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桌上她在考慮,明天送孩子上學的時候要不要問問,學校還招不招舞蹈老師什麼的。

這樣她可以有一份工作打發時間,還能多陪一陪孩子,最重要的是,她畢業到現在好像只做過一份幼兒園老師的工作,而且做的還相當不錯。

其實方慕瑾給她的錢,完全夠他們母女兩人肆意揮霍一輩子了,但是蘇暖暖依然覺得那份錢她拿的有些燙手。

不到萬不得已人民觀天的時候,她是不會用那筆錢的。

而且她也不是當米蟲的料,每天只有吃喝睡的生活她受不了,不如自己找點工作踏踏實實的享受每一天美好的生活。

她把想法說了之後,蘇景軒和小甜甜都是非常贊同的。

「好啊,這樣你接送孩子也方便了,不過我就是覺得你一個帝舞學院的高材生來教一群吃奶孩子蹦蹦跳跳是不是太屈才了。」

「沒什麼屈才不屈才的,我喜歡和小孩子在一起,其實我挺喜歡這份工作的。」

「你喜歡就去嘍。」

幾人正開心的商量著,門口突然響起幾聲門鈴聲。

「咦?我們剛搬來才幾天,怎麼就有人找上門了?你朋友嗎?」

「不知道啊,可能是鄰居吧!」蘇景軒一邊疑惑一邊開門。

當他打開房門突然愣住了,來人看到他也有些愣怔,兩人互相覺得眼熟,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是誰。

「哦,我想起來,程大哥你怎麼來了?」蘇景軒一臉興奮的喊著。

程錦冉聽到他的這一聲程大哥,也明白過來,跟著喊了一聲:「小軒,你都長這麼高了,我記得我離開那會兒,你才到我肩膀,現在比我都高了!」

蘇暖暖聽到門口兩人熱乎的對話,嚇得雙手一哆嗦差點扔了手中的筷子。

只見她透過蘇景軒的背影看過去,果然是程錦冉。

「錦……錦哥哥你怎麼來了,快……快進來吧!」蘇暖暖有些緊張的請人進來。

然後有些尷尬的看了他一眼,又趕忙跑去廚房添了一副碗筷說道:「還沒吃飯吧,一起吃點吧,我剛做好的。」

程錦冉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當他發現蘇暖暖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時,才發覺自己這樣盯著她,有些不禮貌了。

「好,正好我也沒吃飯!」

當他坐下來的時候才發現桌邊坐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正端著下巴眨著撲閃撲殺的大眼睛在看他。

這小丫頭一看就招人喜歡,不過……這是誰的孩子?怎麼會在暖暖家裡吃飯,據他所知,他們也剛搬來不久吧?

豈料,還不等他詢問甜甜是誰的孩子,甜甜則是猛然瞪大眼睛,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媽咪,叫他錦哥哥,這麼說他就是那晚給媽媽打電話的叔叔嘍。

她還想起來舅舅說他們是夫妻關係,那這個帥帥的叔叔,就是甜甜的爹地嘍。

小丫頭縷清關係之後,直接清脆響亮的喊道:「爹地好,我是甜甜。」

「媽咪說是甜甜圈的甜哦!」小丫頭瞪大眼睛一臉認真的給新來的爹地介紹自己的名字。

程錦冉聽著孩子清脆的叫聲直接懵逼了,他怎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有個這麼大的女兒?

媽咪?

難道她……她是暖暖的孩子?

程錦冉一臉震驚的轉頭看向剛從廚房出來的蘇暖暖,看到她有些慌亂的眼神,心中已經猜出了大概。

這孩子十有八九是暖暖的,可是他為什麼一點都不知道呢?

「暖暖,這是你的女兒?這……怎麼……怎麼沒聽你說起過?」

「她叫我爹地,難道……難道她是我和你……」

程錦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暖暖急忙給打斷了:「不不不,錦哥哥你別多想,和孩子和你沒關係,也不是你的!」

呼,幸好不是他的!

他還以為是自己年少無知犯下的糊塗賬,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呢!

