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中年男子急忙抽出佩劍但還未出手便是被海蛇的血盆大口一口咬住身子往肚中吞咽。

「叔叔!啊!我跟你這條怪蛇拼了!」

青年武者看到把自己從小帶大的叔叔被巨蟒一口吞下肚子被悲傷沖昏了頭腦舉著鐵劍向海蛇斬去。

「別過去!」

「快跑!"

其他武者都是大駭。

「鐺!」

一道寒芒瞬間斬向大蛇的頭部卻只是留下了一道數寸深的劍痕。對於二丈余長的海蛇來說這點傷口根本不算什麼。

海蛇吃痛這一劍成功吸引了它仇恨的目光蛇尾狂卷過去。

「啊……救我……」

青年武者無比驚恐海蛇用二丈長蛇軀將他緊緊的纏住。

它似乎很享受眼前這個剛剛傷到自己的人扭曲變形的的臉龐。

又有兩名武者瘋狂沖了上來!

「唰!」

兩道寒光向海蛇斬去。

海蛇蛇尾狠狠一甩將其中一名武者掃到了數丈之外。

被擊飛的武者落到地上之後吐了一口鮮血便是昏死了過去。

另外一名武者見狀想逃但已經來不及了。

大海蛇猛然將正在逃跑的武者的上半身咬住往腹中吞咽他只剩下兩條腿在空中劇烈擺動。漸漸地露在外面的部分越來越少直到消失。

還活著的武者被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再也顧不得什麼倉皇往叢林中逃竄。

半個時辰之後。

兩名武者在叢林中大口大口的喘息驚恐的不停回頭張望看海蛇有沒有追來。

年紀稍小的武者驚魂未定。

「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了這島上的海獸太厲害了只有去投靠島上其他武者團伙才可能活下來!」

中年武者望著來時的方向驚恐嘆道。

年輕武者點了點頭。

借著月光兩人在叢林中尋找其他武者的營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次ri天漸亮海獸散去返回海中。

一個漫長可怕的黑夜終於被眾武者們熬了過去孤島上重新恢復了平靜。

山洞營地。

其中一座木塔下面三男一女圍坐著昨夜的一戰讓他們臉上顯得有些憔悴。

「等一下我們去和毒藥師交易『鬼見愁』。這次的毒藥交易對我們非常重要我們營地的實力太弱很難重傷到海妖獸有了這烈xing毒藥我們才能威脅到海妖獸。這次交易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葉默鄭重朝三人道。

「知道!」

三人點了點頭。

「只是我們和那伙武者素不相識。他們未必能安好心!他們拿到靈木投槍之後只怕會反過來威脅我們的安全!」

墨靈有些擔心道。

「這個我已經考慮過了。所以只給他們靈木投槍不交易靈木盾。靈木投槍要發揮威力最適合一二十丈遠距離投shè可以輕鬆刺透沒有皮甲的武者。但是靈木投槍一碰到靈木盾就廢了刺不透木盾他們根本奈何不了我們半分。

相反等我們拿到了『鬼見愁』的毒藥塗在青鋒劍、靈木投槍上殺傷力無疑會大增!下次幼妖蟹敢再來破壞我們的營地讓它嘗嘗這毒藥的厲害!」

葉默讓墨靈不用擔心接著道「等下我一人露面去用靈木槍投和他們交易毒藥。你們三人各帶著一副靈木盾躲在後面的叢林里隨時準備接應我。等交易完成之後我估計他們會有其它心思。聽到我招呼立刻出來掩護!只要咱們四人有靈木盾在手還有利劍也不懼他們七人!」

他心中不希望出現兵戎相見的局面。

不是因為他懼怕那一夥武者。

月底的海妖獸cháo很快就要來臨這座島嶼上每多一分武者的力量便是為他自己減少一分壓力。

這也是他提出用靈木投槍交換毒藥的初衷這筆交易既不給自己製造強大的敵人又可以提高孤島上其它武者團伙的實力。

「葉哥想的周到他們要敢生事咱們手裡的傢伙也不是吃素的!」

王虎笑道。

「萬一他們中途反悔不交易了呢?」

墨靈又尋思道。

「不愁他們不換。他們手中沒有兵器比我們更著急這筆交易!走吧!」

葉默道。

「好走!」

隨後四人便帶著四副靈木盾十餘根靈木投槍朝著交易的地點疾馳而去。

交易地在毒藥師的營地附近。

小半個時辰之後葉默可以清楚地看到毒藥師一夥武者的臨時營地。

「就是這裡了你們就在這裡面潛伏到時候聽我招呼見機行事。」

葉默回頭朝三人道。

「嗯。」

「葉哥自己多小心!」

三人應道。

葉默獨自帶著用藤蔓捆紮好的十根靈木投槍到了毒藥師一夥的營地外。

毒藥師一夥武者早已經在破爛的營地內等得焦急見到葉默來了紛紛湧出了他們的營地。

「總算來了!」

「小兄弟你還是蠻守時的。」

一襲黑袍的毒藥師臉上依舊帶著冷漠。

他的六名手下武者都盯著葉默手上提的十根靈木槍。偶爾有人瞟一眼葉默的青鋒劍這口上等利劍才是他們最急缺的好東西。可以用這口利劍來砍伐堅木造柵欄圍牆加強他們這個小營地的防禦。

