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多想了,這樣的種子不能用,早已殘缺,蘊含的成長性力量外泄,凝聚了這大天地中諸多可怕之力,誰都無法容納它。」二長老告誡。

這樣的種子,無法蛻變了,只有斑駁而複雜的力量,伴著破壞,缺失了進一步成長的可能性。

「若是在一定的條件下,它也能化為一片天地,所有潔白細沙成為星辰,演繹出浩瀚天宇。」一位長老說道。

但二長老卻又補充,道:「它很不穩定,很難說化成的天地空間會在什麼時候崩開,到了那時一切都不復存在。」

所有人都死心了,就是有仙道人物相助,也沒有人敢將它納入體內跟隨一同成長,不然的話,說不定某一天自身就跟著炸碎。(未完待續) 「唔,這片細沙很特別,呈潔白色,且威力特別大,應該進行過封魔!」二長老說道。

封魔?眾人不解,那是什麼情況。

「有人曾經以法力將之降服,當作兵器,封印過難以揣度的強者,煉化進沙粒間。歲月更迭,那被封的人物,血肉與沙粒碾磨,將所有沙子都化成了這種顏色。就如同老蚌含珠,血肉磨碎,盡化神珠般。」

二長老的話語落畢,令其他長老都眸光燦燦,一個個露出異色,出現驚容。

「竟然是這種東西,豈不是說,它已經成為至寶?」

「這種東西一旦收起來,進行祭煉,可以成為無上寶具啊!」

戰艦上的學生聞言,更是神色大震。

「不要多想了,它雖然稀珍,但也蘊含著大恐怖,隨時會弒主,非常的不穩定,說不好什麼時候就會炸開,繼續汲取持有者的血肉之力。」二長老說道。

總的來說,這種東西看著聖潔,但早已蘊含了魔性,不可觸及。

戰艦前行,周圍殘破的大星越來越多,還有一塊又一塊古大陸,跟森林中的樹葉一般,到處都是,層層疊疊。

他們在快速前進,前方界墳區域中。

直到模糊的霧絲出現,少量的混沌霧靄瀰漫,戰艦上的長老們才提醒,真正進入界墳了。

這才算是入界墳?眾人訝異,剛才所見都不算是。真是無法想象真正的界墳中會怎樣,有什麼。

混沌出現,如一片仙霧般散開。戰艦穿行而過,進入到蒼茫的「古墳」中。

「天啊,這裡都是什麼啊?」剛一進來,就有人驚叫。

他們看到了一株乾枯的古樹,不知道有多麼高大,動用天眼通望去,也只能見到模糊的輪廓。

它的枝條上。結著數不清的大星,像是一枚又一枚果子,但都枯萎了。沒有生機,有的只是死寂。

除此之外,在這棵大樹的樹榦上,還有數不盡的黑洞。像是遭受了病蟲害。最後形成不可癒合的蟲洞。

一棵古樹結出了那麼多的「星辰果實」?

「這該不會是世界樹吧?」有人驚呼道,眼睛冒光,如果是這種樹,哪怕它死去了也價值連城,其枝條、樹榦、根須等都是煉器的瑰寶材料。

「不是,如果是世界樹,早就被途徑這裡的無上強者帶走了,怎麼可能還會遺留。」一位長老說道。

而這株古樹只是入眼的一角景色。遠處更為壯闊。

「不是世界樹,它是什麼?」有人問道。

就在這時。有人忽然驚叫,面色發白,指著前方,顫抖道:「那裡……」

那裡有一株碧綠的植物,像是樹體,但卻長著很多草葉子,它的葉片在蠶食星辰,不斷吞噬而下。

樹體長著草葉,將附近的殘破星辰都吸附在上,發出綠光,將它們吞食。

這種景象自然讓人看的心驚肉跳,那可是一顆又一顆巨大的星辰,就這麼被一株怪草吃掉了,匪夷所思。

界墳內就是這麼妖異,充滿了迷霧,所見所聞,都挑戰人的的神經,所有人的心弦都綳的很緊。

「咔嚓!」

星辰碎掉的聲音傳來,並且伴著絢爛的光,有些星體直接炸開了,但是所有的光華又快速斂去,被草葉吸收。

「這是食星草,專門以星球為食物,一片空間若是出現這種東西那將會非常糟糕!」二長老經的多見的廣,第一時間告知那是什麼。

食星草,生長在混沌中,屬於先天神祇,不過卻沒有清醒的意識,一切都靠本能在行事。

世間,有蓋世神通者可以在混沌中開闢空間,形成殘缺的世界,讓萬物復甦,成為生靈的凈土。

一般來說,食星草的出現都是因為有仙王開闢殘缺世界所致,將它放了出來,畢竟這種生物在混沌中也極其罕見。

當學院中的學生通脫長老詳細了解到這些后,一個個目瞪口呆,除卻他們的天地外,還能這樣開闢世界?

