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嘩啦……

隨著兩人的極速奔行,溪流的流水聲由遠及近,漸漸清晰。

吼!

溪流聲中,還慘雜著魔獸的吼叫聲。

這完全在楚寒的意料之中,溪流的存在即是水源,水源之處,必然是魔獸經常活動的場所。

嘭!嘭!嘭!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激烈的打鬥聲傳入兩人的耳中,從其中的聲音中不難聽出來,是有人類在與魔獸戰鬥。

「楚寒,那邊出事情了,我們快去看看。」少女清脆的聲音在楚寒的身後響起,隨即立即調轉前進的路線,向著打鬥聲的方向奔跑出去。

哎……

楚寒深深的嘆了口氣,他並不想管什麼閑事,能夠來到這伏虎森林的人,若是沒有做好將命交代在這裡的覺悟,是不會走這麼深的。

從周圍散發的氣息上來看,這裡已經是三階四階魔獸的活動區域了。

楚寒不想節外生枝,再沾上什麼其他的麻煩。

可是楚寒這麼想,那個少女並不是那麼想的,她率先的沖了出去,讓楚寒極為無奈,只好跟了上去。

嗖!

楚寒雙腿驟然發力,整個人的速度暴漲,幾乎是一瞬間,就追上了跑在前面的少女。

「好快!」

少女頓時驚詫不已,她絲毫沒有降低自己的速度,可是楚寒追上她,看起來很輕鬆。

「不要貿然出手,看看情況再說。」

楚寒一把抓住少女的皓腕,拉著她一躍而起,很輕鬆的跳到了大樹的樹枝上,幾個閃身,便來到了打鬥的區域。

兩人停下腳步,站在樹枝上,向下看去。

只見兩名年紀不大的少年正在與一隻身型龐大的巨猿搏鬥在一起,兩個少年的身後還護著一個花容失色的少女。

「是他們!」

楚寒眉頭一皺,這三個人,他認識,正是先前遇到的凱旋學院的學生。

「這是三階巔峰魔獸巨臂魔猿,有著靈動境巔峰的實力,那兩個少年是半步靈動的修為,少女只有化氣境九重,他們三個連靈動境都沒有到,他們根本應付不了,我們的幫幫他們。」少女蹙眉說道。

「啊喂,我們拿什麼幫他們……您老空有天玄境的修為使不出來,而我的修為只有化氣境七重,連那個女的都比不上。」楚寒攤手說道。

「哼!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嗎?你才沒那麼簡單呢!」少女冷哼一聲,隨即直接跳了下去,出現在這三個人身旁。

少女的突然出現,頓時令把這三個人嚇了一跳。

「楚寒,我跳下來了,你說過保護我的安全,你若是不出手,我可能就被這巨臂魔猿打死了。」少女一臉狡黠的說道。

「哎……」

楚寒重重的嘆了口氣,這個修為強悍的少女閱歷也太淺了點了,連這些人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就這麼貿然的暴露了行蹤。

嗖!

還沒等三人反應過來,楚寒的身影出現在少女的身前,臉上掛著無奈的笑容。

「噗!」

一臉驚慌失措的陳思,在看到楚寒的一瞬間,忍不住噴了出來,臉上頓時換上一副鄙夷的笑容,譏諷著說道:「我還以為有什麼高手來救我們呢,沒想到來了個草包!不過,你來的還真是時候!」

這個時候,頂在前面的程向東和鄭浩也看到了楚寒與少女的存在,兩人對視一眼,嘴角揚起一抹冷笑。

「吼!」

巨臂魔猿發現多來了兩個人,頓時發出一聲怒吼,向著程向東與鄭浩衝過去。

只不過,接下來的一幕,令楚寒與少女驚訝了,程向東和鄭浩並沒有去抵禦巨臂魔猿的攻擊,而是反方向向著楚寒與少女的方向沖了過來。

轟!轟!轟!

這兩個人的身後,氣憤的巨臂魔猿緊追而來,竟也向著楚寒與少女的方向奔來。

與此同時,陳思早就跑開了一段距離,最後瞥向楚寒的眼神之中,閃爍著憐憫的光芒。

要怪就怪你們出現的時機太好了!

