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黑衣明石出現之後,連續破空聲中,又有數人依次趕至。

白無忌,黑紫菱,以及煉丹協會素衣男、皂袍男四人,隨著蕭晨突破四道禁制,通天階梯捆縛自然消散,他們才能如此輕易衝上祭壇。

略微獃滯之後,這四人同樣看到了那所謂「傳承至寶」,自然是滿臉狂喜。

煉丹協會青衣天女、素衣男、皂袍男三人。

隱殿白無忌、黑紫菱。

蕭晨及那黑衣明石。

此刻在這祭壇之上,有四方佇立,不過從表面看去,卻是那黑衣明石最弱。畢竟蕭晨實力兇悍,外加那傀儡相助,實力不容小覷。

素衣男眼中凶芒閃爍,「明石道人,今日局面想必你已看清,我等盡皆勢均力敵才有爭奪寶物資格,你現在退去尚還來得及,否則必死無疑!」

「你,速速退去吧!」

這黑衣明石氣息雖然也是不墜積累深厚修士,但此刻與蕭晨等人相比,弱了卻不止一星半點。

素衣男開口,語落無人反駁,顯然對他所言選擇默認。

但此刻唯有蕭晨心中微動,目光落在這黑衣明石身上,隱有忌憚。

此人,絕對有所隱瞞!

眼下正好藉助這素衣男之手,將此人底牌掀開看看,他究竟隱藏了多深。

黑衣明石面色平靜,此刻聞言根本沒有向那素衣男看去一眼,眼神灼熱落在那石碑后丈圓大小玉石上。

「這傳承至寶是本座之物,你等誰敢染指,本座便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此人淡淡開口,繼而邁步,直接向那石碑所在而去。

黑衣明石表現顯然出乎眾人反應,素衣男面色瞬間陰沉下去,此刻冷笑一聲,道:「既然道友欲要尋死,在下便成全你!」

言罷瞬間神通出手。

摘星手!

煉丹協會總部七品神通,威能之強,可召喚周-天法力化為神魔之臂,可摘星攬月,禁斷星空。

在這祭壇之上,周邊禁道幻化星辰,一隻千餘丈手臂瞬息而成,夾雜萬鈞威勢轟然拍落,暴虐殺機瘋狂散發開來。此刻出手,素衣男已然傾盡全力,再無半點留手。

青衣天女等人面色冷然,顯然默認這素衣男下殺手,率先解決黑衣明石。

摘星手轟落,黑衣明石抬首,面色平靜,嘴角隱有一絲冷笑。

「散!」

一字出口,虛空上威勢無雙摘星手形體瞬間一顫,繼而偏偏碎裂,最終化為齏粉消弭不見。

蕭晨瞳孔微縮,眼中生出難以置信之色!

合體!

這黑衣明石方才展露手段卻是已經達到尊者境層次!

素衣男面色慘白,身體好似虛空遭逢重創,向後拋飛中嘴角流露出一絲血跡。青衣天女及皂袍男兩人同時色變,繼而出手,將其攔下化解神通反噬之力。

隱殿白無忌、黑紫菱面色同樣難看到了極點。

葯園乃是煉丹協會重地,絕對不許合體及以上修士進入其中,這黑衣明石怎能隱瞞過諸多探查混入其中。但此刻並非深究此事之時,想到最終機緣爭奪卻突然有合體老怪插手,雙方臉色沉底陰沉下去。

