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兄你聽我把話說完.這頭遠古雷鷹並非是真正的遠古雷鷹.可能是一頭因為繁殖困難.遠古雷鷹與其它飛行靈獸產下的後代.也就是說它的血脈並不純正.並非是一出生便能夠掌控天地雷電的真正遠古雷鷹.而是一頭雜種.實力僅僅在六級初期.能夠操控一些雷電力量而已.」

聽到於雷這般說.朱毅才算是微微鬆了一口氣.不過儘管是這樣.那這頭雜種遠古雷鷹也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因為六級初期的靈獸.真正的戰鬥力恐怕能夠達到人類武聖三級到四級的層次.加上遠古雷鷹傳承下來的種種秘法.說不定能夠有人類武聖五六級的戰鬥力.就算是朱毅上去.恐怕也是夠嗆.

「那瘋子又是怎麼回事.」朱毅知道了這遠古雷鷹.便又問起了之前於雷口中所提到的瘋子來.

「那瘋子說起來有些話長.先前大家都知道.在青玉平原東側的山脈里.有著一個修鍊狂魔在不斷地找那些靈獸單挑.甚至是一個挑一群.不斷地在生死之間來磨練自己.」於雷搖搖頭.顯然對這修鍊者有些無語.

不過朱毅聽在耳中.倒是覺得這修鍊者雖然瘋狂.但是挺適合當一名合格的修鍊者的.因為只有這樣的修鍊者.才能夠不斷突破自己.成就大道.

「本來那傢伙要是自己修鍊自己的.大家也不會說什麼了.但是那傢伙卻是發現了那隻遠古雷鷹.從此便將這遠古雷鷹當作了目標.和它耗上了.每次去都被遠古雷鷹打得極慘.但是這傢伙的生命力卻是極為頑強.每次恢復之後.實力也會有所上升.便再去找遠古雷鷹戰鬥.」於雷說到這裡便不由得無奈地笑了起來.「后來人們發現了礦脈.想要進去搶佔的時候.這傢伙卻怕失去了練手的目標.便將那塊地盤給圈了起來.只要有人闖進去.他會先對付闖進去的人.再去找遠古雷鷹練手.」

「有意思.」朱毅倒是拍了拍巴掌.他對這個瘋子開始有了一點興趣.「如果有機會.我倒是想跟他交交手.」

「你倒是覺得有意思.但是你不知道.大家都覺得那傢伙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沒想到狠起來瘋狂.之前被七八個修鍊者圍攻.在逃脫之後竟然埋伏起來.將這七八個修鍊者一一分開殺掉.絕對是個狠人.」於雷搖搖頭.如果是他的話.他是不願意招惹一個這樣的瘋子的.能夠跟蹤上你一個月.然後趁你鬆懈向你下手的.是最難對付的那種.

「斯斯文文.」於雷卻沒有注意到.當朱毅幾人聽到斯斯文文這幾個字的時候.眼睛便是亮了起來.朱毅盯了馮婉和曹宇一眼后.向著於雷臉色有些古怪地問道.「於兄.不知道能否描述一下那人的樣貌.」

「樣貌我沒見過.所以我倒是說不出來.但是根據現場的人描述.那傢伙是戴著一副眼鏡.最早的時候背後還背著一筐書籍.端的是奇怪無比.」於雷想了想.然後答道.

「林庸.真的是林庸.」聽完於雷的描述.馮婉便禁不住叫了起來.

「什麼.」這下輪到於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哈哈哈.於兄.先前我不是說我們還要等幾位同伴么.他便是其中一個.」朱毅也哈哈大笑起來.得來全不費工夫.竟然無意之間知道了林庸的下落.

「他是你們的同伴.果然有什麼樣的隊友.就有什麼樣的瘋子……」想到朱毅之前跟自己戰鬥時候的瘋狂勁兒.於雷這下倒是有些相信了.但是很快他就變了臉色.道.「糟糕.我突然想起來.聚集在那礦脈附近的修鍊者似乎已經集結在了一起.成立了一個聯盟.便是要專門對付他和那頭遠古雷鷹.霸佔礦脈.本來之前我的意思是我也去分一杯羹的.現在……你們要是不趕過去.我怕你們的朋友就……就算他再厲害.也敵不過四五十個人向他出手啊.」

聽到於雷的話語.朱毅也是臉色一變.如果於雷所言非虛的話.那林庸接下來恐怕是真的要遇上麻煩了.

