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青城暗自為卡琳娜道了聲僥倖,就訴說起來。

半晌,凱瑟琳嘆了口氣:「既然是她自己的決定,那我就不說什麼了,哎,都是米蘭給鬧的,你放心,卡琳娜的安全我會注意的,沒別的事我得主持會議了。」

「好的,別太忙!「

穆青城叮囑了句,掛了電話,又翻出了海倫的號碼,心裡有些遲疑。

可能是受老師的身份影響,穆青城對海倫既敬且怕,另還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特殊念想,這是一種非常矛盾複雜的情緒。

他覺得,這麼長時間過去了,自己應該主動找海倫上課,否則海倫發起飆來可不是開玩笑的事,這與身份地位以及各種因素無關,海倫發火,他心裏面就是毛毛的,於是,撥通了電話!

「穆青城,你遲到了六天!」

電話那頭,傳來了海倫那熟悉又而刻板的聲音。

一瞬間,穆青城如被一道閃電劈中,給雷的外焦里嫩,腦海中不斷轟鳴著你遲到了一秒鐘,你遲到了六天的聲音,他有種想死的衝動。

難怪海倫老師這麼漂亮沒有男朋友,確實沒人受得了啊。

「喂,你怎麼不說話?」

海倫催促道。

穆青城叫苦道:「海倫老師,您知道嗎?我想死……「

海倫打斷道:」要不要我替你報警?「

」別別別,警察來了我就真死了!「穆青城連忙道:」海倫老師,您犯不著計算得這麼精確吧,我承認,我在非洲是耽擱了些時間,可這沒辦法啊,我一回來不就給您打電話了嗎?下午我幾點來學校接你?「

海倫難得的撲哧笑道:」我有那麼可怕嗎?好了,和你說正事,你別來了,學校已經放假了,我和我爸爸回了雅典,前天剛到的。「

」什麼?回希臘?那還來不來紐約了?「

穆青城的心裡沒來由的有些失落,講真,他對海倫還是很有感覺的,因為海倫讓他心動過,雖然只是一瞬間,但心動就是心動,既便是與卡琳娜在一起,都沒有這種感覺。

如果不是已經有了卡琳娜,他也許會把海倫追到手,雖然海倫的性格比較冷僻,脾氣也有點古怪,不過穆青城不在乎,他是暖男,在暖男面前,什麼樣的女人都得跪求征服。

海倫道:「我爸爸的親哥哥離世了,剛好趁著學校放假,回雅典參加葬禮,可能還要呆一段時間吧,但最遲不會超過聖誕節,聖誕節前肯定回紐約,到時我給你電話。「

」那好吧,我不打擾你了,另代我向普洛斯教授致以哀悼,海倫老師,再見。「穆青城的心頭陡然一松。

」嗯,拜拜~~「

海倫掛了電話,嘴角殘留著笑容。

普洛斯教授轉頭問道:」那小子從非洲回來了?「

」嗯~~剛回來,他好象被我嚇著了,爸爸,他勸您節哀順便。「

海倫看了看周圍,掩嘴笑道。

普洛斯教授的嘴角猛一抽搐,隨即便板著臉低喝道:「嚴肅點,現在是葬禮!」

「噢!」

海倫也趕緊板起了臉。

……

曬著太陽,吹著海風,還有從廚房裡飄來的雞湯香味,穆青城挺愜意的,頭腦里什麼都不想,渾身放鬆,他很久沒有這麼自在過了。

不知不覺中,到了中午,穆青城幽幽嘆了口氣,又拿起了手機,這次撥的是凱莉的電話。

他覺得,就這樣閑在家裡,似乎有點愧對謝琳,畢竟人家還指望著自己把兇手繩之以法呢。

「喂,你這傢伙又有什麼事?我很忙的!」

電話里傳來凱莉不滿的抱怨聲。

穆青城道:「凱莉警官,我想儘快去舊金山,如果你實在走不開的話,我就自己先去調查一下,你能不能來,給個答覆吧。「

」這……「

凱莉握著手機的手抖了下,在她的內心深處,很期待與穆青城去舊金山,既有查案的因素,也想利用這次機會,由穆青城陪著自己好好休個假。

至於為什麼非要是穆青城,她沒法往深處想,更排斥往深處想,只是認為和那傢伙談得來,在一起很放鬆,心情也說不出的愉快。

「非要這麼急嗎?」凱莉問道。

「過完新年,也許我還要再去非洲,但聖誕節之前我很閑,閑著也是閑著,我想抽空把謝琳的案子給辦掉。「

」那……我盡量吧,一個小時之內,我給你答覆。「

凱莉掛了電話,立刻安排起來。

准准一個小時,穆青城的手機進來一條信息:」下午四點,肯尼迪國際機場t7航站樓見,我訂過票了,不許遲到!「 (謝謝好友hboos和好友彩色蝙蝠的各兩張月票,好友色色的看v的月票,好友從,前彳疒的打賞和月票~~)