黑衣明石衣衫獵獵,此刻傲然轉身,淡淡道:「本座眼下既然展露修為,你等便休想生離此處。既然如此,便讓本座出手,將你等小輩先行打殺再來收取這機緣不遲。」

說話間,淡淡威壓從此人體內散發而出,雖然僅是合體初期層次,但想要滅殺不墜修士,卻是輕而易舉。

而此刻,隨著黑衣明石合體氣息爆發,祭壇之上星域泛起波紋,顯然有了不穩徵兆。

葯園空間本已到了崩潰邊緣,否則煉丹協會也不會禁制合體修士進入,一旦不慎,將有可能引發整個葯園空間徹底崩潰,後果不堪設想。

「聯手!」

煉丹協會青衣天女三人、隱殿白無忌、黑紫菱,此刻雙方對視一眼,同時做出決定。

下一刻,兩方所有底牌全部掀開。

煉丹協會三人組成璇璣三才陣,疊加修為,以青衣天女為首,氣勢瞬間爆發超越極限,瞬間達到無限逼近於合體尊者的層次。

白無忌、黑紫菱召喚出黑白雙劍,此物乃是兩大隱殿至寶,若非兩人背負使命重大,也不會被暫且賜下這件寶物。以兩人修為,不過能夠勉強驅使這黑白雙劍罷了。

但此刻隨著黑白雙劍同時出現,卻幻化凝聚為一枚陰陽兩色雙魚虛影,使得兩人氣勢暴漲,比較煉丹協會三人也半點不弱。

一時間,祭壇之上三道氣息衝天而起,黑衣明石最強,但剩餘雙方聯手,卻也能勉強與他對峙而不落下風。

蕭晨面色陰沉,此刻看著對峙三方,腳下卻是不著痕迹向後退去。祭壇內傳承機緣已經被他得到,這祭壇上的好處恐怕極為有限,既然如此,他自然不願插手其中。

雖然以他的實力並無畏懼,但沒有等值回報,又何必招惹麻煩。

但就在他退出十數丈外正欲離去之時,那黑衣明石卻是豁然轉身,眼眸內一片森寒。 蕭晨心中狠狠一突,身體隨即僵固,好似被徹底鎮壓一般。

「你這小輩今日休想逃走,待老夫將他們收拾之後再來對你施展一番抽魂煉魄的手段,且看你身上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這老怪冷笑言罷,瞬間出手。

合體威能展露,雖未施展大神通,但舉手投足間已然威能無限。

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聯手抗衡,卻依舊落在下風。

「青花!」

青衣天女此刻藉助三人合力手段,修為短時間內媲美初入合體修士,此刻施展神通威能之強當真不可小覷。

虛空處,朵朵青色骨朵浮現,繼而綻放,最終花瓣凋零灑落。

從骨朵,到綻放,到調令,不過數息時間,便走過了這青花一生,周而復始,無始無終。無數青色花瓣灑落,瀰漫周邊空間,看似輕柔無力,但這片片花瓣之間隱約有著幾分聯繫,淡淡異樣波動氣息緩緩從中散發而出。

這氣息淡薄,卻危險至極。

白無忌為主,黑紫菱輔佐,兩人勉強駕馭黑白雙劍,仰仗寶物威能敵對合體修士。

此刻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咬破食指,彈指各自祭出一滴精血,落入那陰陽雙魚之中。精血融入,好似畫龍點睛,使得黑白兩色游魚瞬間越過龍門,頭生雙角,腹下有足,身披鱗甲,氣勢陡然暴漲。

但與此同時,白無忌兩人面色瞬間蒼白下去,顯然施展寶物化形對這二人造成了極大負荷,已然是全力出手。

三方激戰,但此刻卻無人發現,那本已被明石道人制伏的蕭晨,此刻一雙眼眸內卻滿是平靜之色。

他在等最為恰當的時機,掙脫捆縛,瞬間遁走,脫離此處博弈廝殺。

眼下距離葯園3月期限僅有7天,只要離開此處遁入左眉道場,則葯園一切之事便與他再無干係。只要能夠全身離開藥園,無需自家動手,這黑衣明石便會遭到煉丹協會絞殺。

至於這三方誰能最終獲勝,蕭晨對此並無興趣。

黑衣明石面色難看,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棘手程度有些超乎他意料之外,連番出手,他此刻肉身卻是已經出現了內部損傷,若是繼續下去極有可能無法承受法力而產生崩潰。

本來不欲暴露真正身份,以免出現意外招惹無盡麻煩,但此刻他已經顧忌不得這些。

轟!

