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情形,朱明霞簡直氣的發瘋。倒是朱明月依舊面色不改,隨即又是對著林鈺洲微微一笑,然後狀似無意的看向葉夕瑤,道:

「對了玉公子,不知這位姑娘是……」

剛剛為了怕惹事,林鈺洲刻意沒介紹唐玲玲和葉夕瑤兩人。可如今朱明月只問葉夕瑤,顯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隻眼下林鈺洲也不好不說,隨即道:「這位是望龍山葉家的大小姐,葉夕瑤,葉姑娘。」

「哦?原來這位便是最近名聲顯赫的葉天驕呀!失禮失禮!」

葉夕瑤最近確實是關注度很高,可惜都是說她成了廢物的。而此時朱明月偏要用一句『名聲顯赫』,顯然有幾分挖苦之意。

所以一聽這話,原本還生氣的朱明霞頓時樂了。當下介面道:

「是啊,沒想到是大名鼎鼎的葉天驕……呵呵,不過最近聽說你成了廢物了,哎,真是太可惜了!你說是吧~!」

「明霞,還不住口?說什麼呢?」朱明月佯裝怒意,扯了朱明霞一下。但傻子都看出來,她這明顯是故意的。

所以當下,唐玲玲就怒了。可她剛要動,就只聽旁邊的葉夕瑤,說道:

「好了。」

「可是葉姐姐,她們兩個……」唐玲玲不服。可這時只聽葉夕瑤接著說道:

「走在大街上,看到瘋狗對你叫,你會和瘋狗計較嗎?」

葉夕瑤的雙眼依舊盯著桌上的法器碳爐端詳,從頭到尾,甚至都沒有看朱家姐妹一眼。而此時不急不緩的嗓音,更是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力量,待一出口,頓時讓在場的眾人同時一愣。

「噗——」

短暫的安靜,隨後便是林五蕭八等人一個沒憋住,紛紛笑噴了出來。

而此時的朱家姐妹,卻頓時臉色一變。朱明霞更是再也忍不住,跳出來直指葉夕瑤罵道:

「葉夕瑤,你竟敢說我們是瘋狗?」

葉夕瑤沒說話,甚至連一絲反應都沒有。朱明霞火了,作勢便要衝過來。可這時,朱明月卻扯了她一下,隨即上前,道:

「葉姑娘,我姐妹好心來和你打招呼,你若是不歡迎,直說也就罷了。為何如此口出惡語?你這也太過了吧!」 朱明月義正辭嚴,甚至有意無意揚高嗓音,所以當下,周圍入場的不少人,便都看了過來。

只是很多人不明就裡,隨即不禁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怎麼回事?這不是朱家姐妹花嗎?怎麼吵起來了?」

「不知道啊……對了,剛剛好像聽那位姑娘說她們是瘋狗……」

「啊?那姑娘誰啊?咦……葉,葉妹妹?」

「真的是葉妹妹?葉妹妹也來了?不是說她已經……」

「不知道啊。不過這樣說人家是瘋狗,不太好吧……不過葉妹妹嘛,一直都這樣的嘛!」

「哼,狂妄至極!都成了廢人,還這樣,太過了!」

有人寬容,有人指指點點,更有人看葉夕瑤不順眼……一時間,嘈雜聲四起。轉眼的功夫,整個爭鳴宴現場的所有人,竟都看了過來。

見此情形,朱明月眸光微動,一抹得意瞬間在眼底一閃而過。隨即越發義正辭嚴的說道:

「葉姑娘,我敬佩你是女中豪傑。剛剛的口出惡語,我也可以不計較。但你必須向我和我妹妹道歉。這點小小要求,應該不過分吧!」

要求確實不過分,可一旦葉夕瑤真的道歉,事情可就沒那麼簡單了。所以當下,待朱明月的話音一落,唐玲玲猛地一拍桌子,當下站起來,叫道:

「姓朱的,收起你的小心思!讓葉姐姐道歉?你做夢!少在我們面前裝大度,滿身的矯揉造作,真當我們是瞎子不成?識相的,就給我立刻滾!」

身為上古四大家族的嫡系大小姐,唐玲玲確實有狂傲的本錢。只不過,如今的唐玲玲今非昔比,人瘦了,也漂亮了,在場竟沒有一個人認出她來。

所以一聽這話,朱明霞頓時叫道:「該死的賤人?你說讓誰滾?」

說著,不待眾人回過神來,朱明霞便一個箭步衝上,同時抬手便要甩唐玲玲一巴掌。

朱明霞可是還清楚的記得,昨天就是這女人第一個動手,踹了自己一腳。所此時,朱明霞更是卯足了勁,轉眼的功夫,便已經來了唐玲玲面前!

