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麻族又是遠古時期封存的空間,如果孵化出來一頭遠古飛禽,比如鳳凰……向月禁住浮想聯翩。

「喀喀……」

在細微的蛋殼破裂聲中,裂縫擴散開去,越擴越多。

就在裂縫最密集處,喀一聲響,蛋殼碎裂出一隻大口子,從裡面探出一隻帶著一對細長觸角的胖敦敦圓腦袋。

一直關注著大蛋動靜的向月,不由瞳孔一縮,被驚著了。

這隻胖圓腦袋,顏色呈米黃色,長著一對六角形的複眼,因為腦袋與足球差不多大小,所以眼睛也有雞蛋那麼大,視力極佳的向月可是非常清晰的看到,複眼由密密麻麻的小眼睛組成,每隻小眼睛都盯著她……

「啊呀……」

這與想象完全不是一回事,向月嚇得不輕,把大蛋往外一推。

大蛋就從她腿上滾到了地面,蛋殼全碎了,一條貌似蠶寶寶般的身軀蠕動著從破殼堆里爬了出來。

這是什麼鳥啊?

這分明是條蟲子嘛,還是一條好大的蟲!

明明是只蛋,堅硬的蛋,怎麼會孵化出一條蟲?蟲子不應該是卵生的嗎?

這一刻,她覺得所有常理都被這條蟲子給顛覆了。

這條蟲子很像蝴蝶和蛾的蛹狀體形,卻有蠶寶寶般的軟體,米黃色偏白,身體上一根根絨毛都有縫衣針那麼粗細,不過並不硬,軟軟的樣子。

如此大個的蟲子,看在向月眼裡,又怪異,又有一種驚悚的感覺。

那蟲子兩隻圓滾滾的複眼竟然彎了起來,像是在笑,嘴角一裂,也像是在笑,扭動著胖乎乎的身體靠近向月。

向月不由自主的往後倒退開去。(未完待續。) 「吱吱。」

那蟲子的嘴裡傳出叫聲,叫聲輕快,可見非常愉悅。

向月感覺得到它的親近,有點發懵。

難道這蟲子當她是媽媽了?它怎麼不懼龍鬚的威壓?

她手腕上帶的琉璃珠是由龍鬚串連,龍鬚上自有一股龍威,令百獸敬畏而遠遠避之,現在她並沒有刻意遮掩起來,卻沒對這隻大蟲子產生什麼影響。

好吧,這條大蟲子看著挺怪異,但好歹也是她花了不少時間孵化出來的,扔了它,不要它,她真的做不出來。

名門官夫人 而且它那麼親近她,她柔軟的心哪還硬得起來,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身體,軟軟的,涼涼的,還挺有彈性。

「你真的是一隻蟲子?」向月忍不住問道。

「吱吱……」

那蟲子把它那胖墩墩的圓腦袋搖了幾下。

看久了,倒沒像一開始那樣覺得它長得怪異了,向月反而感覺它其實挺可愛的。

「你不是蟲子,那是什麼?」向月驚異的問道。

「吱吱……」

那蟲子扭動了幾下身軀,向月才注意到它的腹部有六條細長的腿,跟它腦門上一對觸角差不多粗細。它的背上有兩對十分透明的翅膀,上面一對翅膀大,下面一對翅膀小,翅膀上面隱隱有鱗光閃動,似乎有鱗粉,應該屬於鱗翅目昆蟲。

「蛾?」向月猜測。

「吱吱……」那蟲子再次搖頭。

「不是蛾,那麼就是蝶了。」

「吱吱。」

那蟲子眨巴著雙複眼,一副帶著嬌羞之態,明顯表示:「人家就是一隻漂亮的蝴蝶呀。」

向月一頭黑線,不會是一隻自戀蝶吧。

不過讓她驚喜的是,她發現與這隻蝴蝶意識相通,一人一蟲,交流竟然毫無障礙。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而且這隻自稱蝴蝶的蟲子,居然這麼人性化,看來是只聰明蝶。

