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年輕人的雙手就是一揮,立刻這上百個囚牢的大門就全部開始打開了,同時束縛他們的吞靈鎖鏈也直接解開!

這一下的變化,讓這些原本在囚牢內的高手都愣住了,他們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是我放你們出來的我放你們出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告訴你們一個事實,林家完了!」

黃天則是大吼一聲,下一刻手掌揮出,青色的靈魂光華出現,其中林家出爾反爾,殺光所有人的行徑開始演化出來,同時他們來到這裡做的事情,黃天也都演化出來了。

等一切都結束之後,黃天這時候道,「現在,大體情況你們都知道了吧!此時此刻,這林家正是最為虛弱的時候就是說,這是最為好的報復時刻!林家的人,林家的產業,這都是咱們的H能報仇,又能發財,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這些囚牢中的高手也都是哈哈大笑起來了。

「天助我也!報復林家的時候終於來了!」

「殺!殺光林家之人光林家寶貝!」

轟轟轟……

無數的吼聲開始響起,無數的能量開始爆發,卻是這些原本的囚犯,全都向著外面衝出去了,他們被林家關在這裡,那都是林家的死敵,既然是死敵,那他們怎麼會留情?現在有機會報復,自然跑的比誰都快!

看到這一幕,那個打開所有囚牢的青年也是臉色蒼白,最終砰地一聲,他竟然摔倒在了地面上。

他也知道,林家從這一刻,是真正的走向滅亡了,這滅亡的開始,就是他來拉開序幕的,這自然給了他很大的負罪感。

「你很老實,所以我打算履行我的承諾,不殺你。」

黃天這時候也是直接說話了,「而接下來,你最好就在這裡待著,因為你一出去,恐怕別人就會殺你了。」

話語說完,黃天就是看了風雄一眼,直接沖了出去,風雄也是立刻跟上。

喊殺聲在外面開始響起,血液順著那黑色的階梯流了下來,看起來就向河。

這年輕人能從這些氣息中感覺到族人的氣息,這讓他身體顫抖的更加劇烈,卻只能獃獃望著,一動都不敢動。

同一時間,就在源城和林家內部發生這種大變動的時候,源城之外的源山之內,林家的家主也是臉色突的變了,下一刻就對著林家的族人傳音。

在聽到家族的傳音之後,承的林家所有人,都是眼神一下漲紅,林家主本人則是對著那不遠處的方恆吼道,「方恆們卑鄙S然讓你的師兄趁著這個時候去我們家,殺我們家的人!」

這話一出,黃家,驚雷門,玄元派的眾人都是目光一閃,看向了方恆,方恆這時候卻是笑了,直接走了出來道,「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你少在那裡裝!」

林家主大吼一聲,下一刻就對著身邊的萬葯真人道,「萬葯前輩,大事不好!我們林家此刻已經走向覆滅邊緣了!剛才我們做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源城,同時我們林家留守的人,還有我們林家的產業,正在遭受攻擊和掠奪!」

「是么!」

萬葯真人也是眉毛一挑,猛地轉頭看向了源城所在,片刻之後,他的眼神就是冷了下來,直接看向了方恆。

「杏,你真是好大的膽S然敢做這事,看來,我只能動手殺掉這裡所有年輕人了。」

話語說著,萬葯真人的手掌就抬了起來,黃家等三大組織的年輕人也都是緊張起來。

「九聖神劍!」

突然間,方恆低喝一聲,嗡嗡的震動聲開始響起,下一刻一道白色的流光就驀然從方恆的身體中飛出,在飛出的瞬間就圍繞著萬葯真人的手腕繞了一圈,之後就回到了方恆身邊。

噗嗤!

鮮血突然噴發,所有人這時候都張大了嘴巴,他們都看見了彎腰真人那他起來的手腕,突然斷了,手掌和手臂直接分離!