「太強大了,不可思議,也就是說在我們的世界外,在混沌中,還可能存在其他界土?」有人問道。

「那些只是殘缺的世界,不能長久存在,也許幾萬年、也許數十萬年就會崩潰,畢竟不是真正的大宇宙。」二長老搖頭。

即便那些開闢出的空間存在歲月可延長更久遠一些,但終究是要崩開的,什麼都剩不下,甚至會連累開闢者,直接身死道消。

眾人聞言不禁驚悚。看向界墳,都露出思忖之色,難道這裡就是各個被開闢出的古界最終崩開所致?

一位長老直接否定了,這裡絕非如此,界墳的來頭比他們想象的還要神秘與可怖,因為昔日仙道人物都一直在探索而不得答案。

「那株古樹是截取下來的一段世界樹枝條,以無量天地精華培養,讓它生根,希冀培養起來,化作至寶。」

很快。二長老指向那株乾枯的古樹,在它的上面,結著很多「星辰果子」,景象奇異。

「培養成真正的世界樹?」明月公主驚呼。

「不,培養成一株魔樹,世界樹不可能這樣培育出來,需要自然進化,有蓋世魔頭希望將這株靈根養成魔器,掌控日月星河。汲取天宇之力。」二長老說道。

眾人聞言,一個個都目瞪口呆,不得不嘆服,所見到的這一切都是大手筆。動輒就涉及到星球。

而他們自身卻渺小如螻蟻,跟這些比較起來,如同塵埃般,微不足道。

「可惜。都失敗了,精氣神散盡。只剩下殘骸。連當年的培育者自身也化在了樹體中,早已身死道消。」二長老說道。

「食星草過來了!」摩羅喊道,那株草太詭異了。連星辰都能直接吞掉,更遑論是他們,只有退避。

慶幸的是,它沒有自主的意志,純憑一種本能,如此倒也不是不可躲避禍端。

不然的話,這樣一頭誕生在混沌中的先天神祇。註定會非常的可怕,唯有絕代高手才能降服。

「走了!」

他們再次上路,路途上。有殘破古界太多了,並且迷霧重重,彷彿回到了仙戰之地,到處都是破敗的。

「天啊。那是什麼生物。太龐大了!」在銀色戰艦上,就是羅曦這種很安靜的女子都忍不住驚呼。

其他人亦發獃,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盯著前方。

前路上,有一個生靈漂浮在一個古界中,它比星辰都要大數倍,身上覆蓋著青色的鱗甲,閃耀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它看起來形如鬣狗。但卻長著龍角,生著朱雀翅。在外界從未見過!

「這是一頭先天神祇,是從混沌中誕生的生物,非常的強大,就是大長老都不見得能穩妥的降服!」四長老說道。

眾人驚悚,這頭生物竟如此強大?

唯一慶幸的是,它已經死了,成為了一具屍骸,不然的話誰敢駐留在這裡,早就逃走了。

「它身上的東西都是寶料,我們可以去採集嗎?」一位修出兩道仙氣的青年說道,面對寶山不想錯過。

「如果真有價值,就不會留給你來採集了,這麼多年來,來了一批又一批人,不可能還剩下。」一位長老搖頭。

果然,當銀色戰艦開到近前後,人們看到了這頭生物另一側有一個巨大的傷口,從被背部被剖開了。

當中的血肉、骸骨等早已不見,只剩下一層皮。

而且,那鱗皮中所有精華盡失,只有一個空殼,什麼都沒有留下,至於那朱雀翅還有龍角也是如此,內蘊的龍髓、神翅精血都流逝乾淨了,可以用戰艦撞裂。

「可惜了!」

離開這裡,他們在界墳中前行,不得不說,這裡真的太廣闊了,沒有邊際,沒有盡頭。

「不好,準備戰鬥!」突然,四長老喝道,提醒所有人。

「嗯?!」

「這裡有敵人嗎,在哪裡,我怎麼沒有見到?!」

戰艦上的學生驚詫,並不曾看到生靈,一個個都疑惑不解,但是所有長老都神色凝重,戒備了起來。

「戰靈灰霧出現,戰鬥不遠矣,你們都取出寶具,準備開戰!」五長老補充,鄭重告誡。

事實上,即便沒有見到生物,所有學生也都早已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既然幾位長老提醒了,誰都不敢大意。

