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陣法也陡然間破碎!三人屍體墜入了地面,死樣有些凄慘,整個身軀因為神鼎的巨大威能,都被壓迫得癟扁起來。

撕!

場面異常的安靜!

沈依依雙眸瞪得宛若巨大的珍珠一般,差點就掉下來了,她有些難以相信眼前的事實,一個玄變境第八變的武者,居然能斬殺三個域主境武者,一時間覺得世界有些瘋狂起來!

程無雙瞬間收回丹鼎,從破碎的陣法中緩緩落地,臉上浮現出淡淡笑意,目光卻冷凝著傅家那八個玄變境武者。

「你們是自己死,還是我動手?」冰冷的話語,帶著幾分桀驁,從程無雙的口中述出。

面對這一幕,四周已經寂靜的可怕,那些玄變境武者們都獃獃望著眼前這位斬殺了域主境的少年,一時間大腦空白一片,實在難以想象,究竟那紅色劍陣之中發生了什麼,竟然轉眼間三個域主境武者就這般慘烈的死去! 場地上,三位域主境武者的屍體靜靜的癱倒在地面,鮮紅的血液流出。

看著那血液,圍觀的群眾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心中紛紛暗道這至尊閣的少年真是太厲害了,以玄變境斬殺三位前來鬧事的域主境武者,這份戰力,恐怕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畢竟這都跨越了一個大境界!

在樓閣頂層的沈常見到這一幕,那一雙深邃的眼眸陡然間收縮了一番,然後旋即一笑,自語道:「看來無雙小友果然是奇人,沒想到面對三個域主境都可以斬殺,若是他能到達域主境,一定位於赤炎帝國頂尖天才之流!」

「我一定要想盡辦法幫助他到達域主境才可以,【群英試煉大會】可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一個月從玄變境第八變進階到玄變境第九變,然後吃下帝品菩提丹,雖然時間有些倉促,但我想若是無雙小友的話,一定可以完美完成!」

沈常看著程無雙的眼神越來越覺得親切起來,在程無雙的身上,似乎已寄託了一份希望,若是程無雙能夠代替最為落魄的湘郡參加【群英試煉大會】,獲得冠軍的話,那麼湘郡的地位也會得到提升,不至於是一個吊車尾了。

視野轉移,此刻的傅家餘下的那八人,臉色青白交加,眼眸中的瞳孔因為那驚恐與憤怒,變得細小無比,血絲在頃刻間就已經沖刷了雙眼。

一個人拳頭捏的緊緊得,因為恐懼與憤怒而略微輕輕顫抖。

只聽那人對著他人小聲道:「我們快回家族通知家主!」

那七人聞言,紛紛點頭,轉身就跑,眼下若是繼續待著,恐怕會成為那少年劍下的亡魂。

想跑?

程無雙眼睛微微一眯,沒有出手,不過,在他的身後,四道靚麗的身影早已經掠過他頭頂,駕馭凌冽的劍器,向著傅家餘下八人殺去。

這四道身影紛紛是程漣欣,柳煙兒,張欣,谷塗玥,張昕蘭。

目前四人只有玄變境第五變的實力,不過,對付這八個玄變境第九變的武者已經搓搓有餘。

剛才程無雙沒有出手,而是暗中傳音,讓這四位美女副閣主出手,之所以這麼做,還是為了今天給至尊閣鎮場子,讓他們知道至尊閣內每一個人,都不是吃素的。

不光他要展露鋒芒,在至尊閣中其他人也應該展露鋒芒,尤其是這四個姿色絕美的女閣主,讓他們在眾人眼中展現一翻血腥的一面,亮翻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那些圍觀的群眾們見四個嬌美的少女凌空御劍刺去,不禁暗自詫異少年為何不出手,這四個嬌美的少女,可只有玄變境第五變,若是對付那正在逃跑的八個傅家武者,恐怕凶多吉少。

眾人覺得眼前的黑衣少年已經夠變態了,心中忖思斷然他身邊的人再天才一點,也不可能像他那般厲害了,若是跨越四個小境界能斬殺敵人,那麼這四個少女也要屬於妖孽一流了。

似乎所有看客,都不覺得這四個嬌美的少女能斬殺那八道身影!

