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要說——」還沒等她說完,間島由貴已經撲上去急急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是Loveletter嗎?」就算沒有說下去,李學浩也可以根據前後內容猜出來瓜生麻衣想說的是什麼。

間島由貴頓時滿臉漲得通紅,又顯得很慌亂,急急地解釋道:「我,我都沒有看,已經扔掉了。」

「由貴姐,有人給你送Loveletter,這說明你很優秀,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李學浩笑著說道,對於這種事倒不怎麼放在心上,畢竟只是送情書給她,這種事又無法阻止。

「對啊,對啊,由貴,這樣不是很好嗎?」瓜生麻衣似乎嫌不夠熱鬧,「幸災樂禍」地說道。

「我去樓上了……」間島由貴受不了兩人的調笑,害羞地跑樓上去了,雖然在單獨面對某人的時候,她的膽子有時候比較大,就像出現了第三人格一樣,但是在瓜生麻衣等人在場的情況下,她還是顯得極其害羞的。 ?「其實這是太子的絕招,我偶爾觀摩他和遮天少爺戰鬥,領悟出來一絲而已。」蘇杉拍拍手:「現在,教主相信我有足夠的實力了吧。」

一招擊敗傳奇一重,血魄變的強者。

蘇杉為自己贏得了足夠的尊重,還有在拜火教主的心目中留下來了絕世天才的影子。好在他在前不久獲得過四大學院聯手比武大會的冠軍,天才的形象在許多人的心目中還在。

以往每次四大學比武大會的冠軍,都會獲得無數的榮譽,學院的栽培,但是這次蘇杉是個例外,因為有了太子的破壞規則,他不但沒有得到學院的栽培,還受到了狠狠的打壓。

但是,許多人都明白,這蘇杉是個天才,修為迅速,進展之快讓人膛目結舌。

只不過,以奪命境的修為擊敗傳奇,還是使得拜火教主心臟都天抽搐。

這種人物,如果修鍊到達了傳奇,那會強大到一種什麼程度?

火中天臉色蒼白,十分尷尬,他死死看著蘇杉,不理解自己為什麼一招就敗,而且是敗得這麼徹底,這麼慘。連戰鬥的機會都沒有,自己可是傳奇啊,按照上古的劃分,自己是練氣士,而蘇杉只不過是凡人一個。

一個練氣士打不過一個凡人,怎麼可能?

雖然,他剛剛晉陞傳奇第一變,血魄變。但是,他很明白奪命境和自己的差距有多大,在血魄變的瞬間,身上經脈,氣海,血肉,骨骼都重新組合,他是按照拜火神教最高秘典,火皇真經修鍊的。

現在,他的身軀骨骼,都是煉成了火玉鋼骨,如果切開他的血肉皮膚,就可以看到一根根的骨骼,是火紅如玉的顏色,比飛劍還要堅硬十倍。

除此之外,他的血液也是類似於融化了的岩漿,濃度之高,一滴血滴在了一個池塘之中,可以使得裡面的水全部成為沸水,什麼魚類都要被煮死。

這就是傳奇。

體魄之強大,根本不是奪命境比擬得了的。

打個比如,那傳奇一重血魄變的身體,是一尊鋼鐵鐵骨的彪形大漢,那九次奪命的修士,就只不過是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嬰兒,根本沒有可比性。

但是現在,火中天感覺到蘇杉的身軀強度,居然比自己的還要強。簡直是不可思議。

雖然不服氣,但是還得把這一口咽下去。

「怎麼?火中天兄弟,你覺得我是僥倖?也好,我就讓你看看我的氣息吧。」蘇杉一看就知道這火中天心中有怨恨,覺得十分丟人,於是立刻說話,再次施展出來了絕世手段。

轟隆!