「那……那這是你和誰的孩子,孩子爹地呢?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起過孩子的事情?」

「而且在帝都我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孩子,孩子以前跟誰一起生活?」程錦冉又問出一大串的問題。

「錦哥哥,先吃飯吧,一會兒我再慢慢給你解釋!」既然都已經看到了,而且他也不會傷害到孩子,也就沒什麼可隱瞞的了。

「恩,好!先吃飯!我剛剛是有點心急了,不該當著孩子面問這些的!」

「錦哥哥,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是小軒告訴我的地址,而且……我就以後就住在你們隔壁了,以後我們可是鄰居了。」程錦冉笑嘻嘻的說著。

蘇暖暖白了弟弟一眼,只見蘇景軒抓著腦袋縮縮脖子,解釋道:「我也好久沒和程大哥聯繫了嗎,所以那天就拿起手機翻出了他的聯繫方式。」

「我們就是隨便聊聊,我哪知道程大哥這麼快就找來了!」

蘇景軒看著姐姐不說話,便趕忙轉移話題省得挨罵。

「程大哥,你說你就住在我們隔壁,那你以後不會帝都了嗎?」他像是故意替蘇暖暖問的一樣。 「恩,不回去了,以後你姐在哪裡我就在哪裡!」這句話說的夠直白,聽得蘇景軒眼睛都亮了,這算是表白嗎?

老姐,你咋沒點反應呢?

蘇景軒焦急的看了姐姐一眼,他覺得程大哥挺好的,雖然沒有方先生那麼優秀,但是方先生已經結婚了呀,你就不要想他了。

程大哥能千里迢迢追過來,可見他對你的真心!

當然這些都是蘇景軒的心裡話,他還不敢當著程錦冉和蘇暖暖的面兒說出來。

蘇暖暖反應過來,震驚的瞪大眼睛盯著程錦冉說道:「什麼?你……你說你搬到了隔壁,而且以後都不回帝都了?」

「你……你為什麼這麼做?」蘇暖暖又焦急又震驚的問出口,其實她想說帝都可是他的家鄉,他這樣丟下父母說離開就離開是不是太衝動了點?

「為了你!」

程錦冉一臉真人的看著蘇暖暖,看到她尷尬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他接著說道:「暖暖,我那天的話是認真的,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情誼深厚,我想沒有人比我們在一起更加合適了!」

「之前你拒絕我是有你不得已的苦衷,可是現在你已經離開方慕瑾了,也已經離開帝都了!」

「為什麼不嘗試著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新的未來呢?」

「難道你想帶著孩子孤孤單單過一輩子嗎?」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蘇暖暖本不想說太多的,但是聽到他提起孩子,她的神經突然敏感了起來。

只見她對著蘇景軒使了一個眼色兒,讓他帶著甜甜出去玩一會兒。

蘇景軒點頭抱起孩子笑眯眯的說道:「寶貝兒,舅舅先帶你去看看新學校好嗎?」

「好棒好棒,甜甜要去雪瑤玩兒滑滑梯和蹦蹦床。」

「呵呵,舅舅帶你去玩!」

很快,房間里就剩下了蘇暖暖和程錦冉兩人,程錦冉這才認真的問道:「暖暖,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孩子是怎麼回事了吧?」

「孩子父親是誰?」

「我看孩子也有三四歲了,難道你還在上學的時候就生下她了嗎?」

「我不知道孩子父親是誰,而且孩子父親是誰都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我的孩子,我的寶貝!」

「我會好好的將她撫養長大,給她一個開心快樂的童年,其他什麼都不重要。」

程錦冉看著蘇暖暖波瀾不驚的語氣,暮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你怎麼會不知道孩子父親是誰?」

「這……這怎麼可能?」

「在我離開的那些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不知道孩子是誰的,為什麼要把孩子生下來?」

「我……我有些糊塗了?」程錦冉眉頭緊鎖一臉的迷茫。

他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那種事情就算沒做過也是知道的,沒有啪啪啪,又哪來的孩子?

但是她現在說不知道,豈不是太匪夷所思了?

程錦冉腦子亂亂的,剎那間他就想到了很多可能。

比如,蘇家逼她給陌生男人代孕,或者小時候遭到陌生人侵犯,然後稀里糊塗生下了孩子?

又或者是其他更加讓人想不到的可能!