傅家那八人感知到背後劍氣襲來,立刻轉身出劍迎擊而去。

「原來是幾個小丫頭!」

這八個傅家武者見追殺而來的四個少女,修為不過玄變境第四變,一時間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遠處不打算出手的黑衣少年程無雙,尋思這究竟是演哪場戲。

「你們八人,都死吧!」

程漣欣語氣冷淡,她那水波靈眸之中,一點劍芒閃現而出,施展程無雙傳授的《北冥魂劍決》,同時動用一種特殊的秘法,使得靈魂劍技的威能陡然間翻倍。

另外三女,也紛紛施展出同樣的劍法和秘法,與傅家八人周旋開來。

「你們這群找死的小丫頭,敢攔道,就別我們辣手摧花!」

劍法破虛而出,瘋狂的劍意從傅家武者的劍器之上爆發而出,將一個玄變境巔峰的武者氣勢,攀升到了巔峰。

沈依依和杜莎都紛紛露出一抹擔憂之色,杜莎連忙走向前問程無雙:「無雙公子,她們可能不敵,你還不去幫忙?」

程無雙淡淡一笑,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蹭了蹭鼻樑道:「誰說她們不敵,你兩個且看好了!」

「至尊閣的女孩,可非同一般喲!」

程無雙神秘一笑,目視著程漣欣四女。

見此,沈依依和杜莎都紛紛皺眉起來,心想難不成這四個和他們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女,也和程無雙是一個級別的妖孽不成?

作為和程無雙在流沙嶺相處了一些時間的杜莎,突然間!想到了白紫成,王辰,周鬼三人的妖孽天賦,在玄變境第四變時,就可以斬殺玄變境第八變的武者,想必這四個少女應該也擁有那等戰力吧。

那一抹擔憂除去,用著好奇與期待的目光移向不遠處,杜莎只見四個少女與傅家八人劍法周旋,以深奧玄妙的劍技,與傅家人打得勢均力敵。

「我們動用血統力量,儘快斬殺這四女!」

傅家一位武者沉聲道,他見四女的劍法同出一路,四人劍意相通,使得威能更加強大!若是繼續相鬥下去,敗北是遲早的事情。

幾乎同一時間,八人立刻激發血統力量,化為一尊狂化的野獸,雙目赤紅。

沈依依見此,沉吟道:「這是傅家的妖蛟血統,不過是普通的血統!」

程無雙淡淡道:「論起血統,她四人可優秀多了!」

杜莎聞言,目光在四女身上陡然間一凝,她見那四女的血統也激發了系統,不過那血統之力玄奧無比,竟然可以駕馭水火之力,只見劍氣之上,一團水霧纏綿,在一道道火焰的加持下,化為高溫的白色霧氣,瞬間包裹了八人!

一時間,根本無法看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聽見劍鋒相交的錚錚作響之聲,沒過多久,慘叫聲接連起伏,一道劇烈的狂風破開白色霧氣。

眾人只見地面已經躺著八具屍體,紛紛殘忍的死去,咽喉,心脈,四肢紛紛被劍氣刺穿,就連身軀,也破開了無數個洞。

斯!

又是一口涼氣,眾人想不到這四個少女手段如此毒辣,不禁紛紛對至尊閣高看起來。 面對一個新開業的商行至尊閣所展現出的實力,無疑已位於這白城頂尖之流了,那些潛在的挑釁之人,見到傅家的下場后,也就紛紛打消了作惡的念頭,心中對這至尊閣升起一片敬畏之意。

沈依依見四女淡然的返回,俏臉上流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向著程無雙點了點頭,不禁柳眉一挑,她有些驚愕,四個出劍殺人如此兇狠的少女們,居然還能自如的綻放出如此親切溫柔的笑意,這究竟是什麼心態?

沈依依不禁暗嘆:果然跟著程無雙的人,都屬於怪物級別的存在。

杜莎這時候嘆息一聲,心中的想法也和沈依依一樣,用著看怪物的眼神撇了一眼程漣欣等四女,忽然想到程無雙身邊一共有著十三個人,尋思著這十三人是不是都是這般妖孽啊。

樓閣之上的沈常見到這一幕,目光震驚的也是微微瞪起眼睛,以玄變境第五變的修為斬殺玄變境第九變武者,其中的難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玄變境第六變可以一道坎,到達玄變境第六變的武者可以輕易碾壓十位玄變境第五變的武者,可那四個少女,竟然無視這種巨大的力量差距,這份戰力,當真可怕。

更讓沈常覺得驚奇的是,這四位少女所展現的血統之力,似乎都是一樣的,並且幾乎全是遠古級別的血統,令得他尋思程無雙是不是那個隱士的遠古血統家族。

不過想到這些人修為境界很低,也就打消了他那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個遠古血統家族,再怎麼說也可以位於頂尖勢力之流了,在這個年紀,早就處於界靈境的級別了!

