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推薦耳根新書: !–go–

「你也太高估那小子了吧。我古天界與他戰無命沒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擔心的是你們。」釋天帝不以為然地道。

「仙界要變天了,或許看上去戰無命對付的是我們的人,那妖族也是對付我們的人,但是你再看看,那些原本忠於古天界的仙域一個個倒向恭華天,或許要不了多久,仙界最強大的已不是古天界和古仙域,而是恭華天和古仙域了。天帝大人必然比我這老頭子更心焦吧?就算我們奈何堂受了損傷,大不了全部退居幕後,蜇伏不出,就算妖族和恭華天再強,也不可能拿我們奈何堂和莫測閣怎麼樣,可是,古天界有退路嗎?」黑天老祖淡淡地反問道。

釋天帝頓時啞然,黑天老祖說的不錯,這段時間他身邊的力量損傷嚴重,在絕望荒原已經損失了七八人,在與古仙域的大戰中損失了幾位,前不久在極風天之又損失了一位。這讓他壓力大增,戰無命成長太快了,他後悔當初在古天界的時候,沒有果斷拉下臉來將這小子留在古天界,那樣就不會出現今日這樣的局面了。

「你想要做什麼?別怪我沒有告訴你,

戰無命這小子身邊高手如雲,真想滅掉他可不容易,否則那黑暗魔帝和無思仙帝等人就不會身死道消了。我身邊也抽不出這麼多人去冒這個險。」釋天帝沉聲道。

如果黑天老祖說集結力量去對付戰無命,他轉身就走,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想摻和。要是戰無命這麼好殺,當初他們在絕望荒原殺了,何必還要等到現在。

「對付戰無命倒沒有必要,這小子我也沒有把握,我的人早已動手,但屢屢失手,幾十位帝階強者陸續死在他手中,再這麼下去,我們根本就玩不起。不過,戰無命這小子雖很強,但也有他的弱點。」黑天老祖深吸了口氣,得意地道。

「戰無命也有弱點?怎麼說?」釋天帝神色微微一動,他還真沒找到戰無命這傢伙的弱點。他不想和這個猜不透的傢伙為敵,除非迫不得已。

「戰無命的弱點就是他身邊的女人,此人雖然狡猾無比,詭計多端,逃命的功夫一流,但是他對女人很看重,尤其是他的女人!」黑天老祖肯定地道。

「女人!」釋天帝微微皺眉,很快不以為然地道:「戰無命的女人隨時帶在身邊,那些女人就躲在他身邊的一個神器空間,隨時可以召喚出來,隨時可以退入空間,想要對付戰無命的女人,根本不可能。」

「看來天帝大人對戰無命也比較關注,不過戰無命的女人不是所有都在他身邊的神器空間,至少有一個不在。」黑天老祖神秘地道。

「還有一個?誰?在哪裡?」釋天帝大喜。

「在恭華天!」黑天老祖冷然道。

「玄明仙帝?」釋天帝頓時想到了一個人,不由脫口道。

「不錯,玄明仙帝必定是戰無命的女人,只有這樣,他們之間的關係才會如此密切,一旦戰無命的女人落在我們手裡,你想想,會是什麼結果?」黑天老祖眼裡閃過熱切的光。

釋天帝有些動心,戰無命這段時間的行蹤他很清楚,一路上斬殺了眾多仙帝,毀了不少仙域帝城,早已在仙界立下了赫赫凶威,他名頭之響隱約蓋過了釋天帝和孫聖帝兩位曾在仙界屹立了無數年的大帝。

這段時間戰無命不在恭華天,這是他們的機會。

「恭華天可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釋天帝長長地吸了口氣,淡淡地道。

戰無命身邊有那麼多強者,隨身帶著一群帝階強者,恭華天中究竟有多少仙帝?沒人能確定,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潛入恭華天對付玄明仙帝,只怕沒那麼容易。

