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君上,有鸞鳳壓著,無人敢動。」溯影說完,眉頭深深鎖了起來,看向君上舒緩的目光,心裡不由得一沉,「君上,是否需要去查一下夜北月?」

「不用!本尊相信她!」青蓮目光幽幽的發話,耳邊好像還回蕩著她說過的話,上天入地,非他不嫁。

希望你知道本尊的一切后,還會這麼信誓旦旦,夜北月,可千萬不要讓本尊失望!

青蓮冷冷勾唇,負手而立,目光悠遠而沉靜,俯視著整個日曜之森。

青龍國,京城茶樓。

「哎,你們聽說了嗎?昨日日耀森林好像有聖獸出沒,可是等各大家族趕去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現,好像還死了很多人呢!」

「難道昨天的雷電,就是聖獸化形的累劫?」

「難怪大家族的人沒看到魔獸,該不會成變成人類混在人群里逃了吧?」

「誰知道,那些人趕過去的時候什麼都沒看到,就幾個早就死了得人。」

「哎,我就說你們消息不靈吧……我聽說啊,其實當時各大家族到的時候,還遇到了一群人。可是這群人打死都不說發生了什麼,儘管這些家族怎麼撬都撬不開他們的嘴。而且我還聽說,那些家族的人還沒開口問呢,他們就已經嚇得失魂落魄了,好像遇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八成……」

「會是那聖獸乾的嗎?」有人小聲惡毒問了一句。

「你傻啊!聖獸即便再厲害,也不至於讓那麼一群人嚇破膽啊!聽說那些人當中,還有烈火傭兵團的人!」

「烈火傭兵團?」那人驚呼一聲,隨後沉重的呢喃,「那就奇怪了,到底是什麼,竟然把他們嚇成那樣?」

「這誰知道呢……」

「小二結賬!」一道清涼的聲音陡然響起,徹底打斷了周圍議論的聲音,眾人紛紛朝角落望去。

臨窗的位置,背對著他們坐了一個妙齡女子。女子長發披散,墨色傾城,一身絳紅色紗裙別外耀眼,一團雪白色毛絨的小球瑟縮在肩膀,背影如墨如畫,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這姑娘是誰啊?」

「誰知道啊,看裝扮,應該是哪個大家族的小姐。」

「噓,小聲點,我聽說大家族出來的小姐少爺,脾氣可不好!」

「嗯嗯!就是就是!」

眾人紛紛點頭,全都靜默的看著這邊。

這時店裡小二跑了過去。

「好嘞,一共三顆晶石。」小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華瑤,趕緊說道。

好美的姑娘啊,該不會又是哪個大家族出來的小姐吧。

「給!」

華瑤放了三顆上品晶石,小二眼睛都快冒出來了,趕緊慌亂的解釋:「小姐,這太多了!」

「不用找了!」女子說完,起身消失在店裡。

【系統:宿主,你怎麼會有這個位面的晶石?而且還是上品的啊!】天吶,它家宿主,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它啊?

華瑤:在日耀森林的時候,從那些人身上搜刮來的。

真以為她華瑤殺章魚怪是白殺的嗎?救了他們,怎麼地,也得給點兒報酬吧?!

【系統:……】難道不是你為了發泄,才殺的章魚怪?

華瑤:怎麼可能?殺怪物可是要浪費力氣的!

【系統:……】托莫的不想和宿主說話了!

天色漸黑,氤氳的燈光從各家各戶家裡瀰漫出來,大街上的商鋪都掛著發光的珊瑚珠,有點像現代的燈泡。不過珊瑚珠是自動發光,顏色多彩,很是夢幻。

珊瑚珠是大海里常見的東西,並不多麼珍貴,幾乎每家每戶都有那麼幾顆。

華瑤前腳剛踏進丞相府,兩邊正在打瞌睡的家丁,倏地一下張開雙眼,驚恐的看著華瑤,下一秒就飛奔了出去。

「家主!家主!不好了!夜大小姐回來了!」

華瑤倏地愣了愣,眼眸驟然一縮,發現氣氛有些不對。

搞事情哦?

「孽畜!你還有臉回來!」

華瑤還未剛走到院子,就聽到一聲威嚴氣勢壓迫的聲音從天邊響起,伴隨著滔天威壓順勢襲來。

「孽畜!」夜無極從天邊踏空而來,怒火衝天,一雙眼睛陰嗤地盯著華瑤,恨不得將其挫骨揚灰。

華瑤感受到夜無極滔天怒意,眉心微微一蹙,在腦海當中搜尋了片刻,這才認出對面的人,就是葉恬莘的嫡親爺爺,夜無極!