「嗯!」

萬葯真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眼神一縮,左手一晃,一顆丹藥就被他送到了嘴裡,同時他的左手再次一招,那離開他手臂的手腕開始飛了回來。

「哼。」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卻突然從承傳出,轟的一聲出現,只見那萬葯真人斷掉的手腕突然爆炸了,鮮血濺了萬葯真人一身,這也讓萬葯真人的臉色陰沉起來,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方恆面前的那道白光。

同一時間,承的人也都是看向了方恆面前的那道白光了,透過光華,他們都能看清這白光之內的古樸長劍。

「師尊,又叫你出來了,麻煩你了。」

就在眾人都獃獃的看著這古樸長劍的時候,方恆卻是恭敬的對著這劍行了一禮,笑著說道。

「這次你叫我出來,倒是還算不錯,因為你的這個對手,是一個有點力量的傢伙。」

九聖神劍這時候也是回了一句,方恆聽到也是笑容更濃,「那就行了,師尊覺得合理就好。」

聽到方恆九聖神劍的對話,此時此刻的眾人,都是驚呆了,就在這時,黃家的老祖道,「這是…高階聖器?」

「呵呵,是,但也不是,這是太古時期,天神派掌門的高階聖器,當初和魔神一戰後,我師尊筋疲力竭,肉身已經沒用,不得以靈魂融入到了他的聖器之中沉睡,之後遇到了我,瘍我作為了傳人。」

方恆這時候道,「所以說,這不光是一個聖器,這更是一個人。」

「原來如此古時期的天神派掌門么M太古魔神戰鬥過的存在b可真是前輩了!」

黃家老祖這時候也是立刻道,下一刻就對著九聖神劍一抱拳,「見過前輩。」

「見過前輩!」

黃家老祖一行禮,立刻,驚雷門的老祖和玄元派的老祖也都是行禮了,同時說了一句。

「嗯。」

面對著三個人的行禮,九聖神劍只是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下一刻就對著方恆道,「杏,你的敵人,應該就是這個中階聖武,一身葯氣的傢伙吧,要不要殺了他?」

「是的師尊,就是他。」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不過,師尊不要殺他,否則的話就麻煩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是么?那好吧,需要殺的話,你說一聲就行,我不會給他反應機會的。」

九聖神劍說了一句,下一刻就沉默起來,同一時間,承的人也都是臉色變了,特別是林家一批人,都是緊張的看向了他們面前的萬葯真人。

萬葯真人這時候則是眼神凝縮,冷冷道,「好杏,真是沒想到,你居然有這種幫手在。」

「你應該叫前輩。」

方恆這時候笑了笑,「因為這位,可是和太古時期和太古魔神戰鬥過的人物,憑良心講,任何武天域正道武者,都要對這位前輩行禮的。」

「哼,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

萬葯真人冷哼一聲,「太古時期強者是很偉大,但那是太古,不是現在!」

「你口氣不小,太古和現在的確是有一定差別,不過差別在我眼裡也不大,比如你,如果我想,剛才你就已經死了,你以為你能活著?」

九聖神劍這時候淡淡的說道,聽到這話,萬葯真人也是臉色難看,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他在九聖神劍剛才的攻擊中就已經體會到了九聖神劍的力量了,那是完全凌駕在他上面的力量,這一點他無法否認。

「呵呵,看來你也認識到在我師尊面前的弱小了,所以接下來就簡單了。」

方恆笑道,「解開所有人體內的藥力,你帶著你那幾個廢物徒弟,滾,否則,你會死。」

「我死了,你們三家的年輕人也都得死。」

萬葯真人冷冷道。

「是么?你有這個膽魄么?」

方恆這時候則是笑了,「你真敢拿你自己的命,換這三家年輕人的命?你要是說你敢,那好,你動手就是,只要你動了手,你就死。」

這話一出,萬葯真人也是沉默了。

方恆的話,太直接了,就是在問萬葯真人願不願意拿自己的命和這三家年輕人同歸於盡,他怎麼能願意!

他是中階聖武,在萬道宗內還是個長老,有無數弟子孝敬他,有無數好處等著他拿,他還有很大的目標,要突破高階聖武,他怎麼會願意死在這裡,和這些一文不值的人同歸於盡。

「看來,你是沒這個膽魄的。」

方恆這時候也是笑了,「既然你沒有,那你就只有接受我的條件這一個瘍。」

林家的眾人這時候也都是臉色變了,其中林家主認真道,「萬葯前輩,你可不能不管我們[們可是有協議的!」

「有協議不假,但那是事情成鞏后的協議,可現在,事情很明顯無法成功了,你們已經敗了,就算是我,也無力回天。」

萬葯真人這時候搖了曳,「所以,接下來你們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嗡!

