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這個時候,胖子的眼神里,閃過一絲錯愕,旋即化作了驚喜,似是看到了什麼,直勾勾地看著陽萬渠的身後,然後咬牙切齒地大罵了起來:「他媽的……你……怎麼才來啊。」

陽萬渠一怔,劍光一頓,旋即又冷笑了起來:「想分散我的注意力?這種小伎倆還是別用了吧,沒什麼用,我已經感應過了,這裡根本沒有別人……」

話音未落。

另一個聲音出現:「你怎麼會被這種貨色弄得這麼慘?」

是葉青羽的聲音。

———-

感謝暗夜殤殤、中國黑炮兩位大大的捧場。 陽萬渠的身形,一下子就僵住了。

雖然是背對著,但他依舊聽清楚了,來人是誰。

笑話,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他被這個人追殺的上天入地無門,黑月仙宮更是被這個人打壓的喘不過氣來,曾有一段時間,陽萬渠做夢,都會夢見這個殺神狂魔將自己一劍一劍地斬殺,午夜夢回哪一次不是渾身冷汗?

如今,雖然他的實力已經大幅提升,早就不是昔日吳下阿蒙,但內心深處種下的夢魘,卻依舊在,還沒有祛除。

所以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陽萬渠後背的汗毛,立刻就豎了起來。

咻!

他化作一道閃電,瞬間來到了李聖衍的身前,伸手抓去。

逃肯定是逃不了的,陣營一方消息靈通,知道葉青羽在混沌魔帝轉生殿之中實力暴漲,已經到了非常可怕的境地,所以陽萬渠回過神來的想法,非常簡單,就是將李聖衍抓到手中作為人質,讓葉青羽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

只要有了轉圜的時間,接下來就有了生機。

陣營一方和璇璣宗在方圓數萬里之內布下了重重手段,就連准帝都陷入其中,不怕葉青羽能夠將這已經翻覆的天重新翻過來。

但是他快,有人更快。

陽萬渠已經抓到了李聖衍的衣角,甚至掌心都傳來了意料之中的觸覺,但下一瞬間,這個胖子的身形就化作了一片虛影,像是流水一般從他的掌心之中消失了。

「這……」

陽萬渠大駭。

再看時,斷臂缺手的胖子已經在十米之外,在一襲白衣的葉青羽的攙扶之下。

「哎哎哎,輕點輕點……疼疼疼……」胖子一張布滿了傷痕的臉腫的像是豬頭,殺豬一樣尖叫著,顯然也真的是疼到了極點,臉型都變了,布滿了鮮紅血絲的眼睛里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你剛才不還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嗎?」葉青羽沒好氣地道,一隻手掌貼在胖子的後背,一股強橫的元力注入胖子的體內,為他驅逐那五六道被璇璣聖女等人轟入體內的異力。

「剛才是剛才啊,我不知道你來,老子好歹也是笑非老祖的後人,如果在敵人面前流淚喊疼,那多丟臉啊……」胖子一張臉很快就被淚水染花了,一副無比委屈的樣子,齜牙咧嘴地道。

葉青羽:「……」

「現在折磨你的敵人還在,他還在看著你呢,你這幅樣子,也好不到那裡去吧。」葉青羽很是無語地道,這個胖子真的是個活寶,足以匹配呆狗小九,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什麼?難道你會讓他活著離開?」胖子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狼狗一樣,怒道:「一會兒弄死這個王八蛋,他死了就不會有別人知道了。」

葉青羽:「……」

對面的陽萬渠徹底被冷落在了一邊。

就在剛才失手的無數個瞬間,他想要立刻轉身就逃。

但是根本做不到。

因為自始至終他都被一股強大到了極點的氣機鎖定,這是一種宛如置身於已經搖搖欲墜的九霄雪峰之下的悚然之感,只要有稍微一絲絲的動靜——哪怕是一根針掉落在地面都會引發滅世雪崩將他淹沒。

這種氣機牽引壓制,自然是來自於葉青羽。

陽萬渠沒有想到,葉青羽的實力修為,比之前陣營的消息情報之中更加可怕。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有哪怕是一點點的動作,引動了這種浩瀚恢弘的氣機,下一瞬間葉青羽毀滅一般的攻擊就會降臨,將他撕成碎片。