恭華天出了那麼多高手,難保玄明仙帝沒變得更強大,雖然這段時間恭華天表現強勢,但是玄明仙帝還真沒親自出手過,外界無法知道玄明仙帝現在的修為和境界,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仙帝後期。一位擁有仙帝後期實力,又在一群帝階強者的守護下,想要對付她沒有那麼容易。

「據我所知,恭華天的帝階強者還真不比古天界少,至少有二三十位,若是在平時,我們還真拿她沒辦法,但是現在情況不同,我們有很多方法調離恭華天的高手,

只要恭華天的高手能調離一半,再加上原本就散落在仙界各地的恭華天帝階強者,玄明的身邊只有五到六位仙帝,再想減少玄明身邊的力量就十分困難了。」黑天老祖淡定地道。

「如她身邊只有五到六位帝階強者,倒是可以,精心策劃一下的話,有七八成的把握。」釋天帝肯定地道。

「戰無命不斷地毀人仙域,早已讓仙界杯弓蛇影了,一些仙域原本對我們還十分支持,可是現在風向全改,再這樣下去,我們只能退去無空之界,成為永久流浪之人了。因此,如果有七八成把握的話,還是值得去賭一賭的。恭華天是戰無命的根本,一旦恭華天出事,就算他戰無命再強大,也是無名無分,那時我們聯手圍剿,也名正言順!」黑天老祖沉聲道。

「你說的不錯,不過我想看看你的具體計劃再作決定,我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而拿整個古天界冒險,你最好要將妖族和古仙域也列入其中,他們任何一方都有可能是巨大的變數。」釋天帝肅然道。

「天帝大人所說很有道理,這件事我會在最短時間給你具體的行動計劃,希望我們能通力合作,將我們的敵人瓦解。」黑天老祖笑了笑,一揮手道:「既然此事說定,老頭子我要回去準備計劃了,一旦確認立刻送給你,看是否有需要修改的。」

話音落下,黑天老祖的身形在虛空淡化下去,化成了一縷塵埃。

「能量分身!」釋天帝看著在他眼前消散的影子,訝然失聲低呼。

黑天老祖竟然一直是一道能量凝聚起來的分身,與自己這麼近的距離,居然沒看出異常,他對黑天老祖的強大又有了一些新的認知。

這種能量分身並沒有太強大的攻擊作用,但卻是最好的傳訊者,無論遇上什麼樣的敵人,最多損失一道能量分身而已,很快便可以重新凝聚起來。

「狡猾的傢伙!」釋天帝低低地罵了一句,黑天老祖確實狡猾,將自己約到此地,竟然只是一道能量分身前來,這讓他心頭十分不快,不過也拿這黑天老祖沒辦法,至少現在彼此還處在合作階段。

從這能量分身來看,黑天老祖比他絲毫不弱。想了想,他伸手在虛空一撕,身體直接鑽入暗空間的黑暗風暴之中,對於空間天賦,在仙界能與他相比的少之又少,所以,雖然暗空間充斥著恐怖的黑暗風暴,但是這些風暴似乎對他並沒有太大影響,因為他就是空間的主宰。

……

整個仙界都在傳戰無命的事,戰無命被人塑造成了不敗的戰神,說戰無命身邊有幾隻強大的魔獸,有人暗中給戰無命取了一個極響亮的名號――魔獸戰神。

當然,戰無命是不是戰神誰也不知道,但是關於極風仙城,無極仙城、摩夷天等等一系列的發生的事情,早已經傳遍了仙界。

戰無命太強勢,一路走來幾乎無敵,一個個仙帝死於戰無命手中,以致戰無命所過之地,一片狼藉。

恭華天崛起迅速,許多強者紛紛從恭華天向那些已被戰無命滅掉仙帝的仙域趕去,因為他們要重新獲得資源分配,要接收當地的力量,維持一方仙域的安穩。因此,恭華天的高手開始大量向外調動,一些原本被控制的仙域暗流涌動,恭華天不得不加強這些仙域鎮守的力量,在這些動蕩的仙域中,他們的身份更加複雜了。

