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是三長老為了讓星辰學院看重清芙,這才不想告訴她煉藥師等級,而事實上,清芙的煉藥天賦一般,或者很差勁,詩瑤心想道。

要是這樣,那麼清芙在這秘境中對自己來說就沒有任何價值了,這樣也好,就聽師傅的找個時間解決了。 想到這裡,詩瑤的眸光之中閃過一絲殺意,稍縱即逝,快得不曾讓人發覺。

「是啊,爺爺沒有告訴我煉藥師等級,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多高了」清芙不好意思的說道。

三人眨眨眼,這樣的話,清芙煉製的丹藥能有保障么,他們表示懷疑。

看著眾人有些失落的樣子,清芙也覺得很難過,因為自己幫不上忙,想了想道,「但是我能煉製丹藥的」,說完期待的看著大家。

三人一聽,總算有些安慰,至少還有點用。

「那麼,清芙師妹你知道我們靈力為什麼會不見么,有沒有什麼辦法?」詩瑤看著清芙,柔柔的笑道,鼓勵她趕緊想辦法。

「這個,爺爺說過,靈力消失有很多種原因,不知道原因之前,我不敢隨便出注意」清芙抱歉的看著大家。

三長老跟她說過,身為煉藥師,就要對自己的每一次出手負責,不能盲目診斷,從而留下後遺症,這是忌諱。

雖然,被成功治癒的人或許不知道,但這並不是借口,所以,要對症下藥,做到問心無愧,對自己非常嚴格。

「小芙說的對,在沒有找出原因之前,大家就不要為難她了,你們也不想因為自己不停勸告,最後讓自己後悔吧」嫣兒開解道。

如果大家要求清芙想辦法找回他們的靈力,清芙可能會答應,但是卻是治標不治本,後面會發生,誰也不可能預料到。

所以,現在最保險的辦法,就是先找到靈力為什麼消失得原因。

「說的也是」詩瑤點點頭,她未來的目標很遠大,不想因為這樣小小的行事,而使自己後悔,所以她也贊同嫣兒的觀點。

看到大家都默認了自己的建議,嫣兒眸光微閃,繼續道,「大家仔細想想,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是不是遺漏了什麼」。

嫣兒腦海里回憶,她記得沒有進入通道的時候,她的靈力還在的,雖然外面的勁風很大,沒能使用太多靈力,但是她能肯定,並沒有什麼東西阻擋靈力。

那麼原因只有可能是出在他們進入通道之後。

聽完嫣兒的話,清芙和詩瑤,朱勝天也開始回憶起來,他們不敢不出力,因為這關乎著他們靈力能不能恢復,所以,不能偷懶。

「我們進入秘境以後,為什麼只有師妹一個人的靈力沒有收到影響?」朱勝天突然看著清芙道,他是最後一個醒來的,誰知道在這之前發生了什麼。

「你什麼意思?」清芙皺著眉頭看著朱勝天,再單純,他也能夠聽出這句話是在懷疑她什麼。

「二師兄,你太過分了」詩瑤這個時候也生氣了,真是個白痴,現在就指望清芙能夠幫助他們,現在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實在是不明智,有可能是石頭撞壞腦子了,詩瑤氣憤的想。

「二師兄,這是打算恩將仇報」嫣兒看著朱勝天,有靈力的時候,她可能還會忌憚一些,現在沒有靈力,誰輸誰敗還是個未知數。

看著三人不悅的臉色,朱勝天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引起眾怒了,急忙說道,「大家都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清芙不悅的看著朱勝天,別看她平時單純,但是她也是會生氣的,怎麼說泥人也有三分火性,更何況是人。

朱勝天暗道不妙,哭喪著臉,「姑奶奶,我錯了,你就當我剛剛什麼都沒說」,朱勝天心裡哀號,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真是的,嘴賤做什麼,現在吃苦頭了吧。

清芙無奈的翻白眼,「算了,不跟你計較」。

這個時候,嫣兒忽然想起一個問題,「對了,小芙,你記不記得,我們從空中掉落的時候,靈力在還是沒在?」。

他們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進入通道后,到發現靈力消失這段時間,他們的靈力是何時消失得。

清芙眉頭緊蹙,這個問題,她得好好回憶。

詩瑤也是一樣,那個時候失重感襲來,整個人都沒有注意這個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朱勝天突然大叫起來,「啊!」。