「於兄.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告辭了.還請給我們繪一張地圖.標明一下方向.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無論是礦脈還是林庸.對於此時的朱毅等人而言都是同樣重要.所以這青玉平原東邊的礦脈所在地是必須去一趟了.而且速度還得加快.

「沒有問題.既然你們急著趕路.我這府上還有幾頭代步用的靈獸.比你們自己趕路要來得方便.」於雷倒是爽快.直接向著朱毅道.在兩人不打不相識之後.主要發現於雷其實比自己想象中要直爽許多.心地也不算壞.

「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就不客氣了.」朱毅點點頭.然後朝著曹宇使了一個眼色.

曹宇會意.從懷中取出一塊玉簡.然後遞給了於雷:「於兄.這是那一次性聚靈陣的製作之法.感謝你給了我們如此重要的訊息.這便算作我們的一點心意.」

於雷看到曹宇的動作.也是喜出望外.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無意地透露出的信息.卻是幫了朱毅等人一個大忙.不過於雷倒是沒有客氣.這一次性聚靈陣的製作方法對於他來說也是十分重要.所以便痛快地收下了.而且趕緊吩咐人去給朱毅等人準備代步靈獸.

於雷所準備的代步靈獸便是先前他用來拉馬車的火烈馬.總共準備了三匹.這火烈馬的速度並不慢.而且耐力較好.朱毅等人出城之後便按照於雷所指示的方向迅速地趕去.

而此時在青玉平原東面的一處森林邊緣.四五十名修鍊者集結在了一起.似乎正在商討著什麼.

同時.在那森林的深處.一個戴著眼鏡的文弱少年正盤腿而坐.身上一道道靈氣不斷地升騰.赫然已經狂戰士巔峰的修為.此時正在衝擊半步武聖的瓶頸.

半晌之後.那文弱少年的眼睛緩緩睜開.輕輕吐出一口白氣.然後搖了搖頭.

「又失敗了.還差了點什麼.就只差那一步啊.」

看來對方衝擊瓶頸的行為最終是失敗了. ?「這幾天又修養得差不多了.還是戰鬥才能夠讓修為提升得更快.去找那個小傢伙再玩玩.」文弱少年的嘴角洋溢起一個笑容.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不是朱毅等人正在尋找的林庸卻又是誰.

不過林庸這個時候卻不知道.一場針對自己和那頭遠古雷鷹的圍剿行動.已經在醞釀之中.

林庸的身形在森林之中不斷地穿梭.他彷彿對這裡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熟門熟路.很快就到了一處山谷前.

「小麻雀.我又來了.快出來讓你林大爺揍揍.」

如果有人聽到林庸竟然敢叫一頭遠古雷鷹.哪怕是雜種的遠古雷鷹做小麻雀的話.一定會罵他是個瘋子.當然.在那些熟悉這一帶的修鍊者眼中.林庸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了.

「唳.」

彷彿回應著林庸的叫喊一般.一聲鷹唳驟然響起.清亮無比.緊接著一頭黑得發亮的身影從那山崖之上落下.同時落下的還有一道紫色的雷電.

「切.這些招數小爺都玩得不想玩了.趕緊來點給力的.不然就把你這扁毛畜生給剁了熬湯.」林庸身形一閃.那紫色雷電便落在了他剛才站立的位置.不過他自己卻是毫髮無傷.同時他朝著那黑色身影豎起了一根中指.鄙視地喊道.

如果朱毅等人在這裡的話.就能夠知道.這的確就是林庸的作派.表面上看起來斯斯文文.尤其是看書的時候尤其安靜.但是一旦進入戰鬥狀態.這傢伙比任何人都要瘋狂都要囂張.和他的長相完全是成為了一種反比.

「呼.」

一道颶風從一旁颳了過來.夾雜著紫色的雷電.顯然對於林庸的話語.那雷鷹還是十分惱怒的.不再跟林庸打招呼.而是直接用風雷招呼了過來.

「你的先祖就只是玩玩雷.你現在還玩風.不夠專一啊.怪不得玩啥都玩不好.」林庸暴喝一聲.一拳朝著前方轟出.狂暴的拳風將那颶風給轟散.就連那紫色的雷電都被轟的偏向了一旁.劈在了樹榦之上.