他身上龐大的玄力完全爆發,滾滾如潮,整個殿堂之中立刻發生了變化,人人都感覺到了自己似乎置身於太古洪荒的猛獸戰場。而且,氣息一波一波,永不停歇,連拜火教主剎那之間都變了顏色。

火中天更是連連後退,蘇杉在他的心目中,幾乎不可戰勝。

「好了,賢侄收了你的玄力吧。」拜火教主苦笑道:「你的玄力之濃度,幾乎是可以和二變,靈魂變的高手媲美了。而且,這不是賢侄的全部力量吧。我感覺得出來,賢侄的身上似乎有一股更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的本質,令得我都震撼和戰慄。」

「果然,伯父慧眼如炬,我剛才動用的是本身力量。」蘇杉笑了笑:「身上的確是還有一件強大無比的法寶,這件法寶幾乎無敵,不過消耗玄力太過劇烈,不方便施展出來。」

「哦?賢侄身上有什麼法寶?讓我看看?」拜火教主立刻來了興趣,「難道比那太虛之門還要強大?上次天位學院比武大會,第一名的獎勵太虛之門是上古大聖,仿照真正的太虛之門之作的贗品。但也威力非同小可,可惜被太子拿走了。」

「哼!那贗品太虛之門,我還看不上,既然伯父有興趣,我就把這寶貝拿出來給伯父欣賞欣賞了。」蘇杉再次催動玄力,「大帝塔,出來吧!」

剎那之間,比起剛才的聲勢還要大上十倍的玄力,再次降臨整個大殿。拜火教主臉色狂變,站立起來,打出來了道道火焰,把整個大殿都封鎖住,免得被法寶的威嚴震塌。

一座寶塔出現了,青銅寶塔,古老,雄渾,威嚴,沉甸甸,整個火焰山的元氣這一刻,都在朝著這座寶塔膜拜。就算是整個火焰山的禁法都不管用。

「大帝塔!這是傳說中的大帝塔么?」拜火教主幾乎是神色激動得差點抽風:「上古豐饒大陸,第一任皇帝,豐饒皇朝的開創者,豐饒大帝煉製的法寶。本身就威力無窮,而且在豐饒大陸上,甚至可以指揮任何天地元氣和本源。怎麼會得到你的手裡?」

還沒有等待蘇杉回答,他又恍然大悟,「是了,我曾經聽過傳聞,這大帝塔曾經落入過天位學院領袖的手中。難道,他是因為太子取走了太虛之門,所以拿大帝塔來補償你?這個補償,實在是太大了吧,難道領袖對你如此重視?這樣一來,太子就……」

「哼?這領袖補償給我?」蘇杉心中暗暗冷笑,卻並沒有說出來,其實這件大帝塔是領袖留給太子的,不過他在拜火教主的面前,自然不能夠說出這種話來,他甚至要在所有人的面前,營造成一種領袖也非常看重自己,支持自己的假象來,才能夠更好的抗衡******。

這次,他依仗眉心深處的諸神印記,破壞了領袖的一個計劃。使得那領袖吃了一個啞巴虧,但是領袖卻不會明白說出來。

「不錯,領袖把大帝塔補償給了我,對於太子的行為,他也會暗中制約。」蘇杉隨口道:「所以,伯父想和******重新拉好關係的想法,可以熄滅了。而且那太子根本不會化干戈為玉帛,肯定會死里殺下手,把我們斬殺。唯一的只有和他對抗,我有絕對的信心,在幾年的時間內,會和他一決雌雄。」

「大帝塔,大帝塔……」拜火教主的眼神中顯現出來了深深的羨慕,但是他不敢對這件大帝塔有什麼非分之想,因為這件寶貝是領袖賜給蘇杉的,給拜火教一千個膽子,也不敢搶奪。

「兄弟,你現在鳥槍換炮,一步登天了。這大帝塔我也聽過傳說,可以完全鎮殺傳奇,你的玄力無比雄渾。催動大帝塔也相得益彰。」火清泉哈哈大笑。

「不錯,我這次來拜火教,就是和你,召集眾多兄弟,一起運用大帝塔修鍊。而且,我的大帝塔之中,還煉化了一尊傳奇九變,不死變的阿修羅,只要用玄力灌注進入其中,就會利用大帝塔的力量,精華邪惡,獲得阿修羅的強大、法則本源,本命精氣,修行起來一日千里!我們眾多兄弟一起修鍊,不出幾年時間,必定可以晉陞傳奇。哼!那太子除非是晉陞大聖,否則也就奈何不了我們兄弟。」