「會飛嗎,能坐人飛天嗎?」

這個問題很重要,向月一定要問清楚。

蝴蝶雙目馬上淚汪汪起來,似乎很委屈的樣子,一副「人家還沒長大,幼小的身體怎麼能載得動你這麼大個人,你這是虐待童工。」

向月厥倒。

很快向月就開心了,能載人就好,以後想去哪,就能呼啦一下飛過去,肯定比坐馬要輕鬆快捷的多。

「哇,你幹什麼?」

不過馬上她就發急了。

那隻蝴蝶一張口,就將還沒裝瓶的天易凝泰丹給吞去了十多顆,向月根本來不及阻止。

確切的說,蝴蝶長的是軟喙,原本是捲起來的,吞丹藥時突然就打了開,出乎向月的意料,因為蝴蝶的個子大,這喙也不小,一口吞去十多顆丹藥。

就在那隻蝴蝶第二次張口時,眼前一花,所有天易凝泰丹被仙蚌珠鏈搶先全收進了空間。

蝴蝶又淚汪汪的望著向月,好像在說:「我餓,你都不讓我吃飽,我怎麼長身體,怎麼載你飛上天?」

「呃……對不起。」

竟然只想著剝削它的勞動力,忘了要給她吃的,讓它成長,向月歉疚的問道,「你吃什麼?」

蝴蝶望著剛才放丹藥的地方,意思很明顯,它要吃丹藥。

「不是吧。」

向月差點跳起來,蝴蝶不是吃花蜜的嗎?竟然吃上品丹藥,真夠有品味的啊。

「這些丹藥,我有他用,你吃藥材嗎?」

向月取出一把良品藥材,遞上前去。

煉製這些天易凝泰丹,可是花了她一天的時間,如果它可以接受藥材,倒是一件省心省力的事,要知道她從畢家那裡,得到了一倉庫的良品藥材。

蝴蝶的一對觸角搖擺著,一副嫌棄的模樣,明顯是看不上這些良品藥材。

這時它抖了抖翅膀,原本十分透明的翅膀,微微泛起了天藍色的鱗光,折射著白天的亮光,非常好看。

向月的記憶可不一般,記得清清楚楚,在蝴蝶沒吃天易凝泰丹之前,它透明的翅膀還看不出什麼顏色,而此刻它的翅膀上已經長出一層近似透明,卻泛著天藍光澤的鱗片。

這鱗片就像屋頂上的瓦片,翅膀顯得比剛才厚實了一些。

難道是吃了天易凝泰丹后,促使它快速成長起來的?

向月一怔過後,收回了良品藥材,換成了上品藥材。

「這個吃不吃?」

蝴蝶頓時複眼一彎,變得笑眯眯的起來,一張口就把向月手裡的上品藥材給吞了,然後抬起它的圓腦袋,一副「我還要」的表情。

為了讓它成長起來,可以乘坐飛翔,向月這回一點也沒吝嗇,一下子取出一籮筐那麼多的上品藥材給它吃。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一籮筐上品藥材就全進了蝴蝶的肚子。

「我還要!」

蝴蝶還沒吃飽,向月有點傻眼了。

上品藥材啊,若不是烏麻族裡採得多,要想收購,也須花費一番功夫的。

向月忍著肉疼,又取出一籮筐。

「我還要!」

向月咬著牙,再次取出一籮筐。

這一筐下肚,蝴蝶挺著它圓滾滾的肚子,滾在地上,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竟然睡過去了。

「呼……」

向月長吁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天易凝泰丹,否則裝不滿一籮筐的三十百多顆丹藥,估計會被它全部吃盡,那麼自己又得花費一天的時間煉製。

讓向月欣慰的是,蝴蝶的身體明顯大了一圈,翅膀鱗片上天藍色光澤更濃厚了,而且翅膀也寬大了一些,寬大出來的一圈翅膀呈粉紅色鱗光。

內部天藍色,外圈粉紅色,翅膀更加好看了。

看著已經破「殼」成蝶的蝴蝶,向月在想還能不能收進仙蚌珠鏈?

剛剛這麼想,躺在地板上的蝴蝶就消失在了眼前,已經被仙蚌珠鏈給收回了空間。

「主人,我的空間能夠生長植物樹木,空氣是流通的,也是可以收容生命體的。」

「那就是說連大活人也能收了?」向月驚喜。

「應該是的。」

若將人弄進空間,等於暴露了她的這件寶物,向月自然不會去做這個試驗。

向月將意念進入琉璃珠一號,那裡都是一個個盛液體的坑,不過紅瑰花露還未到開封的時候,夢仙香已經可用。

這次她是來看那件放在龍潭之水中的金剛蠶絲背心有沒有修復。

那日在畢家,向月為了替莫問抵擋心窩一擊,身上所穿的金剛蠶絲背心被黃寶擊破。

平常的衣裳可以縫縫補補,但這金剛蠶絲背心堅韌得連針都插不進去,根本無法縫補,所以她想到了龍潭之水。

龍潭之水能夠修復上品寶物潛水針,抱著一試的心情,她就將金剛蠶絲背心浸泡於其中。

「好可惜,就這麼報廢了嗎?」

從龍潭之水中取出金剛蠶絲背心,上面依然一個大破洞,龍潭之水的修復能力對金剛蠶絲背心一點用處也沒有,向月好生惋惜。(未完待續。) 向月去了一趟天星閣,將櫃檯出售的上品藥材全部收了回來,雖然也就幾株,那也聊勝於無。

