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名強者轉身看著前方時,只見數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是誰,想要幹什麼?」

看到出現的幾人來者不善的樣子時,該強者的身上頓時露出了濃烈的敵意。

「幹什麼?你們幹什麼,我們就來幹什麼啊!」

感覺到對方身上濃烈的敵意,陸楓卻並不理會,而是他將目光朝四周掃了一下,然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來之前那些傢伙說的沒錯,的確是因為人數的關係才會輸掉的。」陸楓喃喃道。

太武門這邊天仙級彆強者有兩名,而天將級彆強者有十餘名,修為最低的也擁有了天將中期的修為。

而反之玄武門這邊,天仙級彆強者就一個,天將級別的強者也就五六人而已,當然,他們修為最低的也有天將中期。

所以,論個人實力的話,玄武門並不比太武門差,只不過是因為人數上的劣勢,導致千辛萬苦尋來的寶山就這麼被他人給搶走了。

「幾位,這幾座小山我看中了,你們可以滾了。」陸楓看著為首的天仙後期強者面無表情的說了一聲。

「滾?你們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們滾?」天仙後期強者冷冷一笑道。

雖然對方看不清陸楓的修為,但是陸寒雪和金奧的修為卻特別清楚,他們僅有天人巔峰的修為。

所以,有兩個天人巔峰的跟著,那顯然這一群人的修為也高不到哪去的。

「我再說一遍,給我立即,馬上滾蛋,否則你們就留在這裡當肥料吧。」陸楓冷聲說道。

在說話的時候,陸楓示意了一下一旁的陸天豪,緊接著後者一步踏出,然後滾滾的氣勢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

「什麼?」

感覺到這股讓人窒息的氣勢壓在自己的身上,太武門的這名天仙後期強者臉色瞬變。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樣一個隊伍中竟然會有天君級別的強者,而且從這股氣勢分析,這名天君強者的修為還不低呢。

「怎麼?還不肯滾嗎?」

陸楓看到面前這些人臉色難看,但是卻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時,他的身上開始緩緩的出現了一絲殺氣。

在下界,陸楓殺的人也不少了,所以身上或多或少會帶著一些殺氣。

當然,這些殺氣對於天界的強者,尤其是對於比他修為高的強者來說並不足為懼。

但是如今有陸天豪做陪襯,所以當陸楓露出濃烈的殺意時,太武門的幾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幾位,我想你們還不知道我們是誰吧,我們幾個可是太武門的弟子,而這裡已經是我們太武門的地盤了,幾位要是將我們殺掉的話,我們門主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另外提醒一點,我們門主可是有著天王中期的修為呢。」天仙後期強者看到情況不對勁時,他連忙就將自己的背景報了出來。

「太武門?」

陸楓眉頭輕輕一挑,旋即他看了一眼陸天豪,可誰知後者竟然也搖了搖頭。

對於這點,陸楓也是聳了聳肩,沒辦法,這太武門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所以陸天豪沒有聽說過也是非常正常的,再說了,這個地方距離帝都城很遠,就算太武門的實力再強一些,可沒能和陸家比擬的話,陸天豪自然也不可能聽過的。

「後面的幾個,你們可以出來了吧。」

然而就在這時候,陸楓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分唄大叫了一聲。

而聽到這聲音,太武門的天仙後期強者猛的一驚,難不成在這些人背後還有其他人。

「玄武門?」

不過當他們看到從暗中出現的竟然是被他們打跑的玄武門弟子時,每個人的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你們是玄武門的人?」

太武門的這名天仙後期強者雙眼緊緊的盯著陸楓幾人質問了起來。

如果這些人真是玄武門的人,那今天這幾座山恐怕是保不住了。

雖說玄武門落沒了,可他們的門主修為同樣也達到了天王中期,因此之前太武門的威脅對他們自然是沒什麼效果的。

「目前不是,不過我想用不了多久應該就是了。」陸楓輕輕一笑道。

有陸天豪在,如今外加上這麼幾座修鍊資源,陸楓相信這玄武門肯定會收他們幾個的。

門主的修為也就天王級別,那以陸天豪和鳳飛非的修為,混一個長老那是絕對不成問題的。

至於陸楓為什麼會選擇玄武門,原因自然和之前他看到的那一幕是分不開的。

一個門派的好壞,最關鍵就是在弟子的身上,如果弟子的品行端正的話,那這個門派自然也壞不到哪去的。

至於實力的強弱,這個陸楓並不關心,因為實力弱可以提升,但是一個人品行有問題的話,那想要再糾正就異常困難。

俗話說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說的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啊!」