蘇杉凝重的道。

「什麼,傳奇九變,阿修羅!」拜火教主和火中天都對望了一眼,深深的感覺到了機遇,拜火教主本人,也就是傳奇三四變的強者,所以才會被那太子一招就擊敗,對於傳奇九變他深深的覺得有一種挫敗感,無力感。

「既然如此,我就和清泉兄弟先走了。到達燕都城,一起煉化大帝塔中的阿修羅血肉法則。」看見自己真正說服了拜火教主,蘇杉也不浪費時間。

「賢侄就這樣離去,不多坐一會兒?」拜火教主連忙道:「我都沒有拿出東西來招待賢侄呢。」

「無妨,我今天也沒有帶見面禮給伯父。」蘇杉連忙道:「事不宜遲,雖然還有幾年的時間,但是也必須爭分奪秒。這就告辭,將來我有了真正抗衡太子的實力,必定會對拜火教還有好處。」

唰!

蘇杉一股玄力包裹住了火清泉,突然進入大帝塔中,然後大帝塔一震,就徹徹底底消失了蹤跡,連拜火教主都不知道怎麼走的。

「這大帝塔,真是神奇。」拜火教主看見失去的痕迹,連連點頭:「尤其是在豐饒大陸上,大帝塔的能力更加突出,有了大帝塔就算是傳奇要殺蘇杉,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次不管怎麼樣,你清泉弟弟都可以得到巨大好處,想不到那領袖對他如此重視。給他大帝塔也是不讓他被太子斬殺。」

「這蘇杉還沒有晉陞傳奇,就如此的厲害,一旦真正的晉陞了傳奇,那會到達什麼程度?」火中天還沉浸在剛剛的震撼中,他死死的握了一下拳頭。

「中天,這些人都不是你能夠抗衡得了的,蘇杉一個,太子一個都是天神下凡,絕世神才,不要嫉妒,這就是命。」拜火教主道。

「那現在怎麼辦?父親,我去派人,把送給雲沁的禮物先按住不動。」火中天道。

「不必,禮物還是送,有備無患。」拜火教主擺擺手,「區區一點禮物算得了什麼?送給雲沁的禮物,再加一倍!反而要重重的送,因為無論如何,清泉是蘇杉的兄弟,這蘇杉再兇狠,也不會對我們拜火教下手,但是太子就說不一定了。我們也是自保。哎……」

「兩邊都要防備。」火中天狠狠的捏住了拳頭:「可惜,我沒有強大的實力,我們拜火教從來沒有出過大聖境的強者,要是有一個大聖,那就可以成立火神學院。」

雲海城。

海邊碧波蕩漾,此時已經到達了深秋,秋水長天,落葉飄飛,別有一番景色。

雲海城,也就是現在的雲海國,越來越強大了。一艘艘的鋼鐵戰艦,在海面上行駛著,各個港口都是不停的有物資運輸,似乎是一台龐大的戰爭機器在運轉著。

整個雲海國,已經徹徹底底的開始催動著所有的國力,有一種要征服整個豐饒大陸的味道。

「嵐兒,又有一家門派,東海上浪沙島的島主,送來了禮物,千年虎鯊珠五枚,海底萬年寒鐵一萬斤,各種海底寶石,珍藏,都有許多,現在使者在客廳等候,你要不要見一下?」

在一個書房中,雲沁細細把玩著一尊門戶,是太虛之門。

在她的旁邊,站立著她的父親雲中龍,除此之外,還有雲家一些重要人物。

現在,雲沁在家族之中的地位,簡直比家主還要家主,已經是屬於了太皇太后一般的角色。雲中龍現在也精神抖擻,看著自己的女兒,他渾身的氣息截然不同,已經晉陞了奪命境,不再是小小氣宗。