然後又讓畢尚發布收購信息,大量收購上品藥材。

照蝴蝶那樣的吃法,向月估計自己身上的上品藥材只夠它吃上十天半月的,畢竟是從烏麻族帶出來的稀有藥材,她得留著煉製丹藥,只有用不上的可以給蝴蝶吃。

為長久計,必須從外界收購才行。

「這是三顆天易凝泰丹,有助提升內力吸收的上品丹藥,比聚納丹的效果好上三倍,就放在這裡出售,為我們天星閣增點名氣。還有一顆大化丹,能助修鍊者打通氣機,防止走火入魔。」

向月將兩隻玉瓶交給被她任命為天星閣主管的畢尚。

以前畢海閣出售的寶物和丹藥以良品為主,真正有錢的人肯定是看不上良品,所以也就在始新城有名,始新城之外,沒人知道。

現在向月想要將生意做大,必須先要拿出好貨,增加名氣,才會有人氣。

這三顆世面上並沒有的天易凝泰丹,和一顆大化丹,足以將天星閣的名氣打出始新城,讓更多的人關注天星閣。

大化丹很早就煉製好了,藥材還是在黑市時購齊的。原本是打算放到拍賣場拍賣,不過現在有了天星閣,放在自家的店出售,更好。

「當家的,我們有高級藥師?」畢尚吃了一驚。

能夠煉製上品丹藥的高級藥師,跟高級煉器師一樣,身份地位相當的貴重,哪個不是當世最大勢力的的坐上賓。

她是怎麼請到的?

作為初級煉器師的畢尚,只能在郡城的這樣的地方,受聘一個小勢力。

「是我煉製的,但是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你幫我留意一下,必須雇一個中級以上的藥師。」

聽到向月說這是她煉製出來的丹藥之時,畢尚整個人都呆住了,這麼小的年紀,就是高級藥師了?

他不是懷疑,是震驚,連畢家一個勢力都敗在她手底,他還有什麼不能相信的。

其實在畢家倒台時,他也想過離開,想去皇城找師弟,另謀出路,或許還能有機會提升自己的煉器水平。

但現在他突然感覺向月非常不簡單,跟著她,應該會比自己另謀出路,更加便利的多。

「是,當家的。」畢尚回過神,當即應道。

「畢大師,最近辛苦你了,要你一個人打理天星閣生意,過幾天我會派人過來幫你,你就可以專心致志的煉器。煉器這塊我不懂,你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說,若能助你提升煉器水平,我會非常樂意幫你。」

向月自己都在不遺餘力的提升煉藥水平,想來畢尚也是一樣。

畢竟只會煉製白光附寶的煉器師,是低級了一點,要想得到更大的尊重,賺到更多的利益,不提升水平,怎麼行?

畢尚的眼睛頓時大放異彩:「多謝當家的,那我就不客氣的說了。要想提升煉器水平,除了大量的煉器,還有一點非常關鍵,就是資質。我的資質不算好,所以一直無法成為中級煉器師。」

「煉器材料沒問題,至於提升資質……」

從畢家倉庫得來的煉器材料,向月已經存入了天星閣的倉庫,畢尚隨時隨地可以去取來用,但資質關係的是一個人的天賦。這就像有人撞壞了腦袋,變傻了,還能通過醫治,將人治好,天賦是先天生成的,怎麼治?

以前遇到的郡醫想煉製靈品丹藥洗髓丹倒是有這樣的效果,但向月沒有靈品藥材骨釘針草,目前的煉藥水平也煉製不了靈品丹藥。

卻聽畢尚道:「我聽說有一種名叫靈心七竅丹的上品丹藥,能夠助益人的心智,提升資質,不知道當家的可有丹方?」

在畢尚提到靈心七竅丹這五個字時,向月的記憶里立刻出現了有關的信息。

《無極乾坤醫藥典籍》記載:靈心七竅丹,有機率開心竅,增靈智,忌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