恭華天帝宮之中,玄明仙帝越發平靜,這段時間太多關於戰無命的消息,包括極風仙城那般被毀得一塌糊塗的帝城,與戰無命之間都脫不開關係。玄姬將一個個玉簡一一翻過來,這些玉簡之大多是關於戰無命的消息,就算戰無命並不在恭華天之中,戰無命也是她最關心的人。

近來戰無命在仙界擴張的速度太快了,讓玄姬有些跟不上節奏感覺,畢竟恭華天與古天界和古仙域不一樣,底蘊完全無法與那兩大仙域相比,這兩大仙域中各階精銳分佈十分均衡,可是在恭華天不缺高端力量,但是缺少中間力量。

仙皇和仙王這一階層的數量較少,使得戰無命將一些仙域的仙帝清除掉了,卻沒有中層力量去控制這片仙域。因此,就算是得到一些仙域,她也需要花大量精力去消化,包括培養一些親近恭華天的勢力。

玄姬很欣慰,戰無命現在就像是恭華天的一張臉,在仙界的地位如日中天,也就是恭華天在仙界的地位水漲船高。這一點,就算是她這位仙帝也難以與戰無命相比,但戰無命根本就不在意恭華天的帝位。

!–over–

推薦耳根新書: 推薦耳根新書【一念永恆./book/27094/】,閱讀大神新作!

!–go–

恭華天的信仰之力雖然在不斷提升,越來越多的仙域願意以恭華天為馬首,使得恭華天的氣運水漲船高,得到的信仰之力更加強大。

但玄姬知道戰無命的志向並非於此,他需要更多更強大的信仰的力量,可能是整個仙界所有的信仰力量,那絕非一朝一夕能達到的。無論戰無命需要什麼,她都會全力支持。

這些天,恭華天的帝階強者紛紛派了出去,他要將戰無命清理出來的仙域控制或者簡單控制,必須要有強大的帝階強者鎮守一方,所以他將強者遣了出去。恭華天有她坐鎮,還有另外幾位閉關的天尊,她並不在意。

這時,玄姬似有所感,不由將目光投向恭華天的虛空,在那裡她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脅,似乎冥冥之中有某種危機正在逼近。仙界有人想要算計她,在如今的仙界,要是沒有人想算計她,那就不正常了。能夠讓她在冥冥之中感受到威脅的人,絕對不會簡單。但是就算不簡單那又如何。

「好快!」玄姬的臉色微微一變,

她隱約感應到來自遙遠之處的威脅時,便已發現幾道極為強大的氣息出現在恭華天的仙域範圍之內。

「嗡……」恭華天的外域守護大陣猛然開啟,玄姬的身形出現在恭華仙域的星空外。無論對方來的是誰,在沒有預先與恭華天打招呼之前貿然進入恭華天的領域就是入侵,對於這種入侵,玄姬不覺得對方是友好的。

「是何方朋友驟然光臨我恭華天,為何不事先通報一聲,玄姬有失遠迎,這可是幾位的不對了!」玄姬的目光落在虛空,淡淡一笑道。

玄姬的聲音似乎很輕,但卻穿透了層層虛空,彷彿一下子送去了千萬里之外。她身邊的虛空一陣波動,幾道身影迅速飛落她身邊,正是留守在恭華天的幾位天尊強者。恭華天護界大陣開啟的瞬間,這些人便感應到不對,立刻出關,靜立在玄姬身邊,目光落在那方虛空中。

「帝尊!」那幾名天尊恭敬地向玄姬行了一禮,默然立在玄姬身後,表現得無比恭敬。

「想不到玄明仙帝如此敏銳,本帝還不曾至恭華天,便已被發現了,倒真有些有小看了玄明仙帝。」一道幽幽的聲音自虛空傳了過來,彷彿是透過層層摺疊的虛空而至,聲音雖然真切,但卻有些扭曲。

「霄度天浩庭仙帝……」玄姬一怔,頓時認出了那自虛空浮現出來的身影的身份。

竟然是霄度天的仙主浩庭仙帝,玄姬一陣錯愕。恭華天與霄度天之間沒有什麼交情,她不知道眼前這個人來恭華天究竟是何目的,但是感受到這幾個人的氣息,他便知道這個人此來絕對不簡單,而且他們並非一人,而是一群強大的存在。

