的東西。還有這個,龍閣發行的《大陸風物》記載了一些大陸上的風土人情和一些成名的強者。多看看,免得以後鬧出笑話來丟我們靈師的臉。」顯然林老對李淵的無知很是不滿。

李淵老老實實的收下東西,言辭鑿鑿的表示一定會認真學習,以後絕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

李淵將林老送出院落,迎面就看到胡術晃晃蕩盪的走了過來。李淵皺了皺眉頭,這胡術給李淵的感覺很不好。前幾次說的話給李淵的感覺很是危險,也不知道他在謀划什麼。

李淵不想理會對方,等他急了肯定會自己找上門來,到時候自己說不定還能掌握主動。

「李公子稍等,難得遇到,李公子不請我進去坐坐?」李淵越是想不理會,別人越是要靠上來。

李淵面無表情的看著胡術,對方也怔怔的看著他,兩人都不說話。

過了一會,來來往往的人都察覺到了這裡詭異的氣息,關注了過來。

李淵沒有辦法,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將對方讓進院子里。而一直跟著胡術的胡虎胡獅兩人在胡術的示意下守在了院口,沒有跟進去。

而院子里也只有李淵一個人,部落里派來的侍女李淵都沒有接受反正過幾天結婚後要跟蘇婉卿住在一起就不費這個事了。加上凌兒被蘇婉卿叫走了,祁陽也去了冰心天尊那修鍊去了,到是沒人打攪兩人。

「怎麼樣,我們的新郎官感覺如何?要知道外面可以有一大堆的人在羨慕你呢。」

李淵看著,過了好一會,李淵說道:「好了,有什麼話就說吧,別在這裡廢話了。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你不知道嗎?說這話是要羞辱我嗎?」

李淵的話完全符合一個備受屈辱,想要反抗的悲劇男的角色。李淵自己也暗暗的為自己點了個贊,這要是放在前世妥妥的奧斯卡小金人得主啊。 「呵呵,李兄誤會了,我這不是見你經常朝冰心天尊那跑,冰心天尊又為了你們的婚禮邀請了不少人嗎。我還以為李兄現在翻身做主了,沒想到不是我想的那樣。實在抱歉,是我說錯話了。「胡術嘴上說著抱歉,但是臉上卻掛著慢慢的嘲諷。

李淵皺起了眉頭,不知道這胡術故意想要激怒自己想要打什麼主意。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來自己從來沒能真正的掌握過自己的人生,雖然有了常人所沒有的寶貴財富。但是限於自身的能力,所能動用的實在太少了。

之前胡術找到李淵說了一大堆的怪話,李淵耐著性子陪他就是想要套出胡術的話,能夠掌控者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但是現在看來對方是真的將自己當成白痴了,既要利用自己又不讓自己知道自己做了會造成什麼結果。

說不定最後還能讓自己當替罪羊,將他自己完全的從即將到來的意外中給摘出來。

「收起你的那一套,你真當我是白痴嗎?我不管你想要做什麼,要是需要我那必須當我是合作夥伴,而不是讓你利用並且可以隨便拋棄的蠢貨。你有什麼計劃報復這些該死的高高在上的傢伙,那就告訴我,我肯定會配合你,要是你不信任我那就別扯上我,我就靜靜的看著預祝你成功。」

李淵的時間非常緊,沒那麼多時間慢慢的等待,要是對方一直這麼潛伏這難不成自己要一直防備不成。乾脆挑明,以退為進,對方三番五次的接近自己,試探自己肯定是有什麼事只有自己可以做。

要是對方真的這麼退縮了,那麼等婚禮過後各奔東西,胡術再想要搞什麼小動作也不會有什麼用處了。

胡術對李淵的反應既意外也不意外,雖然自己一直一廂情願的將李淵當做那可以隨便利用的棋子。但是從李淵這些天的表現來看可不像一個無腦的蠢貨,這也是胡術會過來試探的原因。

要是李淵真的當做完全察覺不到,老老實實的被自己利用的話,胡術說不定會立刻轉身離開。

這也是李淵聰明的地方,雖然他跟胡術接觸的不多。但是還是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對方的多疑,這讓李淵決定賭這一把。

「好吧,這是我的錯,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們做的事必須再怎麼謹慎也不為過。」胡術收起了那套嬉皮笑臉的樣子。

李淵發現了胡術的變化,心中大定,看來是賭對了。

「沒什麼,要不是你這麼謹慎的態度,我理都不會理你。我知道你的目標絕對不會是冰心天尊,不要狡辯,我知道到了那個層次可不是說想要算計就能算計的。我看這應該是你們用來引誘我的誘餌吧?」

胡術目光有點漂移,但是聽了李淵的話卻沒有被人戳破了謊話的慌張。認真的看了李淵一眼,笑道:「說真的,我可能是真的看走了眼,你比我想象的要聰明的多。」

李淵本來嚴肅的臉龐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伸了個懶腰,整個人跟變了個人一樣,看的胡術一愣一愣的。

似乎是看出了胡術的懵,李淵笑著說道:「我雖然對冰心天尊有點不滿,但是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要是你真的是要對付冰心天尊那我肯定回頭就將事情舉報給冰心天尊。要知道這幾天我可是很艱難的才忍住沒想冰心天尊舉報你的。現在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來說說你要搞誰?我幫你參謀參謀。」

李淵表現的有點迫不及待,這讓胡術有點哭笑不得,他這以為是在玩過家家嗎。

不過這正和胡術的希望,·雖然還是不能完全的信任李淵,但是胡術相信自己能夠掌控他。

「你剛剛不還說要報復那些高高在上的傢伙嗎?為什麼冰心天尊就不行?」胡術抓住李淵話里的漏洞,也是反問道。

李淵等大雙眼看著胡術,一副你不要跟我看玩笑的樣子。

「你不會是在跟我說笑吧,冰心天尊那是高高在上嗎?那跟我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存在,我向上都看不到她。」

胡術一副我無話可說的樣子,過了一會才拉著李淵認真的看著他。

「李兄我希望你能幫幫我。」

「你要我幫你總要告訴我,你想要搞誰吧?」

胡術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次你的婚禮,我們家族和巫黃琦的家族都會派人來。我想要搞的就是他們,我也不是說要搞死他們,我就是想要他們出點丑,在冰心天尊面前丟面子。」

接著胡術向李淵說了一大堆,自己在家族受到的不公,還有家族在掌控祖魂殿後犯下的錯誤。李淵一邊聽一邊點頭,一副對方罪大惡極的樣子,到了最後李淵拍了拍胸脯對胡術保證一切包在自己的身上。

等李淵將千恩萬謝的胡術送走後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見了。看了看手裡胡術交給自己的瀉藥有點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