「那浪沙島主,不過是一個小小奪命三次的人物,在天位學院都算不得什麼角色,我去見他豈不是丟了身份?」雲沁淡淡的道:「自從太子在四大學院的比武大會上狠狠羞辱了蘇杉一頓后,無數的門派都給我送禮,我一一去接待,那不是要累死?以後來送禮的人都收下禮品,記個名字就是。」

「是是是,表妹現在真的一步登天,將來太子成為天位學院的領袖,你就是領袖夫人。」一個男子連忙唯唯諾諾。

這個男子,叫做宋海國,是宋海山的哥哥,也是屬於宋家的人。

雲海城有兩大家族,第一就是雲家,第二就是宋家。

「領袖夫人?」雲沁的臉上顯現出來了譏諷的神色:「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男子可以左右我雲沁,太子也不行。以後這個話,不要再提,否則宋海國,你就是下一個宋海山。」

「是是是,表妹!」這個男子宋海國立刻驚嚇得冷汗都出來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面上,連連磕頭:「表妹原諒,表妹原諒!我知道錯了。」

「起來吧。」雲沁彈彈手指頭,頤指氣使。

「海嵐侄女,我的兒子宋海山到底是怎麼死的?你現在查出來了沒有?到底是不是被妖孽所害,還是真如你所說,被蘇杉斬殺?」一個中年人在旁邊忍不住道。

宋祖廷,宋家的家主。

「我敢肯定是蘇杉所殺!」雲沁聽見了蘇杉這兩個字,臉上顯現出來一絲冷笑:「他現在出息了,太子都得親自出手打壓他,如果再給他三五年的時間,很有可能太子都壓制不住。不過,我現在還沒有抓到他們確切的證據,不過也就在這幾天的事情了,太子斬殺遮天少爺回來,我就向他仔細的說這個事情,同時把江帆等人拿下,徹徹底底查清楚這件事情。到時候,整個天位學院中都沒有此人的立足之地,然後就剷除燕都城!」

砰!

雲沁重重一拍。

她手掌落下的位置,就是一張地圖上面。在那地圖的掌印地方,是燕都城,整個燕都城好像被雲沁一把抓住捏在手心裡,粉身碎骨。

「表妹,您現在的修為高深了,乾脆現在我們就去燕都城,把楊戰他們抓起來,逼迫蘇杉自殺,或者成為我們的忠實奴隸,毀滅燕都城,你現在得到了太虛之門,實力大增,斬殺蘇杉不是什麼難事吧。」又一個男子宋海圖道。

「哼!」雲沁道:「滅楊家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那蘇杉得到了不少的奇遇,我現在沒有可以絕對殺死他的把握,而且和他有過命情誼的兄弟很多,報復起來非同小可,一切都等待太子回歸,我借太子的手滅他,才是名正言順,而且我也在這一段時間中,好好修鍊,爭取衝擊到傳奇境界,你們可知道,蘇杉那姑姑楊素素也非同小可,她覺醒了七竅玲瓏體,進入了小乾坤界中的異度空間中深造培養,出來之後肯定非同小可。」

「還是表妹考慮得周到。」宋海圖大拍馬屁:「既然如此,就讓燕都城楊戰那些老東西多活一會兒,不過現在燕都城治理得井井有條,成立了學府,那楊戰自己稱王,一家四口,全部都晉陞為了奪命境,高手如雲。現在我們雲海國,就只有國主在表妹的幫助下,晉陞為了奪命境,實力比起燕都城還有所不如,不知道表妹能夠有什麼靈藥,使得我們快速晉陞?」