在場的眾人當下一愣。可就在這時,只見一道快若閃電的黑影,瞬間攔在唐玲玲身前,同時一把便捏住了朱明霞的手腕。

正是孟顯文。

所有的一切,不過是轉眼之間。而此時的唐玲玲也是微微一怔,隨後待看到身前高大而熟悉的身影,頓時心花怒放。

可下一刻,唐玲玲卻瞬間面色一冷,隨即轉頭揚手,照著朱明霞就是一巴掌!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直接將朱明霞的半邊臉打腫了。孟顯文收手,這是唐玲玲下巴一揚,隨即揚聲道:

「臭不要臉的賤人,竟敢偷襲老娘?昨天的教訓,你是沒記住是不是?你信不信,你要敢再動一下,老娘直接卸了你?」

唐玲玲火力全開,隨後更是左右開弓,連扇朱明霞幾個大巴掌,接著更是抬腿一腳,將朱明霞踹飛了出去。

朱明霞本就不是唐玲玲的對手,當下一頓暴打,便直接被打懵了。 別說朱明霞懵了,在場的眾人也懵了。

而朱明月更是當下臉色一變,隨即趕忙快步上前,作勢將自家妹妹扶了起來。

「明霞,你怎麼樣了?明霞!」

「姐……」

朱明霞回神,可下一刻,卻一把推開朱明月。

隨即便如同瘋子一樣,向著唐玲玲直衝了過去。

「賤人,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朱明霞一邊咆哮,隨後竟一把抓起懷中的匕首,直刺了過去。見此情形,朱明月頓時眸光一閃,當下趕忙將朱明霞攔住。

隨後更是不由分說的讓朱家人把朱明霞帶回去。

可走了一個朱明霞,還有一個朱明月。而此時的朱明月也沒有之前的好臉色,隨即邁步來到唐玲玲和葉夕瑤身前,道:

「家妹剛剛確實稍有魯莽,可這位姑娘得理不饒人,將家妹打成重傷,這筆賬要如何算?

至於葉夕瑤你……本以為你盛名在外,雖然狂傲,卻應該是個知禮之人。結果呢?哼,縱容同伴行兇,以勢壓人。這就是你葉家的教養?」

不得不說,朱明月是個聰明人。到了這個份兒上,還能想著憑藉嘴皮子佔上風,就知道,不是簡單的人物。

至少長了腦子,甩朱明霞八條街不止。可惜,太精明了,就讓人沒由來的討厭。所以她的話音一落,唐玲玲眼睛一厲,當下道:

「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少往葉姐姐身上潑髒水!至於以勢壓人……對,我就是以勢壓人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你……」

朱明月瞬間瞪大雙眼,可隨後卻臉色一白,忍不住咳嗽起來。單薄的身子,忍不住發抖,旁邊的丫鬟立刻上前,扶住朱明月,急聲道:

「大小姐您沒事吧?」

「沒事……」朱明月嬌聲開口,嬌柔的養子,頓時讓人心生憐惜。隨後朱明月伸手從懷中拿出一條絲帕,可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葉夕瑤,忽然眸光一閃,同時低聲道:

「朱明月,我勸你最好收起來。」

葉夕瑤的聲音不大,但冰冷的嗓音,卻讓在場所有人聽個清清楚楚。

只是這話什麼意思?什麼收起來?

眾人有點兒懵。唯有作勢虛弱的朱明月,瞬間臉色一變,接著便又恢復冷靜,反問道:

「葉夕瑤,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夕瑤冷哼一聲,隨即雙眸一轉,將視線落在她手中的絲帕上。

「我說什麼,你心裡清楚。但我可以告訴你,你若是再敢動一下,你,你妹妹,還有在場的所有朱家人,別想再走出這裡一步!」

葉夕瑤的聲音,越發冰冷。站在旁邊的唐玲玲先是一怔,隨後猛地轉頭,順著葉夕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當下叫道:

「賤人,你竟敢下毒?!」

唐玲玲一聲喊,在場所有人同時一驚。要知道,公開動手是一回事,暗中下毒卻又是一回事。所以待唐玲玲的話音一落,金胖子等人同時一驚,隨即林家,蕭家,姜家,崔家眾人,近乎同時站了起來。 一瞬間,偌大的廣場上鴉雀無聲。

甚至連站在門口的雷家人也被驚動了。

隨即轉頭,紛紛看了過來。

只是雷家人沒說話,更沒出來主持局面。

而此時,眼看著蕭家,林家等兩大頂級世家竟紛紛站出來給唐玲玲和葉夕瑤誠邀,朱明月簡直咬碎了一口銀牙。

隨即面色一冷,道:

「你們,這是要以多欺少,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不成?」

蕭八當下摺扇一甩,笑道:「若是去年的靈修天驕也算弱女子的話,那請問這世上還有正常的姑娘嗎?