話語說完,萬葯真人的手掌就是一揮,頓時間,以黃家為首的一群年輕人就是身體抖了抖,似乎感覺輕鬆了許多。

「我已經解開了所有人的藥力了。」

萬葯真人這時候說道。

「嗯。」

方恆仔細看了一會兒之後也是點點頭,「可以,看得出來你沒有耍手段,既然如此,那你可以帶著你的徒弟滾了。」

嗖!

一句廢話都沒有,幾乎就在方恆話語說完的瞬間,萬葯真人就直接破空消失了,同時在他消失的時候,他的那些弟子也都是紛紛跟上,眨眼間也都是紛紛消失了。

看到這一幕,林家的人臉色徹底變了,變得蒼白無血。

一敗塗地,到了現在,他們真的是一敗塗地了!

他們沒有任何的資格,在方恆等人的面前在站著,哪怕他們還有四位老祖。

「殺了他們么?」

就在這時,九聖神劍對著方恆說話了,「我可以把他們全部殺掉,當然了,事後我需要沉睡的。」

聽到這話,林家的眾人也都是身體一抖,就在這是,黃家,驚雷門,玄元派,三大組織的人也都是直接包圍了林家了,林家的人,眼神中都已經被絕望充斥。

這個陣容,他們真的完了,光是三家圍攻,他們林家就不一定吃得消,更不要說還有方恆拿出來的這個神秘長劍了,太古時期和太古魔神戰鬥過的存在,這根本就是他們不能抵擋的。

「殺還是不殺,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的。」

方恆這時候卻是搖了曳道,「畢竟,這些人和林雪都是有關係的人,而林雪,和我大師兄風雄又有著關係。」

「是么?那你決定吧。」

九聖神劍道,同樣,此時此刻三家的人也都是看向了方恆了,林家的人則是全都哀求一般的看向了林雪。

林雪這時候的眼神也是複雜到了極致,她真的沒有想到,事情的結果會是這樣。

哪怕她早就被方恆的手段所震驚,哪怕她早就知道方恆不簡單,只是當她真正的看到這個結果的時候她才知道,她還是釁方恆了。

方恆的強大,已經超出了她的理解之外,想象之外,強大到她一點力氣都不用出,就直接改變她命運軌跡的程度。

這讓她,是很難反應的,同時,她也很難在這個時候說出什麼,在方恆的強大面前,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知道怎麼抉擇,那就不作出抉擇,有人會幫你做抉擇的。」

方恆這時候笑了,「等著吧,風師兄他們,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這話一出,林雪也是身體一震,就在這時,嗖嗖的破空聲開始響起,只見幾個年輕人突然從遠處破空飛了過來,為首的一個,正是風雄!

「哈哈哈…風師兄!」

一看到風雄,方恆也是立刻大笑起來,身體一動,就直接到了風雄的面前,風雄也是哈哈大笑,下一刻就直接就給方恆來了個熊抱。

「方師弟可真是讓師兄我高興!」

「哈哈,一樣,見到師兄,我也非常高興。」

方恆也是大笑一聲說道,就在同時,劉塵,龍雲,玉魄等師弟也都過來了,紛紛和風雄笑著打招呼。

「哈哈,好C啊!」

見到這些師弟都過來了,風雄也是高興的大笑,「你們都進步的很快<變強了!」

「呵呵,你也不看著咱們是跟著誰的。」

黃天這時候笑了,「跟著方師弟,就是頭豬都能修鍊成高手。」

「不錯,靈氣供著,丹藥吃著,高等武學隨便修鍊,還有聖境強者的知識指點,這怎麼能不變強?」

陳皇也是笑了,「能走到今天,真的是多虧了方師弟。」

「幾位師兄可別這麼說,師弟有今天,也是多虧了當初幾位師兄的幫助,沒有你們,師弟也不會有現在,所以可別說因為師弟,所以你們如何,這都是相互的。」

方恆笑道,「師弟可不敢攀這個功。」

「哈哈哈……」

聽到方恆的話,一群人頓時笑作一團,片刻之後,方恆笑著道,「好了,多餘的話就不要再說了,這裡的諸位,可都是等著結果呢,風師兄,嫂子可等你很久了。」

這話一出,風雄也是一笑,下一刻就轉頭,看向了林雪,林雪也是眼神一下就紅了起來。

風雄身體一動,直接就到了林雪的身邊,一下就把林雪抱在了懷裡。

「這段時間,苦了你了。」

「不,我不苦。」

在風雄懷裡的林雪則是說道,「苦的是你,都是我無能,不然……」

「不要說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