「呵,孽畜你罵誰呢?」華瑤雙臂懷抱,似笑非笑的看向夜無極。

Ps:求一波票票~ 「畜生當然是罵你!」緊隨其後的夜秦蒼一聲怒喝,吼完陡然覺得不對,整張臉瞬間一黑。

【系統:……】哎呀媽呀,終於遇到比它還蠢的了!

華瑤:終於承認自己蠢了?

【系統:……啊呸,別拿本系統和那愚蠢的人類比,本系統才不蠢!】

華瑤:哦,是嗎?

【系統:……】沒法兒交流了!系統想哭!

「噗嗤!原來畜生在罵我啊?哈哈哈!夜秦蒼,你這樣罵你爹,真的好嗎?」華瑤一雙眼譏諷的看著夜秦蒼,臉上毫無懼意,囂張的讓人好想打她。

周圍的人顯然也聽出了貓膩,臉色變得格外古怪,就連夜無極都臉色不好的瞪了他一眼。

「好你個孽畜,竟然敢辱罵大長老!夜北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夜秦蒼整張臉都掛不住了,盯著華瑤恨得牙痒痒。

可是一想到華瑤那一身奇怪的本事,寧是沒有輕舉妄動。

「我活的挺好的啊?夜家主難道看不出來嗎?哦,對了,家主應該問問夜蒼藍,她活的好不好!」華瑤繼續懟,眼神落在蘇氏身上時,一雙眼眸都染上了笑意。

「夜北月,你竟然還有臉回來!你殺了恬莘不說,你還要殺了我的藍兒!你說你怎麼這麼惡毒啊!」夜蒼藍的母親蘇氏哭的肝腸寸斷,一雙眼睛恨不得在華瑤身上戳出幾個血窟窿。

她的藍兒現在還在床上躺著,要不是因為太子殿下……怕是早就死在夜北月的手上了!

「莘兒!我的莘兒!我的莘兒死了?!!」站在一旁的胡氏聞言,雙眼猛的瞪大,不可置信的看向夜秦蒼,一下子撲了過去,「老爺!老爺!我的莘兒呢?我的莘兒呢?你不是說她去蒼山雲夫子那裡去了嗎?我的莘兒怎麼會死?!老爺你說話啊!你說話啊!」

「梨兒……」

夜秦蒼聞言臉色猛的一變,神色犀利的狠狠瞪了一眼蘇氏,後者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嚇得脖子一縮。

原來夜秦蒼擔心這件事情鬧大,顧及到宮裡那位,所以把夜恬莘的死給隱瞞了下來,對外宣稱夜恬莘去歷練了。

夜恬莘的死,除了幾個當事人,就只有蘇氏和大長老知道。

此次大長老過來,也不過是為了替夜恬莘報仇,但也沒有說破,只能暗戳戳搞事情,沒想到反倒被蘇氏一口氣給說了出來。

「老爺?」胡氏看見夜秦蒼的反應,心底陡然一沉,她的莘兒真的死了?

怎麼會?

她可愛的莘兒怎麼回死?

這不是真的!真絕對不是真的!

她的莘兒不可能會死!

胡氏踉蹌的後退一步,神色茫然。

「莘兒……沒有去蒼山?我的莘兒真的死了?」胡氏獃獃的呢喃,神情說不出的悲戚。

「莘兒……我的莘兒!」胡氏忽然抱頭痛哭,聲音凄厲無比。

就在眾人以為胡氏會被打擊的一蹶不振,畢竟夜恬莘是她唯一的女兒,而且資質不錯,現在突然告訴她,她女兒死了,擱誰誰都受不了。

誰知,胡氏只是短暫的悲戚以後,表情突然變得瘋狂無比,一雙眼睛猛的瞪向華瑤。

「是你!是你!是你這個賤人!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兒!我要你把我的女兒還給我!你這個畜生!我的女兒啊啊啊!」胡氏憤怒的咆哮著,一抽腰間的軟劍,腳下生風,唰的砍向華瑤。

華瑤嘴角噙著一抹笑意,眼神譏諷的掃了一眼蘇氏,這女人膽子不小,竟然故意說漏嘴,為的就是希望胡氏對她動手,而她只需要看著就行。

不論華瑤和胡氏誰勝誰輸,最後的贏家都會是她!

可惜……算計到她華瑤頭上,豈是那麼容易讓你得逞的?