「啊什麼啊,二師兄你做什麼,打斷我思路」詩瑤無語的看著朱勝天,還以為拉上他能夠幫忙,沒有想到,竟然還是幫倒忙,早知道就不管了。

但是朱勝天對於詩瑤的話並不在意,他一臉欣喜的看著三人,「我好想感受到靈力了」,可是說完,靈力卻是凝聚不出來,但是卻是存在的,他能夠感受到。

嫣兒一臉不相信,「真的假的?」。

「這我還能騙你,當然是真的」朱勝天聽到這懷疑聲,明顯不高興了。

「我好想也能夠感受到靈力,而且是更多地靈力」清芙也弱弱的開口。

嫣兒撫額,這丫頭跟著添什麼亂,明明就是只有她一個人能夠使用靈力。

「別鬧」嫣兒以為清芙開玩笑呢,提醒她道。

詩瑤這個時候也是一臉欣喜道,「我好想也感受到了」說完,朱勝天急忙點頭,他就說是嘛,為什麼就是不信他。

嫣兒眸光微閃,正想要說,為什麼她感受不到的時候,絲絲的靈氣開始出現在腹部,進而流向身體四面八方,暖暖的,帶著溫熱的感覺。

「你也感覺到了是吧」朱勝天得意的看著嫣兒,我就說能夠感受靈力了,這下終於能夠證明我說的沒錯。

「魚!難道是魚!」嫣兒忽然開口道,剛剛她們就是吃了魚,所以現在能夠使用靈力了,那麼問題就出現在湖裡。

「一定是魚,難道魚能夠讓我們恢復靈力?」朱勝天看著這一地魚骨,這得吃多少魚才行,他剛剛已經吃了三條,很飽了。

「試試不就知道了?」嫣兒勾唇一笑,拿起手中的劍,就去湖邊捉魚,這次清芙三人跟著後面,誰也沒有說話,就怕把魚嚇跑了。

很快,幾大條魚就被嫣兒給捉上岸來。

三人看著面前的魚,面面相覷,最後大家相視一眼,拿起魚烤了起來。

不一會,魚散發出的清香味飄散出來,四人開始吃起來,半個小時之後,手中消滅掉一條魚。

剩下的時間都在看,是不是這魚能夠恢復靈力。

時間過得很快,事實證明,這魚果然是有用的,的確又感受到靈力在身體內運轉,但是不明顯。 朱勝天抹著肚皮,第一次吃東西吃到撐,「嗝,好飽,總算感受到靈力了,難不成我們要把湖裡的魚都吃了?」。

要是這樣,那得吃到多久才行,想想都覺得可怕,瞬間,朱勝天打了一個激靈,求救似的看著大家。

視線移到清芙身上,頓時眼前一亮,「師妹,要不然,你把一條魚煉製成魚丸給我們吃吧」,想著,一個魚丸才那麼小一個,再來多少都不怕,至少能夠吃的更多。

清芙嘴角抽搐,額頭滿是黑線,「我是煉藥師,不是煉魚師」說完,連自己都覺得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額,說的也是,這煉藥師我知道,煉魚師還是頭一遭聽過呢」吃飽了的朱勝天砸吧著嘴,開始念叨。

「二師兄!」清芙警告的看著他,直到他乖乖閉嘴,這才收回目光。

嫣兒聽著兩人的對話,覺得這也是個問題,吃魚不是辦法,她們總不能在這裡不停的吃下去,更何況,湖這麼大,裡面不知道有多少魚呢,能吃得完?答案是否定。

看來,只能想其他的辦法。

看著嫣兒思考的樣子,詩瑤眸光微閃,暫時放下心裡對嫣兒的不爽,淡淡的問道:「你有什麼建議」。

嫣兒疑惑的抬頭,見到詩瑤認真的樣子,開口道:「我們去湖邊看看,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說完,站起身來向湖邊走去。

詩瑤沉思一番,也跟上嫣兒的腳步,清芙一看,也跟著起身,「嫣兒師姐,等等我」,最終,朱勝天頂著快撐爆了的肚子,慢慢跟上。

為了能夠恢復多一點的靈力,朱勝天也是拼了,吃了不少的魚,現在一走動,朱勝天覺得,這魚肉都快堵到嗓子眼了,而且一大股魚腥味,但是為了靈力,生生被逼了回去。

朱勝天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欲哭無淚,他這是倒了什麼霉了,要不是害怕暮離天隨時會找他決鬥,他至於落後么,這一落後,就到這地兒來了。

要他說,他寧願跟著大部隊,還不一定會這樣,但是現在怎麼說,也是沒有用的。

這個湖,說大不大,說小布小,大概也只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而已,順著湖邊,嫣兒四人很快也是轉了一圈。