「極瑤天太煥仙帝……」很快,玄姬認出了眼前這群人的身份。

在浩庭仙帝和太煥仙帝之後居然是十名天尊階強者,太煥仙帝與浩庭仙帝可以算得上是整個仙界之中極為強大的存在,他們都是老牌強者,在仙界相對比較低調,但是極瑤天和霄度天可都是排在仙界前二十的大天域。

傳說太煥仙帝曾和大方赤的的太清仙帝打了一場,連大赤天的太清仙帝都未能在太煥仙帝手中佔到任何便宜,足見這幾人的修為十分可怕。

「也算是老朋友了,只是太煥沒想到玄明妹子早已非昔日的那位故人了。」太渙仙帝似乎並不賣玄姬的賬,淡漠地道。

「玄姬從來都不是諸位的故人,倒是諸位莫名地來到恭華天,氣勢洶洶,不知道諸位究竟想做什麼。玄姬倒是不得不前來詢問一二。」玄姬冷然一笑。

太煥仙帝似乎十分不屑,他再不屑,在仙界,一切以實力為尊,現在他恭華天根本就不害怕任何人,如果這些人帶著敵意來的,她絕對會讓這些人有來無回,這是她的自信。

如今的仙界,已不同往日,恭華天的崛起也不會有人能阻擋,如果不是擔心無法接受那麼多仙域的管理,恭華天不會如此低調地活在戰無命的光環中。還會主動出擊,將一些仙域統一過來,既然仙界的混亂已經開啟,就讓這種混亂來得更猛烈一些。

「玄明仙帝真是爽快人,

說話也這般直接,說真的,我們這次前來恭華天原本就是想向玄明仙帝探尋一下關乎整個仙界存亡的消息,如果玄明仙帝能爽快地答應,那麼今日我們也會爽快地離去。」浩庭仙帝插口道。

「關乎整個仙界存亡的消息,浩庭仙帝也太高估玄姬了,玄姬倒是真的很好奇,什麼樣的消息才是關乎仙界存亡呢?」玄姬微微一怔,不置可否地淡淡問道。

「聽說玄明仙帝找到前往下界的通道,下界的通道可以快速提升仙界修士,現在整個仙界在魔族的威脅之下,如果我們仙界修士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話,那魔族又何足道哉。為了整個仙界的利益,玄明仙帝大仁,必定不會守住這個秘密不幫仙界眾生吧?」浩庭仙帝淡淡地道。

「哦,還有這樣的事情,不知道浩放庭仙帝說的下界是指什麼界啊,居然比仙界還要強,可以讓我界修士快速提升修為,難道是神界嗎?不知道浩庭仙帝說的話究竟是從何處聽來的呢,玄姬也十分好奇。」玄姬一陣冷笑,反問。

玄姬的反問讓浩庭仙帝不由一怔,倒是讓玄姬給問住了,如果真的是下界的話,那應該是一個低階的位面才對,一個比仙界還要低階的位面,能讓仙界的修士修為快速提升?顯然是不太可能。

但是恭華天卻在這麼短的時間整體實力提升如此之快,秘密究竟是什麼?恭華天的整體消失的十年究竟發生了什麼?有人認為恭華天找到了通向下界的通道,這才使得其實力瘋狂提升,現在居然有橫掃整個仙界之勢,因此,大家都想得到這樣一個機會。他來到恭華天最想得到的也是這個秘密。

「我只想知道玄明仙帝過去十年究竟去了哪裡,我想這個秘密對於整個仙界來說都十分重要,身為仙界的一分之子,相信你不會將仙界的安危棄之不顧吧!」太煥仙帝冷哼了一聲,沉聲道。