這場實力差距懸殊的挑釁之戰結束,那些圍觀的人群也逐漸散去。

消散的人群中,出現了幾個面色陰沉的身影。

其中一個瘦削少年因為劇烈的憤怒,猛烈的將手中碧玉的摺扇凌然間震碎,轉身就走,後方十多個隨從緊隨其後。

此人正是司馬青!

「誰收集的情報!」

「不是說這群傢伙沒勢力沒背景嗎?為什麼戰力如此了得!」

他的話語中,充滿的濃濃的畏懼之色,那抹恐懼帶來的憤怒,令得陰沉的目光中冒出一絲星火。

「回主子,我探查的時候,的確是從天冥城來的,沒有任何背景和來歷。」

「只是小的沒有想到,一個玄變境的武者,竟然能夠那麼簡單斬殺域主境!這太不合常理了!」

說話的是一個看上去有著四十歲的中年人,實力到達了玄變境巔峰的層次,語氣中帶著一絲畏懼,目光因為驚恐而閃爍不定,額頭隱隱間,冰冷的汗珠從臉頰滾落。

剛才若不是傅家先出手,他們一直隱藏在人群中觀戰的話,恐怕今天,就要栽在那黑衣少年的手中。

司馬青冷聲道:「我本以為可以拿下那小雜碎,沒想到竟然強到同時面對三個域主境武者,都可以遊刃有餘的斬殺,這份實力,至少也有著領悟出三門道意的域主境的修為了!」

以他的實力,也不過領悟出了一門道意,而身邊兩個域主境的隨從,也只是比他強上一些,他們的實力,差不多僅僅比傅家強上了一點。

若是正面與程無雙交鋒的話,估計死樣不比傅家那些人慘。

想到這裡,司馬青就憋了一肚子火氣,本來今天還說腳踩程無雙那小子,然後將那三個美女攬回府中,結果還沒開戰,就被那小子展現出來的戰力也嚇得縮回去了。

這份窩囊氣,令得平日里囂張的他感覺十分難受。

對擁有郡王之子的身份,平日裡面何等威風,現在,居然連個屁都不敢站出來對別人放一個,那種極高的自尊心與虛榮心的作弄敢,令得他嘴角緊咬的牙齒髮出咯咯聲響。

他不是蠢人,有些事情知道退步,就好比現在,他知道隨著散去的人群褪去,一定是最好的結果,若是想弄死程無雙,得到那三個嬌嬈的美女,那麼就得從長計議,至少需要回到元郡,在他父親手下派遣一個域主境高手過來。

「主子,我們這就灰溜溜回去,不找回場子呢?」

一個沒長腦袋的僕從小聲問道。

這番話語,令得司馬青惱怒不已,道:「你以為呢?就憑你們這群廢物上去,估計連一招半式都承受就不起,我何必去丟那個臉,搞不好命都要搭上。」

然後他冷冽一笑:「還有沈依依那女人,居然和這小子走得這麼近,搞不好真的和這小子有一腿!」

想到他追求的女人,不光拒絕了他,還和別的男的有那麼一腿,並且這個男的身邊還美女如雲!頓時,強大的妒忌之火,還有胸膛蔓延的憤怒,令得他不禁拳頭緊握,手臂之上,有些輕微的顫抖起來。