程向東和鄭浩衝到楚寒與少女神奇那的時候,兩人默契的左右分開,從楚寒與少女兩人的身側擦身而過,隨即又匯聚在一起,將楚寒與少女當做了攔路的盾牌一般。

「跑!」

程向東大吼一聲,旋即三人一溜煙似的跑開了,連頭也沒有回,根本沒有顧忌楚寒與少女生死的意思。

就在這三人跑開的時候,巨臂魔猿的目光落在了少女的身上,揚著粗壯的手臂向著少女拍去。

巨臂魔猿粗壯的手臂與少女纖細的身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若是讓旁人看到,肯定覺得少女會被巨臂魔猿一巴掌拍死。

少女一下子呆住了。

不是因為面前的巨臂魔猿,而是剛才那三個人的所作所為!

如此嫻熟的配合,恐怕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吧!

「你傻了?」

楚寒淡淡的聲音響起,將少女拉回到現實當中來。

嘭!

少女抬眼的瞬間,只見楚寒健碩的身影擋在了面前,一隻泛著赤金色光芒的胳膊迎上了巨臂魔猿粗壯的手臂,竟然將巨臂魔猿的手臂穩穩的拖住了!

「吼!!!」

巨臂魔猿發出一道怒吼,力量再次加重了幾分,卻發現面前這個人類的手像是有無儘力量一般,將它的胳膊穩穩拖住,沒法繼續下沉分毫。

「這件事情就當做給你上了一課,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楚寒的話猶如一道驚雷,在少女的心中炸響。

她生平第一次離開師門,入世闖蕩,師尊多次強調讓她不要輕易相信他人,世道人心不古,但是她始終還是太過單純了。

當她看到那三個人無法抵擋巨臂魔猿的時候,便想伸出援助之手,卻不料反被他們利用,成為了逃跑的擋箭牌。

「我明白了。」

少女的眼神變得冷靜了很多,俏臉上蒙上了一層寒霜。

如果不是楚寒能夠抵擋住這巨臂魔猿的攻擊,他們兩個人怕是要命喪於此了!

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

少女切身體驗之後,終於明白了師尊話里的意思。

「你明白就好!城鎮之中尚且還好,一旦到了森林之中,儘是亡命之徒,為了活下去,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楚寒提醒道。

「嗯」

少女重重的點點頭,她回頭想看三個人逃跑的方向,心中一陣冰寒。

「吼!」

就在這個時候,巨臂魔猿發出一道怒吼,抬起另一隻胳膊,對著楚寒就是一掌。

巨臂魔猿的肉掌極大,這一巴掌像是一個大蒲扇一般,扇過來還帶著獵獵勁風,掀起滾滾氣浪。

「你不是我的對手。」

楚寒抬眼看著巨臂魔猿,淡淡的說道。

這個巨臂魔猿只是三階魔獸,如果放在不久以前,楚寒看到了一定會逃走,畢竟這隻魔獸堪比靈動境的強者。

可是現在楚寒得到了萬化道的傳承,經歷過萬化帝尊的洗禮,萬化金身訣的已經達到了赤金境界,在身體強度上,就已經達到了三階魔獸的級別。

僅僅身體而論,楚寒與這巨臂魔猿不相上下!

楚寒面對呼嘯而來的肉掌,一點也不驚慌,在巨臂魔猿的面前抬起拳頭,徑直的迎了上去。

轟!

一道震聲響起,巨臂魔猿的肉掌與楚寒的拳頭撞擊在了一起,這場對攻毫無花哨,就是簡單的身體力量的碰撞。

強猛的碰撞直接掀起一道氣浪。

楚寒與巨臂魔猿均保持著碰撞的姿勢,誰也沒有向後退一步,強悍的身體素質均是化解了對方的力量。

「吼!」

巨臂魔猿再次發出一聲怒吼,雙眸變得赤紅起來,它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類,甚至心裏面已經開始懷疑……他真的是人類嗎?