「少拿大帽子扣在玄姬頭上,玄姬一弱女子,可承受不起,過去十年玄姬一直在閉關之中,怎麼,難道你們閉關的時候洞府在哪裡都會向全仙界公布嗎?」玄姬冷然反問道。

「太煥,別找無謂的借口了,如果想來我恭華天做客,我們玄家必定歡迎,但是整些莫名其妙的東西,那麼很抱歉,恭華天還有很多事情,我們帝尊大人可沒有時間在此與各位瞎扯蛋!」玄姬的話音落下,身後的玄匡極為不悅地出言道。

「我與你們帝尊在說話,你一個長老有什麼資格插嘴。」太煥臉色一變,冷聲斥道。

「太煥,不要給臉不要臉,在我恭華天,像你這樣的人,也就配給我們的長老提鞋子!」玄姬冷冷打斷太煥仙帝的話,十分不客氣地道。

玄匡臉上泛起一絲激動之色,玄姬這番話是對他和他身邊的幾位長老最大的肯定。不過他也知道,玄姬此話說出來之後也就是與太煥等人直接撕破了臉。說真的,除了太煥仙帝和浩庭仙帝之外,其他雖然還有十名天尊強者,而他們加上玄姬也才六人,但他並不擔心,這裡是恭華天,是他們的主場,想想神子以一人之力橫掃了小半個仙界,他們與帝尊一起還會守護不了恭華天嗎?

「給臉不要臉,玄明,你會為剛才所說的話付出代價!」太煥一張還算英俊的臉被氣成了豬肝色。

他好歹也是仙界最老牌的仙帝之一,此刻卻被玄姬罵成給恭華天長老提鞋都不配,這可是從未有過的羞辱。他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將整個恭華天踩在腳下,讓這個憑著臉蛋在仙界出名的女人成為自己的女奴。

「好了,廢話少說吧,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不想與我恭華天為敵,此刻退走還來得及,恭華天不予追究,如果十息之後還不離開,就是我恭華天的敵人,就永遠留在恭華天吧,包括你們所在的家族也將永遠從仙界除名。」玄姬的聲音很冷,也很低沉,彷彿包含著魔力,讓每一個聽到這番話的人,都絲毫不懷疑玄姬的決心。

一時間,整個星空沉寂下來,他們知道這是玄姬的威脅,面對這個威脅他們當真難以抉擇,雖然自己一方比恭華天人的強者數量多,可是他們卻感覺自己是弱勢的。

恭華仙域各大城都震驚了,幾乎整個恭華仙域都能感應到蒼穹上那巨大的結界護罩在狂暴地震動。一道道流光在那蒼穹結界的上空閃爍飛騰,彷彿末日將臨。

恭華仙域的整個護域結界開啟,很久都不曾有過這種情況了,就算當年玄祖山大戰的時候都不曾如此。現在整個護域大陣居然開啟了,所有人不允許隨意出入,連星空飛舟都無法穿梭,整個仙域全面禁空。

!–over–

推薦耳根新書: 於是許多人猜測,只怕是又有強大的外敵入侵,只是讓人們意外的是,如今恭華天如日中天的情況之下,還敢前來恭華天搗蛋的人還真是讓人有些意外。任誰都知道,能讓恭華天將無數年來一直不曾開啟的守護結界開啟,絕對不是他們這些普通的修士所能擾和的。

對於恭華天的子民來說,這一刻他們擁有無比信心,就算真的是強者來襲那又如何,誰能夠真的攻破恭華天的守護結界呢?

在未來,整個仙界都要向恭華天低頭,因為他們有一個無與倫比的神子戰無命。不只如此,整個恭華天有無數強者,僅僅在玄祖山上,便斬殺了十幾位帝階強者,那是何等威風。

仙界各大仙域盡皆來到恭華天表示依附,恭華天的修士,從沒有這般有如此強烈的榮譽感。他們甚至盲目地相信,無論來的是什麼樣的敵人,他們的玄明仙帝都能處理。不過還是有許多人飛到了結界之頂,向蒼穹偷望。敢於去觀望的人,也都是恭華天強大的存在,至少也是仙皇階的,大多則是仙尊階的強者。