前路上,灰色的霧氣飄散,不是很濃,只有那麼一絲絲、一縷縷,從遠處的殘破星體中溢來。

很快,王明感覺不自在了,渾身發涼,肌膚繃緊,有點毛骨悚然的體驗,像是有鋼針抵在了肌體上,要刺穿進來。

「什麼東西?」很快,其他人也都感應到了,一個個都手持兵器,嚴陣以待。

很明顯,有未知的危險臨近,而且非常的凌厲,十分驚人,不然何以那種氣機能透過銀色戰艦的防禦符文,逼迫過來。

在前方有成片的殘破星球,全都靜止不動,還有一塊又一塊隕石,萬古寂靜,更有諸多宇宙塵埃。

無聲無息,一艘血色的古船出現,從星球廢墟中漂浮而來,緩慢但卻很明確,徑直趕向這裡。

「戰靈!」

「果然是它們,真的出現了,希望沒有古祖級戰靈,不然麻煩就大了!」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這次遠行居然遇到了這種東西!」

幾位長老紛紛開口,也是在告知學院中的弟子。

那船體很殘破,很古舊,真不知道是何年月的建造的,歷經無窮光陰,帶著斑駁的歲月痕迹,但卻沒有腐爛,依舊不朽。

船體不是很巨大,最起碼比起銀色戰艦來說小了很多倍,但是它卻擁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像是可以威懾銀色戰艦。

它沒有一點聲響,緩慢而來,彷彿整片天地都在它的無形威懾下,任何生物都要因它而顫抖。

灰色霧絲從船上溢出,一縷又一縷,蠶食著神力,侵蝕王明他們所在的這艘銀色戰艦。

「很可怕嗎,不行的話,我們就暫避其鋒芒吧。」明月公主說道。

「沒有用的,戰靈很可怕,這種迷失的古船一旦鎖定我們,會不死不休,除非它主動離開,不然的話,會一直追下來。現在看著速度慢,那是因為它還沒有真正啟航,不然的話,少有戰船可與它比速度!」三長老說道。

「嗷吼……」

突然,那艘血色的古船中傳來一聲大叫,瞬間讓學院中許多學生的髮絲根根倒豎,雞皮疙瘩當即就出現了,渾身刺骨的寒涼。

這聲音太可怕了,竟然直接作用在人的靈魂中!

「來了,準備戰鬥!」六長老喝道。

「這是對你們的一次重大考驗,熬不過去的人可能會死!」二長老嚴肅的說道。

血色古船上,一道又一道身影浮現,向外撲來,可怕無比。

血色古船上,出現很多條身影,都被灰霧裹著,帶著殺機,向銀色戰艦撲殺而來!

在這片古地,殘缺的星辰、破碎的大陸到處都是,現在一艘詭異的古船漂來,攜帶這麼多可怕生靈,讓人心驚。

「這就是戰靈嗎?看不真切,被濃霧包圍著,好快的速度!」有人大叫。

因為,那些生靈衝出血色古船后,一個個速度快到極致,眨眼間就衝到了銀色戰艦近前。

「怎麼回事,它們……吞食神力!」此時,就是修出三道仙氣的羅曦都驚叫出聲,與她平日的寧靜與端莊氣質不相符。

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這一景象,都大感震驚。那些生靈若閃電般沖了過來,銀色戰船凝結出的符文都不能阻擋它們。因為,它們在吞食神力,快速煉化!

這絕對是一件糟糕透頂的事,這些生物太奇異了。

「這就是戰靈,吞食神力,而後轉化為自身的奇異之力,所有人都要小心!」一位長老提醒。

幾位長老沒有阻止,讓這些學生自己去對抗,因為他們還有更為重要的任務,一直在監視血色古船,盯著那裡。

「吼!」

果然,血色古船中傳出咆哮聲,震的界墳這片區域劇烈抖動,那種聲音足以活活震死成片的高手。

幸虧有幾位長老在這裡護持,不然銀色戰艦的人會遇到大麻煩。

「有古祖戰靈在此坐鎮,麻煩大了!」三長老說道,神色凝重,他們之所以沒有動手,只是盯著血色古船,就是等著大傢伙出場呢。(未完待續。。) 戰船中,出現幾頭可怕的生物,一個個眸子發出妖異的光芒。透過灰色霧靄,冰冷的看著這裡。

那是十分恐怖的戰靈,可以同幾位長老決戰,現在雙方正在對峙。

「吼!」

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傳來,血色古船上有一頭龐然大物出動了,也是最強戰靈之一,化成一道閃電俯衝而來。

「砰!」

同一時間,天神學院的四長老出手了,躍出銀色戰艦,在界墳中迎戰那頭生物。兩者間發出刺目的光,且咆哮陣陣。

哧的一聲,血色的古船上又一頭地位尊崇的戰靈飛起,向這裡殺來,絕對不比剛才那一個弱半分。

天神學院中,五長老出現,向天空中迎擊而去。

這是頂級大戰,為絕頂人物的爭鋒!

天神學院的長老哪一個不是隱世高手?在三十三天中都有極大的來頭,隨便跺一跺腳四方皆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