對碰之後,楚寒放開了巨臂魔猿的巨掌,向後退開一步。

「我無意與你為難,我們還有別的事情,再見。」

楚寒一把拉起陷入沉思的少女,一個閃身消失在森林之中,只留下那個暗自震驚的巨臂魔猿。

巨臂魔猿沒有繼續追楚寒,達到三階的魔獸已經有了靈智,它明白楚寒不想與它纏鬥,而且它要追逐的目標並不是楚寒二人。

「楚寒,你為什麼不去追那三個人?」少女這次沒有掙扎,任由楚寒將其摟在懷中,心中還在為剛剛發生的事情耿耿於懷。

「我的目標是素馨花,他們只是一些阿貓阿狗罷了,還不夠資格讓我去追他們。」楚寒搖搖頭淡淡的說道。

「你的身體是怎麼修鍊的?竟然能夠徒手與三階魔獸相抗衡?」少女疑惑的問道。

「我在清潭中,給你療傷之後,機緣巧合得到了一些奇遇,身體素質得到了提升,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不過我的武道修為還只是化氣境,所以一會如果在看到什麼景象,還請你高抬貴手,不要貿然出手幫忙。」楚寒笑著說道,並沒有隱瞞什麼。

「我知道啦!」少女嬌嗔了一句,像是撒嬌一般。

「奇遇!」

少女的眼中閃過一抹迷幻的色彩,這個字眼,幾乎是每個武者都夢寐以求的。

「對啊!幸虧我得到了奇遇,不然剛才的情景,怕是要被那巨臂魔猿拍的粉身碎骨了。」楚寒唏噓道。

少女依靠在楚寒的懷中,一雙美眸始終落在楚寒堅毅的側臉上,經過了剛才的事情,她與楚寒的關係親近了許多。

一路上,少女再不多言,只是靜靜的陪在楚寒的身側,看向楚寒的目光變得越來越柔和。

半天的時間過去了。

楚寒終於來到了山脈的腳下,腳上泛起淡淡的雷電光芒,整個人竄行的速度再次快了一截,沒過多久就來到山腰的峭壁上。

素馨花!

楚寒一眼就看到了峭壁上攀援生長的白色花朵,這些白色的花朵有五枚花瓣,呈現橢圓的形狀,生長的極好。

「沒想到這麼順利!」

楚寒嘴角揚起一個滿意的弧度,他將少女放下,一個人向前,幾個閃身便來到了峭壁之上,開始採摘素馨花。

雖然素馨花還算常見,但是它獨特的生長環境不利於採摘,這也是煉丹師公會沒有素馨花的原因。

楚寒想著既然這次有機會,不如多採摘一點,存放在煉丹師公會供其他的煉丹師使用,畢竟他用了那麼久的免費藥材,總該做一點貢獻才是。

少女站在峭壁上,仰頭看著那個正在採摘素馨花的身影。

此時此刻,夕陽西斜,餘暉映照在天空上,彷彿有一把火在燃燒著雲彩一般,殘陽如血,落在楚寒的臉上,將他臉龐的輪廓照耀的格外明朗。

不知不覺間,少女竟然看得有點痴了。

呼呼呼……

磅礴的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向著峭壁上匯聚而去,匯聚的中央位置,正是那個少女。

這個時候,楚寒也發現了這裡的異常,他停下了採摘素馨花的動作,轉頭向著少女看去,只見少女一雙美眸盯著自己,眼神迷離,表情沉醉,纖瘦的身型若有似無,像是處在另外一個空間。

「這是……頓悟?」

楚寒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個少女竟然在這裡頓悟了。

嗡……

一道淡淡的波動,從少女的身上傳來,像是一枚石子投入了水中,泛起道道漣漪,這道波動,令周圍的天地靈氣,都跟著波動起來。

嗖!

這個時候,楚寒雙腿驟然發力,整個人向後退開,與少女拉開一段距離,避免去打擾到她。

頓悟的狀態,可遇不可求,有的人終其一生都沒有頓悟過一次!

頓悟的狀態下受益良多,修鍊事半功倍,是所有武者都追求的狀態,但是有一點壞處,就是容易被外界的環境所打斷。

一旦打斷,就難回去了!

楚寒凝眸掃向四周,謹慎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不容許任何人打擾到少女的頓悟。 夕陽斜落,天色漸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