當陸楓的這話一說出時,那站在他們身後的玄武門幾個弟子頓時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尤其是那個修為同樣達到天仙後期的師哥,更是驚訝的合不攏嘴巴了。

原本他們只是想過來看看太武門的慘狀,可萬萬沒有想到這幾個人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當然,對於玄武門幾位弟子的反應,陸楓並沒有理會,此時他的目光全部落在了那個修為達到天仙後期的太武門弟子身上。

陸楓看得出來,對方應該是這些弟子的領頭人,所以只要將他擊殺或者是重傷的話,那其他弟子自然不攻自破。

「陸天豪,既然他們不肯走,那咱們就將其留下吧。」陸楓輕聲說道。

「好的!」

陸天豪應了一聲,緊接著他一步踏出,下一秒身影一晃就出現在了太武門這個天仙後期強者的面前。

「好快!」

眾人看到陸天豪擁有這般驚人的速度時,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等一下!」

太武門的這名天仙後期強者看到近在咫尺的陸天豪,他滿臉驚恐之色的大叫了一聲。

可是這時候已經晚了,只見陸天豪的手直接按在了對方的肩膀處,並且將其死死的鎖住了。

「啊!」

感覺到自己肩膀一痛,該男子頓時慘叫了一聲。

「師哥!」

其他太武門的弟子見狀,他們的眼中也露出了驚恐之色,事到如今,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打的話那肯定是打不過的,畢竟連他們的師哥都在對方手中了,就憑他們這些小菜菜又怎麼可能打的過呢?

「幾位,請手下留情。」

然而就當陸天豪準備動手取了手中這人性命時,突然間站在陸楓幾人身後的玄武門的師哥出聲阻止道。

不管怎麼說,陸楓之前可是借用了一下玄武門,所以如果今天太武門的弟子真出什麼事情的話,那兩個門派絕對會徹底的決裂,甚至會引發一場大戰的。

兩個門派大戰,最終吃苦的還不是他們這些弟子,所以除非必要,否則能避免一場大戰就盡量的避免。 「怎麼?他們之前這麼打你們,而且還把屬於你的修鍊資源給搶走了,你們難道不生氣?」陸楓回頭看了一眼玄武門的這個師哥,然後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人好可以,但是一味的好過頭的話,那就有些過了,對方要殺你,而你卻不想殺他,而這樣的結果肯定是心軟的一方會吃苦,甚至還會命喪對方之手。

所以,之前對方對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好,陸楓很欣慰,但是對敵人也心慈手軟的話,那陸楓表示很失望。

「生氣歸生氣,雖然你們可以輕易的把他們擊殺,可事後呢,太武門的整體實力在我玄武門之上,到時候他們藉此機會開戰的話,最終倒霉的還是我們。」玄武門的師哥,也就是徐堯解釋道。

「哦?」

聽到這個解釋,陸楓眼睛微微一亮,看來自己是錯怪對方了,這傢伙想到的並不是敵人,而是他們自己。

的確,對方說的並沒有錯,門派之間開戰的話,吃苦的還是每個門派的弟子。

「你說的不錯,不過就算這樣,那也不能輕饒了他們,否則他們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呢。」陸楓道。

說完話,陸楓就對陸天豪提了一個建議,將所有太武門的弟子打成重傷,命的話,還是給他們留著。

「現在你們可以滾了!」

在陸天豪出手之下,十幾名太武門的弟子無一例外都被打成了重傷,最起碼身體內肋骨都斷了好幾根呢。

當然,憑藉他們的修為,只要脊椎沒事的話,那肋骨全斷了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因此在陸楓一道厲喝聲下,只見十幾個人拖著重傷的身體迅速逃走了起來。

徐堯看到面前這些人真的留了太武宗弟子一條命時,他心中暗鬆了一口氣。

因為只要不出人命,那太武門是絕對不可能劍指玄武門的。

畢竟除了他們兩個門派外,其他還有四大門派在這附近呢,六大門相互監督,同時也在相互競爭,暗中較勁。

「謝謝幾位替我們教訓了太武門一頓,如果幾位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們也就告辭了。」徐堯看著太武門的弟子已經全部離開時,他這時候也知道該離開了。