「我本來有一批生命之泉,是用來加強家族實力的,可惜太子吩咐一些******的高層前去獲取,但是那些人居然說被一個神秘高手截走了?很有可能是陽奉陰違,自己暗中吞掉。」雲沁道:「不過隨著我的氣功修為提升,在******中的權力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我會來一個大清洗,凡是不服從我的,立刻斬掉。」

「太子允許你這麼做?」

雲中龍擔心的道。

「這個放心,太子早就對我說過,他晉陞為了大聖境界,成為天位學院的領袖之後,也不可能會在大陸上呆多久,所以想要找一個接班人,因為天位學院的規矩,必須要有人接位之後,領袖才可以離開,而我就是太子培養的接班人。」雲沁冷冷道:「如果不出意外,我就是太子之後,下一任的天位學院領袖。」

「哧啦……」

聽見這個話,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天位學院下下一任的領袖,實在是太過震撼了。簡直就是大陸第一人。

「難怪,太子什麼好處都給你。」雲中龍的臉色潮紅,十分興奮。他的女兒居然有機會做大陸第一人,那以後雲家還不是叱吒風雲?從此之後,成為大陸第一世家?

「報!」

突然之間,一個侍從匆匆在門外跪下:「叩見大小姐,天位學院******一位高層來了,他說他叫做謝峰,有急事前來!」

「速速讓他進來。」雲沁臉色一變:「謝峰是******核心學生中的高層之一,雖然輸給了蘇杉,但是卻也被我拉攏,有投靠我的意思,這次這麼著急前來肯定不是小事!」

「海嵐師妹,大事不好!」

就在他說話之間,謝峰的聲音已經傳遞進來,隨後門窗一下破裂,謝峰站立在書房之中,也不看四周驚訝的人,而是連珠炮似的道:「太子和遮天少爺大戰,被遮天少爺那妖孽聯合七十二洞妖王,各種異度空間的惡魔伯爵,聯手布置下來了大陣,在天元古礦脈中藉助上古妖聖的力量把太子重傷,太子現在已經躲藏在了一個秘密的時空中,閉關修鍊,恢復傷勢。在今天他向我們******的各個高層傳遞了信息,立刻回去,召開會議,商量這一段時間內******的大事。太子說,他要在那異度空間中,閉關五年,在這五年之內,第一是療傷,第二是衝擊大聖之境界,五年之後,會以君臨天下之勢,降臨整個大陸,成為真正的天位學院領袖,到時候橫掃天下,統一乾坤,再度展現當年豐饒大帝的風采。現在,請師妹速速跟我回去,太子已經指定你,在他不在的日子裡,你是******的決策首腦。」

「什麼?」

雲沁猛的站立起來,「有這樣的事情?我現在是******的決策首腦?但是******群龍無首,沒有太子親自壓陣,我如何控制得住局面?」

「師妹,這個也恐怕是太子對你的考驗,你必須要儘快晉陞為傳奇,才能夠控制******,我們******有幾尊元老,也是傳奇境界的聖徒。你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控制他們,太子這次之所以把太虛之門也給你,也就是為了你快速晉陞。」謝峰連忙道:「難道師妹沒有信心?」

「我擔心的不是這個。」雲沁搖搖頭,「我擔心的是太子居然閉關五年,這五年的時間,那蘇杉會成長到什麼程度?打虎不死,虎必傷人。」

「這個無妨,現在整個天位學院都是我們的人,他在天位學院中寸步難行,太子五年之後,晉陞上古大聖的境界,橫掃一切。這蘇杉能夠修鍊到達什麼程度?他還是奪命六次吧,最多五年之後晉陞傳奇?這已經是逆天的手段和修為了。」謝峰點點頭:「太子已經吩咐下來,我們可以施展一切手段,打擊蘇杉。等什麼時候,我們利用一些傳奇高手,斬了他就是。太子在外面,也降服了不少門派的傳奇高手的。」