下一刻,此人體內氣息瞬間大變,狂暴肆虐氣息瘋狂橫掃開來。

「今**迫本座顯出身份,你們全部都要死!」

明石道人此刻體外雷光瀰漫,絲絲細小雷霆噼里啪啦作響,一雙眼眸也早已布滿青白雷霆神光,宛若雷神一般,威壓氣息狂漲近乎一倍以上。

「雷道天尊!」

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瞳孔劇烈收縮,失聲開口,臉上難掩驚慌失措。

莫羅修真界強者無數,合體尊者境大能修士在漫長歲月積累中數量也不在少數,但真正威名赫赫,響徹整個修真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者,卻極少。

但這雷道天尊絕對屬於其中之一。

據傳此人天生雷霆屬性,又有諸多奇遇,修為深不可測,早在數千年前便已經是合體後期存在,乃是修真界內傳說中的人物,早已隱世不出銷聲匿跡。

但此刻,這般絕世強者居然分身來到煉丹協會分部考核,並且混入葯園之內。

眼下看著這黑衣明石,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面色忍不住微微發白。

「本座多年未曾出現,沒有想到你等居然還是識得,但正是如此,為了避免煉丹協會及隱殿的老不死找本座麻煩,本座也只能出手將你們留下了。」

「雖是分裂的一絲神念,但滅殺你等足以。」

若是尋常合體修士,或許還能一戰,但當真是雷道天尊分身來此。。他們恐怕生機渺茫。。

青衣天女緊緊抿住嘴唇,眼中流露堅定之色,眼下局勢唯有放手一搏,或許還能尋到幾分生機,若是自亂陣腳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白無忌、黑紫菱深深吸了口氣,面上流露決然之色。

這一戰乃是生死之戰,敗則亡!

轟!

黑衣明石驅使雷霆之力,周邊雷光閃耀,威能無盡,惶惶如同雷神降世,施下雷罰,毀滅世間萬物。

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拚死抵抗,但在這雷霆海洋之中如同漂浮輕舟,隨時都有被巨浪擊碎打翻危險。

黑衣明石眼底厲芒一閃,此刻猛然揮手,虛空中無盡雷珠瞬間凝聚,每一枚都有人頭大小,通體青紫色,散發肆虐波動,此刻轟然炸裂,強橫毀滅之力瞬間從中爆發開來。

雷霆神通主刑罰,威能狂暴不可抵禦!

「煉丹協會三位道友,此番你我聯手方能有一線生機,否則必死無疑!」白無忌低喝,雙方對視一眼,迫於形勢只能再度聯手抗敵。

轟!

雷霆之力周邊肆虐,將青衣天女、白無忌等人封鎮其中,唯有拚死抵擋。

黑衣明石面上流露滿意之色,此刻這數名小輩已經被他雷霆神通鎮壓,且看他們能夠堅持到幾時,只要半點鬆懈,勢必會被毀滅雷霆轟殺。

現在先將那傳承至寶收入手中,以免橫生波折。

體外遁光乍起,一步落下,黑衣明石身影瞬間出現在那石碑之下。

禁錮中,蕭晨抬首,眼中神光爆閃。這明石道人收取寶物,雷道神通封鎮煉丹協會及隱殿修士,眼下正是他脫身的最好時機!

但就在他準備掙脫捆縛之時,突發異變。

明石道人施展神通欲要將丈圓玉石收起,但此物卻突然爆發刺目神光,繼而轟然碎裂,無數玉石碎塊夾雜萬鈞力道四射而出,宛若法寶轟殺一般,將那祭壇地面震碎,激起漫天塵灰。

可那明石道人終歸修為不凡,倉促間揮手在面前布下一層法力護罩,身影卻被迫退後,面色也是徹底陰沉下去。

少頃,待到灰塵落盡,一名面色俊秀無比,身穿玉色長衫身影出現場中,此刻眼中流露忌憚謹慎之色向那黑衣明石看去。

此人,竟是從玉石之內出現!

明石道人微呆,神識掃出,隨即眼中生出狂喜之色。

天地五行靈體!