……

蒼穹上,

玄姬沒想到太煥仙帝居然會先一步動手。太煥仙帝很強大,但是也很驕傲,一位在仙界成名無數年的仙帝,掌管排名第十七的極瑤天許多紀元,一直盛名不墜。他並不怎麼將玄姬這樣一位後輩看在眼裡,如果是玄姬的父親或許還會讓他重視。

玄姬雖然有無倫的美貌,但是在他太煥稱帝時,對方還不過是個毛頭丫頭,現在卻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羞辱他,因此,他對玄姬不想多言,直接以行動告訴對方,囂張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太煥一出手,霄度天的浩庭仙帝也就出手了,他們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玄姬居然只給他十息時間選擇退還是留,他覺得對方真的很會裝,自己這方十幾位強大的帝階強者,玄姬身後不過四名天尊。

在這仙界,他們唯一擔心的就是那個愣頭青神子戰無命,聽說那小子身邊高手眾多,曾滅過不少仙帝,戰無命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因此,就算他與恭華天並沒有直接仇恨,可在重利的誘.惑下,他們還是來了,最重要的是他們還得到了一個承諾,戰無命不會再回到恭華天了,因為古天界準備出手了。

古天界召回了釋家前往無空之界多年的半神階強者萬化老祖,並聯合了奈何堂的另一位半神階老怪,兩位偽神階的強者同時出手,在仙界這無數年還真沒有誰有這樣的優待。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古仙域之主孫聖帝都得隕落,更何況是一個囂張得不知自己的幾斤幾兩的小子。

不得不說,戰無命近一年多的時間在仙界做的事情確實太惹人側目了。自陰陽火域回來,一路上滅掉了幾十個仙域的仙域之主,還有一些仙域的頂尖大能,引起了仙界各大仙域的恐慌。

就算這些仙域與奈何堂、莫測閣有關係,也並非全都是關係密切的,這使得仙界雖然許多仙域向恭華天依附,但同樣暗潮湧動,一些仙域已開始悄然聯手,想要組成對抗戰無命恭華天的聯盟。畢竟,誰也不想被戰無命和恭華天各個擊破。

能夠成為仙界一方之主的人沒有一個是傻瓜,雖然古天界和古仙域做為整個仙界無數紀元的老大,有實無名的仙界君王,整個仙界也都默認了這一存在,那是因為他們制定了規則,雖然在初期為了清除異已斬殺了大量敵人,但是他們的目的很清晰,那就是將整個仙界劃分給一群人分治,讓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地盤,但是卻要以自己為尊,在這種情況之下,人們也就安心接受這樣的一個新秩序。因為人們全都知道古天界和古仙域的底線在哪裡。

可是戰無命讓他們害怕,並非害怕戰無命的強大,而是害怕戰無命沒有底線,沒有目的。甚至可以說戰無命極有可能會成為仙界的規則破壞者,讓一群既得利益的群體害怕了。所以,這樣的人是不可以存在的,但是面對這樣一個幾乎不知道原則的瘋子,沒有誰願意去冒著巨大的風險去聲討。

直到古天界願意牽這個頭,給了這些人必勝的信念,讓他們出力的同時也分得利益,於是在威脅和利益的驅駛下,他們便來了,他們真正屬於古天界和奈何堂和莫測閣的人只有一半。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如果他們能拿下玄姬,他們的任務便完成了。

「嗡……」太煥仙帝身形驟然一閃而沒,

就像是直接融入了虛空,而後一股浩瀚的氣息將玄姬以及玄姬身後的四面天尊階強者全部籠罩其中。

他根本就看不起恭華天的這些天尊,一群在短短十年中暴發起來的小人物,十幾年前這些人還不過只是小小的仙尊而已,十年之後居然敢在他們的面前叫囂,根本就不值得他重視暴發戶。因此,他的攻擊直接將所有人全部置於他的攻擊範圍之中。

霸愛百萬小保姆 「找死!」看到太煥仙帝的囂張,玄姬的眼裡並沒有憤怒,如果換作是十幾年前,太煥仙帝的這樣攻擊她甚至唯一的選擇就逃跑,可是現在,在她的眼裡只有些微的嘲弄和不屑。不作死便不會死。