蘇暖暖大概知道他在想什麼了,只見她苦澀一笑,說道:「錦哥哥不要瞎猜了,事情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生下孩子完全是受了蘇家的設計,他們只是想用孩子來威脅我控制我罷了。」

「什麼意思,你說的詳細點?」程錦冉還是一臉的懵逼,但是卻大概知道了原因,只是好奇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事情還要從我剛滿十八歲那年說起……」之後蘇暖暖把事情經過,已經這些年蘇家利用孩子威脅她的種種全部說了一遍。

程錦冉聽后一臉震驚的看著她,她的語氣平淡臉色更加平淡,就好像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一樣。

他怎麼也沒想到小小年紀的她竟然經歷過這麼多的折磨和絕望,更加沒想到蘇家光鮮亮麗的一家子,竟然是人面獸心的惡魔。

「暖暖,都怪我,如果我知道你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說什麼也不會跟著父母出國的。」

「當時我想到了蘇家人會刻薄你、打罵你、冷淡你,但是我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會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

蘇暖暖看著程錦冉眼中的心疼,淡淡的一笑,無所謂的說道:「錦哥哥你不要這樣看著我,事情都過去了,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而且我已經徹底擺脫蘇家了,以後想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再也不會受到蘇家的擺布了,你應該替我高興才對!」

「高興?我……我只有心疼,我只要想到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絕望和逼迫,我就心疼的恨不得抽死我自己,當時為什麼不留下來保護你!」

說到這裡,程錦冉突然一把抓著蘇暖暖的手說道:「暖暖,以後讓我來保護你好嗎?」

「讓我來照顧你們母女,我願意當孩子的父親,我願意把她當做自己的親生女兒來對待!」

「我不想再看著你們母女受苦了,我看著心疼!」

蘇暖暖聽著男人真誠的表白,已經他的那句我願意當孩子的父親,瞬間濕潤了眼眶。

但她還是把手抽了回來,哽咽的說道:「謝謝你錦哥哥,我……我不能答應你。」

「你……你這麼優秀,應該找一個最好的女孩子來給你幸福,我……我配不上你!」

「暖暖,你就是最好的,你就是我的幸福,什麼配上配不上的話,以後不許再說。」

程錦冉看著蘇暖暖躲閃的眼神,也不想把她逼的太緊了。

便放鬆語氣說道:「我知道我今晚說的太多了,你一時間接受不了,沒關係的,我會給你時間慢慢考慮!」

「你先休息吧,我就住在隔壁,有事情就喊我。」

「對了,我明天不在家,要去面試幾家醫院,我已經把帝都的工作都辭掉了,既然打算在這裡生活,就要趕快找份工作穩定下來,這樣以後才能給你們母女優渥的生活。」

程錦冉的語氣說的很輕鬆,實際上他也很有自信,找工作對他來說很簡單,其實不是醫院挑他,而是他挑醫院。 蘇暖暖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心中突然多了一份沉重,她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按理說她應該高興的,程錦冉的人品她信得過,只要他說以後會對他們母女負責就一定會的。

況且她也一直喜歡他,可是為什麼她的心裡似乎只有沉重,並沒有夢寐以求的喜悅?

可能自己最近的壓力太大了吧?

官場先鋒 她始終認為,她和他是沒有可能的!

就算他願意她帶著孩子嫁過去,但是程家父母願意嗎?

程家的家境也是非常不錯的,爸爸做了幾家投資公司,媽媽是著名醫學教授,兒子在醫學界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們這樣的家庭會要一個沒權沒勢沒背景的孤兒,並且還帶著一個孩子的女人,當兒媳嗎?

就在蘇暖暖發獃的時候,蘇景軒抱著甜甜回來了。

「姐,程大哥呢?」

「媽咪,程大哥呢?」小丫頭也眨巴著眼睛問著同樣的話。

孩子逗趣的模樣把心思沉重的蘇暖暖一下拉回了現實,只見她在孩子軟乎乎的小臉上捏了一下,糾正道:「小傻瓜,你要叫程叔叔!」

「哦哦,程叔叔就是爹地!」

「嘻嘻,甜甜要有爹地了,棒棒噠!」小丫頭突然笑眯眯的拍起了小手。

蘇暖暖看著孩子興奮的樣子突然一愣,然後又是莫名的心疼,甜甜應該很渴望父愛吧?

之前在小別墅的時候,她就經常抬頭看天上的月亮,因為她告訴他,爹地在月亮上。

那段時間孩子經常看著月亮喊她的豬爸爸,因為故事裡說豬八戒去月亮上找嫦娥仙子了,所以她的爸爸一定是豬八戒!

「甜甜,很想念爹地嗎?」

「想,很想!」小丫頭將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