那遠古雷鷹似乎也發現這樣不痛不癢的沒有意思.雙翅一拍.便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了林庸的身旁.鋒利的鷹爪向著林庸的頭皮抓下.同時一道道雷電不斷地從天上落下.向著林庸轟擊而下.

周圍的石頭不斷地被落雷給轟碎.林庸卻是沒有挪動自己的腳步.只是單純依靠著一雙手和那雷鷹搏鬥著.

林庸這一年左右的時間.把功夫幾乎都花在了自己的這一雙手上.此時雙手不斷地朝著空中拍擊.一道道掌影如同幻化飛舞的蝴蝶.虛虛實實.讓人看不真切.但是那雷鷹的每一抓.幾乎都被林庸給拍開.根本沒有辦法落在他的身上.就連那雷電.都被他給完全盪開.

「這撲龍十八解的確是神技.就是太難修鍊了一點.到現在我也不過才將這盪字訣給修鍊成功.」看到自己的掌影越來越快.那雷鷹幾次被自己逼得高飛起來躲避自己的攻擊.林庸在心中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剛剛來到這天元禁地.就是出現在了這裡.不過是一處懸崖邊上.還運氣十分不好地滾下了山崖.但是他又運氣很好地掉入了一個山洞.十分老套地遇到了一具屍首.並且撿到了一本名為撲龍十八解的秘籍.

在仔細地研究完了這部秘籍之後.林庸肯定這絕對是一套神技.它講究的是拆招.能夠破掉天下一切武技.雖然現在林庸只是修鍊成了其中第一部分盪字訣.但是他已經足以依靠它和這遠古雷鷹斗個旗鼓相當了.

甚至之前那些人圍攻林庸.林庸也是依靠著這手盪字訣才存活了下來.

剩下還有十七種手法.林庸還在揣摩之中.

而且林庸發現.以這撲龍十八解配合自己的影之力.絕對是混戰的最佳搭配.

那遠古雷鷹被林庸給逗弄得徹底毛了.一聲清嘯從口中發出.接著雙翼猛拍.一道道風雷夾雜的雷球便朝著林庸暴射了過去.

轟轟轟轟.

這些雷球威力奇大而且速度奇快.即便是林庸的速度不錯.也被不少雷球給砸了個正著.身子倒飛出去撞在樹上.頭髮也直接炸開.一根根豎了起來.

「你奶奶的.小爺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林庸也是叫了起來.說實話.他和這遠古雷鷹交手已經不下幾十次.那雷鷹殺不了他.他也殺不了雷鷹.因為自己有著盪字訣可以盪開大部分的攻擊.但是雷鷹會飛.而他還沒有突破武聖.不可能追殺雷鷹.

反倒是這一來二去.林庸倒是對這雷鷹有了感情.漸漸地他是將對方看作了一個伴兒.他的打算是在這裡修鍊突破到半步武聖之後.便出去找朱毅等人.而並非是真的要殺了雷鷹.

「轟.」回應林庸的是又一個雷球.而且這個雷球將林庸轟中之後.那雷鷹竟然發出一陣嘎嘎的笑聲.十分人性化.就像是在嘲笑林庸一般.

「媽的.看我怎麼收拾你.」林庸哼了一聲.腳下一跺便要向著那雷鷹撲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形卻又突然停了下來.讓那已經飛起來的雷鷹都是有些不解.

林庸慢慢地轉過身.看著身後的樹林.嘴角浮現出意思冰冷的笑容.朗聲道:「既然來了.就都現身吧.偷偷摸摸有著什麼意思.」

隨著林庸的聲音落下.一個個身影慢慢地從樹叢之後走了出來.約莫有四五十人.而且實力都在狂戰士六級以上.

「嘖嘖.倒真看得起我.六個狂戰士巔峰.其他的路人甲路人乙實力也還湊合.今兒是想把我這條小命給徹底留下么.」林庸看著面前這一大幫人.冷聲道.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先前為了保護雷鷹.而向這些人動過手.早已經結下了仇.只是之前那些人各自為戰.奈他不何.現在看來是要團結在一起.向自己動手了.

「瘋子.如果你自廢修為的話.我們也可以留你一命.」那些人之中有著一人走上前來.向著林庸說道.

