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他開口,一旁的嚴浪就迫不及待的解釋起來。

「自然是為奪武林盟主,東海藍珠而來。」

水月然一聽,已經猜到消息是龍逸軒故意透露。

眼珠子一轉,心涼入骨。

這麼做的目的真若她想,那麼,龍逸軒就徹徹底底的變了。

不管如何,必然把這厲害關係分析給冷星辰聽,莫要傻傻的衝動行事。 自己的容顏出現在另一個人的臉上,這個感覺還真有些奇妙。

小九在以同樣的動作在水月然臉上掃過,眨眼間,兩人的面容已經互換。

「至於我的去向,你必須找機會透露給吳明聽,隨便什麼理由,但切莫讓他起疑心。」

「我知道!」小九完全明白。吳明這幾日的反常舉動讓人想不注意都難。

見此地安排妥當,水月然便若無其事的漫步走出了女廁,故意在吳明的藏身之處前幾步轉彎,向著人群之中走去。

眼睛環顧四周,尋找著冷星辰的下落。

她雖與小九浪費了些許時間,可她並不著急會失去他的蹤跡。

她有種感覺,冷星辰並未走遠。

不一會,已經搜尋到了他的身影。

他的銀髮實在太過閃耀,加之人群的有意避之,變得更加的醒目。

在肩碰肩,的擁擠人群,能有一個三尺開外的真空地帶,想不注意都難。

看著無一絲縫隙的人群,水月然嘴角一揚,口唇輕動,一圈魔力加身,這才向著冷星辰走去。

冷星辰無視身邊人對他的指指點點,小聲的議論,目光始終在擂台與看台之上搜尋。

原本早就離開的他,因為那魂牽夢繞的一眼留了下來。

剛才明明已經有了她的芳蹤,為何轉眼就不見。

見到她的暫時平安,連日的懸著的心總算能夠落了下來,證明龍逸軒並沒對他撒謊。

目前的身份不便留在水月然的身側,只要時不時能遠遠的看上她一眼,內心就能滿足。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錯過了。

就在此時,一陣咿咿呀呀的聲音傳入。

冷星辰皺眉,循聲望去,只見一熟悉的人穿過人群朝著他們而來。

她身上有著隱隱的白光,所有人接近她的身子一尺都會被彈開,就如吸鐵石的同性相斥,硬生生的在這人群之中開出一條路來。

「小九!」一直在側的嚴浪欣喜的上前,剛要搭上她的肩頭,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不要碰我!」

「不要碰她!」

為時已晚,嚴浪的手剛要搭上她的肩頭,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射而出,重重的落在三尺開外的地上。

一咕嚕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嚴浪口中嘟囔著:「這是什麼法術,為什麼沒見過!」一臉的鬱悶。

冷星辰與化身小九的水月然,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把目光重新拉回到對方的身上。

冷星辰輕輕的搖了搖頭,還是改不了這莽撞的性格!

「你來這裡做什麼?」水月然發問。

冷星辰眉目輕挑,藍眸之中閃過絲絲困惑,忽然轉而不見。

還沒等他開口,一旁的嚴浪就迫不及待的解釋起來。

「自然是為奪武林盟主,東海藍珠而來。」

水月然一聽,已經猜到消息是龍逸軒故意透露。

眼珠子一轉,心涼入骨。

這麼做的目的真若她想,那麼,龍逸軒就徹徹底底的變了。

不管如何,必然把這厲害關係分析給冷星辰聽,莫要傻傻的衝動行事。 看了一眼四周,手指一動,他們周圍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他們的談話人群之中無人能聽得到。

「你知不知道,天一閣雖亦正亦邪,在江湖之上從來都是獨立行事,與眾人格格不入,自成一體。

也正因為如此,江湖上的幫派排名也從未將天一閣放入其中。

今日你的出現,很可能會引起他人的重視,覺得你們的出現會是一個障礙。

若作風正派,江湖上的人也無從挑剔。

怕就怕,你們的行事向來隨意,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認準便義無反顧,這樣的最容易引起他人的詬病。

特別是你的武功內力之高,已經是罕見的高手,奪取盟主之位也算囊中之物。

武林盟主之位雖說有能力者居之,可心有不甘者必會將過往一些事情誇大,以抹黑你。

到時候若有心人士的挑撥,引起眾人對你的恐慌,不僅是你,天一閣也將會面臨滅頂之災!

打著正義的旗號,行不義之事的人難道還少嗎?」

水月然著急的說完,目光緊緊的盯著冷星辰,希望他能退出,看清背後的人心險惡。

藍珠她會想辦法,可不能因為此,讓冷星辰踏入這旋渦之中。

冷星辰眉目不變,淡淡的說道:「只是有可能不是嗎?」

「哇,小九,想不到你分析的如此透徹,你什麼時候對江湖的事知道的如此透徹?」嚴浪湊過一個腦袋,在水月然面前晃蕩。

水月然不耐煩的一掌推開,目光直視冷星辰。

「可能不代表不會發生!你真是榆木腦袋!總不能為一顆藍珠,搭上天一閣所有人!」真正為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為她,我願意傾盡所有也在所不惜!」這一句重重的敲擊水月然的內心。

傻,你真傻!