下午四點,穆青城背著旅行包,準時趕到了肯尼迪國際機場t7航站樓,遠遠就看著了凱莉,緊身牛仔褲,大皮靴,一件碎花羽絨夾克盡顯幹練英姿,還拖著個大皮箱。

「凱莉警官,去舊金山沒必要拖這麼大的皮箱吧?」穆青城快步走過去,望向了皮箱。

凱莉淡淡道:「我認為調查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所以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給,皮箱拿著,聽說你們華夏男人很樂意為女***,對吧?「

「是的!」穆青城接過皮箱,伸出胳膊肘子,笑道:「還扮情侶?」

「哼!」凱莉冷哼一聲,拐住穆青城的胳膊,向機場走去。

穆青城不由嗅了嗅鼻子,又把凱莉往回拽了點,湊上脖子嗅了嗅。

「幹嘛?」

凱莉不滿的轉回頭。

穆青城問道:「你搽香水了?」

「要你管!」

凱莉俏面微微一紅,毫不客氣的瞪了一眼過去。

穆青城莫名其妙。

航班是4點35起飛,晚上8點10分抵達舊金山國際機場,全程6小時35分鐘,機票錢由凱莉從警局的公費中出,時間還是挺緊的,換了登機牌,過了安檢,便匆匆登機。

機型是空客a320,乘客以白人和黑人居多,也有少量的黃種人,這還是穆青城第一次乘坐美國的國內航班,第一印象是失望!

全飛機就沒一個看的順眼的空姐,都是大媽類型,身材臃腫,這和華夏航班一上飛機就映入眼帘的盈盈笑臉簡直不能比啊,更和凱瑟琳號上一飛機的**女郎恍如天堂地獄之別。

「哼!」凱莉回頭又哼一聲:「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就是沒有漂亮空姐么?

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曾經的泛美航空是業界閃瞎眼的顏值傳奇,對俊男美女的苛刻要求深刻的影響到了亞洲及中東土豪航空公司,並被延用發揮成篩選空乘人員的標準,那個時候顏值不達標真可以直接捲鋪蓋走人的。

不過你沒趕上好時光,在美國社會的各種主義興起以後,航空公司因顏值取人被控以歧視,這類官司沒少吃。

況且美國空乘工會的勢力非常龐大,你以為管理層不想使用年輕人?至少可以有效的降低人力成本,還能給乘客帶來愉悅的感官享受,但是工會不讓,時常組織罷工與你玩玉石俱焚,也因此服務越來越差勁。「

穆青城兩手一攤,無奈道:」凱莉警官,謝謝你為我普及了知識,其實我沒有那麼多想法,航空業的本質是運輸,空姐的最主要職責是在意外發生時向乘客提供有效的救助,顏值再高她也不會屬於我。「

」你還嫌我嘮叨了!「凱莉不憤的輕捶了穆青城的胳膊,卻是突然望向過道,現出了善意和尷尬的笑容。

穆青城也看了過去,一名四十多歲,滿臉橫肉的空媽正惡狠狠的瞪了過來!

凱莉小聲道:「少看,別惹事,否則她可以控告我們歧視,雖然不至少坐牢,卻能讓你噁心的夠嗆,趕緊把箱子架上去!」

「好的!」

穆青城也向那空媽善意的笑了笑,就把皮箱和背包放上了行李架,坐在了凱莉身邊,再看向凱莉,都從對方的目中讀出了一絲無語。

不片刻,飛機沿著跑道滑行,一震之後,刺入長空,乘客們有的打開機載電視,有的聊天,還有的索性睡大覺,凱莉翻了翻飛機上提供的旅遊雜誌,便吞吞吐吐道:「你說我身上有味兒,到底是什麼味兒。」

「嗯?」

穆青城瞪大眼睛看向了凱莉,漸漸地,他明白了,嘴角也浮現出了笑意,難怪今天搽了香水,原來是被自己的那句話給害了啊!

「看什麼看,到底說不說!」

凱莉紅著臉掐了穆青城一把!