「呵呵.如果我讓你自廢修為的話.你會同意么.要打便打.哪兒那麼多廢話.還有.取名字別取那麼難聽那麼沒文化的.那些沒良心的傢伙.以前給我取的變態書生這個名字多有意境.」林庸冷笑一聲.雙眼之中透出一絲狠意.一股在廝殺之中磨練出來的冰冷殺氣也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道.「不過.我奉勸各位一句.今天要弄就最好把我給弄死咯.否則我只要還剩下一口氣.我可記得各位的樣貌體形.哪怕追遍這天道九重天.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

林庸一字字一句句吐出來的冰冷話語讓不少人的身子都是微微一顫.不由自主地朝後退了一步.先前說話那人聽到也是一愣.接著便反應過來自己一方這下是弱了氣勢.立馬道:「大家別跟他那麼多廢話.上.今天一定要將他和那雷鷹給殺了.礦脈就是屬於我們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果然是不變的真理.」林庸從須彌戒指之中摸出了一副冰黑色的手套.質地如同蠶絲一般.戴在了自己的雙手之上.然後回頭向著那呆在樹上發獃的遠古雷鷹輕聲道.「扁毛畜生.我跟他們動手.你就趕緊走.只要你飛得夠高.他們便奈何不了你.如果我死了.看在大家打了這麼多場的份上.逢年過節記得給我弄點酒……媽的.這鬼地方.哪兒找酒去.算了算了.」

林庸的聲音較低.別人聽起來就像是他在自言自語一般.但是那雷鷹的聽力極佳.卻是全部聽入了耳中.也不知道到底是理解到沒理解到.反正它偏著頭呆了幾秒.接著翅膀一拍便朝著天空飛去.

「乖.這我就放心了.」看到雷鷹飛走.林庸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但是很快這笑容便漸漸變冷.並且擴大開來.

「來吧.崽子們.」

隨著林庸一聲長嘯.他便主動朝著眾人沖了過去.當他剛剛衝到人群之中的時候.一道道掌影便從他的雙手之間爆發開來.向著眾人飛快地拍去.

撲龍十八解.不僅僅是破盡天下武技.同樣也是一門極為高深的進攻手段.

盪字訣中帶著一股奇異的力量.林庸每轟出一掌.那股力量便會分散開去.引著對方反擊的力量向著其他人攻擊過去.

為什麼之前林庸覺得這撲龍十八解絕對是群戰的神技.便是因為它哪怕只是第一式.也可以輕易做到借力打力.將對方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盪出去.造成極強的破壞.

很快.林庸便處於這群人的攻擊中心.但是林庸的盪字訣越用越順.這些人便漸漸地被林庸的節奏所帶走.人群一下子就亂了起來.一會兒這個打中了那個.一會兒那個又打中了這個.而林庸就彷彿是在人群之中耍猴戲一般.逗弄著所有人.反正他一個人在中間.周圍真正能夠攻擊到他的也就那麼十來個人.

「影刺之術.」看到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密集.林庸的身體猛地一蜷.整個人蹲了下來.同時雙掌朝著地上一拍.

一道道影子從林庸的腳下分裂了出去.然後迅速地從地面之上立了起來.化作一根根尖刺朝著他身周的人狠狠地刺了下去.

「啊.啊.啊.」

一聲聲慘叫爆發了出來.林庸的影子攻擊在這個時候發動恰到好處.那些人本來就團在一起.這些影刺爆發開來的時候他們根本連躲讓都來不及.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影刺將他們的肚子、腳掌等直接洞穿.

「不要靠太近.用靈氣攻擊.」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有人提醒道.

這些人雖然是臨時聚集在一起.但是本身都是各個世界來的天才.反應自然是極快.立刻所有人都退了開去.化作了一個大圓.將林庸給圍在了其中.

「這幾天又修養得差不多了.還是戰鬥才能夠讓修為提升得更快.去找那個小傢伙再玩玩.」文弱少年的嘴角洋溢起一個笑容.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不是朱毅等人正在尋找的林庸卻又是誰.

不過林庸這個時候卻不知道.一場針對自己和那頭遠古雷鷹的圍剿行動.已經在醞釀之中.