這面前看似如同人族修士一般的存在,竟是從那丈余大小玉石內誕生的奇異生靈。

天地間有那五行靈物,天生地養,誕生之際開始便可自行吸收天地靈力,不斷修鍊。歷經無盡歲月,這五行靈物可幻化人身,擁有一定靈智,避凶趨吉,也算勉強踏足天道修行。

這般生靈,便是修士口中所謂天地五行靈體。

合體大能自身威能極強,可與一處人間界法則之力抗衡,如蕭晨所在人間界,六族合體修士盡皆分身而出,否則本體出現,即便沒有爆發合體威能,也會引起規則之力抵抗。

莫羅修真界品質比較蕭晨所在修真界高出許多,這點從修士整體實力高出一個層次就能看出,否則也無法出現合體後期這般人界巨擘存在。但即便如此,如酒仙道、劍仙道等合體修士,雖可本體出現外界,但絕對不能隨意出手施展合體威能,否則在短時間內必定會引來高階存在將其斬殺。

這世間唯有合體後期大能存在,掌握自成天地神通,可將周身空間強行納入自身掌控之中,才能不受人間界規則制約行走世間,無需壓制修為。

所以在這莫羅界內,擁有天地五行靈體,是每一個合體修士最為迫切的事情。不過莫羅修真界內,誕生天地五行靈體數量不多,能夠擁有天地五行靈體幻化分身行走世間的合體修士自然極少。

雷道天尊身為合體後期大能,無需天地五行靈體也能自由行走世間,不過面前這靈體卻是變異屬性。 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乃是最為基本五行靈體,合體修士將靈體煉化,融入自身神念形成分身,可擁有本體三成威能。由於五行靈體乃是天地間自行生成,不會與人間界規則抵觸。換言之,只要是天地五行靈體之身,即便能夠爆發出完整合體修士威能,也不會引發人間界崩潰。

但五行靈體盡皆只能容納修士自身三成修為,若是繼續增加,則只能使得靈體崩潰。

悠悠紀元之中,此事卻並非絕對,那就是變異靈體。不屬五行天地生成靈體,產生幾率小到近乎為零,可一旦出現,其潛力也遠遠超出尋常尋常靈體。

例如那位煉丹協會的大人所得到風屬性變異靈體,竟是可以容納他自身七成修為,也正是以往內如此,才能讓他成為這世間至強存在,即便雷道天尊實力強橫,也絕對不敢輕捋其鋒。

否則,兩大隱殿豈會甘心受到壓制。

而此刻,出現在雷道天尊面前的正是一隻產生了自我靈智的變異靈體,而且從他隱忍至今暴起出手看來,此物顯然已經擁有了極高的靈智,這種情形的變異靈體,資質絕對超出那煉丹協會老不死得到風屬靈體,甚至可以容納他全部修為。到時這玉質靈體便可成為真正的分身,使得他實力暴漲一倍。

擁有兩名合體後期大能戰力,這雷道天尊必定可以成為這世間最強存在,縱橫睥睨誰人膽敢阻攔。

雷道天尊看著面前這變異靈體,心中唯有一個念頭,此番必定要將其收服!有了這靈體在手,即便事後煉丹協會察覺到了端倪,他也無需再有半點畏懼。

轟!

這老怪揚手,那雷霆之海瞬間撤回落在他身體周邊。

眼下,他要全力出手。

蕭晨目光死死落在那變異靈體之上,眼中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變異五行靈體,居然是這種至寶!」

蕭晨心中激起驚濤駭浪,此番哪裡是什麼小東西,明明是足以引得無數合體老怪拚死搶奪的至寶!可惜他哪裡知道,當年道尊從一條十數萬里上品靈玉礦脈之中發現這丈余大小玉心之時,此物剛剛有了一絲自我靈智,距離脫胎成就靈體相差無數,即便是這老鬼恐怕也沒想到在這祭壇之上吸收靈力,此物最終能夠有此成就。否則一具玉質變異靈體,即便是以道尊的修為也絕對捨不得將其丟棄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