所以他不敢動,更不敢逃。

徹骨的寒意,將陽萬渠淹沒。

一滴滴的冷汗,自他的額頭滑落。

大約一盞茶時間過去。

胖子李聖衍突然發出一陣舒服的**。

就聽他體內傳出一陣噼里啪啦的怪響之聲,五六道帶著死氣的各色氤氳從他的口鼻之中噴出來,消散在了虛空之中,然後胖子虛弱的身體裡面,開始涌動著強大的氣息波動,神華閃爍之間,胖子身上那密密麻麻腐爛爬蛆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就連被斬掉的手臂、手掌,在這一瞬間,也都重新生長了出來。

血肉重生。

這是強者的手段。

胖子畢竟是准帝後人,這些日子有笑非准帝指點,實力進步極大,早就一隻腳踏進大聖境了——這樣的進度雖然驚人,但畢竟是准帝親自指點啊,別說是胖子天賦本就極好,就算是一頭豬,被笑非准帝這樣的蓋世人物指點一年多時間,也都可以名震天下了。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葉青羽已經將胖子體內的異力,徹底都祛除了。

胖子之前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來,就是因為這幾道異力在體內相互衝突,鉗制了胖子本身的修為,異力劇烈衝突的時候,讓他如普通人一樣,所以才會被陽萬渠隨意宰割,此時異力被排斥,他一身雄渾的元氣修為恢復。

「啊……」胖子一臉淫.盪地怪叫著:「舒坦啊。」

然後他笑眯眯地看著陽萬渠,道:「風水輪流轉,現在你好像要倒霉了……說吧,你想怎麼死?」

陽萬渠臉色的確很難堪。

胖子回頭看看葉青羽:「幫我弄死他。」

葉青羽:「……」

「好吧,正好我也找他很久很久了。」葉青羽點點頭,轉身朝著陽萬渠走去。

同一時間,那猶如山崩一樣的氣機一松。

陽萬渠頓時如釋重負。

他顧不得長出一口氣,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就要逃走。

但身形才拔高不到三米,一道劍光破空襲來,陽萬渠大駭,只要他再向上拔起,必定是被這一劍斬為兩段,除了向下落回原地之外,向任何方向角度躲避,都會被斬中。

陽萬渠一口逆血差點兒噴出來,硬生生重新落回到了原地。

「你逃不了的,準備自衛吧。」

葉青羽神色漸漸變得凌厲了起來,他剛剛從不遠處的山洞之中閉關結束,感覺到了動靜,趕過來,沒想到就遇到了這種的場面,且不說李聖衍是他的朋友,單說當初黑月仙宮對天荒使團做過的事情,他就不可能放過陽萬渠。

「殺了我,你們兩個也死定了,沒有人能夠活著走出渭水山脈。」陽萬渠的面色,猙獰了起來,又冷笑道:「這裡已經是鐵通地獄,一切都掌控在我們的手裡,更何況,你想殺我,只怕也沒有那麼容易,如今的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陽萬渠了。」

說著,他猛然一揚手。

一道璀璨黑芒衝天而起,足足萬米之高,轉身化作一朵三百米寬的盛開的黑色詭譎優曇花,照亮了天穹,整個渭水山脈都看的清清楚楚。

葉青羽在一邊靜靜地看著。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出手阻止的打算。

「哈哈,你太自大了,」陽萬渠一口氣徹底鬆了下來,懸著的心回到肚子里,狂笑道:「你居然讓我成功發出了求援訊號?哈哈哈,你知道誰會來支援嗎?你死定了,現在你就是想殺我,也殺不了了。」

到了這一瞬間,他是真的徹底放鬆了。

一旦消息發出去了,附近的援軍很快就到,他雖然自認為不如葉青羽,但支撐一段時間,還是完全做得到,死亡的陰影,彷彿已經離他遠去了,如溺水將死的人,終於得到了救援一般。

葉青羽用一種看著死人一般的眼神,看著他,道:「就是要讓你發出消息,不然,我去哪裡找你的同黨。」

「狂妄,這是你自取死路。」陽萬渠仰天狂笑,然後道:「就讓你知道,如今的窩,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吧……天動劍·殺式一!」

劍光生滅。

陽萬渠化掌為劍,遙遙一斬。

一道數百米長的分天黑色劍芒,破空斬下,空氣如牛油一般分開兩邊,地動山搖,虛空被斬出裂痕,整個天穹似是被這一劍一分為二一樣,劍身古老符文密布流轉,顯然是不世出的絕殺之招。

這不是當世劍招。

是上古斬法。

就這一招,可斬巔峰聖者,比之昔日的陽萬渠,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原來這就是你信心的來源,真可憐。」葉青羽譏誚地看著信心百倍的陽萬渠,只是伸出食指,在動天之劍堪堪斬落頭頂的一瞬間,一指點出。

指尖有劍芒吞吐。

砰!