可惜一圈下來,眾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

「不應該啊」嫣兒眉頭深鎖,再次圍著湖邊走了起來,身後跟著同樣是若有所思的清芙,她剛剛好像忘記了什麼,是什麼呢,就是記不起來。

「算了,你們走,去歇會」朱勝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吃太飽了,就是不想動。

三人聽了,但是沒有理會,繼續圍著湖邊走起來,剛剛她們已經能夠確定就是湖書的問題,她們才失去了靈力,因為在掉落的時候,她們不小心喝了裡面的不少水。

而吃魚能夠恢復,說明相應的解藥救在湖的周圍,魚兒能夠吃到的地方,但是是什麼呢,三人都沒有確切的找到。

「有了,你們看!」清芙突然一臉驚喜的指著湖中心處。 嫣兒和詩瑤順著清芙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片像荷花一樣的東西浮在水面上,花朵開得正艷,許多魚兒在下面游來游去,不小心碰到花枝,上面的花粉掉在水面上,被魚兒一口吞掉。

「荷花么?」嫣兒若有所思的看著湖中心,那裡的確有很多魚兒,爭著搶食那些花粉。

清芙接過話,「對,就是荷花,這周圍全部都是很普遍的水草,我看著沒什麼奇怪的,唯獨那些荷花,為什麼能夠在水中存活,你們不覺得奇怪么」。

清芙反問她們,的確,她們轉了這麼久,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唯獨就是這片荷花,令人猜想。

「或許,揭開疑惑的答案就在這片荷花里」詩瑤點點頭說道,她也是這麼想的。

可是誰去看看呢,三人眼珠子一轉,看下了想要裝睡覺卻還沒來得及閉上眼睛的朱勝天。

「二師兄」三個女子同時微笑的看著朱勝天。

迫於三人的「火熱視線」朱勝天訥訥的說道,「我,我不會游泳」,那河水那麼冷,他可不像在試一試。

「那算了,我們自己去,但是沒有你份」嫣兒淡淡的說道,頓了頓接著說,「到時候你再去也可以,自己煉製丹藥好了」,說完作勢就要下水。

「我去!」朱勝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嫣兒嘴角勾起了算計的笑容,「那就麻煩大師兄了」。

沒有回答嫣兒的話,朱勝天噗通一聲跳入湖中。

一進入湖中,朱勝天便感覺到冷冷的寒氣開始傳入身體,那些吃掉的魚產生的靈力只能堪堪禦寒。

沒有想再多,朱勝天不停的划拉手臂,向那片湖水逼近。

「嫣兒師姐,你為什麼要騙他呢,拿回來的蓮子或者花瓣是不需要煉製成丹藥的,而且我沒有帶葯鼎,也沒有火晶和獸火」清芙疑惑的看著嫣兒。

詩瑤嘴角抽搐,原來如此,那些蓮子便有可能是解藥么,竟然沒有這些東西,那麼留著也沒有用了。

嫣兒看著單純的清芙,微笑一笑,「不騙他啊,我也不知道你沒有帶葯鼎,也不知道蓮子不需要煉製」,嫣兒表示無辜,她只是猜測而已,誰想到清芙說的和她想的一樣。

「真的?」清芙疑惑的看著嫣兒,隨後看著朱勝天麻利的扯了一大把蓮子游回來。

嫣兒沒有回答,她不會告訴清芙她就是騙朱勝天,因為她不想下水,那麼冷,更何況下水回來,衣服緊緊貼在身上,有男子在,多難為情。

吭哧吭哧的爬上岸,朱勝天一副不辱使命的樣子,將手中的蓮子遞給清芙,「我拿,到了,你煉製,煉丹吧」,說完立刻跑到火堆前烤火去了,冷死他了。

接過蓮子,清芙直接捏碎,放在鼻間輕嗅,進而雙眼發亮,「就是它,每錯!」。

說完拿起蓮子直接放在嘴裡嚼起來,很快,她便能夠感受到靈力開始運轉起來,也開始吸收周圍的靈氣。

嫣兒和詩瑤一看,也拿起蓮子開吃,這蓮子就像是葡萄一樣,酸酸甜甜,而且還有冰鎮的感覺,味道極好。

朱勝天一看,傻眼了!,可以直接吃,他上當了!。 這邊,雪蘿玥和雲絕殤等人開始在秘境裡面轉悠起來,基本上沒有遇到危險。

有的,只是一些小型魔獸,都被21班的人給消滅掉了。

至於其他人就沒那麼好運了,高級魔獸對不勝數,還有不少的偽聖獸和聖獸,那些勢力可折損了不少人。

逃過一劫的這些人無疑不是受了傷,而雪蘿玥這邊竟然是零傷亡,實在是有些詭異。

「大夥休息一下,接下來,我們要玩大的」雪蘿玥勾起一抹狡桀的笑意,看著這群人。

眾人眼前一亮,雪蘿玥說玩大的,那就是帶他們去冒險,一般這種時候才會這麼說,難道是組隊打高級魔獸,想到這裡,眾人內心激動,「老大,你說」。

「現在不說,說了就不好玩了」雪蘿玥說完,轉身一躍,跳到樹上,找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靠上去,閉眼休息。