林庸的身形在森林之中不斷地穿梭.他彷彿對這裡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幾乎沒有任何的停頓.熟門熟路.很快就到了一處山谷前.

「小麻雀.我又來了.快出來讓你林大爺揍揍.」

如果有人聽到林庸竟然敢叫一頭遠古雷鷹.哪怕是雜種的遠古雷鷹做小麻雀的話.一定會罵他是個瘋子.當然.在那些熟悉這一帶的修鍊者眼中.林庸已經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了.

「唳.」

彷彿回應著林庸的叫喊一般.一聲鷹唳驟然響起.清亮無比.緊接著一頭黑得發亮的身影從那山崖之上落下.同時落下的還有一道紫色的雷電.

「切.這些招數小爺都玩得不想玩了.趕緊來點給力的.不然就把你這扁毛畜生給剁了熬湯.」林庸身形一閃.那紫色雷電便落在了他剛才站立的位置.不過他自己卻是毫髮無傷.同時他朝著那黑色身影豎起了一根中指.鄙視地喊道.

如果朱毅等人在這裡的話.就能夠知道.這的確就是林庸的作派.表面上看起來斯斯文文.尤其是看書的時候尤其安靜.但是一旦進入戰鬥狀態.這傢伙比任何人都要瘋狂都要囂張.和他的長相完全是成為了一種反比.

「呼.」

一道颶風從一旁颳了過來.夾雜著紫色的雷電.顯然對於林庸的話語.那雷鷹還是十分惱怒的.不再跟林庸打招呼.而是直接用風雷招呼了過來.

「你的先祖就只是玩玩雷.你現在還玩風.不夠專一啊.怪不得玩啥都玩不好.」林庸暴喝一聲.一拳朝著前方轟出.狂暴的拳風將那颶風給轟散.就連那紫色的雷電都被轟的偏向了一旁.劈在了樹榦之上.

那遠古雷鷹似乎也發現這樣不痛不癢的沒有意思.雙翅一拍.便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了林庸的身旁.鋒利的鷹爪向著林庸的頭皮抓下.同時一道道雷電不斷地從天上落下.向著林庸轟擊而下.

周圍的石頭不斷地被落雷給轟碎.林庸卻是沒有挪動自己的腳步.只是單純依靠著一雙手和那雷鷹搏鬥著.

林庸這一年左右的時間.把功夫幾乎都花在了自己的這一雙手上.此時雙手不斷地朝著空中拍擊.一道道掌影如同幻化飛舞的蝴蝶.虛虛實實.讓人看不真切.但是那雷鷹的每一抓.幾乎都被林庸給拍開.根本沒有辦法落在他的身上.就連那雷電.都被他給完全盪開.

「這撲龍十八解的確是神技.就是太難修鍊了一點.到現在我也不過才將這盪字訣給修鍊成功.」看到自己的掌影越來越快.那雷鷹幾次被自己逼得高飛起來躲避自己的攻擊.林庸在心中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剛剛來到這天元禁地.就是出現在了這裡.不過是一處懸崖邊上.還運氣十分不好地滾下了山崖.但是他又運氣很好地掉入了一個山洞.十分老套地遇到了一具屍首.並且撿到了一本名為撲龍十八解的秘籍.

在仔細地研究完了這部秘籍之後.林庸肯定這絕對是一套神技.它講究的是拆招.能夠破掉天下一切武技.雖然現在林庸只是修鍊成了其中第一部分盪字訣.但是他已經足以依靠它和這遠古雷鷹斗個旗鼓相當了.

甚至之前那些人圍攻林庸.林庸也是依靠著這手盪字訣才存活了下來.

剩下還有十七種手法.林庸還在揣摩之中.

而且林庸發現.以這撲龍十八解配合自己的影之力.絕對是混戰的最佳搭配.

那遠古雷鷹被林庸給逗弄得徹底毛了.一聲清嘯從口中發出.接著雙翼猛拍.一道道風雷夾雜的雷球便朝著林庸暴射了過去.

轟轟轟轟.

這些雷球威力奇大而且速度奇快.即便是林庸的速度不錯.也被不少雷球給砸了個正著.身子倒飛出去撞在樹上.頭髮也直接炸開.一根根豎了起來.