華瑤眼看著軟劍沖向自己,一動不動,一雙眼眸似笑非笑,好像在看一場跟自己無關的鬧劇。

「包子!」

「主人……」軟軟糯糯的聲音在腦海忽然響起。

「想不想吃東西?」華瑤笑的像只狐狸。

「想……」

「交給你了!」

就在軟劍即將靠近華瑤之時,一直躲華瑤肩膀上呼呼大睡的小包子,唰的張開猩紅的雙眸。

「咔嚓咔嚓!」

一道白色影子唰的劃過,飛馳而來的軟劍陡然消失在眾人眼底下。

「嘎嘣!嘎嘣!」

蹲在華瑤肩頭的小傢伙,歡快的啃著長劍,好像在吃什麼異常美味的食物。

所有人都驚悚的看向華瑤肩頭的小東西,小包子當著眾人的面,嘎嘣一聲,把最後的劍柄也給嚼了。

眾人:……

「那是什麼魔獸?它怎麼會把劍都給吃了?」

「是啊,我以前怎麼沒聽說過魔獸會吃劍的?而且那把劍還是一件寶器。」

「我是不是眼花了?一直小老鼠把一把寶器給啃了?」

沒了軟劍的胡氏,慣性使然朝華瑤撲過去,華瑤腳下微微一動,胡氏直接撲空摔了個狗吃屎。

「哎喲,三姨太,這還沒過年呢,你就急著給我磕頭了?可是怎麼辦啊,你給我磕頭,我也沒有紅包給你!」華瑤笑眯眯的看著胡氏,語氣輕快的一聽就知道心情很好。

「夜北月!!!」摔在地上的胡氏,半天沒反應過來自己怎麼會摔倒,而且手機的軟劍竟然也沒有了。

那把劍可是她出嫁之時,父親送給她的,雖然算不上頂級法寶,可怎麼說也是個寶器。

沒想到竟然被對方一隻小小的寵物給吃了!

胡氏越想越生氣,一雙眼睛忍不住噴火。

「呵……」華瑤冷笑一聲,眼眸閃爍著細碎的光,輕蔑的眼神從三姨太身上落在夜秦蒼身上。

這個女人不需要自己動手,有人就絕對不會放過她!

「不知道家主如此興師動眾,到底有什麼事?」

夜秦蒼心底咯噔一下,不知為何,竟然有種恐懼的寒意由腳底蔓延至心底。

一直被忽視的夜無極此時表情也格外凝重,從華瑤出現,他的威壓就一直鎖定在華瑤身上。

夜無極如今已經是靈皇級別,他的一層威壓,別說是靈王巔峰,就算是靈皇初級也會有壓力。

可是華瑤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起初夜無極還以為是自己釋放的威壓不夠極致,華瑤不過是強撐罷了,可是一直到最後,夜無極的臉色越來越差。

他甚至使出了十層十的威壓,華瑤都好無反應!

在場的人臉色各異,看向華瑤的眼神越發透著古怪。 「夜北月!別以為你身上有高人給的寶物,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人群中的蘇氏突然嬌喝一聲,一語驚醒夢中人。

「別忘了,夜家是生養你的地方,你如果敢再如此肆意妄為,夜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對啊,這夜北月都已經成了廢物了,還能這麼囂張,除了有高人所贈的寶物護體,還真找不到別的理由。

眾人這般一想,瞬間看夜北月的眼神就變了。

華瑤譏諷的看著蘇氏,一句話都沒說,倒想看看她想做什麼。

「夜北月,家主念你還是夜家子孫,對你關愛有加,你卻殘忍殺害家主之女,你居心何在?!」

「就是!你真是毫無人性,竟然殘害血親姐妹,你真夠惡毒的!」

「夜北月你還不趕緊跪下認錯,真當家主不敢把你怎麼樣?!」

「真是喪盡天良,嗜親殺妹!這種人,怎麼能夠活在世上?」

「就是!這種人就該清理門戶!簡直丟盡我們夜家的臉!」

夜秦蒼眼底神色變了幾變,抬手打斷了周圍的人群。

「北月,三叔念在你年少無知,被奸人所惑,才會做出這些荒唐之事。只要你現在將你身後的奸人說出來,把你身上的寶物交出來,三叔絕對不會虧待你!」

夜秦蒼心底轉動,想到了什麼,突然改變了態度,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憤懟之音,看向華瑤的眼神,也不在像剛才那般警惕,一雙陰森的眼眸死死盯著華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