「為了一個不記得你的舊愛,你做什麼都只是單方面,月然她不會知道的!值得嗎?」

冷星辰右手握拳敲擊在左胸口之上。「它告訴我,值得。」

所有的準備好的言語一下都變的軟弱無力。

為愛,他義無反顧。

心在猛烈的跳動,水月然眼角的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她不是喜歡哭泣的女人,卻止不住這歡喜的眼淚。

腦中一片空白,所有的情感在此刻爆發,她直接撲向了冷星辰,將他緊緊的抱住。

鼻腔之中充滿了熟悉的味道,臉頰依靠的胸膛是如此的溫暖而強壯,只是這個懷抱能讓她完完全全的放鬆自己。

水月然感受到冷星辰的雙臂將她環住,雙臂有著明顯的顫抖,可依舊將她牢牢的抱住。

抱的那麼緊,那麼緊,緊到刺痛。

可水月然卻無比的滿足。

「放手……放手……」

嚴浪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等回神,滔天的怒意充斥著他。

全身的肌肉緊繃,根根毛髮似乎都要豎起,體內的獸性因為怒意而充斥著全身。

一把抓過水月然的手,想要將她拉出冷星辰的懷抱。

冷星辰眉目一擰,豎掌成刀劈向嚴浪伸出的手掌。 看了一眼四周,手指一動,他們周圍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他們的談話人群之中無人能聽得到。

「你知不知道,天一閣雖亦正亦邪,在江湖之上從來都是獨立行事,與眾人格格不入,自成一體。

也正因為如此,江湖上的幫派排名也從未將天一閣放入其中。

今日你的出現,很可能會引起他人的重視,覺得你們的出現會是一個障礙。

若作風正派,江湖上的人也無從挑剔。

怕就怕,你們的行事向來隨意,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認準便義無反顧,這樣的最容易引起他人的詬病。

特別是你的武功內力之高,已經是罕見的高手,奪取盟主之位也算囊中之物。

武林盟主之位雖說有能力者居之,可心有不甘者必會將過往一些事情誇大,以抹黑你。

到時候若有心人士的挑撥,引起眾人對你的恐慌,不僅是你,天一閣也將會面臨滅頂之災!

打著正義的旗號,行不義之事的人難道還少嗎?」

水月然著急的說完,目光緊緊的盯著冷星辰,希望他能退出,看清背後的人心險惡。

藍珠她會想辦法,可不能因為此,讓冷星辰踏入這旋渦之中。

冷星辰眉目不變,淡淡的說道:「只是有可能不是嗎?」

「哇,小九,想不到你分析的如此透徹,你什麼時候對江湖的事知道的如此透徹?」嚴浪湊過一個腦袋,在水月然面前晃蕩。

水月然不耐煩的一掌推開,目光直視冷星辰。

「可能不代表不會發生!你真是榆木腦袋!總不能為一顆藍珠,搭上天一閣所有人!」真正為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為她,我願意傾盡所有也在所不惜!」這一句重重的敲擊水月然的內心。

傻,你真傻!

「為了一個不記得你的舊愛,你做什麼都只是單方面,月然她不會知道的!值得嗎?」

冷星辰右手握拳敲擊在左胸口之上。「它告訴我,值得。」

所有的準備好的言語一下都變的軟弱無力。

為愛,他義無反顧。

心在猛烈的跳動,水月然眼角的淚水止不住的落下。

她不是喜歡哭泣的女人,卻止不住這歡喜的眼淚。

腦中一片空白,所有的情感在此刻爆發,她直接撲向了冷星辰,將他緊緊的抱住。

鼻腔之中充滿了熟悉的味道,臉頰依靠的胸膛是如此的溫暖而強壯,只是這個懷抱能讓她完完全全的放鬆自己。

水月然感受到冷星辰的雙臂將她環住,雙臂有著明顯的顫抖,可依舊將她牢牢的抱住。

抱的那麼緊,那麼緊,緊到刺痛。

可水月然卻無比的滿足。

「放手……放手……」

嚴浪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等回神,滔天的怒意充斥著他。

全身的肌肉緊繃,根根毛髮似乎都要豎起,體內的獸性因為怒意而充斥著全身。

一把抓過水月然的手,想要將她拉出冷星辰的懷抱。

冷星辰眉目一擰,豎掌成刀劈向嚴浪伸出的手掌。 處於野獸機警的本能,嚴浪迅速的收回手掌,退開一步,可眼中充斥著悲鳴。

「原以為你對水月然痴心一片,我處處幫你。可……沒想到你卻做出如此之事,枉我尊你為主。」嚴浪說的咬牙切齒。看著水月然更是難掩心中的痛楚。

水月然此時才回神,想到她此時可是小九的樣貌,難怪嚴浪誤會了。

「你的理智去哪裡了?眼睛所見一定是真嗎?用心看一看,這女子是否是小九!」

此話一出,不僅是嚴浪就連他懷中的水月然也抬頭茫然的看著他。

再傻的人聽聞此言也知道偽裝已經被識破。可他何時發覺的?

若是說人皮面具也就罷了,這可是小九的法術,天衣無縫也不過如此。

肉眼凡胎根本不可能看出破綻。難道是言行舉止出了問題?應該不至於才是。

「不用再想了,我告訴你為什麼。」

神情的望去,湛藍的眸子之中除了深情別無其他。

「不管你信不信,第一眼,我就認出了你。樣貌,聲音,氣質……即便所有的都與過往不同,我依舊能一眼認出你。以為在你的靈魂深處還是熟知的月然,這是不變的事實。」

水月然嘴角微微勾起。

冷星辰的愛比她想象的更加的深沉。它已經超越了一切。

靈魂之間的牽絆已經無需用肉眼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