「你奶奶的.小爺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林庸也是叫了起來.說實話.他和這遠古雷鷹交手已經不下幾十次.那雷鷹殺不了他.他也殺不了雷鷹.因為自己有著盪字訣可以盪開大部分的攻擊.但是雷鷹會飛.而他還沒有突破武聖.不可能追殺雷鷹.

反倒是這一來二去.林庸倒是對這雷鷹有了感情.漸漸地他是將對方看作了一個伴兒.他的打算是在這裡修鍊突破到半步武聖之後.便出去找朱毅等人.而並非是真的要殺了雷鷹.

「轟.」回應林庸的是又一個雷球.而且這個雷球將林庸轟中之後.那雷鷹竟然發出一陣嘎嘎的笑聲.十分人性化.就像是在嘲笑林庸一般.

「媽的.看我怎麼收拾你.」林庸哼了一聲.腳下一跺便要向著那雷鷹撲去.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形卻又突然停了下來.讓那已經飛起來的雷鷹都是有些不解.

林庸慢慢地轉過身.看著身後的樹林.嘴角浮現出意思冰冷的笑容.朗聲道:「既然來了.就都現身吧.偷偷摸摸有著什麼意思.」

隨著林庸的聲音落下.一個個身影慢慢地從樹叢之後走了出來.約莫有四五十人.而且實力都在狂戰士六級以上.

「嘖嘖.倒真看得起我.六個狂戰士巔峰.其他的路人甲路人乙實力也還湊合.今兒是想把我這條小命給徹底留下么.」林庸看著面前這一大幫人.冷聲道.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先前為了保護雷鷹.而向這些人動過手.早已經結下了仇.只是之前那些人各自為戰.奈他不何.現在看來是要團結在一起.向自己動手了.

「瘋子.如果你自廢修為的話.我們也可以留你一命.」那些人之中有著一人走上前來.向著林庸說道.

「呵呵.如果我讓你自廢修為的話.你會同意么.要打便打.哪兒那麼多廢話.還有.取名字別取那麼難聽那麼沒文化的.那些沒良心的傢伙.以前給我取的變態書生這個名字多有意境.」林庸冷笑一聲.雙眼之中透出一絲狠意.一股在廝殺之中磨練出來的冰冷殺氣也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道.「不過.我奉勸各位一句.今天要弄就最好把我給弄死咯.否則我只要還剩下一口氣.我可記得各位的樣貌體形.哪怕追遍這天道九重天.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

林庸一字字一句句吐出來的冰冷話語讓不少人的身子都是微微一顫.不由自主地朝後退了一步.先前說話那人聽到也是一愣.接著便反應過來自己一方這下是弱了氣勢.立馬道:「大家別跟他那麼多廢話.上.今天一定要將他和那雷鷹給殺了.礦脈就是屬於我們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句話果然是不變的真理.」林庸從須彌戒指之中摸出了一副冰黑色的手套.質地如同蠶絲一般.戴在了自己的雙手之上.然後回頭向著那呆在樹上發獃的遠古雷鷹輕聲道.「扁毛畜生.我跟他們動手.你就趕緊走.只要你飛得夠高.他們便奈何不了你.如果我死了.看在大家打了這麼多場的份上.逢年過節記得給我弄點酒……媽的.這鬼地方.哪兒找酒去.算了算了.」

林庸的聲音較低.別人聽起來就像是他在自言自語一般.但是那雷鷹的聽力極佳.卻是全部聽入了耳中.也不知道到底是理解到沒理解到.反正它偏著頭呆了幾秒.接著翅膀一拍便朝著天空飛去.

「乖.這我就放心了.」看到雷鷹飛走.林庸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但是很快這笑容便漸漸變冷.並且擴大開來.

「來吧.崽子們.」

隨著林庸一聲長嘯.他便主動朝著眾人沖了過去.當他剛剛衝到人群之中的時候.一道道掌影便從他的雙手之間爆發開來.向著眾人飛快地拍去.

撲龍十八解.不僅僅是破盡天下武技.同樣也是一門極為高深的進攻手段.

盪字訣中帶著一股奇異的力量.林庸每轟出一掌.那股力量便會分散開去.引著對方反擊的力量向著其他人攻擊過去.

為什麼之前林庸覺得這撲龍十八解絕對是群戰的神技.便是因為它哪怕只是第一式.也可以輕易做到借力打力.將對方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力量盪出去.造成極強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