看著雪蘿玥麻利的動作,眾人已經見怪不怪,隨後也三三兩兩找了地方開始休息。

雪蘿玥告訴他們,這裡不分白天黑夜,所以,累了就休息,不能累垮了身體,看她這樣,應該是到休息時間了。

只不過眾人雖然休息的位置有分散,但是安排卻很合理的,四面的人數都差不多,一有情況能夠有足夠的人手應付,而且另外的人員離得也不遠,隨時能夠施以援手。

看來,這些人被雪蘿玥訓練得不錯,也因為這樣,等到肖傑肖明他們看到,嫉妒得差點把這群傢伙給揍了一頓。

能夠得到老大的親子訓練,那可是他們暗月眾人的夢想,簡直羨慕死他們了。

雲絕殤漂亮的嘴唇勾起,身形一晃,出現了雪蘿玥的身旁,寵溺的看著她,相處了這些時日,他發現是越來越離不開她了,這可怎麼辦呢。

感受到雲絕殤熱辣辣的視線,雪蘿玥的臉不禁也有些發熱起來,嘴角掀起,無奈道,「這裡沒有位置」,意思是,你自個找個地吧。

雪蘿玥心裡有些甜蜜的同時也有些無奈,雲絕殤天天這麼看她,也不嫌膩。

「沒關係,我看著你,你休息吧」雲絕殤寵溺的聲音不變,柔柔的看著雪蘿玥,不想打擾到她休息。

雪蘿玥心裡無奈,被雲絕殤這麼一說,誰還睡得著,緊接著睜開眼睛,埋怨的看著雲絕殤勾起漂亮弧度的唇角。

看著雪蘿玥的動作,雲絕殤無辜的問道,「怎麼,不困了」。

「嗯,不困了」雪蘿玥點點頭,眸光微閃,一腳踢向雲絕殤,我叫你打擾我睡覺,不知道美容覺睡不好人會變醜啊。

雲絕殤微微搖頭,身形一晃,避開雪蘿玥的攻擊,整個人旋轉著遠離了原來位置。

見到自己的攻擊,雪蘿玥微微不悅的皺眉,緊接著黑眸中閃過一絲亮光,整個人像是故意踢空了一樣,向下栽去,這動作嚇得雲絕殤心臟一緊。

「小心!」說著腳下輕點,一下子樓主雪蘿玥的腰,將她抱回樹梢上。

一站穩,雪蘿玥就是一腳踩在雲絕殤額腳面上,哼,我踢不了人,還能踩不了,真當我雪蘿玥吃素的。 雲絕殤眉頭微挑,寵溺又無奈的看著雪蘿玥,他就知道這丫頭使性子,挖坑給他跳呢,可以,他還是當真了。

天知道他那會緊張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了,當真被雪蘿玥這樣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子給嚇了一跳。

雪蘿玥皺眉,撇嘴,「為什麼不躲?」,她早就料到雲絕殤會救她,只是沒想到,這麼明顯的攻擊招式,雲絕殤竟然不躲開。

「我願意」雲絕殤理所當然道,一手輕輕理好雪蘿玥因為風吹而弄亂的一縷長發。

因為心甘情願的跳入你挖的坑,願意為你開心而不躲開,只要是她開心,快樂,別說是一腳了,就算是一掌那都是沒有問題。

聽完雲絕殤時不時甜蜜的話語,雪蘿玥心怦怦直跳,她還以為女孩經常被騙被傷害,是因為太相信甜言蜜語的原因,沒想到她聽完也覺得心裡甜滋滋的,這不是個好現象。

「哼,不跟你說」雪蘿玥推開雲絕殤,一個人躺回剛剛的樹梢,鬧了這麼一會,睡意全無,只能哀怨的看著雲絕殤。

察覺到雪蘿玥一時間的恍惚和不確定,雲絕殤也知道,不能逼雪蘿玥太緊了,讓她慢慢習慣才行,或許雪蘿玥不喜歡聽這種類似的話,那他還是少說為妙。

打定主意,雲絕殤躺到雪蘿玥對面的樹梢上,微微瞌上眼睛,她要休息,自己陪她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