「算了,等我回到元郡,就準備【群英試煉大會】的事情!」

「一旦取得優勝,等我再次光臨湘郡之時,我就不相信那程無雙還能敵得過我,還有那沈依依,還那群女人,我要通通收來當小妾!」

「哈哈……」

狂笑一聲,司馬青一揮袖子,臉色有些猙獰的走去。

見狀,他的隨從以為司馬青被程無雙的戰力嚇住了,有些失心瘋,才會無緣無故的大笑起來,不禁為他們的主子默哀,同時又對那黑衣少年程無雙升起一抹畏懼感。

……

傅家的府宅,位於城中心不遠處,最為繁華的地帶。

一個握著茶杯的白眉老者凌然間將手中的茶杯震碎。

「什麼!傅成竟然死了!」

老者那雙滄桑的眼眸劇烈的收縮,瘦弱的身子猛然一顫,那雙白眉隨著瞪大的眼睛而高高挑起,額頭全是黑線,臉色在幾個呼吸的時間,陰沉下來。

「說,誰殺的?」白眉老者尋問著身邊的黑衣武者。

「會家主,是一個叫程無雙的少年,至尊閣的閣主!」

白眉老者聞言,冷哼一聲,目光中凶煞之意綻放,臉色也瞬間化為猙獰。

他現在憤怒與懊悔交加著!他憤怒這白城竟敢有人殺他傅家之人,懊悔則是在順著傅成的性子,讓他去砸新開張的至尊閣的場子。

「哎,我傅家的精英後輩,又少了一個,一個月後的【群英試煉大會】就要開始了!傅成呀,你怎可這般輕易的死去!」白眉老者用著悲涼的強調說完話,目光立刻起了無盡的殺戮!

傅成是他看著長大的,家族給予了傅成太多了的資源,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在【群英試煉大會】上取得名次,一震族威,可惜,居然命隕於一個外來少年手中!

「傳我的話,號召全族武者,踏平至尊閣!」

最終,那白眉老者用著硬朗與低沉的語氣,帶著一股恨,向著身邊的族員吩咐道。 至尊閣的開業第一天,經過第一個挑釁者傅成的戰鬥之後,幾乎是沒有什麼人敢來搗亂,在這白城中,你若是背後沒有靠山,就會麻煩不斷,若是想要安穩的發展,那麼就得展現出狠毒的一面,讓所有起歹心的人畏懼你。

越是強大的人來砸場子,只要能夠將之挫敗,那麼無疑將會獲得巨大的榮耀與受到周圍人的敬畏。

程無雙因為傅成一戰,得到了無數武者的認可,幾乎觀看的那些武者,都將至尊閣發生的事情在白城瘋狂傳遞。

整整一天時間,至尊閣的生意空前火爆,購買丹藥,銘紋,器具的人非常之多。

轉眼間,到了晚上,夜幕即將來臨,至尊閣到了停業的時間。

「一天時間過去了,想不到就只有傅家的人來砸場子,白城那麼多家族,怎麼就沒人了?」

程無雙拌了拌嘴,覺得很掃興,他本來還說多得罪幾家,拉夠仇恨值,然後登門斬殺,將那【玄變萬首】的任務給完成,獲得那枚遠古血統果實的種子,不過以目前的形式來看,似乎完不成了。

聽到程無雙的話語,一旁的杜莎不禁白了程無雙一眼,覺得這傢伙真是奇葩,別人開商鋪前燒香拜神,為的是挑釁搗亂的人少一點,可他倒好,唯恐不亂,還希望多來一點。

可想到程無雙那令人恐怖的實力,杜莎覺得這傢伙思維估計和正常人不一樣也可以理解了。

「商行店鋪已經鎖好了!我們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沈依依對著眾人說道,目前杜莎程無雙等人,都暫且住在郡王府,因為那裡對於他們來說比較安全。

程無雙目光在此刻望向遠處,忽然見到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來。

「我們恐怕這會還回不去了!大魚來了!」看著那浩浩蕩蕩的幾百人,其中域主境都擁有十來位,玄變境巔峰的武者,更是不在話下!

他們一起散發著武者氣勢,從遠處行來,路人都被這群人那凶神惡煞的面孔嚇得個個驚退,一股股寒冷與狂躁的勁,隨著這群人的走近,而變得凌冽起來。

沈依依也感受到了那股氣勢所散發的強大之力,臉色微微陰沉,她見帶頭的是一個白眉老者,手中拿著一把陳舊的劍器,一身白色衣袍在那凌冽的風勁中搖曳。

「這是傅家的人!」

沈依依柳眉一觸,想不到傅家竟然派了這麼多武者來,就連傅家的白眉老怪都來了。

他們就只有十多人,若是與幾百號人交戰,估計應該敵不過來吧,沈依依想到的便是儘快跑去搬救兵。

不過她卻發現程無雙手中已經拿出了那把黑色的石劍,向著那傅家的幾百人走去,臉上全是桀驁之色。

「程無雙,你這是幹什麼?」

沈依依不解,面對那氣勢濤濤,目光中都散發這濃郁殺氣的敵人,就算他再強,面對一支擁有十多位域主境的武者隊伍,想要擊潰,也未免太過於天方夜譚了。

就算是他父親,想要將這群人鎮壓,也需要不小的代價。

「你們先回去吧!這裡交給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