六人神情都有些蠢蠢yu動但是不敢輕舉妄動。葉默手中的青鋒劍可不是吃素的他們赤手空拳加起來也不夠葉默一個人的實力。

「你們要的東西我給你們帶來了我要的東西呢?」

葉默掃了他們一眼道。

「這是小兄弟要的東西。十包『鬼見愁』烈xing毒藥還有和五份解藥!葯給你靈木槍給我!」

毒藥師聞言輕笑一聲便是從寬大的衣袍裡面掏出了一個大包的藥劑甩手丟給葉默。

「不急!先驗找個人一下毒藥和解藥的葯xing!我從小在市井長大見多了騙子養成了小心謹慎的毛病。驗過之後才交靈木投槍。」

葉默一手接住藥包說道絲毫沒有立刻交易靈木投槍的意思。

「呵呵小兄弟是顧慮我的毒藥或者解藥是假的吧?無妨我林鷙豈會自損毒藥師的名頭拿假藥來糊弄你!這樣吧你拿一份藥劑過來我親自試毒。」

黑袍男子目光一閃輕笑道說著便要擼起右臂衣袖親自試毒。

「不!你身為毒藥師經常品嘗各種草藥的毒xing體內抗毒xing很大讓你試毒沒多少意義!」

葉默目光掃過毒藥師身後眾手下隨手一指指向黑臉大漢道「我要這個大黑臉來試毒。」

毒藥師冷漠的臉上微微扭曲了一下。他沒想到葉默如此心思縝密一點漏子都沒有。還好他沒有弄假藥否則黑臉大漢可就當場斃命

「你~!老子哪裡招惹你啦這麼多人為啥偏偏要讓老子來試毒。」

黑臉大漢頓時大怒。

「狂牛住口!」

毒藥師沉聲喝斷了黑臉大漢的話「你過來讓這個小兄弟知道我們的誠意!」

黑臉大漢鬱悶之極。

其餘武者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望向黑臉大漢暗自慶幸沒有被葉默點中試毒。雖然有解藥但是中毒的滋味可絕不好受。

「好吧。」

黑臉大漢悶哼一聲答應。現在要先搞到這批靈木槍不適合翻臉。

葉默從十包鬼見愁毒藥之中隨機挑出一份丟給黑臉大漢。

黑臉大漢接過用一根尖銳的樹枝狠狠的在手腕上割了一下劃出一道數寸長的血口子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他咬牙將『鬼見愁』毒藥灑在傷口上。

眾人都盯著黑臉大漢的傷口。

短短几個呼吸的功夫黑臉大漢的傷口開始發黑黑線沿著血脈迅速朝手臂其它地方擴散他忍著劇痛嘴唇發紫。

又過了一小會兒黑臉大漢雙腿打顫幾乎站立不穩。

很明顯這是中了烈xing劇毒的癥狀而且發作起來極快。

一名中階武者都撐不住一小會兒。

「毒藥不假!你試試這包解藥!」

葉默看了毒xing頗為滿意。然後從五份解藥中隨機抽出一份解藥丟了過去。

「快給他解毒!」

眾武者們連忙將一半的解毒藥給黑臉大漢發黑的傷口上灑上另外一半口服。

毒藥師在旁負手看著一言不發。

黑臉大漢吃下解藥之後過了一會兒手臂血脈內的黑氣漸漸退去血sè也開始恢復正常只是有些站立不穩頭昏眼旋。

「怎麼樣我們林老大的葯是真的吧!」

黑臉大漢怒氣沖沖道。

他心中發狠等下拿到靈木投槍定要好好報復。

「效果不錯!做買賣交易最重要的是信用這裡是十支靈木投槍給你們!這靈木投槍堅硬、鋒利程度絲毫都不比鐵槍差並且質地比鐵槍輕很多。有了這批靈木投槍足夠你們用來對付這島上的普通海獸。至於能支撐多久看你們的運氣了!」

葉默一笑收好了剩下的九份毒藥和四份解藥。將一捆十支靈木拋給對面的毒藥師。

做完這些他右手握著青鋒劍開始後退。

毒藥師一把接過這捆靈木投槍臉上閃過一絲激動他迅速解開藤蔓將十支靈木投槍交給眾武者。

「這些靈木投槍的質地極為堅硬不像普通木頭一樣會被大力給輕鬆折斷。」

「這小子沒弄假貨來糊弄我們!」

眾武者拿到靈木投槍在手中用力一握感覺到靈木投槍的堅硬不由紛紛點頭。

「老大要不要把他的青鋒劍搶過來!」

他們不由相視一眼朝毒藥師看去。只要毒藥師一聲令下他們便會毫不猶豫地持槍撲向葉默。七對一哪怕葉默有青鋒劍他們也有信心能勝。

葉默此時已經退到五六丈開外這個距離恰恰是靈木投槍遠shè的最佳範圍之內。

他看到毒藥師一夥武者蠢蠢yu動的神情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冷冷一笑吹了一個口哨。

颼!

颼!

颼!

茂密的草叢中閃出二男一女三道武者的身影出現在葉默身側。

正是墨靈、王虎、楊友三人。他們人手一副三尺高兩尺寬的厚實靈木盾。

除了墨靈持劍外王楊二人手中各緊握著一柄靈木投槍背上還背著幾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