「轟……」太煥仙帝只覺得自己的身形剛剛融入虛空,便發現虛空之中猛然有一股古怪的震蕩,那種超頻震蕩幾乎可以將虛空之中的一切物體震成粉碎。

感覺這股震蕩,他想到了蝙蝠的聲波,只是眼前這並非是聲波,而是一種規則的力量在天地之間形成了一種瞬間的震顫,從而使得整個天地都為之狂暴了起來。而他的身體直接被這股力量自虛無之中震蕩了出來,不僅如此,他所形成的浩瀚氣勢也在瞬間分崩離析,而後他發現自己建立起來的帝界也出現了道道裂縫。

當太煥仙帝自虛空之中被震蕩出來的瞬間,他看到了一隻遮天大手,將他身前的天地完全遮擋,他突然發現自己就像是這隻巨大手掌掌心的猴子。無論他向哪個方向逃,都似乎無法逃脫它的掌心。

那已不是一隻手,而是代表了天地之間的大道,是天地之間最強的規則所凝聚而成的大道之紋。每一根手指,封印一方天地,每一道掌紋,都蘊含著無窮的偉力……

「這怎麼可能……」太煥仙帝的臉色刷地慘白,驟然之間,他似乎明白了些什麼,眼前這位女子,根本就不是什麼仙帝,而是一位強大的半神階強者,也只有半神階的強者才會擁有如此強大的規則掌控之力,才會讓他的帝界如此不堪一擊。

他突然間覺得天地之間的一切都真實起來,道心中彷彿有一道裂隙在緩緩張開,他修行了無數年,一直無法邁出最後一步成為半神階強者,可是眼前這個女子,在十幾年前還不過只是一個小小的仙帝初階,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可是十年之後,這個當初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的小人物竟然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這一剎那之間,他甚至開始懷疑修行的意義和真實性,為何自己一生苦修,以無比超卓的天資也無法做到的事情,別人卻在短短的時間中做到了這一切,不僅如此,還跨越了幾個巨大的台階一舉成了半神階的超級強者。

巨大的反差,確實讓他的道心發生了動搖,不過很快,他便清醒過來,感覺身上早已被冷汗濕透,而那隻大手已經緩緩合攏,他就像是陷入一個籠子之中的鳥雀,此刻他的目光不再猶豫,變得堅定起來,剛才那一剎那,玄姬的攻擊竟然影響了他幾如磐石的道心,這個女人的攻擊太恐怖了。

修行了無數歲月,經歷了多少的心魔劫,又豈是常人所能相比,他的命更不能隨便被他人所掌握,就算是死,他也要驕傲地去死。

「就算是偽神又如何……」太煥仙帝一聲怒吼,他的身形猛然捲縮成一團,而後就像是蝦子出洞一般,猛然一彈,身形在虛空中瘋狂加速,就如一支怒矢,瞬間穿透了層層虛空。

這一刻太煥仙帝只想把身前一切都穿透,就算是偽神所構築起來的天地規則那又如何,他一樣也能夠將其穿透。

「轟……」太煥仙帝沒有猶豫,身體箭矢一般撞在那隻大手之上,而後兩股狂暴的能量在虛空之中濺射開來。

虛空之中彷彿有一層透明的水波,在太煥仙帝撞擊的瞬間,形成了一道道漣漪,向四面八方的心虛擴散開來。那隻虛空大手,彷彿是在波面之下的倒影,那狂暴能量衝擊之下有一絲絲波動,但卻只是晃了晃之後,那一道道天地道則再度凝實……

太煥仙帝一陣絕望,這些年他一直覺得自己極有可能觸摸到了最後那一步,覺得就算是真正的半神階強者只怕也不會比他強大多少,至少他應該有一戰之力。可是在這一刻他才發現他與半神之間的差距絕對不是一點點,而是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他的力量直接耗盡,卻依然未能夠衝破那隻大手的封鎖,而後看著那隻大手凝實,他就像是被漸漸落入掌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