畢竟面前這幾個人來路不明的,萬一他們反過來要對他們動手的話,那以徐堯他們的實力絕對是毫無反抗之力的。

「就這麼走啦?這山上的修鍊資源不要了?」陸楓看到徐堯帶著玄武門弟子準備離開時,他輕輕一笑道。

「啊。」

聽到這話,徐堯忍不住叫了一聲,顯然他不太明白陸楓這話的意思。

什麼叫山上的資源不要了,因為在徐堯看來,這些資源如今已經歸陸楓他們所有了,跟他們玄武門沒什麼關係。

當然,陸楓要的也就是修鍊資源,所以現在資源找到了,那他也就沒有理由再加入門派了。

可是在天界,修鍊資源可不是那麼容易保護的,就算現在陸楓擁有了這個資源,那隻要太武門的門主親自出手的話,那就算是陸天豪和鳳飛非聯手恐怕也很難保護住。

所以,從長遠來打算,那自然還是選擇加入一個門派比較好了。

「不知道你們玄武門還收不收弟子,我們幾個想加入玄武門,不知道可行不可行?」陸楓將他們的目的說了出來。

「啊!」

聽到這話,徐堯再次心中一驚,因為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說陸楓三人,就拿陸天豪和鳳飛非來講,他們兩人的修為高達天君後期和巔峰,那就算是在玄武門中勢力也能排名前五的存在。

雖然徐堯只知道陸天豪的實力很強,但是鳳飛非是天獸,所以她身上與身具來的那種威懾力是非常厲害的。

所以鳳飛非就算不出手,徐堯也看得出對方應該也是一名天君級別的強者。

兩大天君級彆強者加入玄武門,那絕對能夠使玄武門的整體實力提升一個層次呢。

至於陸楓和陸寒雪兩人,他們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是有陸天豪他們在,就算他們的修為再低,那玄武門也肯定收下的。

「怎麼?你們玄武門不收嗎?」

看到徐堯這個反應,陸楓的眉頭微微一皺。

「不是,不是,只是我沒有這個說話權力,這樣吧,你們跟我一同返回玄武門去見門主如何?」徐堯建議道。

天君級別的強者要加入玄武門,這個必須要好好把關才行,因為這樣的強者進入門內,那最起碼也是長老的位置。

長老,那在一個門派內是舉足輕重的人物,所以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成為長老的,必須嚴格把關才行。

「可以!」

對於徐堯的話,陸楓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他們是真心誠意的想要加入玄武門的,想必對方應該也不會拒絕的。

「對了,這山已經被我們搶過來了,你們做一下記號,免得再被其他門派搶走了。」在離開前,陸楓對徐堯提醒道。

「好的!」

徐堯點了點頭,緊接著他就派幾個傷勢不重的弟子去給每座有修鍊藥材的小山做了一個記號。

有這個記號在,那就代表這裡的資源是有主的,誰要是私自採取的話,一旦被發現,那可是要受到非常嚴厲的懲罰,嚴重者還會沒命的。

還有,這些記號可不單單是記號,誰要是偷偷進入其中的話,那這些記號就會把人記錄下來,這樣也方便他們的追查。

所以,在天界,凡是被標有記號的修鍊資源,那基本上是不敢有人隨意採取的。

也就是這樣,天界的門派勢力比起下界多了不少,因為在這裡如果沒有勢力的話,那一點修鍊資源都別想得到。

當然,如果有錢的話,那是可以去商場買的,不過錢是靈石,這也算是一種資源,天界的靈礦也都是有主的,所以就算是弄錢,那也是非常困難的。

「幾位,這邊請……」

在順利的做好記號后,在徐堯的帶領下,陸楓五人就朝玄武門而去了。

當然,在回去的路上,徐堯已經通知了玄武門的門主。

後者得知有強者想要加入玄武門,並且還幫助他們從太武門手中奪下了原本屬於他們的修鍊資源時,玄武門門主頓時激動不已。

當然,對於玄武門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引進天才,因為只有天才的弟子才能改變玄武門的命運。

不過從近來看,直接收修為高的強者進入門派也是能夠提升門派的實力,只不過這樣的強者對門派的忠誠度非常低,一旦沒有利益可言的話,對方隨時可能會離去的。

所以,從長遠考慮,那自然還是收一些修為不高,但是天賦卓越的弟子為好,因為只有親手培養起來的強者,那才是最忠心的。

…...

「幾位,前面就是玄武門了,我們門主已經在門口等候著。」快到玄武門時,徐堯連忙指著前面的一個小山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