再說,就算朱大小姐是弱女子,可這手拿毒藥,還躲躲閃閃,偷偷摸摸……嘖嘖,果然是看似如皎月,實則黑心肝啊!不得不防,不得不防呀~!」

蕭八連擠兌帶嘲諷,瞬間讓朱明月的臉色一僵。但隨後卻彷彿被氣到了一般,重重的咳嗽起來。

頃刻間,不管之前如何,此情此景,倒是真的讓眾人不好再說什麼。所以當下,蕭八眼睛一翻,沒好氣的扇了扇手中的摺扇……而就在這時,卻見一直沒吭聲的葉夕瑤,忽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狐裘如雪,兜帽罩頭,越發顯得葉夕瑤的臉,精緻而小巧。

只是薄紗遮住了美麗的容顏,只露出一雙清冷而清澈的眼。

就這樣,轉眼便來到了朱明月的身前。

葉夕瑤不說話,只是靜靜的斂眸看著她。最後,還是朱明月最先忍不住,當下雙唇緊抿,直起腰,迎視葉夕瑤,道:

「葉夕瑤,你……」

『啪!』

一道響亮的把掌聲,瞬間打斷了朱明月的說話聲。算不得重,卻頓時讓朱明月整個人呆住了。

長這麼大,不管是在朱家,還是在外面,她朱明月還從來沒丟過這樣的人,吃過這麼大的虧。所以待回神,朱明月一把捂住臉,震驚卻又兇狠的看向葉夕瑤,道:

「你打我?」

『啪!』

回答她的,竟又是葉夕瑤的反手一巴掌!

「葉夕……」

『啪!』

第三個巴掌聲再響,所有人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

一時間,周圍的空氣,都彷彿靜止了一般。大家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情形,徹底目瞪口呆。

而此時的葉夕瑤,卻依舊面無表情。甚至從頭到尾,多沒有眨一下眼睛。隨後上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朱明月,道:

「滾!」

可朱明月顯然沒有表面上前那麼柔弱,瞬間瞳孔一縮,同時迎了上去。

「葉夕瑤,你……」

『鐺——』

忽然,一道清脆的聲響,打斷了朱明月。隨後只聽一道嗓音,隨即傳了過來。

「你們在幹什麼?還不快快入座?爭鳴宴即將開始!不想參加者,或是違反規矩者,立刻滾出去!」

那聲音蒼老而沙啞,呆愣的眾人瞬間回神。隨後也不好再圍著看熱鬧,趕忙紛紛尋找自己的位置坐下。

而等著眾人歸位,在場一下子便只剩下朱明月和葉夕瑤二人。

針鋒相對,卻沒人回退一步。這時,剛剛說話的那名雷家老者瞬間眸光一閃,看了過來。 「你們兩個,立刻離開!」

一聲令下,在場眾人頓時一愣。

金胖子等人趕忙對葉夕瑤擠眉弄眼,同時低聲道:

「老大,別和那個蠢貨較勁了,快回來!」

「葉姐姐……」

可惜,葉夕瑤卻置若罔聞。而朱明月,卻瞬間神情一怔,隨即轉頭對那雷家老者緩聲道:

「這位前輩,晚輩千辛萬苦來到貴府,剛剛太過魯莽,還請前輩原諒,給晚輩一個機會……」

該死,該死的葉夕瑤!

這筆賬一定要算,給我等著!

朱明月心中暗恨,但面上卻露出幾分較弱和可憐,期盼那雷家老者能放自己一馬。

那雷家老者一身灰衣,腰掛金穗,頭插木簪,卻不是黑木。此時聞聲,看了朱明月一眼,隨後看向葉夕瑤……可這時,卻見葉夕瑤非但沒有求情,反而再度上前一步,靠近朱明月,道:

「再有下次,拔了你的美人皮!」

話落,葉夕瑤懶得再看朱明月那難看到極點的臉,隨即轉頭看那雷家老者一眼,當下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然後竟直接轉身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