一聲輕響。

這一指直接點碎了黑色劍芒。

猶如破碎了的黑色琉璃一般的殘碎劍芒在虛空之中飛迸開來,旋即再也難以維持形體,消散消弭。

「你……」陽萬渠大驚。

他出手時就知道這一劍,並不能奈何葉青羽。

但卻沒有想到,居然這麼輕鬆就被破掉了。

「動天劍·殺式二……殺式三、四!」

陽萬渠驚怒交加,手中浮現一柄妖蓮黑劍,流轉著魔性邪氣之力,顯然是一柄上古魔兵,劍分陰陽,瞬間出手,滔滔不絕的黑色劍芒遮天蔽日斬下,每一擊都比得上之前【動天劍·殺式一】的威力。

仿若天穹墜下抹殺生靈的魔劍之海,將葉青羽徹底淹沒。

「可敵大聖之招,」葉青羽也有點兒意外,陽萬渠的實力,比預料的稍微高一點,「但可惜,依舊不夠看,你的資質,比起太一真人來說,差了十萬八千倍,真讓人失望。」同樣是被黑暗之力改造,同樣修為都暴漲,但太一真人可以創造出黑白陰陽之招,而陽萬渠卻只是守成沿襲,招式拘泥。

說著,葉青羽右手五指捏出一枚劍印,旋即一拳揮出。

霎時間銀色光華大作,璀璨劍芒衝天而起,化作光明之氣,如光明神劍一般,瞬間就破開了那漫天倒懸的魔劍之海,還未等陽萬渠反應過來,就如熱油潑薄雪一樣,頃刻之間就將那黑魔劍式破除的乾乾淨淨。

天穹光明,碧藍如洗。

甚至在白日時分,連宇宙之中的星辰都可以看見。

塵世間美景,莫過於此。

一劍之威,強悍如斯。

陽萬渠心中大駭。

他的【動天劍】殺式總共有八式,都是傳自於陣營武庫,乃是絕世之招,但是卻被葉青羽用如此輕鬆的姿態破掉,讓他對剩下的四式,也失去了信心。

好在這個時候,遠處虛空里強橫的力量波動傳來。

數十道人影破空閃爍。

援軍到了。

為首一人,一頭枯草亂髮,身形乾瘦,同樣倒提著一柄黑色邪氣大劍,正是罪惡坑少主,狀態比在龍宮的時候,強大了數倍,猶如一輪黑色昊日經空而來,而緊隨其後的是一位身穿鮮紅色戰甲的窈窕身影,風華絕世,青春逼人,猶如一團燃燒的炙烈火焰一樣,隔著老遠都能感覺到那種足以殺人美麗氣息撲面而來,則是【傾城仙子】。

這兩個人,竟然聯手了。

他們都是陣營的人。

而除了這兩之外,還有十數人,從力量波動上來看,都是大聖級的強者。

「我們的人來了,你錯過了最好的機會,哈哈……」陽萬渠長嘯,發出指引,然後狂笑,戲謔地看著葉青羽,道:「哈哈,現在開始你永遠都殺不了我了,也不要再妄想為天荒使團復仇,哈哈哈,天羅地網之中你已走投無路,你那愚蠢般的自大,要開始付出代價了,等你成為階下囚,我會成為你的噩夢……」

援軍已到。

陽萬渠信心百倍。

葉青羽笑了笑:「蠢貨。」

話音落下。

劍光生滅,一縷銀芒起。

葉青羽正式出招。

這是經歷了准帝之戰後通悟的神皇劍意大成奧義。

陽萬渠本來已經是警覺萬分,動天劍的劍氣護體,大聖亦難以瞬間破開,在他的瘋狂催動之下,護體動天劍氣宛如黑芒神柱一般衝天而起,破開雲霄,將他守護其中,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眼前銀芒一閃,突然左臂、右手一陣冰涼之意傳來,下一瞬間,他的左臂和右手就被直接斬掉了。

引以為傲的護體劍氣宛如紙糊。

「啊……」他驚叫,還未完全發出,就覺得眼前天旋地轉。

局勢,已經是塵埃落定。

葉青羽已經拎著他,丟到了李聖衍的腳下。

寒冰劍氣侵入陽萬渠的體內,封印了他的修為。

整個過程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完成,快如逆光而行,時間似乎在這一瞬間停滯了一樣,陽萬渠整個人都懵了,連斷手斷臂的疼痛都沒有感覺到,腦海中只有七個大字閃爍而過——到底發生了什麼?