穆青城正色道:「凱莉警官,首先我為我的無心之語給你帶來的困惑向你道歉,其次,我必須稱讚,你身上的味兒就是最正宗的女人味兒,比香水好聞多了,真的,我沒騙你,我很喜歡你身上的味道,其實你沒必要為我改變的,以後別用香水了,嗯?「

凱莉頓時俏面緋紅,結結巴巴道:「誰……誰為你改變了,你想的挺美的,我幹嘛為你改變?我愛搽香水怎麼著?不服啊?」

穆青城呵呵笑了起來。

凱莉惱羞成怒,一把抓住穆青城的手,放在嘴邊,作勢欲咬!

穆青城的笑容僵硬了!

「哼!」凱莉怒哼一聲,這才把手放下,臉轉了回去。

穆青城小心翼翼道:」凱莉警官,我們說好了扮情侶,你沒必要靠我那麼遠吧,過來點!「

凱莉紋絲不動。

穆青城有些遲疑,但還是伸手攬住凱莉的肩膀,拉入自己懷裡!

「別弄!」

凱莉掙了掙,卻被穆青城強行摁住,她的身體僵住了,既不靠著,也不挪走,就象是打冷戰一樣。

穆青城保持原有姿勢不變,低頭看著她。

「討厭死了!」

凱莉狠狠捶了一拳過去,身體也軟了下來,偎著穆青城的肩膀。

穆青城順手摟著凱莉的腰,凱莉拱了拱,完成了從母老虎到小貓咪的轉變,把臉頰埋在穆青城的胸前,緩緩閉上了眼睛。

……

美國航班的服務比較一般,也很摳門,由西海岸飛到東海岸,六個多小時的航程,飛機上居然不提供正餐,也不象華夏航班有牛奶、果汁、咖啡等多種選擇,只給每位乘客提供一小瓶清水和一小袋餅乾,但美國人好象習以為常的樣子,沒有人抱怨。

晚上8點10分,飛機準時降落在了舊金山國際機場!

舊金山氣候宜人,溫度比紐約稍高些,十二月初的體感溫度大概在十度左右,還是很舒適的。

下了飛機,一郁濃郁的科技氣息撲面而來,舊金山所處的大灣區不僅有聞名於世的矽谷,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也是google,蘋果,英特爾,惠普等科技企業的總部與研發中心所在地。

全市人口百萬左右,華人佔了約六分之一,這個比例在全美首屈一指,機場與街道上,到處都是中文標識。

「是先吃飯還是找地方住?」出了航站樓,凱莉問道。

穆青城道:「先吃飯吧,然後我們住舊金山,明天再去伯克利。」

「去那邊,大娘水餃!」

凱莉伸手一指。

舊金山機場有大娘水餃倒是挺意外的,其實穆青城並不喜歡大娘水餃的口味,但是無論如何,也比吃漢堡、熱狗之類的食品要好。

兩個人進了店,點了好幾盤不同口味的餃子,還有些冷盤,狼吞虎咽之後,叫了輛計程車,趕往舊金山市。

舊金山雖然沒有紐約那麼繁華,卻更加的清爽和整潔,好象治安也挺不錯,不片刻,計程車就把兩人送到了舊金山聯合廣場。

凱莉偎著穆青城,向四周打量了番,扯著穆青城的膀子道:「住希爾頓大酒店吧,服務挺好的,價格也不是高的離譜。」

「好的。」

穆青城沒什麼意見,摟著凱莉步入大堂。

「兩位好,歡迎光臨!」

前台小妹笑容可掬的招呼。

「兩個大床房!」穆青城伸出兩根手指。

頓時,前台小妹現出了看怪物般的神色,眼珠子滴溜溜的在穆青城和凱莉身上打轉。

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到我家啊,這兩個一看就是情侶,居然不住一起?

凱莉也顯得挺不好意思的,催促道:「有沒有?」

「噢,對不起,對不起,請稍等!」

前台小妹在電腦上操作起來,沒多久,帶著歉意道:「很抱歉,大床房只剩一間了。「

穆青城問道:」標間呢?「

服務小妹搖了搖頭:」標間也沒有,只有總統套房。「

凱莉不敢置通道:」怎麼可能,這麼大的酒店,難道連客房都沒有嗎?「

服務小妹兩手一攤:」從本月2號到12號,西美創新科技大會於舊金山召開,湧來了很多全球各地的科技精英,而且學校已經放假了,因為寒假的時間太短,很多留學生選擇了留在美國,其中一些有錢的直接住在了舊金山的各個酒店,我想應該是兩個因素疊加的原因吧。「

」要不要去別的地方看看?「穆青城向凱莉問道。

前台小妹目中的疑惑之色更濃,勸道:」其實不僅是我們,整箇舊金山的客房都很緊張,你們就算去別的地方,也未必能找到,假如你們沒找到再回來的話,也許連這間都沒有了。「

又一個前台小妹警惕的質問:」你們不是情侶么?為什麼不住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