「嗯,我這就回去,和******的那些高層見面,接受******的權力!」雲沁的語氣也有一些興奮,「我會在太子回來之前,把******經營得遍布天下,什麼君子黨,神通黨,五雷黨,統統毀滅!」

雲沁覺得自己大展身手的時候到了。

她和謝峰雙雙飛起,剎那之間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就在雲海城數千里之外的燕都城,卻是高手雲集,蘇杉一番召集,到處遊說,用了三天的時間,所有的兄弟都聚集在了燕都城之中,準備一起修鍊大帝塔。(未完待續。) ?「兄弟,這就是大帝塔么?」

「真是神奇,我感覺到了我的這點力量和大帝塔比起來,不值一提。這是什麼級別的法寶?有可能是聖品了吧。」

「兄弟,我們就在這裡修鍊大帝塔么?傳聞之中豐饒大帝的大帝塔,一旦修鍊起來,瘋狂的汲取天地元氣,只怕整個方圓萬里之地,所有的地脈,靈氣,都會往燕都城之中聚集,從此之後,燕都城只怕是成為修行的聖地,普通的人光是在其中呼吸空氣,就能夠體質大增。」

「好寶貝,好寶貝,尤其是其中還有一頭不死變的阿修羅精血元氣在其中。我們就算是數十年也吸收不完畢。」

「我聽說,******這些天,在召開大會。是太子出了事情,必須要閉關五年,而且他現在正在被遮天少爺追殺,卻不願意回天位學院。」

「太子為什麼不回天位學院?」

「這個很簡單,他心高氣傲,不願意被人說要靠天位書院的庇護才能夠和懸空山對抗。」

「那就看他五年時間內,到底能不能夠恢復了。」

「也就是說?我們兄弟有五年的時間可以利用?快速成長?不過那太子陰險狡詐,也有可能是麻痹我們,可能三年就會出關。」

「也不能夠不做這樣的打算。」……

燕都城的廣場上,一座高塔聳立,把大地深深的陷落了進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這座巨大的青銅古塔的根基上面,出現了無數的玄力線條,深深紮根在土壤之中,滲透向了無比深沉的大地之中,衍生向四面八方。

而此時此刻,蘇杉的十八位兄弟,還有父親蘇戰,大哥蘇雲沖,二哥蘇化龍,都聚集在廣場上,看著這座巨大的寶塔。

寶塔深入了雲端,瘋狂的吸收著雲海之中的天地靈氣,甚至陽光烈日精華也都匯聚了過來。把整個燕都城的光線都在扭曲,引發了天象。

一些兄弟,蘇戰都對這寶塔嘖嘖讚歎,激動萬分,他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神奇的寶貝,同時對於自己兒子的境界簡直從震驚到了痴獃。

在一年以前,他知道奪命境就是神話。

而現在,他知道了奪命境之上還有傳奇。而自己的兒子已經九次奪命,就要到達傳奇。甚至他還知道了,自己兒子的對手,是一個即將晉陞為大聖境界,成為遠古大聖的人物。

今天,自己兒子又把豐饒大帝煉製的大帝塔拿到達了手上。

這一切,只能夠用奇迹來形容。

華鳳鳳,君天仇,孟青山,李正道……這些人也都嘖嘖讚歎。

蘇杉一面催動大帝塔,一面心中在思考剛剛得到的消息,太子並沒有回天位學院閉關修鍊,而是自己去了另外一個地方,要躲避懸空山的追殺。這很有可能與沒有得到大帝塔有關。本來,領袖是把大帝塔給他的,現在卻不見蹤影,使得他和領袖的心中產生了隔閡。

所以,太子才不回天位學院。

對於這一點,蘇杉心中把握得很准,那太子是一個無比驕傲的人,甚至有可能因此恨上了領袖。

不過,這對於他來說是好事,領袖和太子之間產生隔閡,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